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睡前短萌文|王爷*暗卫

阿云推文2018-11-11 16:13:56

睡前小甜饼

那个暗卫你回来(By魔王西蒙

一、

梅雨时节,夜深露重,月黑风高,正是杀人的时候。

暗卫坐在房梁上,架着腿托着下巴。

暗卫是王爷的暗卫,王爷喜欢熬夜,暗卫也跟着熬夜。

王爷是喜欢闲散的王爷,但暗卫不是喜欢闲散的暗卫。

都是造化弄人。

暗卫常常在想,自己为什么不是行侠仗义四海为家的江湖中人,就算没有高官厚禄又如何。

他只需要一壶酒一把剑。或者退求其次,快意恩仇恣意张扬的邪魔外道也不错,最好可以和某个宿敌大战三天三夜同归于尽,这一生该是何等痛快。

再不济,也要跟个有志向的主子,像隔壁王府里的暗卫,每个月收拾掉的刺客可绕王府一圈,业绩是他拍马也赶不上的。 

但暗卫只能想想,他旷不了工,辞不了职。

二、

后半夜,暗卫开始打瞌睡,王爷依旧在挑灯夜战,如同五年殿试三年模拟的书生,连暗卫都不知道他在写什么。

于是暗卫也跟着写,他从房梁上摸出一本小册子,又对着毛笔哈了口气,开始写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末了再加一句超想辞职不干。

暗卫觉得,如果有生之年他能实现做大侠或者做魔头的愿望,就把这本册子烧了,彻底转行。

虽然这样的册子他不知记过多少本,存了多少箱。 

有人敲了敲门,送进来一壶热茶。

暗卫顺手把册子放进怀里打起精神看过去,顿时清醒,凭他混迹庙堂多年的经验来看,此人绝不简单,很可能是个易容的刺客。

王爷并未察觉有异,端起茶杯就要喝,刺客凶相毕露,从托盘下抽出匕首照脸一刀。

暗卫冲下去踢飞了匕首,熟练地砍晕刺客,单膝跪地低头请罪。

暗卫:“属下失职,让主上受惊了。”

王爷:“本王没事,你起来。”

暗卫面无表情:“属下不敢。”

王爷轻车熟路:“本王命你起来。”

暗卫十分听话:“是。”

三、

“主上,此人胆大包天,可要立刻严刑拷问,让他供出幕后主使?”

“不必了,刺客天天有,麻烦。”

暗卫:……

暗卫:饭还要天天吃呢。

暗卫毕恭毕敬道:“是。”

王爷:“其实本王早就猜到是谁,不过是不想计较罢了。”

暗卫:“主上宽宏大量,属下佩服。”

王爷嘴角一抽,抬眼看着暗卫:“你就不问问本王究竟猜到了谁?”

暗卫心想:虽然我是很好奇但是暗卫这职业向来是不多嘴的,遵守职业规矩的暗卫才是好暗卫。

暗卫低头:“主上若无意告知,属下不敢多问。”

“雇主就是本王的三皇兄,他便是等着本王告发,然后卷进这争储的漩涡当中,哼。”

“……”所以你为什么不争呢? 

“明日便是父皇寿辰,宫内必然大举宴席,百官来贺,本王的皇兄皇弟们一定会竭尽所能取得父皇欢心。”

“……”并没什么不对啊。

“所以明天本王不去。”

暗卫:……

暗卫:“为……什……么?”

王爷伸手戳戳暗卫脸颊,笑眯眯:“你脸抽筋了吗?”

暗卫迅速调整表情:“属下失礼,请主上恕罪。”

“无妨,想知道本王为何不去吗?”

“……”并不想。

“也是,你从不开口问本王话,刚才那句本王该牢牢记住才是。”

“……主上。”

“明天除我之外的皇子公主都会到场,他们好不容易赶上个在父皇面前装的机会,却不想想万一当着满朝文武被打脸,那该是何等酸爽。”

暗卫沉默。 

暗卫:讲真你这样消极是会被陷害的。

“如何避免被鱼刺卡到呢?只有不吃鱼,这些人满脑子皇位权力,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同室操戈,迟早要完,呵呵。 

暗卫后颈一凉,觉得天下间能把微笑中带着慵懒慵懒中带着欠揍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也只有王爷了。 

“本王只需要等父皇派人来王府质问,回一句王府里来了刺客本王受伤又受惊,卧床不起病魔缠身,不敢让父皇扫兴所以迟迟未报。”

“……”

“你觉得怎么样?”

