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渔阳鼙鼓动地来

西门白马说文史2019-01-01 04:53:33

    转眼已是七月,安禄山忽然上表,向朝廷献马三千匹,每匹马配备两名马夫,另派二十二员蕃将押解。此举引起了一些人的警惕。大唐帝国的马场在河西,大概在现在的甘肃一带,现代的山丹军马场在唐朝时就是放牧军马的马场,一来范阳不是传统的马场,献的哪门子马?二来每匹马两名马夫,三千匹马就是六千名马夫,这六千人由二十二员蕃将率领长驱直入来到长安,如有变故,足够在短时间内发动一场斩首行动,占领帝国的首都。河南尹达奚珣(达奚是个源自鲜卑人的姓氏)上表,请唐玄宗下令让安禄山到冬天再献马,并且由沿途地方调派马夫,不需要安禄山派兵将押送。

    本来唐玄宗还在犹豫,此时另一件事的发生终于让他稍稍醒悟:前几个月派去范阳查探情况的中使辅璆琳从安禄山那里接受巨贿的情形被人告发了。玄宗大怒,怕引起安禄山的不快又不好公开处理辅璆琳,于是派他去兴庆宫主持祭祀龙堂,借口他在祭祀的时候不敬,将其扑杀。杀掉了辅璆琳,唐玄宗派另一名太监冯神威拿自己的手谕去范阳,按达奚珣的意思婉拒了安禄山,还说:我在华清池新造了一眼温泉池,请你十月的时候来长安洗澡消遣。

    冯神威来到范阳宣旨,安禄山见了他,也不下拜,只是在座位上欠了欠身,大剌剌问了句:“圣人安隐?”又说:“不献马也行,十月里我一定会去京师的。”说完便让人把冯神威送回馆驿,也不再见他。过了几天,安禄山打发他回京,连礼节性的回奏也没有。大约是被吓得不轻,冯神威回到长安见了玄宗,哭着说:“臣几不得见大家!”我差点就见不到您啦!这里的“大家”,和前面安禄山说的“圣人”,是隋唐和宋代宫中近臣、太监和后妃们对皇帝的称呼,比如把隋文帝和独孤皇后称为“二圣”、把唐高宗和武则天一起坐殿称为“二圣临朝”、把接回宋徽宗和宋钦宗称为“迎回二圣”,后来燕军也曾把安禄山、史思明称为“二圣”。

    按理说,安禄山不尊朝廷,意图谋反的种种迹象已很明显,但朝廷内外仍然没有想办法阻止,整个帝国真正看破安禄山阴谋,并且积极准备的,只有一个书法家。

    话说孔子门下七十二贤,圣人最喜欢两位得意门生,一个叫子路,一个叫颜回。子路孔武有力,身体很好,被砍死的时候已经63岁,颜回则身体羸弱,《史记》里说“回年二十九,发尽白,蚤死”。孔子最爱这两个学生,“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名叫仲由),颜回更说过“子在,回何敢死!”这样的话,但二人都比他早死,所幸三位圣人的后裔都人丁兴旺,这里要说的唐代书法家颜真卿就是颜回的第三十九世孙,他和同为颜回三十九世孙的堂兄颜杲卿当时都在安禄山手下为官,颜真卿是平原太守,平原在今天的山东德州一带;颜杲卿是常山太守——常山在今天的石家庄以北。

    颜真卿预料到了安禄山会造反,但他没法向朝廷奏报,因为唐玄宗对付这些人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送到安禄山那里,随他处置。如同天朝经常发生的,举报信落到了事主手里,尤其事主还是自己的上级,能有好果子吃吗?所谓“任者必有勇”,可我们读书人也不是傻蛋,拿鸡蛋往石头上碰,除了溅它一身蛋黄于事无补,颜真卿趁着这年秋天大雨,加固城墙,疏浚城壕,挑选丁壮,储备粮草,积极备战。这样里要提一句,安禄山为了备战,采纳严庄的计谋,派出大量胡商到内地采购粮食,一度令内地米价腾贵,颜真卿既然“料丁壮,实仓廪”,估计没卖粮食,这可比如今的键盘党一边在网上打字“中日必有一战”,一边跑到日本大买马桶圈强太多了。

    颜真卿在平原动作频频,安禄山不是不知道,当时胡商在大唐国境内来来往往,不少都是安禄山的眼线,各地有点风吹草动瞒不了他,不过安禄山没当回事,一个读书人,除了写写毛笔字,还能干啥?他不知道字写得好的人都特别牛逼,比如张书记,比如马政委。而且此时安禄山的谋反已到了关键时刻,实在无暇他顾。

    从这一年八月起,安禄山开始集结三镇部队,频繁犒赏士卒,厉兵秣马,将士们都意识到一场大战即将爆发,但敌人究竟在哪里,安禄山没有说。明智光秀反叛织田信长,直到大军渡过桂川时才说出:“敌在本能寺!”安禄山的敌在长安,这件事,如同前文所说 ,除了安禄山,只有次子安庆绪、阿史那承庆、严庄和高尚四个人知道而已。安庆绪是亲儿子,自不必说,安禄山手下猛将如云,史思明、安守忠、安忠志、田乾真、田承嗣、蔡希德、李归仁……无一不是独挡一面的人物,为什么谋反这么大的事,只和阿史那承庆他们三个商议呢?

