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名人文化 || 竹林七贤(6):嵇康清议司马昭

九道堰传媒2022-06-24 07:36:02

 —在这里认识焦作,读懂覃怀—







  导言: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是中国文化史上引人注目并备受争议的文人群体,殊不知却是古老覃怀大地上遗留的文化符号。在众多关于竹林七贤的学术著作中,赵剑敏先生的《竹林七贤》算得上一篇难得的佳作。作品中,作者通过史实的钩稽,加以文学手笔、哲学思考以及心理分析,给人们“还原”着竹林七贤在怀川的历史场景、人物活动及风土人情。

上期:曹魏朝廷的帝王气一日暗于一日,嵇康很不是滋味,但无论在什么境遇下,坚决站在司马氏集团的对立面。高平陵事件,;司马懿死后,司马师代父而起,司马子元终成天下之务;司马昭害死高贵乡公,推陈留王曹奂上台,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A.

说真的,,嵇康实在算不得什么。

从个人到家族,他绝对缺乏基本实力与司马氏家族抗衡,即使有“竹林七贤”相冠,那至多只是一个极松散的群体,既无严密的组织,也没任何纲领。从个体来说,“竹林七贤”个个出类拔萃,了不得,不得了;然作群体考察,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足为道。

与掌握庞大国家机器的司马氏集团对抗,支撑嵇康的仅仅是人格,许多认为微不足道的人格。

靠着“微不足道”的人格,嵇康创造了奇迹,一个甘愿贫穷而视富贵为敝屣的奇迹,一个忍受寂寞而摒弃浮华的奇迹,一个用生命向强权挑战的奇迹。

这个奇迹,现出耀眼的红,红得如同鲜血染红的夕阳。

作为一介比草芥强不了多少的文人,嵇康维护人格,并靠人格争得人文精神的行为,在权贵的眼中,无疑是飞蛾扑火,是不自量力的蚍蜉撼大树,是做人做得不耐烦。

欣赏嵇康的人有,但爱莫能助。

孤军奋战(最起码是心理上的),是嵇康和司马氏对垒过程中的基本特色。

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嵇康也没指望过“竹林七贤”中其他的诸人:阮籍虽说有些德,但糊涂装得太厉害;山涛虽说为人可以,但投奔了对方;向秀虽说傍着自己,但风骨缺了点;阮咸虽说豪放,;刘伶虽说张狂,但不问世事;王戎虽说年轻有为,但过于看重身外之物。

嵇康什么人都不靠,靠的只是一股精神。

这精神,说小也小,小得犹如同于无;说虚也虚,虚得不知为何物。然说大也大,大得可气吞山河;说实也实,实得可盈满宇宙。

嵇康不计精神大小虚实,始终坚守着他的精神。

坚守精神的困苦,绝不亚于上下求索。




B.

从不舞矛,从不张弓,从不驾驭烈马,以此行为猜测,嵇康当归入文弱书生之列。然实情正与此相反,他浑身充满着侠气,丝毫不让于古人的侠气。

铁砧旁一柄大锤,呼呼击打出侠气。

书桌中一管毛笔,唰唰疾走出侠气。

几案上一架古琴,铮铮弹勾出侠气。

胸怀前一只酒翁,咕咕饮喝出侠气。

侠气感人,不由人不感!

这尚是外露的侠气,有侠气的人多的是,更可贵的是,他还有内在的侠骨,至烈至钢的侠骨。

因有着侠骨,他不忍见以强凌弱;因有着侠骨,他看不得阴谋权术;因有着侠骨,他痛恨那卑鄙低下见不得人的事。

侠气加侠骨,嵇康是当代的大侠。

身处特殊环境,他有着特殊的侠气和侠骨。

他不是侠客,却胜过侠客。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奋身刺秦王,勇是勇,壮是壮,可终究是匹夫之勇,匹夫之壮,没多的社会意义。嵇康的侠气和侠骨,更具韧性,不计较一时一事,有持久的战斗力。因有着侠气和侠骨,他敢于以七尺之躯,和权势显赫的司马氏集团抗争。

嵇康真的很蔑视司马氏父子,打心底里彻底蔑视。

是的,你司马氏的能力很强,曹家后来的天子太弱小,两者相比,简直犹如天壤之别。然你强,就能以强凌弱,忘了君臣名份?你强,你就能霸占朝廷,非法篡夺皇权?你强,,?