“主上真机智。”就是不务正业。 

王爷高深莫测的挑挑眉,然后一抡袖子摔了茶杯,惊怒道:“来人!有刺客!”

四、

寅时,细雨暂歇,万籁俱寂。

王爷闭目假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暗卫站在床边,身姿笔挺眼神空洞。

王爷悄然坐起,望着暗卫隐没在黑暗中的侧脸,缓缓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

睡梦中的暗卫一个激灵,猛地转头就势半跪拱手,“主上有何吩咐?”

“没有,你去睡吧。”王爷笑容宠溺。

“府中尚不能确定是否安全,属下不敢离开。”暗卫头皮发麻。

“也好,那就躺下吧。”

“……?”

“既然是保护本王,当然离得越近越好~”

“……”

“本王床够宽。”

“……”

“嗯?”

“……”

王爷往墙边挪了挪,拍拍剩下的一半,十分坦荡。

暗卫骇然后撤一步。

暗卫心中万马奔腾,不禁开始羡慕起隔壁王府的暗卫,他的同行不仅业绩拔尖,而且有一个非常靠谱的主子,从不邀请他同席吃饭同塌而眠,性格严肃沉稳不苟言笑,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只要一声令下,为他刀山火海也可闯得,命丧黄泉又有何惧! 

暗卫想着想着,就有点激动。

那边王爷还在满眼希冀的看着他,这边暗卫进退两难踟蹰不前。

“看来你是嫌弃本王,唉,主仆情谊宛如孤舟说翻就翻。”

王爷作势摆摆手,失落的转身躺下,仿佛风烛残年的孤寡老人。

暗卫本该松一口气,可事实上他更堵挺,胸口仿佛压了块石头喘不过气。

这招比命令管用多了,王爷的表情一点也不难受。 

暗卫无奈长叹一声,在床边坐下脱鞋子外衣卸暗器匕首,一身零碎都在褥子底下藏好,轻手轻脚的躺到床铺另一半。

王爷笑吟吟地转过头来,眼睛贼亮。

王爷又挪近了点。 

暗卫冷淡望天,努力忽略压在他胳膊上的那只手。

五、

翌日,晨光熹微,云雾飘渺,数日阴雨过后,天总算是略晴起来。

因为王爷喜欢熬夜,睡得晚起得晚。

暗卫也跟着熬夜,作息基本差不多。

隔壁王府的四王爷已经起来时,王爷还在和周公下棋。

不过今天不同,王爷比隔壁醒得还早一点,手里拿着一封手下送来的密信。

暗卫保持的昨晚的姿势睡着,眉头微皱,呼吸清浅。

信是王爷的十皇弟送来的,只写了两行字,王爷看完,阖眼沉思,回过神时,暗卫正侧头盯着信纸背面,目光中透出一丝淡淡的好奇。

王爷挑眉,抖手把信纸折好塞进袖子里,然后迎来暗卫满眼不悦。

王爷想,这真是奇事。

六、

王爷伸手在暗卫眼前一晃:“醒了?”

暗卫眨眼,头脑清明起来:“属下失礼,主上恕罪。”

王爷晃晃袖子:“想看吗?”

暗卫低头:“属下不敢。”

王爷:“先穿好再说不敢。”

暗卫:“……”卧槽。 

“早上吃什么?”

“一切但凭主上决定。”我求你别问了和主子一起吃饭压力山大好吗。 

“那就加蟹小笼包配青菜瘦肉粥,再加个蛋?”

“……”

“对了,你还喜欢城东刘记那家葱油饼对吧?”

“……是。”你记这么清楚简直对不起王爷这个职业! 

“眼光不错,咱们城东走起。”

七、

暗卫心累,身为暗卫,不在暗中保护主子,反而寸步不离跟在主子身边,那不仅抢了侍卫的活儿,还侮辱了暗卫的职业尊严。

只有生活在黑暗中,如影随形无所不在,关键时刻舍命以换主子安全,粉身碎骨,深藏功与名,这才叫暗卫。

暗卫想,他真是个失败的暗卫,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要换个主子,或者去做大侠。 

王爷一身低调奢华有内涵的白衣,暗卫是惯穿的黑色。

两人容貌气度皆非凡人,走在平民百姓中频频引人侧目回头。

暗卫就想找个房梁钻进去。

王爷微笑着摇扇子,一把扣住总是落后的暗卫肩膀,让他并肩跟上。

暗卫深深叹气,一个不像暗卫的暗卫,真叫人犯了强迫痼疾浑身不爽。

“你不高兴?本王亲自陪你逛街吃饭你还不高兴?”

