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君心为饵(热门完结文)

海盗热门小说影视资源分享2018-11-19 08:16:28

她乔装打扮混进安王府,目的就是想找到父亲临终前留下的琉璃珠。 结果谁知道,遇到一个不按理出牌的安王殿下,他利用琉璃珠为饵,圈禁她、恐吓她,最后还哄骗她嫁给他! 等到被他吃干抹净,她才终于发现—— 原来,他们之间的缘分早在五年前就定下了……



第01章 安王的女人


  

   


    “我是安王的女人,现在我带儿子来认亲。”


    宁静的午后,一声响亮的宣告在安王府门口响起,就像是一面铜锣被狠狠敲响,咚的一声,强有力的声波朝王府内部传递进去,把王府里所有人都给震了个东倒西歪。


    “胡扯!王爷没有任何女人!没有!”


    安王的贴身大太监北宁捏着尖尖的嗓子激动得大喊。


    但是下面的人都没有说话。大家早已经齐刷刷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上位的那位年轻俊美的男子——也就是当今安王殿下,大凤国除了皇帝之外身份最为尊贵的男人。


    论身份 ,安王殿下可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却因为比皇上小了十多岁的缘故,又是太后的老来子,所以从小就备受皇上和太后宠爱。可以说,从小到大,只要他想要的东西,那就没有得不到的。


    但是,从他出生开始,就有一个问题一直在缠绕着他——他克妻!


    据说,安王殿下刚生下来第三天,太后就请了京城里最负盛名的慧远法师为他看相,结果慧远法师语出惊人——安王殿下命中带煞,克妻克子,这辈子注定不能成亲!


    太后却不信邪。在安王十二岁的时候,她就开始张罗着给他遴选名门淑女。然而每当太后选定一个女子,那个女子身上就必定会发生点什么事,比如说从马车上掉下来摔破相、比如闺房突然起火烧光了一头秀发、又比如莫名其妙掉进河里磕断了腿……等等等等,各种各样你想得到想不到的事故,听得人瞠目结舌。


    到现在,已经有七位京城贵女糟过殃了!


    这下,安王克妻的说法是彻底坐实了。


    因此京城上下的人都怕了他了,家里只要有适龄女儿的人家都急忙的给女儿定亲,生怕自家女儿又被他给害了。


    被连续打击了这么多次,安王似乎也已经认命了。因此,他不再近女色,一心一意埋头做事。从那以后,他每年大半的时间都在京城外奔波劳碌,只在太后寿辰的时候才回来住一两个月。


    一直到现在,他都二十二岁了,身边却还连个侍妾都没有。


    因为这事,太后都快急死了。这一次,趁着安王又回京城来拜寿,太后直接下了最后通牒——“不论身份,不管长相,只要是个女人,只要能安然的嫁给你,那这个儿媳妇哀家就认了!反正你今年必须给哀家成亲!”


    皇帝皇后也被逼无奈,死活从京城的官员里头搜罗出来几个及笄少女送到安王府来给他挑选。只等他挑中一个,那就立马成亲!


    今天就是这些少女被送到安王府来的日子。


    结果就在这些少女一个个如待宰的羔羊一样瑟瑟发抖时候,外头就来了个带着小孩的人,还自称是安王的女人?


    这事情可就变得奇怪了。


    然而这件事的主角——安王殿下依然只是稳稳的坐在那里,俊美的脸上透出一丝冷峻。


    “王爷,您看现在怎么办?”北宁扯着嗓子叫唤了半天,叫得嗓子都哑了,才终于缓了口气,低声问向安王殿下。


    安王这才抬起眼,微启的薄唇中间冷冷吐出几个字:“叫他们进来。”


第02章 缩小版的安王


  

    自从站在安王府大门口喊出那句话后,楚兮染就已经在这里傻等了快半个时辰了。


    “姐姐,你说他会不会发现咱们是骗他的,现在正在准备叫人拿着棍子来把咱们给赶出去?”楚玉笛忍不住悄悄推了她一把,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悄悄问道。


    “嘘!”楚兮染板起脸,“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现在不许叫我姐姐,你要叫我娘!”


    “知道了!”楚玉笛赶紧点头,立马甜甜的叫了声,“娘!”


    “哎,儿子你真乖!”楚兮染连忙揉揉他的头,“等见了你爹后,娘给你一百个大鸡腿吃!”