嵇康瞧不起司马懿在曹操面前装孙子,一副熊样;瞧不起司马师耍弄幼主,一副流氓相;瞧不起司马昭欺负孤儿寡母,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君主逼进死路,一副大盗腔。

这尚且罢了,最可恨的,是司马昭竟在事后,,入宫逼明帝的遗孀郭太后出面,起草了一道懿旨,揭露高贵乡公的“罪行”。

懿旨公布于天下,贴在大街小巷:


吾以不德,遭家不造,昔援立东海王子髦,以为明帝嗣,见其好书疏文章,冀可成济,而情性暴戾,日月滋甚。吾数呵责,遂更忿恚,造作丑逆不道之言以诬谤吾,遂隔绝两宫。其所言道,不可忍听,非天地所覆载。吾即密有令语大将军,不可以奉宗庙,恐颠覆社稷,死无面目以见先帝。大将军以其尚幼,谓当改心为善,殷勤执据。而此儿忿戾,所行益甚,举弩遥射吾宫,祝当令中吾项,箭亲堕吾前。吾语大将军,不可不废之,前后数十。此儿具闻,自知罪重,便图为弑逆,赂遗吾左右人,令因吾服药,密因鸩毒,重相设计。事已觉露,直欲因际会举兵入西宫杀吾,出取大将军,呼侍中王沈、散骑常侍王业、尚书王经,出怀中黄素诏示之,言今日便当施行。吾之危殆,过于累卵。吾老寡,岂复多惜馀命邪?但伤先帝遗意不遂,社稷颠覆为痛耳。赖宗庙之灵,沈、业即驰语大将军,得先严警,而此儿便将左右出云龙门,雷战鼓,躬自拔刃,与左右杂卫共入兵陈间,为前锋所害。此儿既行悖逆不道,而又自陷大祸,重令吾悼心不可言。昔汉昌邑王以罪废为庶人,此儿亦宜以民礼葬之,当令内外咸知此儿所行。


懿旨一出,权威地总结了这场震惊朝野的公案。

在这里,大将军司马昭成了非常厚道的人,仁恕的人,以德报怨的人,为曹家社稷鞠躬尽瘁的人。而高贵乡公则是性情暴戾,一贯丑逆不道,既想害母,又要害大将军,从而死不足惜,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纯粹胡说八道,颠三倒四,以白为黑,指鹿为马,一串表示混淆事实的词语,充斥在嵇康的脑海。

,就是玩弄天下的所有人,嵇康认定司马昭是乱臣贼子。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C.

好评论人物,是嵇康的特点。

好评论人物,不止是嵇康的特点,也是社会普遍盛行的风气。

从东汉以来,便有所谓由雅谈、正论等谈论方式所合成的清议,其要点是对人物作具体批评,以为征辟、察举等人才选拔制度提供资源。曹魏年间,九品中正制兴起,月旦人物更为风靡。至魏晋之交前后,清议逐渐演变以玄学为底蕴的清谈,虽谈哲学,谈宇宙,谈社会,然其核心,仍是主要围绕着人物作文章。在如此的环境中,多数人受到了这种风气的感染。

嵇康的性格,决定他深陷其中。

他曾以很复杂的心态说过:

“阮籍口不论人过,我每师之,然不能及。”

阮籍有回避谈论人的功夫,司马徽有逢事便说好的圆通。

司马徽为诸葛亮、庞统的前辈,对人才极有鉴别力,因身处乱世而隐于桑田。但凡有人来以人物相询,他为避免是非,却不辨高下英俗,都是一个字:

“佳!”

他的夫人看不过丈夫的滑头作派,劝谏说:

“人来质疑,君宜辨说,一味言佳,岂能满足来人咨问君的意思。”

司马徽的答语,更是妙不可言:

“如君所言,亦复佳!”