“属下不敢,属下不胜荣幸铭感五内。”

“本王知道了,你可是惦记早上那封信件?”

“属下不敢。”

王爷表情愕然眼眸含笑:“你这一路不知瞟了本王袖子多少次,若不是惦记着信,难不成想让本王脱给你看?”

暗卫一头黑线当街跪地:“……属下绝无此意。”

王爷扔了扇子懊悔地跟着跪:“你快起来,我答应今后再不去什么琴阁画舫了,你千万莫要怪我,不然我只有投湖自尽以证我对你之心意!”

暗卫十五年的面瘫脸在这一刻崩溃了,他眼前发黑,耳边充斥着房倒屋塌穿云裂石咄嗟叱咤的恐怖声音,暗卫惨淡一笑,那大概是他正在碎裂的世界观。

暗卫抬头生无可恋的盯着王爷。

王爷无辜的眨眨眼睛。

王爷:还跪吗? 

暗卫:你这样会失去属下的。 

围观百姓:拜一个拜一个!成亲!

八、

两人最终在广大人民群众雪亮的双眼下并肩走出了整条街,去吃早饭。

暗卫精神恍惚的进了刘记饭馆,身边的王爷熟练的点菜,没有一点养尊处优的王爷该有的对市井小店的陌生。

暗卫缓了缓神,多了些疑虑。

暗卫表面上是个尽忠职守的好暗卫,但这掩盖不了他想干大事的内心。

“主上。”

“嗯?哎呀你竟然主动叫我,记下来记下来。”

暗卫嘴角抽搐,他用余光左右看看,压低声音,“主上给家将的说辞是受伤卧床,但如今这般招摇过市,若是被他人眼线得知,恐怕对主上不利。”

王爷:“嗯,你如此为我着想,本王甚是高兴。”

暗卫:“……”

暗卫:属下在说正经事啊主上……

王爷轻笑一声,眼神有些复杂:“来,吃包子。”

“……”

暗卫默默咬着小笼包,总觉得王爷不太正常。

九、

转眼间,日薄西山,云兴霞蔚,青砖小巷遥远的街口被夕阳镀上金色,王爷颀长潇洒的身姿沐浴在柔美婉约的余晖中,眼中一闪而过的悲伤嵌入晚风,随落花远去。

暗卫站在王爷身侧看着他出神,一股凭空而来的憋闷感让暗卫皱起眉头,下意识的靠近了一步。

“累吗?”

“属下不累。”

“哦。”

“……”

暗卫张张嘴想说什么,比如主上啊咱吃也吃了玩也玩了,回府吧别在这凄凄切切的黄昏里凹造型了,又觉得暗卫这个身份随便说话好像不太对,于是只好沉默着跟王爷一起看夕阳。

“你说,如果我不是王爷,没有高官厚禄给你,你还跟着我吗?”

“只要王爷一句话,属下定不离不弃。”

“哦。”

“……”

暗卫接着沉默,他不太明白王爷今天怎么如此多愁善感,就想着如果刚才那句回答“那当然”“咱们之间还用说这个吗”“好兄弟风雨同舟”之类的,效果一定会好很多。

为什么他一句都没说呢?

因为他是暗卫。

如果不是暗卫呢?

好像就没了待在王爷身边的理由,上面那几句也不用说了。

十、

以往总想着辞职的暗卫,第一次想得这么纠结。

十一、

回到王府以后,天际赤红渐褪,暮色四合华灯初上。

暗卫跟在王爷身后,见他靠在后院凉亭藤椅上慢悠悠的倒了杯茶,就想先回房梁上待着,只是还没走,就被王爷拽住了衣角。

王爷笑眯眯:“去哪儿啊?”

暗卫顿感受骗,此时的王爷哪有刚才那股子缥缈劲儿,绝对是被骗了。

暗卫:“主上有何吩咐?”

王爷:“坐下。”

暗卫在石凳上坐下。

“其实本王今早捡到一样东西。”

“?”

“本王本想装作没看过,但如今朝中局势混乱,本王也不好强人所难。”

“……?”

“主上?”

暗卫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爷望着天边:“如果你不是暗卫,你想做什么?”

