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出血热”进入高发期,切不可掉以轻心!

老张与孩子的那些事2018-11-06 09:53:15


近中午的儿科候诊区一景


1

12月11日甭提有多“衰”了!

 

大早醒来,看到孩子满脸通红,无精打采,像瘪了的茄子。

 

一测体温,38.2

 

7:13给孩子班主任请过假,赶到医院挂上号近8:30,等看完病回到家已经15:30。

 

2

走进医院,不免叫人觉得晦气。瞧瞧随机排的号“147”,怎么也叫人高兴不起来。

 

儿科候诊区的座椅上座无虚席,人满为患,10:30才轮到孩子就诊!

 

负责给孩子诊疗的是一位中年女医师。

 

我怕误了孩子病情,一一交代孩子的身体不适,生怕漏了什么,“发烧,浑身无力,咳嗽,流黄鼻涕”。

 

女医师问得很细,不错过任何一个可能引发疾病的蛛丝马迹!

 

当问及“以前孩子化验过血常规吗?”我着实有些尴尬。

 

“今年九月份才把孩子接过来。”我据实回答。

 

女医师听罢,不言语,只管埋头用签字笔飞快的在病历上写着什么?

 

我瞅了一眼,看不懂。

 

末了,告知我,“带孩子查一下尿常规、血常规支原体”。

 

“近日来,本地进入流行性出血热高发期,今年比往年还要严重!”这样的话引起了我的警觉。

 

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想到最近朋友发来的“出血热”提醒注意的文章,信息属实。

 

自顾不暇的回想起周末的生活对话。

 

老婆煮玉米时,发现一根玉米有被老鼠啃过的痕迹,问我,我没怎么上心,嘱咐“将玉米被老鼠啃过的部分切了,扔掉!”

 

12月11日晚间询问老婆,“被老鼠啃过的玉米,整个给扔了!”顿时松了口气。

 

提醒家长朋友们,买菜时,一定要留心挑选,以免“病从口入”。近日来,部分地区出血热进入高发期,尽量注意饮食安全。

 

我拉扯着孩子转战化验区检查,一时心情紧张,脑子一片空白,都是“出血热”惹的祸!

 

在协助孩子入厕取尿样的时候,竟然头也不抬得误入女厕所。

 

正巧遇到一位入厕完毕的女青年正往外走,猛然面对面,对方表情惊讶,尴尬的目光一闪而过。

 

索性发现及时,我拔腿就往外走。

 

为了缓解尴尬的局面,我看着孩子,连声说,“我们走错了”。

 

逗得不懂事的儿子,在旁边直发笑!

 

定定神,思绪走出滑稽的回想。

 

迈步走入男厕,配合孩子取完尿样,一刻也不想逗留,溜之大吉。

 

老婆虽正常上班,但心难安,不时微信问询孩子病情,我不自觉的将尴尬事告知于她。

 

儿子觉得“老爹的糗事”新奇好笑,非要抢过手机,代我编辑语言回复老婆,差点将“急的跑女厕所了,刚遇一个女的刚蹲出来,有点尴尬”误写为“常规进入西餐厅死!”

 

在我的纠正下,孩子删除了打错的微信内容,我俩面面相觑,下意识的都笑了。

 

好在我及时发现,一场偶发的恶作剧瞬间诞生,瞬间被扼杀!

 

权且给紧张的气氛,增添了一缕娱乐色彩。

 

老婆顺势调侃道,“你这人,就是这,一遇到这种事,就失去了平时的淡定。”

 

我直抒心意,感慨道,“亲亲的儿子啊!”

 

说实话,只在此刻,我的精神才稍显松弛。

 

待检验结果出来后,我将打印好的检验报告单着急拿给主治医生诊断,迫切想要得到好的结果来填补自己的胡思乱想。

 

3

一颗吊着的心七上八下,无处安放。

 

女医师沉默良久,用签字笔在《尿常规检验报告单》“潜血”项目“+3”下面用波浪线标注出来。

 

我没顾上发问,医师就强调说,“一般正常值是0,你带孩子筛查一下出血热抗体”,不由分说,将打印好的门诊处置汇总单递到我的手上。

 

此时,我的嘴里像吞了一坨老鼠屎,别提多膈应了。

 

