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独家首发】“文心墨韵”——当代书画散文精英100家【熊少华 专辑】

中国书画艺术精品网2018-06-22 07:33:18



“文心墨韵”——当代书画散文精英100家

【熊少华  专辑】




熊少华

熊少华,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政协书画院副院长、重庆中国画学会理事、政协重庆市第二届委员会委员。长期致力于文史研究、书画创作和诗词写作。书画作品参加《现代国际临书大展》、《四川书家画展》、《第七届全国书法展》、《中韩书画交流展》、《新加坡书法交流展》、《台湾重庆书画名家交流展》、《江山重庆国画展》、《第八届国际书法交流展》等;曾获得文化部第12届“群星奖”优秀作品奖;1996年2月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大地春潮”春节晚会书法现场表演;2006年5月随重庆市政府代表团访问日本,进行书画表演和文化交流。2007年被重庆市委宣传部、组织部、人事局列为“五个一批文化人才”;2008年被市委宣传部列为“首批重庆市青年文化人才”;2011年获得重庆新春联创作征集一等奖第一名。著有诗词集《砚边诗草》、历史文化专著《破山禅师评传》、文化研究专题《诗酒风流的千古佳话-饮中八仙歌》和《中国当代中青年书画家精品集-熊少华卷》、《熊少华写意花鸟册》、《熊少华书画作品选》、《跟我学国画(山水、花鸟、蔬果)》系列丛书等。





我与吴冠中的一面之缘

文/熊少华

    

   

    在从杭州返回重庆的飞机上,以阅报打发时间的我,忽然看到了吴冠中去世的消息,仿佛若有所失,心里只觉得空空荡荡。本来,我与吴冠中天各一方,素不相识,成就与地位可谓天壤之别,观念与路数也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与我何干?然而,曾经偶然一见的吴冠中那张清癯的面容,那双深邃的眼睛以及那身普通的衣着却久久地占据着大脑的空间,挥之不去。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初,我在北京因公出差的间隙,跑去文化宫的书市买特价书。偶然见到吴冠中、邵燕祥等五六个人在此进行签名售书活动。冷冷清清之中,吴冠中们悠闲地坐在长条桌后面的椅子上,以待来者。我因为对吴冠中有些兴趣,便拿了一本地摊上买的画册过去,请他签名,吴冠中操着浓厚的江苏口音的普通话不冷不热地说:“今天是华侨出版社签名售书的活动,你这本书我不好签。”我花了几块钱在旁边买了一本华侨出版社“金蔷薇丛书”之一的吴冠中撰写的《画中思》,他翻开扉页,用蓝黑墨水钢笔笔走龙蛇,富于变化地写下了他的名字和时间。我道了声谢,随即扬长而去。


    说起来,吴冠中写实的油画和他那“艺术上的混血儿”的融合中西的水墨画均未对我产生太大的吸引力。我对他的兴趣则是他执着探索的精神和敢想敢说的锐气。


    在我刚刚出生社会并混迹书画界时,吴冠中的名字便不再陌生。在重庆直辖之前的川东万县,因其风味独特的江城风貌而常常成为画家们乐于前往写生的好地方。踏遍青山的吴冠中也不例外,在这里留下了一些他自己恐怕根本不曾在意的故事。在七十年代,我的老师辈中有好几位当地画家都去观看过吴冠中川东农村的油画写生,吴冠中扎实严谨,写生犹如创作,一坐下来往往就是大半天,看画的人累而且饿得招架不住,先后离去。吴冠中仍然专注于他的色彩组合与笔意表现,午饭一般用干馒头和白开水对付。有一次他在万县抗美码头写生画江面景色,画尚未结束,却来了一帮人,硬说他是特务,在画地图,并一边抢画一边就要捉人。吴冠中素来把自己的画视若生命,本能地用双手和身体加以保护,苦口解释,最终才使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得以幸免。但抓扯之中,据说吴冠中多少还是领略了一点拳脚功夫的。