暗卫以为自己听错了,站起来:“主上这是什么意思?”

“本王要还你自由。”

十二、

暗卫呆滞的站在后院里,藤椅上放着一本册子,暗卫记得他昨晚还往上写字来着。

然后呢?他把册子收进怀里,和王爷同床共枕,结果就把册子丢了。

十三、

一个时辰前,王爷轻描淡写的说本王要还你自由,然后保持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从他腰间拿走了令牌。

暗卫终于明白王爷带他逛这一天的理由了,就好像行刑前总是给犯人一顿好的。

王爷负手离去,留下已经不是暗卫的暗卫,独自立在亭前灯火下,满面黯然。

十四 、

暗卫日盼夜盼的好事总算发生了,尽管有些不合逻辑,但总归是无官一身轻。

暗卫卸下随身暗器匕首,轻装简行离开了王府,他在京城最好的铁匠铺子买了把剑,又在最好的酒楼买了壶酒。

“哎!客官您等等,您的剑!” 

走出半里路,暗卫才在繁华街景热闹的人群中听见身后的喊声。

酒楼店小二气喘吁吁的追上来送上一把剑。

暗卫拿着剑站在街角发愣,习惯使然让他隐没在楼宇的阴影里,与往来老少格格不入。

“哈。”

暗卫想到了什么,转身走进巷口。 

十五、

暗卫穿过大半个京城来到刘记饭馆,却发现饭馆已经打烊,再走过一条街,就是王爷跟他当街对拜的地方,路边就是平静无波的湖面。

暗卫坐到湖边一棵柳树下,剑就放在手边,然后打开酒壶,仰头饮得豪气干云。

喝着喝着,暗卫眼前便模糊起来。

暗卫隐隐约约的想,这酒就是厉害,才几口就看不清路了,比王爷那厮的破茶有气概得多。

路边偶尔经过的行人纷纷绕过暗卫,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你看那小伙子年纪轻轻如此买醉,可惜啊。”

“被哪家姑娘甩了吧,你看他哭的,啧啧。”

“甩了就够幸运了,像咱们这样的连个姑娘手都没碰过……”

“……你不提这个我们还是朋友。” 

暗卫终于如愿以偿的步入负剑携酒的江湖,然而他忽略了一件事,他用了十五年的匕首,喝了十五年的茶。

有些刻入骨子里的东西,终究无法改变。

十六 、

次日,东方欲晓,清风徐徐。

暗卫毫无形象的躺在树边,头疼欲裂。

空酒壶早就不知被扔在哪里,暗卫只好揉着脑袋拎着剑,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

早上出门去书院的学生们聚在一起,兴致勃勃的聊着什么,暗卫经过时,捕捉到了一个词。

九王爷。

那是暗卫曾经的主子。

“昨日寿宴圣上正看武将演武,见那武将一杆银枪宛如蛟龙出海,龙颜大悦便要赏赐,那武将走近了却忽然扔出有毒的东西,在场众王爷皇子和朝中官员尽数中毒,幸好四王爷及时制服那武将叫来太医,后来才发现那武将早已被人打晕冒名顶替了。”

“如今京城遍传缺席的九王爷乃是主谋,九王爷说是府里遭了刺客受伤,可是圣上派太医诊治,太医回禀说九王爷并无伤情,乃是掩饰之词!”

“可我听说这九王爷向来与人为善,只好些琴棋书画泡茶种花,是风雅之人,怎会做出谋反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咱们一介寒士,还是少猜为妙啊。”

……

暗卫听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的直觉果然厉害,那四王爷真是做大事的人,还有王爷果然是要被陷害的。

暗卫想,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现在应该远离京城,免得无辜受累,过他的潇洒日子去,但偏偏腿脚不受控制,直直往王府边走。