    “好啊!”本来已经等得没有耐心的楚玉笛一听这话,他顿时双眼闪闪发光,小脸上满是希冀的笑。


    正当两个人悄悄嘀咕的时候,一个王府侍卫走了过来:“王爷要见你们,你们跟我来吧!”


    “哦,好!”楚兮染赶紧牵上楚玉笛的手,两个人一路小跑着追上侍卫的步伐。


    跨过王府前厅高高的门槛,他们就看到当今安王殿下正稳稳坐在上位。


    他五官硬朗,鼻高目深,脸上凌厉的线条仿佛刀削斧凿,身上也隐隐透出几分凌厉的气势。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大山矗立在眼前,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越靠得近,这种压迫感就越强烈。


    楚兮染突然有点后悔。


    自己选择给这个男人头上戴绿帽,这条路是不是走错了?这男人可不是个好糊弄的对象。


    只是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兮染见过王爷。”在安王跟前站定,她屈身一礼,温婉可人。


    “你们抬起头来。”冰冷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楚兮染和楚玉笛双双抬头。


    马上,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就连刚才气势汹汹的北宁也脸色大变。


    “王爷!”他忍不住去拉安王的衣袖,“这个孩子,他……简直和您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啊!”


    只见楚玉笛那张昂起来的肉嘟嘟的小脸,俨然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安王嘛!


    这个现成的证据摆在眼前,难怪这个女人能这么笃定的说自己是带着孩子来认亲的!


    听到大家的惊叹声,楚兮染悄悄松了口气——还好,这一步棋已经稳落下了。


    她慢慢抬起头,清丽的脸上露出一抹楚楚可怜的笑。


    “渝哥哥,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兮染吗?这些年,兮染一天都没有忘记过你。每天晚上只要看到笛儿的脸,我就会想到你。只是我知道我们身份悬殊,我们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可是,现在笛儿大了,他天天拉着我问他爹是谁,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能带他过来见您。毕竟您是他的亲生父亲,就算您不认我,可您总不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吧?”


    自从这对母子走进门来,项渝的眼神就越来越阴沉。但是,和那些人都把注意力放在那个长得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男孩身上不一样,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这个女人身上。


    说完话,她连忙推了把楚玉笛。“笛儿,这就是你爹啊,你还不快叫爹?”


    “爹!”小男孩立马甜甜的叫了起来,他小嘴一咧,冲他露出一抹开心的笑,“笛儿好想你哦!”


    “本王不认识你们。”项渝冷冷看着他们,冷冷的说道。

第03章 撤退失败


  

    这个臭男人!


    楚兮染气得在心里大骂。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就这么拆她的台,给不给她一个姑娘家面子啊?


    难怪这家伙克妻。他要不克妻,这世上还有几个人克妻的?


    不过,心里虽然骂着,她眼睛用力的眨一眨,美丽的眸子里就泛起了一抹水光。


    “渝哥哥……”


    她楚楚可怜的低叫了声,眼中就已经有一滴水珠滚落下来。


    “你难道忘了吗?五年前,您去桐城治水,但因为当时雨太大,您被大水冲走,被我爹救回家去,在我家一住就是半年。就是在那半年时间里,我们俩……后来你走了两个月,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我爹娘都劝我把孩子打掉,好找个人家嫁了。可是我舍不得,还是把孩子给生了下来。您看,现在他都这么大了!”


    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叫在场的女孩子们都忍不住心疼了。


    大家捂着心口,看着那个和安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再看向安王时候的目光就带上了浓浓的谴责。


    就连北宁,他现在的态度也变得不那么坚定了。


    “王爷,五年前您去桐城治水,的确消失过半年呢!”他小声和安王说道。


    只是,那半年间发生了什么,他从来没有提过一个字,就连太后都没有从他嘴里问出来一个字。这一直都是京城里的一大不解之谜。不过,因为当时水患严重,皇帝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一力把事情给压了下去,所以知道这事的人并没有几个。


    结果现在从这个女子嘴里听到这话,这叫他怎么心里不生疑?


    安王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你们到底是谁?从哪来的?”他冷声喝问,“再不老实交代,本王就将你们送到刑部去受审!”


    一股冷意扑面而来,楚兮染后背上都被冻出来一层鸡皮疙瘩。


    不好,这家伙还真发怒了,他这句话是认真的!


    她心里大叫一声不好,立即决定——撤!