婉约逊遁,是时人对司马徽的评价。

嵇康学不来阮籍的功夫,学不来司马徽的圆通。

正因为学不来,嵇康就是嵇康。

嵇康口无遮拦,评说了许多人。尽管他用的多是含沙射影法,然大家都是聪明人,都是有文化人,谁听不懂其中的含义?

让人在隐约中感到明确,正是嵇康的初衷。

说了许多人都没事,待他说到司马昭及其党羽,事情来了。

湖北省南漳县水镜庄司马徽塑像


D.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一统的气象已微露曙光。

统一,从魏伐蜀开始。

罗贯中有诗云:

钟会邓艾分兵进,

汉室江山尽属曹。

汉室江山尽属曹,不过是种名义,没有司马氏集团的实际操作,究竟最后由谁完成统一,还是个问题。

评心而论,不久之后大一统的出现,司马昭有开创之功。

伐蜀的胜利,嵇康没能亲眼看到,但和他的寿限只差一年。

然在嵇康最后的岁月,统一战争的轮子已经开始启动。

身处统一战争的前夕,嵇康却从未为统一唱过一句赞歌。

在嵇康的全部言行中,没有反对统一的任何迹象。按他的生命体验,应该支持统一。因为统一能提供宁静祥和的大环境,便于他学神仙作逍遥游;能提供全国性的学术交流,便于他深入地切磋玄学。

不唱赞歌,不是他厌恶统一,而是别有一番曲衷。

曲衷的焦点,针对着司马昭及其集团。

从外部表象看去,朝廷眼下正在进行壮观的统一伟业,积极备战,筹备对蜀汉的战略进攻。这似乎大有继秦始皇之后第二次大一统的架势,从而罩上了流光溢彩的光环。不!别具慧眼的嵇康,对此毫无半点欣喜,他明睿地洞察到,,以貌若辉煌的业绩来转移臣民的视线,来达到他们偷梁换柱的两个主要目的:

以权臣的身份,司马昭把君主放进自己的夹袋里,,,也和忠于曹魏王室的势力发生水火般的矛盾。由此,他极需要具有大刺激效果的事情,来转移人们的视线,统一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绝佳手段和机会。统一若能成功,司马昭他将成为多数人所敬仰的大英雄,从而淡化和逃避逼迫天子的罪名,使得篡权合法化。

一个是对本国内部的统治。

在靠天吃饭的时代中,自然现象严重地制约着人事,给统治者造成了不同的机遇和挑战。虽说在鼎立的三国中,曹魏国力最强大,可自然灾害却是层出不穷。

景初三年(239)十二月至正始元年(240)二月,三个月连续未雨。

正始二年(241)十一月,南安郡地震。

正始三年(242)七月,南安郡第二次地震。

同年十二月,魏郡地震。

正始六年(245)二月,南安郡第三次地震。

正始九年(248)十一月,大风猛刮数十日,屋毁树拔。

同年十二月,天日无光,飓风摇动洛阳太极东阁。

正元二年(255)正月,大风晦瞑,行者顿伏,时称夜妖出现。

甘露二年(257)秋至三年(258)正月,大旱。

这里所罗列的尚是大灾,还不包括那不胜枚举的中小之灾。地震、大风、严重的旱情,必然影响受灾地区民众的生活,甚至造成政府财政预算的赤字。当时的人们具有天人感应的观念,他们很自然地会将这些灾害看作是上天的警惩,,在人们已十分了解当今国君是什么角色之际,心理的矛头只能指向司马氏。这点,司马昭本人最清楚不过。从而,他打出了统一战争的招牌,用胜利后增加财富、土地分配的许诺,缓解广泛的怨天尤人情绪,减轻对自己的压力。

以如此卑劣的目的去摄取天下,这天下不得也罢。话不便明说,嵇康借谈论养生,以道家清静无为口吻,间接地警告司马昭:


圣人不得已而临天下,以万物为心,在宥群生,由身以道,与天下同于自得;穆然以无事为业,坦尔以天下为公,虽居君位,飨万国,恬若素士接宾客也。虽建龙旗,服华衮,忽若布衣之在身。故君臣相忘于上,民家足于下。岂劝百姓之尊己,割天下以自私,以富贵为崇高,心欲之而不已哉?