    我听说这两件事将近30年了,至今记忆犹新,也许正是我对吴冠中感兴趣或者说钦佩的最初原因吧。


    以经济为中心的这许多年以来,随着艺术的市场化商品化的不断升级,每幅上千万的高昂画价的吴冠中的名字越来越响亮。但他却无奈地说:“画有了价,金钱诱人,我七十年代那些冒着批判,不敢签名,画成了便藏起来的油画也成了商品市场的“货”。于是,送友人同学的画,为纪念馆、宾馆、报刊作的画,甚至画稿,不像样的废画都进入了流通市场。”并申称这些市场的运作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他依然住在普通的居民房中,依然用画笔寄托感情,依然作他的“混血儿”, 寻找新的方式,“不择手段,即择一切手段”地表现他的“形式美”和“意境美”,依然视“绘画为妻子文学为情人”,驾驭优美的文笔表达他的性情,依然以他敏锐的目光洞察世事,思考问题,说敢于负责任的话。如他说“中国当代美术水准落后于非洲”、“吹捧之风日甚一日”、“艺术活动就跟妓院一样了”、“画院、美协养了一群不下蛋的鸡”、“将来真正的画家,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从民间出来的”——这些话字字句句击中当今美术界直至整个文艺界的要害。恰如一位韩国学者撰文所称“危险的中国当代美术”一样,当今之世,文化艺术的状况到了什么程度,稍有良知的明白人心里自然有数。


    当我初尝笔墨之时,李可染、陆俨少、林风眠、沙孟海、林散之、启功等人还在,还可以高山仰止,望风而从。恍惚之间,诸公纷纷仙去,如今能够用良心说话、以真心为艺的吴冠中也撒手人寰,余下的所谓盛名之下的除手拿烟斗讲一点趣事的黄永玉、作画用毛笔如钢笔能背诵几句离骚的范曾外,风水轮流转,又该轮到何人?


    我虽然并不喜欢吴冠中的画,与他没有任何的瓜葛,但此时此刻,斯人已去,在北京不期而遇的一面之缘又清晰地浮现脑际,想到世间已无吴冠中,再不能听到他这样的人说他这样的话,于是在莫名的情绪之中,写下以上这些不知所云的感伤。


                            熊少华

                    二0一0 年六月廿八日      



熊少华诗书


熊少华书法


熊少华书法



金刚坡下山斋,你在哪里?

文/熊少华  


    金刚坡是抗战时期傅抱石来重庆后寄居的地方,朝夕于斯长达七年之久,浑朴的巴山蜀水滋润了他的笔墨,使他在不惑之年就完成了画风的转变和风格的定型。一幅幅《巴山夜雨》、《溪涧飞瀑》、《小桥流水》、《万竿烟雨》等等脱手而出,跃然于纸上。在这些作品中,傅抱石大都要署上“金刚坡下山斋”的款识,因此,人们将他这个时候的创作称为“金刚坡时期”。


    多年以来,由于醉心于傅抱石气势非凡、激情宣泄、风雨满纸的画风,爱屋及乌,一直对金刚坡这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地方心怀向往。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直到今天,我才按文字的记载、朋友的指点和地图的显示,姗姗来迟,乘车来到重庆西郊的沙坪坝,从歌乐山上沿盘山公路而下,据说,这就是金刚坡一带了。当我们停下车来,驻足远眺的时候,却颇有些失望了。难道这就是傅抱石笔下那样富于诗情画意的地方吗?让傅抱石激情澎湃的“金刚坡下山斋”又在哪里?举目四顾,一片茫然。


    徘徊在车辆飞驰的公路旁边,映入眼帘的竟是癞头一样裸露的山体、色彩错杂的民房、纵横凌乱的厂棚、圈地后的围墙、尘土泛起车流不断的公路和大块大块建房前挖掘的新鲜的泥土。——这一切,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傅抱石的画面联系在一起。