    “渝哥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楚兮染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角滚落下来,在半空连成一串断了线的珠子,画面凄美无比。


    不过马上她就擦擦眼泪。“算了,既然你不想认我,也不想认笛儿,那我也不强求。我们现在就走,大家就此别过,从此相忘于江湖吧!”


    说完,她一把拉上楚玉笛的手就要往外走。


    然而她才刚转过身,就听到一个那个熟悉的阴沉声音在背后响起。


    “把他们给本王拦下!”


    外头的侍卫立即朝内大步走进来,将他们的去路给拦得死死的。


    楚兮染心里又悄悄一个哆嗦。


    “渝哥哥~”再回头,她眼底又已经含上了两滴晶莹的泪珠,“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你不认我和笛儿,却又不让我们走,难道你是真想让我们死在你面前才行吗?”


    安王冰冷的双眼依然只是冷冷看着她。而后,他才慢慢的从台阶上走下来,慢慢来到她的跟前。


    忽然,他一把抓上她的手腕,随即转身拖着她就朝里走!


第04章 知道你是谁了


  

    “渝哥哥,干什么呀?渝哥哥!”


    楚兮心头大凛,她连忙想要挣扎开,却发现这个男人的手就跟钳子一样,死死钳制着她的手腕,让她根本挣扎不开。甚至,随着她的挣扎,这个男人的五指越收越紧,她手腕被捏得生疼。


    楚兮染不敢再乱动。她连忙转回头,悄悄对楚玉笛使眼色——快去找人来救我!


    楚玉笛小脸一变,正要转身就跑,不想却被北宁给拦下了。


    “小王爷,您累了吧?老奴马上就带您下去休息。您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只管和老奴说,老奴一定都为您办到!”把一张老脸凑到那张和安王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面前,北宁怎么看怎么高兴,就差把这个孩子给举高高转圈圈了。


    “真的吗?”听到这话,楚玉笛眼睛一亮,“我想吃大鸡腿!”


    “好!”北宁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么容易?楚玉笛眼睛眨了眨。“我要吃一百个!”


    “没问题!”北宁依然爽快的答应,随即他欢喜的回头宣布,“诸位,既然现在王妃的人选已经定下了,那今天辛苦诸位过来一趟,现在你们都请回吧!给你们的回礼已经放在格外的马车上。改日还希望大家能过来王府上喝一杯王爷的喜酒才是。”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逃过一劫的少女们以及她们的家人连忙长出口气,大家赶忙点头。


    甚至,唯恐安王又改变主意。北宁话音刚落,他们就连忙转身跑了。一眨眼的功夫,前厅里就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切,一群有眼不识金镶玉的东西,活该你们不能嫁入皇家做王妃!”北宁见状,他忍不住低哧一声。


    不过再回头,当着楚玉笛的面,他又扬起满脸的笑。“小王爷,咱们这就去吃大鸡腿啊!老奴带你去!”


    于是,两个人就欢欢喜喜的朝后厨去了。


    殊不知,这个时候的楚兮染还在抱着楚玉笛能追过来救自己出火坑的美梦。


    然而随着嘭的一声响,她被那个冷面男人扔进一个幽暗的房间内,紧接着吱呀一声,后面的房门也被关上了。


    那个男人又一步一步朝她这边走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的地方更加狭小的关系,楚兮染察觉到从这个男人身上溢出来的冷气更深更重了,她就像是被扔进了冰窖里,手脚都控制不住的开始抖了起来。


    “渝哥哥,你这是要做什么呀?渝哥哥,你不要吓我,你和我说说话好不好?”她吓得直往后退,泫然欲泣的表情真是让人看到都忍不住想要心疼。


    这一招她只要扔出来,那就无往而不利。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却是个例外。


    一步一步,一直把她给逼到角落里,楚兮染无路可退了,他突然伸出手去,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猛地一把扯下她的衣衫。


    “啊!”肩膀上一阵凉意来袭,楚兮染忍不住惊叫出声。


    “果然。”冷眸往她肩上轻轻一扫,安王薄唇轻启,“本王知道你是谁了!”