好似在论君主,然此时真正“君”临天下者,不言自明。民谚说:指着和尚骂贼秃。嵇康大概用的就是这种手法。



E.

司马氏集团篡权有个较长的过程,在其关键阶段,也即他们握住了皇权而尚不能摘取皇冠时,,来遮庇自己,以消除外界的猜疑和诽议。这说法,得响亮,得光彩,得天经地义。这说法,也简单得很,就是寻找一个个历史上德高望重的辅政大臣,来比附自己,如伊尹,如周公,如霍光。比附的方式,最好是由皇帝亲自下诏肯定。面对泰山压顶之势,傀儡皇帝愿做也得这样做,不愿做也得这样做。

从而,高贵乡公“褒奖”司马师是:

“伊尹保殷邦,周公辅周室。”

从而,陈留王“赞扬”司马昭是:

“伊尹佐成汤,周公展周业。”

什么“伊尹”?什么“周公”?呸!纯粹是王莽式的人物,一伙窃国大盗!对司马氏的行径,嵇康在心头猛地啐了一口。

机智的嵇康,没从正面反驳司马氏,而是顺水推舟,巧妙地给他们来了个承认的态度,,破天荒地作了篇好似中庸的文章,一篇对周公有所批驳的文章,一篇为三监正名昭雪的文章,。文章的名称就叫《管蔡论》。

周公名旦,他最大的功绩是:在周武王驾崩后,他出任摄政大臣,忠心耿耿地扶助年幼的周成王,将周朝治理为国泰民安的礼仪之邦,然后还政于周成王。

孔子对周公顶礼膜拜,魂牵梦萦。

儒家推崇周公,将他奉为第一位圣人。

三监指的是管叔、蔡叔、霍叔,均是周武王之弟。周灭商后,将殷遗民交给商纣王之子武庚带领,居住商都(今河南商丘)。同时将商都分为三个封区,分别封给管叔、蔡叔、霍叔,以监视武庚和殷遗民。,引起了召公等贵族的怀疑,三监相机串通武庚,联合徐、奄、熊、盈等东方部落,发动了大规模讨伐周公的军事行动。

周公说服召公等贵族,进行了惨烈的三年反击,最后大获全胜,诛杀武庚、管叔,流放蔡叔、霍叔。

历史下了定论,三监之举是为大叛乱。

历史下了定论,。

定论下后,没谁质疑过,司马迁不曾质疑,班固不曾质疑,所有的史学家都不曾质疑。

独有嵇康,为之质疑。

他在文章的开头借人之口设了一问,然后以答的形式推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剖析说:当年文王、武王用管、蔡,依据的是他们看到的实情;周公诛管、蔡,取决于手中掌握的大权。权力昭扬,实情沉没,世人便认定管、蔡为凶顽之人。

嵇康先把立场站到了管、蔡二叔一边,说:其实,管、蔡两人,绝对是服膺礼教,忠诚有义,不仅被文王所重用,而且为武王、周公所举任。他们到任之后,济治殷民,辅佐武庚,革除顽俗,功业彰显,名冠当时,成为藩臣。于武王驾崩,周公执政,率领诸侯,光大圣事,隆兴王业。而管、蔡不明白周公心衷,适逢大变,上下阻隔,遂凭据忠心,率众相抗,为王室剪除国患,护卫天子,讨伐周公。因而遭遇大祸。

继而,他将屁股挪到了周公一方,说:成王听到流言,也曾疑过周公,待醒悟后,恢复了信任。周公统一教化,义断私恩,奉君为正。管、蔡发兵叛乱,因对朝野甚具迷惑力,周公不得不忍下兄弟之情,挥泪将他们诛灭。以此向天下显示,赏罚不避亲戚,荣爵必授盛德者,戮挞定加有罪者。这是教化的根本,古今之通义。管、蔡虽怀忠抱诚,犯了罪就得受诛,诛后难以复议道理。管、蔡忠心幽伏,罪恶昭彰,幽、昭殊途,故成累世不得其发难的真正原因。