    阿史那承庆是突厥人,安禄山起兵造反,手上的王牌部队有两张,一张是八千曳落河,那是奚族和契丹族组成的敢死队,另一张是同罗骑兵,同罗是突厥的别部,极有可能安禄山要依靠阿史那承庆这个突厥人来控制这支队伍。严庄是安禄山的谋主,是汉人文官里出谋划策最主要的军师,另外他还是孔目官,负责账目处理、人员调派等事务,安禄山还要靠他敛财。高尚的职务是掌书记,用现在的话说相当于机要秘书,安禄山的大小敕令和发布的文书都出自他手,经常把他叫入内室,方便记录,胖子爱睡,有时候沉沉睡去,高尚就得捧着笔墨纸砚等一宿,可见其被信任的程度。
    一个胡人将领,两个汉族寒士,这就是安禄山谋反的智囊和核心。

    到了这一年的十一月(公元755年12月),安禄山终于动手了。选择在这个时候起兵,显然是叛军深思熟虑的结果,主要考虑了三点:一是冬季作战对早已习惯了东北苦寒气候的契丹、奚族武士来说不成问题,对同罗骑兵也是一样;二是要进攻洛阳乃至长安必须渡过黄河天险,隆冬时节千里冰封对渡河有利;第三点,安禄山太清楚唐玄宗的生活习惯了,随着年龄渐老,唐玄宗每年冬天几乎都在华清池度过,经常是十月到华清池,第二年春天才回长安,虽然华清池离长安也不过只有五、六十里路,但对一开始唐朝中央的反应速度肯定有滞后。哪怕滞后几天,对安禄山来说也极其重要,他和他的谋士们都很清楚,这一仗要么不打,要打,就得速战速决。

    问题只有一个:留在长安和荣义郡主成婚的安庆宗怎么办?安禄山的原配妻子、代替他出席儿子婚礼留在长安的康夫人怎么办?史书上没有交代安禄山是怎么想的,我猜测,无外乎是“要革命就会有牺牲”之类的考虑,而且此时安禄山宠爱后娶的段夫人,连带着也宠爱段氏所生的儿子安庆恩,想立安庆恩为少家主,因此出兵的事就这么定了。狼群在确立新狼王后,新狼王往往会把老狼王生的小狼咬死,这帮磨牙吮血的野蛮民族和狼人也没啥两样(学者一听见今人说什么狼性文化、狼图腾、狼这个狼那个就皱眉头),但康夫人不但是安庆宗的生母,也是安庆绪的生母,此事很可能对后来安庆绪的弑父也有一定影响。总之,安禄山是把老婆儿子豁出去了。

    十一月初,有奏事官从长安回到范阳,安禄山集合众将,谎称奏事官带回唐玄宗的密诏,让他带兵入朝,讨伐杨国忠,众将面面相觑,虽然将信将疑,但谁也不敢有异议,更不敢让他把密诏拿过来让大家看看。所谓密诏,就是秘密的诏书,只给接诏的人看的,否则何来秘密之说,所以古往今来的骗子们都打着密诏的幌子起事。比如刘备说汉献帝给他衣带诏让他讨伐曹操啦,安禄山称唐玄宗给他密诏让他讨伐杨国忠啦,康有为说光绪皇帝给他衣带诏让他对付慈禧太后啦,直到几十年前,不也有人摸出张小纸条来,说帮主用铅笔亲笔写了你办事我放心,让他搞他老婆和侄子嘛。红太阳底下也无新事。

     十一月初九日,安禄山集结大军,这个穷兵黩武的坏分子在范阳城南(即今天的北京一带)举行盛大阅兵式,宣布进军长安、讨伐杨国忠的命令,还传令下去,谁敢妄议中央,煽动群众,就斩他三族!于是军中再无异议,安禄山安排范阳节度副使贾循留守范阳,平卢节度副使吕知诲留守平卢,别将高秀岩守住大同,其余众将各领本部人马,跟随他出兵。除了范阳、平卢、河东三镇的人马,叛军中还包括了粟特、突厥、同罗、契丹、奚、室韦、高句丽、黑水靺鞨等十几个民族的胡、蕃兵将,共十五万,号称二十万,一路烟尘滚滚,杀向长安。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大唐帝国的上空阴云四合,数十年未闻干戈的人们即将面临一场空前惨烈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