十五年了,暗卫终于知道什么叫口嫌体正,古人诚不欺我。

十七、

暗卫赶到王府时,府内已是一片狼藉,沿途问过才知王爷已经被押往大理寺候审,家将仆人也都被押入大牢,大约是要充军了。

暗卫翻墙进去,在一堆破花盆碎瓷片中迈进书房,他跟着王爷熬了十五年夜,现在一看,桌上那些书本纸条都烧光了,灰烬堆了两盆。

暗卫深吸口气,从横梁上摸出一个满是灰尘的盒子,把备用的匕首暗器都拿出来挂上,决定去搞个大新闻。

十八、

暗卫要去救人,他想着他终于有机会轰轰烈烈一把,就算不能救出王爷,也至少要砍死几个垫背的,再大喊一声王爷快走休要管我之类,想想就热血沸腾。

……当然最好还是要救出来的。

暗卫悄悄溜出王府,买套大侠款白衣穿上,把高马尾解了束发戴冠,腰上悬剑手中执扇,端的一副人模狗样器宇轩昂。

在暗卫放倒第二个大理寺天牢的狱卒之时,却得知圣上带着雷霆之怒下令将九王爷贬为庶人流放极北苦寒之地,永世不得再入京城。

半个时辰前,王爷已经被押走了。

十九、

王爷坐在这辈子都没坐过的囚车里,从铁栏杆的缝隙往外敲着沿途风景,一派从容。

押送的差人扇着风道:“没想到九王爷也有今天,我们哥几个押您这趟,还真是开了眼界。”

王爷撸撸手铐:“那还不向本王道谢?不然你们一辈子都见不着王爷的脸。”

差人抽了口气怒道:“大爷还真就见过!”

王爷挑眉:“四王爷?”

差人瞪眼:“才不是!”

“哦,那就是了。”

“你套我话!”

“兄台高见。”

“……”

二十、

“哼,你也嚣张不了多久,这囚车一路往北出了京城,再过一县便是处险峻要地,高山深涧悬崖峭壁,到时我只要将这车子推下山崖,谁管你是死是活到没到极北。”

“唉,本王见你年岁不大,没想到竟如此孤陋寡闻,连掉下悬崖绝逼不死都不知道。”

“……这是什么道理?”

“自然是圣人的道理。”

“……”

二十一、

囚车路过京城北边的小县城,差人决定再也不和王爷说话,一路催促车夫快马加鞭。

城外一处茶棚里坐着四五个江湖人,个个一身黑衣头戴斗笠黑纱蒙面,在看见囚车路过时,低着头若有所思。

王爷向茶棚瞟过时,几人交换个眼神,纷纷低头喝茶。

等王爷走远,暗卫才把脑袋从茶壶边挪开,开始光明正大的看几个蒙面黑衣人叼着竹管吸溜。

为首一人低声道:“事不宜迟,我们走。”

暗卫不远不近的跟着,仿佛游山玩水的贵公子一般,数完了一百个数,一伙黑衣人纷纷倒地不起。

暗卫扶起其中一人见他领口有个不太明显的绣纹,像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组织九幽阁的标志,便温声道:“你们中了软筋散,告诉在下你们受何人指使,在下便放你一条生路!”

黑衣人视死如归:“想必你也是为九王爷而来吧,那就无话可说了!”

暗卫扔下那人眯眼切换邪道魔头:“那我就先把你们脱光了扔树林里喂虫子!”

黑衣人:……

黑衣人:“士可杀不可脱。”

二十二、

暗卫追上囚车时,王爷正翘着腿撑着脑袋打瞌睡,暗卫藏在树上就有种给他盖条毯子的冲动,由此可见王爷之淡定和气势。

囚车在山道上缓行,一片竹林把路分成了两条,一条下山,一条上崖。

差人走得自然是上崖那条,王爷打了个哈欠,忽然觉得背后阵阵发凉,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没见到人,就有些遗憾。

这种感觉王爷还挺熟悉,大多是从房梁上射下来的,等他抬头时,凛然如炬的目光瞬间消失不见。

王爷偶尔会想,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以至于暗卫总在房梁上瞪他,直到他在床边捡到那本小册子,上面写了无数句好想辞职好想混江湖主子好麻烦之类的,王爷才知道原来他一早就被讨厌了。

可他明明对暗卫超好,有饭一起吃有觉一起睡,从不让他干危险的事,怎么就被讨厌了呢? 

就算机智如王爷,也猜不出来。

二十三、

转眼间,囚车已经驶上山顶,暗卫耳边回荡着风过山谷的呼啸之声,他暗暗握紧了一次都没用过的剑,静待时机。

二十四、

“王爷,有什么遗言没有啊?”

“看来你又不懂了。”

“不懂什么?”