    当年郭沫若作客傅抱石的山斋,曾描述道:“金刚坡一带山脉,在右手绵亘着,蜿蜒而下的公里,历历可见,…...有溪流一道,水颇湍急,溪畔有一二家面坊,作业有声。溪自村的两侧绕至村的南端,其上有石桥,名龙凤桥。过桥,再沿溪西南行,不及百步,便有农家一座,为丛竹所拥护,葱茏于右侧。”所谓山斋,实为一处极为普通、极为简陋的农舍,因为它便宜,傅抱石租赁下来,并用竹篱笆将其隔成小小的三间斗室,一家大小,朝夕寓身其中,一住就是七年有余。物质条件的缺乏似乎丝毫不曾削弱他激情的发挥和个性的张扬,家中过着窘迫的日子,笔下却涌动着雄浑的山川。


    傅抱石自从在武汉进入国民政府政治部第三厅后,一直随郭沫若、田汉等人颠沛流离,辗转长沙、衡阳、桂林等地,而后到了重庆,寄居在这偏远的山村。他没有郭沫若“一向像候鸟一样,来去于城乡两地”,“暑期在乡下的时候多,雾季则多住在城里”的拥有两房以上的阔绰。郭沫若笔下“苍白色的显然是营养不良”的傅抱石“是一位标准的中国艺术家,他多才多艺,会篆刻,又会书画,长于文事,好饮酒,然而最典型的,却是穷,穷,第三个字还是穷。”


    当年的傅抱石虽然才气横溢、性情豪荡、笔墨已自成家数,却没有相应的名分和地位,声名远逊于徐悲鸿、张大千、溥心畬等人,卖画更是望尘莫及,与“笔底明珠无处卖”的徐文长相仿佛。天才艺术家大都一意孤行,往往“知音世所稀”,少有识货之人,傅抱石不肯放弃自己的艺术主张,阿谀媚世,随波逐流,去讨好卖乖,做精神的乞儿,画那些人人见了人人爱的东西,以获取真金白银。所以,傅抱石的“穷”,就理所当然了。


    傅抱石虽穷,却穷得踏实,穷得自信,因为心有所寄,故能神定气闲。当时的歌乐山尚未遭遇大炼钢铁的毁灭性森林砍伐和后来“以经济为中心”的圈地运动,可谓山环水抱,重峦叠嶂,加上巴蜀之地雨水充沛、林木葱茏,更增加了山川的厚重之感和富于变化的特征。“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开门见山,触目皆画的山色给傅抱石以心灵的震撼和无限的启迪,让他俯拾即是,独得江山之助。正如他说:“四川的山水四处都是画材,我大胆地把它采入我的画面。不到四川来,这样雄壮的山脉我是不敢画的。”人世间的祸福得失也真是说不清楚的事情,未能跻身繁华陪都的热闹功名场,贫居重庆乡下的傅抱石恰与他夙兴夜寐的荒山野水不谋而合,两相生发,顿使山川增色,更让笔墨生辉。石涛所谓“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在他身上得到了真实的印证。在饱览山川,坐观风云,纵情笔墨,得烟霞供养的同时,他那一套被美术界称为 “抱石皴”的表现山水的笔墨语言就不期而然地形成了。“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的傅抱石总是蓄势而发,用破笔散锋入纸,笔尖、笔肚、笔根同时作用,快速地横涂竖抹,循环往复,浓淡互破,虚实相生,又以饱和而充足的水分,大块面地用墨衍色,使之水乳交融,生机勃勃,元气淋漓。与滋润多雨、雾气弥漫、潮湿深厚、植被丰茂的蜀地山水黯然吻合。傅抱石打破了传统画法钩、皴、染、点,分步进行的惯例,以非逻辑,非理性,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的不可一世的气概,挥毫泼墨如入无人之境的风度,心与手谐,神与物游,用笔而不被笔所用,写景而不被景所困,以神写形,得鱼忘筌,独夺山川之魂。钩皴染点已无暇计较而无所不用其极,画面之上往往是百草丰茂,峰峦起伏,万壑奔流之状,而风雨满纸,铺天盖地,浑然一体,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说:“画山水的在四川若没有感动,实在辜负了四川的山水。”