11:36我带着孩子再赴化验区进行静脉采血检查。

 

等待过程中,心绪不宁,坐立不安。

 

当亲历孩子撸起袖子,露出左胳膊,被针扎的那一刻,着实有些心疼。

 

“下意识只想着吃多少个鸡蛋才能补回失去的血液啊?”叹息声,心知道。

 

与此同时也印证了那句老话,“眼不见,心不烦。”

 

算是在孩子生病这个节骨眼上,初步体会了父母帮忙带孩子的不易。

 

带不好,生病了,不光孩子受罪,顶着遭子女埋怨的包袱,那就太堵心了!

 

呼吁家长朋友们,多多理解帮忙带孩子的长辈哦!

 

采血师按律在孩子胳膊静脉处搜寻适合扎针的地方时,娴熟的动作,反复了几次。

 

很自然的问我,“孩子血管很薄,以前扎针容易吗?”

 

我再次尴尬面对,“不大清楚”。

 

为了分散孩子的注意力,让采血过程顺畅,进而减轻扎针抽血给孩子带来的疼痛感,同时也担心孩子晕血。

 

我对孩子说,“你的视线不要盯着针头看,并时不时问小家伙疼不疼?”

 

谁知孩子一句话,让我无言以对,“老爹,扎针我不怕,之前扎过好几次,我有经验的。”

 

听后,心中一片酸楚直往上涌。

 

孩子说得很轻松,让我觉得他很懂事,他很勇敢,反而给我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鼓励。

 

只是觉得这样的鼓舞与安慰,有些让人心焦的成分。

 

我赶忙转换话题,告诉孩子,“远离疾病,尽量少来医院吧!”

 

4

最让人揪心的是静脉采血检查后,2小时检验结果的苦苦等待。

 

感觉时间很长,化验厅此时人很少,复归平静,有些失去耐心。

 

一时心里没谱,分了神,脑海中被《生化危机》中被病毒感染的丧尸画面强行挤占。

 

强制着自己从邪恶的潜意识画面中挣脱出来,不免打了个寒颤——有点自己吓自己。

 

静脉采血检查完已经12:15,中午忐忑不安,真是个心得煎熬。

 

孩子貌似轻松,我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掩饰着焦急与不安,不能让孩子看出破绽,尽量给他展现阳光开心的故作镇定。

 

与孩子在离医院不远的餐厅,索然无味的就完餐,心很慌。

 

一方面,没心思吃,一方面,事后想来,也确实不合胃口。

 

沿着医院的院子散散步,消消食,晒晒太阳,百无聊赖。

 

思量着,此刻回家,来回折腾,时间精力浪费在路上,还不如就近找个地方,让孩子缓缓精神头来得实在。

 

主意打定,领着孩子直奔候诊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以座椅为床,让孩子枕在我的腿上,将就着午休了近一个小时。

 

为了让孩子尽量睡得舒服一点,我基本上像个木头人,一动也不动。

 

14:20,静脉采血检验报告单打印完成,一颗焦急的心,迫不及待寻求妥善安放。

 

虽然再过10分钟,医院就上班了。

 

仍旧顾不得等待,事先知道中午医院有值班医生。

 

我引着孩子径直朝主治医师办公室走去,我在前面走,不时回头召唤孩子赶上!

 

进了办公室,正巧女医师已提前进入工作状态。

 

我顾不上客套,女医师抬头瞅着我眼熟,印象中记得我早上带孩子看病来过,彼此心照不宣,医师知道我心急。

 

医师熟练地拿过我递给她的静脉采血检验报告,立马给我吃了个定心丸,“孩子没什么大碍,只是上呼吸道扁桃体发炎,吃点药巩固巩固,避免剧烈运动”。

 

随后略微补充追问了诸如“孩子诊前吃的什么药?体重多少?以前对什么药物过敏?”等细枝末节的问题。

 

稳妥起见,医师嘱咐我,“几天后带孩子复查尿常规。”

 

到此时,一颗吊着的心暂且得以安放。

 

到药房取完药,办完退费手续,我们说笑着,紧急逃离医院……

 

5

家长朋友们,近期本地部分地区进入流行性出血热高发期,建议加强预防,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