兜了个圈子,最后,他又回到了管、蔡那里,说:自古论者以名定行,谓管、蔡为恶,不知如此的看法,陷文王、武王、周公三圣为不明。若三圣明达,不会佑恶任凶顽。凶顽不容于明世,那管、蔡不可能因私见重于父兄。既得以大任,二人必为善辈。推二人之忠心,张国之大纪,其良臣之迹显扬,三圣之用得体,从而流言有缘故,周公当可受诛。况且,周公摄政,召公等也有过怀疑,推而论之,管、蔡之疑,不可谓不贤。唯有内外兼述,明见管、蔡之理,方能得事情之真相。

管、蔡有理,周公也有理,各有各的理,嵇康的断案别有千秋。

嵇康明的在为双方各陈理由,证明双方都是忠悃体国的“好人”,只是角色不同,而造成矛盾,造成冲突,造成悲剧。实是着力地为管、蔡二叔翻了个大案,让周公从天经地义的圣坛上走下来,使双方同处于活生生的“人”的位置,可褒,可贬,可颂,可诛。

春秋笔法,这篇文章深隐着微言大义,深隐着时事比附,。明眼人看得清楚:这管、蔡比附的就是以淮南为根据地,先后拥兵讨伐司马氏的王凌、诸葛诞、毋丘俭,人称淮南三叛;这周公比附的就是尽揽大权,。

明代文士张采一语破的:


周公摄政,管蔡流言;司马执政,淮南三叛,其政正对。叔夜盛称管蔡,所以讥切司马也。


叔夜即嵇康的字。嵇康为管蔡二人翻案,实是为王凌、诸葛诞、毋丘俭三人翻案;嵇康说周公可诛,实是说司马氏可诛。整篇文章以此为宗旨,所有其他的话只是陈情,只是铺垫,只是障人耳目。

对周公用到了一个“诛”字,试想,当文章落到以周公自居的司马昭手中,他怎会看作一篇仅是惊世骇俗之作?怎会心平气和地注意文中对周公的肯定?怎会从中庸的角度思索人际关系?

司马昭同嵇康一样,也可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当他平静地将文章推开后,联想到嵇康平时的种种行为,一个斩钉截铁的念头产生了。

这个念头,导致了刑场上升起杀气。

这个念头,塑造了势与品的特定关系。

这个念头,成就了嵇康在汗青的形象。(未守待续)

晋司马昭画像



作者简介:赵剑敏,祖籍江苏无锡,1955年生于上海。长期致力于中国历史文化研究,在北京、上海、香港、台湾出版《盛世魂》、《皇冠与风冠》、《五代史》等著作。

图文编辑:丹水湾


声明:本公众号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相互交流。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猜您喜欢:

1、名人文化 || 竹林七贤:嵇康绝交山涛(一)

2、名人文化 || 竹林七贤:嵇康绝交山涛(二)

3、名人文化 || 竹林七贤:嵇康结怨钟会(一)

4、名人文化 || 竹林七贤:钟会弄权谋反终毙命

5、名人文化 || 竹林七贤:司马懿三代谋曹魏

6、九道堰传媒稿件征集与合作招募令


版权声明

一、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部分作品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二、允许非盈利性转载使用,但敬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神农山门票不要钱!你以为只是免票这么简单吗?戳进来看一下!


在这里认识焦作、读懂覃怀

覃怀历史文化传播交流平台

九道堰传媒(dhjdycm


九道堰网 汇聚商机 平台共享 同创未来

焦作西部地区综合性信息平台

丹河九道堰(danhejdy)

    免费发布商户信息;

    免费发布出售/求购信息;

    免费发布便民服务信息;

    免费发布招聘/求职信息;

    免费发布房产求租/出租/求购/出售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