    蜀中山水成就了傅抱石,傅抱石又以此为自己心灵寄托、才情勃发找到了最好的表现途径,他一改元明以来文人山水崇尚清雅秀逸的品味,独以浑朴凝重写取山川之魂。他的画里处处充满了写意精神和生命意识。


    “大雅久不作,世态秋云薄。落落今古间,旷焉谁与托?”世事的变迁越来越快,消失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文化这个颇费争议的话题,其精神道义之所传到今天究竟尚存几许?小巧媚世,大道畅神,为艺之道要么直抒胸臆,要么委曲求全,前者往往孤独寂寞,后者往往名利双收,明智的务实一代自有明智的选择。


    “文革”结束后,老一辈的作家们感叹自己 “太听话”,跳不出“领导出思路,群众出生活,作家出技巧”的怪圈,没有什么成就。说话之间,又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今天的文艺创作又有多少的独立思想、自由精神与生命意识可言?又有多少发自肺腑的激情创作呢?我们所身逢而境遇的全球经济化的年代,一切一切,都太物质化。和傅抱石相比较,当代画家们瞄准的是市场,追求的是利益,交往的是商家,巴结的是官人,用心的是宣传,都不会像傅抱石那样心魂相守,拥笔自重而固守其穷。媒体把人们炒成大师,金钱让人们沦为奴隶,展览使人们受尽约束,市场给人们无穷诱惑,人们已经习惯了于细微处用功夫,在装饰上耍机巧,挖补、填充、制作、拼凑、粘贴,把艺术沦为工艺、沦为末节的做法早已屡见不鲜。在层出不穷的展览会、作品集、拍卖场中,所谓我用我法、神与物游、大处落墨、托旨遥深、秉笔直书、以写胸中逸气的能够洞见精神气质的作品已悄然隐去,中国绘画日后又将是一番怎样的状态。


    成就傅抱石的“金刚坡写山斋”已不复存在,传说中的“金刚坡时期”不过一个记忆罢了,其为人为艺之精神似乎已成绝响。傅抱石的作品如今动辄以千万计,成为拍卖场中人们追捧的对象,但追捧者们除了寻求近年来飞涨的商业价值之外,对其艺术本身进行关注的人又有几个?


    我站在歌乐山下,眼望这令自己曾经如此景仰的金刚坡,斯人已去,茅屋倾圮,山河巨变,真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熊少华国画


熊少华国画


熊少华国画山水  六尺全开


熊少华国画山水  六尺全开



金夔门印象赋

文/熊少华


    大道运行,震荡乾坤,夔门雄峻,举世独尊。千峰皆列阵而立,万壑尽为之所吞。悠悠逝水,莽莽流云,高江急峡,滚滚奔腾。人间无双胜境,天下第一奇门。危乎高哉,上浮青冥一线;险何极也,下涌浊浪万顷。丘岳崩摧,将折黄鹤之翼;列缺霹雳,已夺猿猱之魂。忽而狂风骤雨,雾走烟奔,瞿塘滟滪,美奂美轮。景开鸿蒙于旷古,气接大化之昆仑。


    尔来四万八千岁月,周遭数百里江山。兵家必争之地,升迁进退之关。先民开夔子之国,土著多板楯之蛮。刀耕火种,露宿风餐。身未亲历,不识巴风之异;事非经过,岂知蜀道之难。至于公孙述称帝,迹存白帝庙上;刘皇叔托孤,史记永安宫前。然则荡胸之慨,幻化为诗。千里江陵,李太白乘彩云而去;八章秋兴,杜少陵发忧国之思。迁客骚人,率皆有感而赋;鸿篇巨制,竞相富集于斯。诗城之誉,海内尽知。


