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梅子时间 | 志足言文 长善救失

苏州碑刻博物馆2018-12-05 14:21:45







儿童教育中传统文化的融入(一)文心

 

开始写长信的时间,是又一个周二的早晨。屋内不开空调,可以安坐,一缕阳光透过闭合的窗帘撒在纸面,落笔簌簌有声,仿佛劲健——是昨日携书西山行,与同行者的交谈带来了启悟么,是夜不能寐不断省思而有的变化么,当落笔写下两个多月(十周)以来新的一题,却并未有成型的思想伴随我;已经开始意识到的行文的技巧,也只如小学生一样掌握一二,运用且不熟!


言以足志,文以足言。

这是昨日所携书《文心雕龙》里的句子,这八个字,是不精读该书,亦已为人熟悉的。古人智慧,流为几个字来传播,这一现象既通常,又令人有一丝忧虑。其忧在于弃书不读。

今人吾们的古文修养,因着此一番“无暇读古书”,无缘得观古人的心意,真如家有一箧首饰,或一箱古董,却不懂其价值,或因粗砾的生活而慢怠了它!

行走西山,是为读书。近日重温叶圣陶、夏丏尊为中学生学好“全体国文”所合写的《文心》,仿佛自高中语文课上的学习后又一次课堂听习,默默推动我对国文的认识,对写作在内的多项本领的再进步,-------我大概真的有进步!昨晚最后一微,叙写行走西山的一日行程,便大概神气完足,章法清楚,故而得到好友一句珍贵的夸赞——她道,今天的行文,喜欢!

成年之后,重新体味小学生作文的道理,这是暑期刚开始,与五年级嘟嘟同行西山触发的?黑夜里欣遇萤火虫,嘟嘟成文一篇,第二天过生日,又道,我要写作文啦!这虽然是“假期十五篇作文”的学习任务压的,但行文间孩子的观察、感动、行动跃然纸上,你只想说,嘟嘟那时候你怎么想的呢?请求他完整报告他的感遇时刻,而不仅在求作文的完整……

言以足志    文以足言

志足而言文  情信而辞巧

回到《文心》,不《文心雕龙》。《文心》是民国时代的书,而《文心雕龙》是南朝梁刘勰所著。后者是更古的书,故而它是流传于后世而印刻在《文心》的写作者心上的!

将已作古之人刻在心上,昨日同行西山的章志平老师,将之定义为“仰慕”。仰慕是感情兴动才有的体验,颜回面对夫子,仰慕之情亦即好学之情了!藉由文字而受感其情,比如章老师读钱穆先生之《国史大纲》,而兴感于其爱国情,便欲慕效钱先生苦读求进、自学成才的人生!此中有钱先生之“志”!仰慕钱先生,是欲继志!

“言以足志。”“志足而言文。”思之再三,一个“足”字......欲叩问自己:志已立?是否气贯而心开?......为文之道,虽有千条,我信立言之本,是在陶铸性情——昨日携书行西山,章老师席地坐地铁口,风吹不动,读思道途;公车上遇石老大,回忆太湖行船生涯;山上读诵静参,山下小院画信给村里中学生,曰,“振飞”,寄开朗勇敢的心愿于叶韵,吾之心亦开,由习武而来的身形安适带给我启发,于是,下笔为文,气象便也焕然一新!


心中要有写作的对象!立论要坚卓有力。这都是今人对于如何作文的一些经验之谈!今日《文心》一题,欲指明儿童教育工作者“言说”方面的重要性。古人称“立言”。行动中所含意蕴,皆可一一言明。如此,行与言皆实。对吾而言,从前,有赖于“画”,以补“言”之不足,今日,似更求言明己意。今日之儿童教育,正如何行、如何思?补读旧书,应为有益!文心传之久矣!

 

第一百一十五期 梅子时间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

 

儿童教育中传统文化的融入(二)

学记

 

《学记》是一本书,是我久已想向老师和父母们推荐的一本书。确切说,我手头的《学记解读》已成书(李绪坤著齐鲁书社出版),而《学记》为《礼记》第十八章,而《礼记》系《仪礼》、《周礼》和《礼记》三礼中的一礼。《仪礼》中详细地记载了我国古代生活中有关冠、婚、丧、祭、饮、射、燕、聘、觐的具体仪式,而《礼记》则是先秦礼学家们对礼的作用与意义的论述。

《学记》因何记入《礼记》?学中有大道存焉。《学记》仅一千两百多字,内容却十分丰富,它不仅仅论述了我国古代教育的目的意义、教育制度,以及教师的作用和标准(《<学记>解读》),还有很多“喻”。

君子之教,喻也。

它把“善问者”,比喻为“如攻坚木”,把“善待问者”比喻为“撞钟”。

“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及其久也,相说以解;不善问者反此。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待其从容,然后尽其声;不善答问者反此。”(《学记》)

我去厨房,再回来书案,猫咪也寻到我了。“她”在纸上找一个最舒适的姿势趴下;此刻我应做的,就是与猫亲昵了!多年以来,当我的孩子预备我亲昵,我执笔的手,不动,笔,未停,这真的好么?


问道于教育,《学记》所述,是一种“官学”么?它却通于我们日常对学与教“现象”的观感,又通过生动的比喻启发我们,提升我们的认识!问“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此一问,“如攻坚木”:现实中,教育正如何发生?留心一下,将之描述,此为“易者”;而面对教育本质的叩问是其“节目”,可以期待的是,等我们观察思考多了,反省久了,一朝得悟,或有新解,将不胜喜悦之情!

具体到孩子降生以后对孩子的教育,品德的、身体的、社会适应的,太多学问!执笔端坐,抄读不辍。《学记》便是我最先抄读的对我启发帮助很大的篇目!沉潜往复,读思不已!哦,《学记》即如“善待问者”,当我所思浅,它便发出轻轻的钟鸣声;当我所虑深,它便发出雷鸣之声!信乎,它可以穷竭我的问,然后从容收声!啊,《学记》此喻,乃“共鸣”之喻乎?

因何喜爱“喻”?透过此喻,你可以感受到教者,学者、问者、待问者融契之象!

“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后能为师……”今日之教者,依然负担养成人才之责,教师的日常,是说解课程,而父母作为教者,更需长善救失,知子女之心,救其成长中的过失,努力成为“善喻者”。

“忙碌的现代人读过《学记》的已经凤毛麟角了,读的人少,并不是因为不爱好,而是由于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忽视和文言文本身的障碍造成的”(《<学记>解读》)。吾儿七个月,新任母亲分三次(每啼哭声起就放一放)将《学记》全文以毛笔小楷抄读一遍,那时对传统文化经典的认同启发自谁?北师郭齐家老师!蒙学,自父母之修习起!养育吾儿的过程,启自西方的儿童中心教育理念与“陌生又熟悉”的中国古代教育经典同时作用我!一段迷惘又珍贵的育养历程。转眼吾儿成人!昨日新家的“融融之约”,吾们谈说“教育之本质”,其思考欲归向“生命教育”……

 

第一百一十六期 梅子时间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