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遇见同里 在同里,坐看一树一瓦一鱼

同里旅游2021-02-24 11:44:25


就像这样一个情人,无论青涩的爱已过去多久,也无论这些年虽无片言只语的相牵,但再次走进,一切仿佛就都在昨天,相拥吻在昨天的清早,蜜语说在昨天的黄昏。这种爱,就算过去一辈子了,都不会恍若隔世。


就像同里的桥与水。桥就是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水是那个似一朵轻云刚出岫的女孩,女孩向那少年郎一抛钩,少年郎心头一颤就咬上,便将身影落在女孩的怀里。千余年,虽未曾肌肤相亲,可谁又怀疑过他们的真情与缠绵?



于我,同里便是这样一个情人。而让我与这个情人再相逢的,是顾长卫那个名叫《情归同里》的片子。镜头下擦肩而过的因缘际会,漫不经心的一瞥眼光交汇,虽如昙花一现后便尽数凋谢,但这前世流连与后世凡尘的牵扯,却总将我纠葛出数夜的未眠与牵挂来。


小镇就是小镇,任由外面的世界千变万化,或浮夸或淘汰,她依然恬静、优雅,别无所求地泰然自若。我想这正是我爱她的理由。再相遇,无需浓烈地去表白,关于爱的增与减,心的悲与喜,情的来与去,等等。只要缓缓而聊,细细如水,这就足够。


三桥畔,我听一个婆婆讲美丽传说。婆婆说,和心爱的人牵着手走过这三桥,就会情牵一生,白首不相离;若走的桥越多,这情缘也就越深,生生世世,亦能轮回。奈何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有多少人能真正拥有这样的造化和幸福?这情,还真就归在了同里。



在退思园,坐看一树一瓦一鱼。那棵树,已历千年,千年守着江南飘飘忽忽的烟雨;那片瓦,已历千年,千年数着孤鸿流云,光阴寸寸;那条鱼,已历千年,千年听那春来慵懒,秋去茫然,还有那墙里墙外传唱的歌。情归在这,情定在这,有谁能移?


把时间交给一家茶馆,什么事都可以想,什么事都可以忘。看对岸,那沉淀了百年光阴的白墙黑瓦,是怎样执着的相融与相爱?历尽风霜的黑,如砚台中渐次醒来的宿墨,可助毛笔在字画中生发一脉旧气;而那陈年的白,则有宣纸韵味,接纳了瓦檐上淅沥而来的黑。烟雨氤氲的江南画卷,就这样有着爱的回音。


应该去穿心弄走走。这里,注定会有一些微微润湿的故事在酝酿。抚摸斑驳的墙,似乎在抚摸一颗心。这是一条应该有你的路。因为,你期待的爱情,应该在这里开始;我幻想的爱情,也应像这样的美。哦,若你经过,请减速慢行。前世,你的娇羞就在这穿透我的心;今生,我不想再欲诉还休。



还应该再去崇本堂、嘉荫堂、耕乐堂……余秋雨说,“一见面就产生一种要在这里觅房安居的奇怪心愿”。是呵,我无心去听旁杂的声音,一心向前,疾步向前。堂前,母亲早已准备好了糕点,千盼万盼我归来的你,则碎步而来,羞怯问我:“画眉深浅入时无”。


……


那天,我遇见同里。

那夜,我写下这封情书,代替我等了好久的十指相扣。



本文来源:情调苏州

园林有雅事
良辰有美事
舌尖有妙事
水乡有韵事

同里自然有故事

同里旅游

微信号:leyoutongli

网址:www.tongli.net

联系电话:0512-6331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