    自古非常之境,必出非常之人,非常之人,必成非常之事。而夔门之人,山水所化,生息其间。赤甲白盐,养就耿介不凡气骨;惊涛骇浪,促成百折不回肝胆。山岳磊落,刚毅而喻其性;风云灵动,和合以逢其缘。仁德为上,道义在肩。乃重塑夔门印像,再现从前记忆;延续夔门神韵,浓缩巴国风情。群峦拱护,碧水环萦。地得其位,人得其灵。倚巴岳之余脉,挹扬子之清芬。凤凰于右,白帝为邻。日赏千帆竞发,夜观万盏明灯。商铺酒肆,财货亨通,客栈钱庄,车水马龙。会南北之嘉宾,熙来攘往;并水陆之集散,通宵达旦。高峡平湖,尽收夔门于眼底;物华天宝,俱在此日之江畔。又辟芝兰之室,开博物之馆,藏自然人文,列古器今翰。顿觉夔门之印像,何其炫目而璀璨。


    赞曰:瞿塘滟滪  天下奇观  风云际会  虎踞龙盘

          浩浩大江  滚滚财源  夔门印像  世代长传

              

                             岁在乙未金秋   熊少华


注释:

1、夔门为数千万年天地造化、自然运行所形成,非人工之所能。恰如《道德经》所云:“大道无形,运行日月。”

2、杜甫有“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诗句,即万壑之水尽为夔门所吞。

3、危乎高哉,是李白《蜀道难》的第一句,感叹巴蜀的高山峻岭,道路艰难。又有“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náo)欲度愁攀援”的句子,言其险要。

4、海市蜃楼,美轮美奂:瞿塘峡遇雨,云烟缭绕,如同仙境。

5、鸿蒙,是中国古代汉族传说中的一个时代,传说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世界是一团混沌的元气,这种自然的元气叫做鸿蒙。

6、昆仑山是中国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最重要的神山,中国许许多多的神话传说都和昆仑山有关。从神话、语言和风俗以及历史来看,汉族和羌族来源相同。汉羌祖先本来居住在昆仑山一带,然后,其中一支向东,过起了定居生活,脱离了原来的游牧生活方式,成为汉族的祖先。

7、尔来四万八千岁月,周遭数百里江山:言其历史悠久,山川辽阔。

8、夔子之国:夔国,又称隗国或者归国,为楚国国君熊绎的六世孙熊挚的后代所建立,公元前634年为楚国所灭。

9、板楯蛮即古之巴人,主要分布在四川东北部广大地区。

10、西汉末年公孙述据蜀,在山上筑城,因城中一井常冒白气,宛如白龙,他便借此自号白帝,并名此城为白帝城。

11、刘备托孤:三国时期,刘备在与东吴的大战失败后,在奉节永安宫将儿子刘禅托付给诸葛亮的历史典故。

12、千里江陵:即李白《朝发白帝城》“千里江陵一日还”诗意。

13、八章秋兴:指杜甫《秋兴八首》,为千古七律之典范,其中多忧国忧民之思。

14、奉节素有诗城之誉。

15、夔门印像依山傍水的地形,后有凤凰山所倚恃,前有扬子江(长江)所凭借,东有白帝城,西有朱衣镇,山环水抱,得天独厚。

16、夔门印像所见:白日江水中轮船往来穿梭;夜里街市上灯光耀眼夺目,极尽繁华之美。

17、亭台楼阁,池榭石泉:描写此项目是极有建筑特色,极富文化内涵,极有商业前景的一个相对完善的整体。

18、吃住行,游购娱,指配套齐全,服务一流。




熊少华篆刻


熊少华篆刻  醉花阴


熊少华篆刻  白云苍狗


熊少华篆刻  白发三千丈


熊少华篆刻  自有我在


“文心墨韵”——当代书画散文精英100家

入选须知


一、入选条件

书画、散文创作水平在全国均有较大影响力,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佼佼者。应具备以下条件:

1.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各省区市画坛精英,绘画作品入展省级以上美展不少于两次;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或西泠印社社员,且书法、篆刻作品入展中国书协或西泠印社主办的全国性展览两次以上。

2.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各省区市散文创作精英,正式出版有散文作品集或在书报刊公开发表散文作品10篇以上。

3.年龄在40岁以上。

二、入选资料

1.书画作品10-20幅(注明作品名称、规格、创作年代等);

2.散文作品3-5篇(欢迎配以节录散文书法作品或手稿);

3.作者生活照3-5幅;

4.评论文章若干。

5.作者简介及详细联系方式;

符合入选条件者,请将上述图文资料发送至QQ邮箱:421814195@qq.com;联系微信号:QQ421814195(符合条件者请注明“文心墨韵”及真实姓名以便确认)

附注:入选者将在“中国书画艺术精品网”微信公众平台及网站持续重点宣传推荐,适时举办展览或公开出版作品集。




【001】 “文心墨韵”——当代书画散文精英100家【胡秋萍  专辑】

【002】 “文心墨韵”——当代书画散文精英100家【杨晓琳  专辑】







(长按二维码图标可识别微信)


“文心墨韵”展标题字:

杨晓琳,女,祖籍山东。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供职于湖北省襄阳市书画院任院长襄阳市美术馆馆长。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书协主席团委员、襄阳市政府授予“襄阳百杰文化人物”,襄阳市隆中文化专家,作品获湖北省政府屈原文艺创作奖最高奖。被誉为“中国当代书法界女三株树”之一,被《中国书法报》评为“中国当代十大女书法家”之一。

书法作品曾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第四届国展。全国第三、四、六、七、八届中青展等、书法作品荣获中国书协主办的翁同和学术提名奖、书圣杯二等奖,敦煌杯全国奖等。出版有艺术散文《玉树临风》、《秋水》、《杨晓琳书法作品集》、《三才女》《三珠树杨晓琳书法作品选集》、《杨晓琳海风墨韵作品集》《男女二十家》《文波墨澜》等。至年随中国书协女书法家代表团出访日本、新加坡进行书艺学术交流。年应韩国文化院、韩国书艺家协会的邀请赴韩参加名家作品展及学术研讨会。书法作品被中外二十多个国家美术馆收藏。


微信时代:关注是一种境界,分享是一种美德

【关注】点击顶端标题下“中国书画艺术精品网”,或者通过微信查找公众号“中国书画艺术精品网”或“cnhualang”,或扫描微信二维码,即可关注“中国书画艺术精品网”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的最新艺术资讯。

【分享】点击微信右上角按钮,即可将上述艺术资讯分享到朋友圈或发送给朋友;点击“查看官方账号”“查看历史消息”即可分享以前发布的艺术资讯。


“中国书画艺术精品网”微信公众平台

“中国书画艺术精品网”微信公众平台秉持“精英、精品、精髓”立场,主推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西泠印社社员、文史研究馆馆员、美院教授、国展精英及其佳作,以期架起艺术精英精品与市场的桥梁。正独家策划推出“诗意书魂”、“艺追三绝”、“文心墨韵”、“四全风雅”等品牌栏目,力推“当代自作诗词书法精英100家”、“当代诗书画精英100家”,“当代书画散文精英100家”、“当代诗书画印精英50家”,并将持续策划推出一系列品牌栏目,重点宣传推荐当代书画精英、精品,同时打造当代书画评论精髓高地。


合作推广及投稿邮箱:421814195@qq.com

网址:www.cqart.com

微信公众号:cnhualang

微信私号:QQ421814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