“通常含恨留下遗言的人,都死不成。”

“……”

差人一脚踹向马腹,拉着囚车的马顿时受惊,扬起前蹄向山崖冲去。

王爷双手用力一挣,那手铐便咔嚓断成两截,眼看囚车就要跌下悬崖,斜里冲出一道白影银光开路削断车辕,疾跑几步一把稳稳抓住囚车栏杆。

差人看得惊了,抽刀便要拦下暗卫,暗卫甩手落下匕首,砍断囚车锁链,飞起一脚把差人踹到旁边,结果被撒开蹄子跑起来的马踩了一脚,也跟着摔落万丈悬崖。

暗卫打开铁门,瞅着碎成两半的铁索手铐,满脸错愕。

二十五、

王爷优雅地按着暗卫肩膀跳下囚车,眨眨眼睛:“为何是你来救我?”

暗卫警惕:“为何不能是我?”

王爷挑眉惊讶:“你竟然反问本王!”

暗卫扯开嘴角嘲笑:“你现在还是王爷吗?”

“……一时习惯忘了改口。”

“呵,我跟了你十五年,竟不知你武功如此高强,看来我是多此一举了,告辞!”

“回来!是我不该瞒你,但你既然讨厌我,我也放你去闯荡江湖,你还来救我做什么?”

“……当年肖家满门抄斩,我救你算是报答你当年救我的恩情,从此之后恩尽仇还,你我两不相欠,告辞。”

“等等,回来!” 

“还有何事?”

“……你第一次用这么强硬的语气,让我缓缓。”

“……告辞!”

“回来!”

暗卫怒上眉山:“你大爷究竟还要说什么?”

王爷可怜兮兮:“这些年我自认待你不薄,你却为何总想离开我?”

暗卫浑身一抖:“谁叫你让我当暗卫还不干暗卫应该干的事简直超纠结的好吗身为暗卫就是要存在感微弱随叫随到到处潜藏每天说话不超二十字主子挥袖子拍巴掌不是为了打蚊子而是专业暗号进可攻退可死……呼,这样神秘又悲壮的职业才是暗卫啊!你这种王爷就不应该有暗卫!”

王爷:……

王爷:“我竟不知你受了如此委屈。”

暗卫:“……告辞。”

王爷:“回来,既然你不想当暗卫,你现在不是暗卫我也不是王爷,我再请你吃饭陪你逛街,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暗卫:……

暗卫:“咦我怎么没想到呢。”

王爷笑容可掬:“那你还走不走了?”

暗卫狠狠咬牙:“既然我不是暗卫你不是王爷,那我更没理由跟着你了。”

“有啊,你舍不得走么。”

“……”

二十六 、

“话说,你来的路上见过一伙带着斗笠黑纱蒙面的黑衣人吗?”

“见过,怎么了?”

“他们为何没来?”

“被我一碗软筋散放倒了,现在林子里躺着呢。”

王爷尴尬:“……”

暗卫疑惑:“嗯?”

王爷小心翼翼:“其实……那是受我吩咐前来接应的人马……”

暗卫目瞪口呆:“你说什么?”

“那是我的人……”

“九幽阁的杀手是你的人?”

“没错。”

二十七、

暗卫此刻有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恍然大悟浑身通透之感,他有了个猜测。

“我听说这九幽阁在十五年前成立,阁主隐居幕后神龙见首不见尾,十年前九幽阁杀手刺杀铸剑山庄庄主功成身退,九幽阁从此声名鹊起。”

“确实是这么回事。”

“……十年前你才十二岁。”

“十二,不小了。”

“所以你天天装低调忙着写写画画,处理的都是九幽阁的事务?”

“正是。”

“那这次你被陷害……”

“和十皇弟合谋的,只要找具假的尸体偷天换日,世上便再无九王爷此人。”

“然后呢?”

“那我就不管了,反正都是些尔虞我诈兄弟阋墙的事,他要借机扳倒四皇兄还是篡位登基都和我无关,简直两全其美。”

暗卫:……

暗卫:“告辞!”

王爷:“你怎么又要走!回来!”

暗卫:“什么都不告诉我,你这人不够意思。”

王爷:“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我什么都告诉你!阁主之位咱们一人一半!”

暗卫难过摆手:“别拽!太受打击了,王侯将相江湖恩怨,话本都尼玛是骗人的!只有布衣生活是王道,开山种地去!”

王爷紧跟其后:“你听我解释!”

“不听!”

“真不听?”

“不听……唔!”

二十八、

【此处应有吻戏】

二十九、

暗卫:“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爷:“霸道阁主强取豪夺。”

暗卫:“……”

王爷:“一起回九幽阁?”

暗卫:……

暗卫:“好吧……”    

编辑:小白云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删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