第05章 太后召见


  

    楚兮染瞬时浑身僵紧。


    “渝哥哥,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真的听不懂!”她眨眨眼,好一脸的清纯无辜。


    “楚兮云,楚流之女——就是当年收留了被水冲走的本王半年、还为本王治伤的那个人。”安王一字一顿的对她说道。


    楚兮染眨眨眼,顿时脸上又堆满了笑。


    “哎呀,师兄,你既然早认出来人家了,那你干嘛不说呢?害得人家还真以为你要把我送到刑部去挨板子呢!”她娇娇软软的说着。眨眼的功夫,俨然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娇蛮可人的小女孩。


    还好还好!她暗暗松了口气。


    他把她当做她姐姐了,他并没有认出她的真实身份!


    安王却依然只是冷冷看着她。“他可没有收本王为徒。而且当初他之所以留下本王,只是为了用本王的身体为他试药而已。后来等本王没有用处了,他直接就把本王给赶走了。”


    啊?


    楚兮染一怔,忙又尴尬的笑了笑。“是这样啊?那好吧,现在我的确没脸来投奔你。那这样好了,咱们就此别过。你放我走,我再也不会来烦你,咱们就当没见过好了!”


    她确定了,这个人的确不好伺候。所以,靠近他身边,然后抓准机会找到琉璃珠的计划不能用了,她还是赶紧换新办法吧!


    谁知道,她话音刚落,外头就有人在大喊:“王爷,太后命人过来传话,请您带着您的王妃还有您的孩子一起进宫觐见!”


    这么快,太后就已经知道消息了?


    楚兮染心跳一阵咚咚加速。


    “安王殿下,您赶紧放我走吧!外头的话您都听到了,要是见了太后,那我就走不了了!”


    安王却只是冷冷垂眸看她一眼,就对外高声道:“知道了,本王这就带他们进宫。”


    什么!?


    楚兮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疯了吧?你知不知道进宫意味着的的是什么?”


    “你搅散了本王的选妃宴,赶走了本王的候选王妃,还得本王没法对母后交差。现在,本王也只能抓你去顶包了。”安王冷声说道。


    “我不去!”楚兮染低叫,转身就要跑。


    但她前脚刚刚抬起,后脚就察觉到这个男人钢铁一样的手掌又箍上了她的胳膊。那就跟一只紧箍咒一样,死死的把她给圈在了原地,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随即这个男人抬脚,就跟拖着一捆小白菜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把她给拖了出去。


    当两个人走到外头,车马已经准备好了。


    不一会功夫,楚玉笛也被北宁给抱了过来。


    他一边手里还抓着一只鸡腿,小脸上油光满面的,快乐得不得了。


    安王翻身上马,楚兮染和楚玉笛一起被扔上车,随即就听车夫猛地一抽鞭子,马车带着他们一起出了王府,朝皇宫那边走去。


    楚兮染都快急疯了!


    可是回头看看楚玉笛,这小家伙还在大口大口的啃着鸡腿,她忍无可忍往他脑袋上狠狠拍了一记。“你还吃!还吃!我刚才都交代你了赶紧去搬救兵,你却没去,还和人一起去吃鸡腿了!你要害死我啊你!”


    “姐姐,其实我觉得这个安王府挺好的。要不,你就留下好了!”楚玉笛咬了口鸡腿,含糊不清的对她说道。


    楚兮染立马就想到了安王那双阴沉沉的眸子,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我不要!”她赶紧摇头。


第06章 滴血认亲


  

    只是,现在人在马车上,前前后后还为了那么多人,她说不要也没用。


    马车走了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皇宫门口。


    进了第一重宫门后,他们再换上软轿,再坐上一会,就到了太后的寝宫坤宁宫。


    当今太后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正坐在上位,手里捻着一串佛珠,嘴上还在念念有词。旁边还有一个看起来和安王长得差不多的男人,不过年纪已经四十开外了,穿着一件明黄的龙袍,应该就是当今皇上了。


    “儿臣见过母后,见过皇兄。”安王先上前行礼。


    “免礼免礼。”太后赶紧摆摆手,目光就落在了后头的楚兮染还有楚玉笛两个人身上。


    尤其当看到楚玉笛那张小脸的时候,她的眼圈都红了。


    “快把那孩子牵过来给哀家看看!”她着急的低叫。


    一名宫女连忙过来牵着楚玉笛到了太后跟前。太后拉着他的小手,摸摸他的脸蛋,就怎么都舍不得放开了。


    “我的乖孙儿,奶奶可算是盼到和你团圆的一天了!你就是哀家的孙子,绝对没错!”


