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一不小心靠近你丨连载(14)

初芒2018-02-18 06:22:01


乔一笙的话被我硬生生掐断,我盯着电话看了会儿,刚想扔到一边乔一笙的电话就过来了。

“怎么了?”我接起来,若无其事地问。

“你挂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我:“……哦,你还想说什么?”

乔一笙敛了敛气息,有点认真地开口:“温小心,我在想,或许我可以考出不错的成绩。”

“嗯,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他疑惑地问。

“我知道,当你想要完成一件事的时候,什么都阻拦不了你成功,”我深吸了口气,笑笑说:“乔一笙,我等你的好消息。”

然后,还不待他回应, 我再一次挂了电话。

高考的当天早上,爸爸妈妈齐上阵,送我去学校,妈妈好像到了今天才觉得她其实应该紧张一点,毕竟是她的女儿人生中的第一次大战,在车上的时候一直不停地念叨:“2B铅笔带了吗?橡皮擦带了吗?签字笔要准备两支!不要紧张,放轻松!”

我盯着车顶一阵无语,她哪里看出我紧张了。

大概我妈妈念叨太久了,我爸爸终于听不下去了,“你消停会儿吧,小心哪里紧张了?是你自己在紧张,别把她念晕了!”

妈妈一听,觉得有理,果断闭嘴。

我:“……”

两天的高考刷地一下就过去了,简直快若闪电,从考场出来后我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像是心中压着的大石头终于卸下来了一般,有一种即便是下雨天也觉得天气不错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乔阿姨就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去接乔一笙回家,我当时正在刷牙,我抹掉嘴角的牙膏泡泡,看了几秒钟镜中湿漉漉的自己,才口齿不清地说:“阿姨,我去不了,我和同学约好了今天要去逛街,你们去吧。”

“那好吧,你不去,乔一笙那小子估计要失望了。”然后阿姨挂了电话。

失望?我觉得阿姨这句话说得完全没有科学根据,乔一笙才不会呢!就算他失望也不会是因为我啊!

我的原计划是睡上一天,但是似乎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中午我正跟周公幽会的时候震耳的敲门声硬生生将我从梦中惊醒,我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就去开门。

“天呐!温小心,你人才了,竟然在家里睡觉!”陈玲一副见鬼的样子。

徐红接着她的话说:“你怎么睡得下去啊?昨天刚考完试,难道你不是应该兴奋得睡不着觉吗?”

我呵呵:“你们看我像睡不着觉的样子吗?我正跟周公相聊甚欢呢!”

“别聊了!”她俩把我推进洗手间,“赶紧把自己弄干净,我们出去逛街,晚上还要参加毕业聚会呢!”

还真要逛街啊?我暗暗思忖着,我早上可是胡编乱造的!

跟俩个逛街狂人玩儿,也真是够心累的,我们从下午一点一直逛到了下午五点,我感觉腿都要断了。

不过我没想到我们歇菜之前还能意外碰见沈佳妮。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渺小,小到你总能遇见不想看见的人。

商场巨大的玻璃门透明得让我一转身就看见她,她站在一排挂着鲜艳衣裙的货架面前,认真仔细地挑选着衣服,而她每挑一件衣服之前,首先关注的是那件衣服的价格。

我想起很久之前有一个同学告诉我的话,她说:“小心,你不知道吧,就是害得乔一笙转学的那个女生,家里特别穷,她妈妈是个药罐子,她爸爸就是一名普通的环卫工,难怪她做事那么没有担当,可能是家里条件不允许吧。”

那个女生的话有犹在耳,她明明说的是我讨厌的女生悲惨的境况,可是我听后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反而觉得像是有一根针不小心扎进了我的肌肤,让我很不舒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锥着疼。

沈佳妮是一个在学业上很努力的女生,在年级排名前十的榜单上经常看到她的身影。都说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决定一个人的性格,我想,她也并不坏,只是她的家庭条件不允许她不自私。

而她高冷又难以接近的外壳,或许也只是她自身筑起来保护自己的武器。

就像无宠可侍的人,他们除了自己坚强一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更何况,她本身也没有什么错。

“沈佳妮?她要买衣服?”徐红凑到我耳边小声说:“这里的衣服她买不起吧?”

“或许你可以匿名送她一件?”陈玲插话道。

“走吧。”我拉过她们转身就走:“她不会需要。”

像沈佳妮那么高傲的人,如果她知道自己穿的衣服是我们送的,定是会深受伤害吧。

毕业晚会在弗斯洛酒店举行。

我们三个到达弗斯洛酒店的时候本班的人已经到了大半,或许是我们三在班里的人气真的挺高,我们一到的时候大厅里顿时响起热烈的欢呼声来,搞得像重要人物到场一样,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们在靠墙的一桌坐下,剩下的同学们也陆陆续续到场,接着就是同学们一个一个地来敬酒,我主要敬了几位老师,给数学老师倒酒的时候老师突然问我:“温小心同学,你和乔一笙同学还有联系吗?”

“乔一笙?”我有点奇怪数学老师竟然会提起他来,“有啊,老师您还记得他啊?”

“当然,天分挺好的一个孩子。”数学老师有些遗憾地说:“可惜了,不上道。”

“哪里不上道了?”我瘪瘪嘴,有点不服老师对乔一笙的评价,非常严肃认真地强调:“老师,乔一笙很好,他去另一个学校后有认真读书认真做人,他没有不上道!”

语文老师在旁边大笑:“你这丫头,说起乔一笙就跟要炸毛了似的,那小子在的时候你就一直护着他,现在不在了你还护得这么紧,难怪同学们都传你们俩是小情侣的事了。”

我想起一年前乔一笙说就应该给他兜着的话,忍不住哼哼:“我们一起长大,我当然应该护着他了,还有啊,我不是乔一笙的小女友,你们老师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私底下竟然也那么八卦!”

By 烨兰七

烨兰七,初芒签约作者,作品风格唯美浪漫,多以治愈型为主。代表作《唯以晨曦故》、《守着流年里的你》、《十年不止等星光》、《一不小心靠近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