    楚兮染心里咯噔一下!


    她悄悄看看那边的安王,他却还跟个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


    太后是对楚玉笛越看越爱,拉到身边就搂着不肯放手了。对他又抱又摸的好半天,她才乐呵呵的转向皇帝,“皇帝你看,这孩子和你小弟小时候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的确是一模一样。”皇帝点点头,“不过母后,这世上长得相似的人也不是没有。光凭这一点就断定他是小弟的孩子还是太武断了点。儿臣觉得,还是得走一道滴血认亲才行。”


    说着,他已经对左右吩咐:“去准备工具,请李太医过来。”


    他们才刚过来,没想到这位皇帝陛下就已经把事情想得这么周全、甚至连东西都准备好了?楚兮染听在耳朵里,她的眉头就不禁跳了跳。看来外头说得没错,皇帝陛下对他这位小弟还真是关心得不行啊!


    不过,好在她早有准备,根本不怕这些人找事!


    所以,她只是乖乖跪在一旁,任由太医过来,取了楚玉笛指尖上的一滴血,然后再取了安王的一滴血。两滴血先后滴进一碗水里,很快就融在了一起。


    “融了,太后您看,真的融了!”一旁的宫女太监们见状,他们一个个都开心得直拍手,简直跟这孩子是他们的一样。


    太后也终于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泪。


    “我的孙子啊,哀家可算是盼到这一天了!”她一把把楚玉笛给搂进怀里。


    楚玉笛也依偎在太后怀里,他还伸出一只小胖手给太后擦了擦脸上的泪,嘴里奶声奶气的说着:“太后您不伤心哦,哭哭眼睛会疼的!”


    太后被他的话逗得又破涕为笑。


    “你不能管哀家叫太后,你该叫奶奶才对。”她一脸慈爱的说道。


    楚玉笛眨眨眼。“叫奶奶有大鸡腿吃吗?”


    “有啊!”太后笑眯眯的点头。


    “那好,我叫——奶奶!”楚玉笛这个有鸡腿就是娘的小混账,居然还真就乖乖改口了!


    楚兮染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她再看看那边的安王,他的脸已经跟锅底一样黑了。


第07章 三日后完婚


  

    皇帝看着太后这么欢快的笑脸,他也长叹了口气,就转头看着安王。“小弟,这就是你不对了。这么大的事,你这些年竟然从没和我们提过!你明知道母后为了你的亲事都已经愁得头发都白了!”


    安王眉头紧皱。


    “皇兄,臣弟……”


    “皇上,不是王爷的错!”眼看这个人又要开口,楚兮染赶紧抢先一步大叫,“都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知道王爷的身份很不一般,我们是不可能的。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迷恋他,心甘情愿和他有一段露水姻缘。本来我也是打算一个人把孩子抚养长大的,毕竟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可是,最近孩子哭闹着要爹,我又一直听人说王爷有克妻命,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所以我才带着笛儿过来,我要向天下人证明,王爷他好得很,他根本就不克妻!”


    这一席话说出口,她都快被自己这矫揉造作的语气给恶心死了。


    可是,没办法。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她不能让这个人开口!一旦他把实情给说了,太后肯定会大怒,然后就要怪罪到他们头上来。这样的话,她和楚玉笛两个人的小命都保不住了。


    她还没活够呢!


    听到她的话,安王薄唇紧抿。但这个人向来不爱说话,所以现在也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她这话简直说到太后心坎里去了!


    看着眼前这个‘深明大义’的女孩子,再看看怀里和安王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楚玉笛,她激动得不行。“没错。哀家的孩子好得很,他才不克妻呢!都是那些丫头福薄,她们都配不上安王,所以才会变成那样。现在你们都看到了,安王他都有孩子了!他孩子的娘不也还活得好好的吗?他根本就没有克到她!”


    想到这里,她更兴奋了。“对了,好孩子,你也过来,让哀家好好看看你。”


    楚兮染连忙走上前去。“民女楚兮云拜见太后娘娘。”


    “原来你叫楚兮云,这可真是个好名字。”太后满意的点头,“对了,你告诉哀家,你是哪里人?父母呢?他们现在都何在?哀家要给你一个名分,让你和孩子名正言顺的留在安王身边!”


    楚兮染眨眨眼,眼眶里又泛起了一抹水光。“民女的家人都已经过世了!不然,我也不会带着笛儿来见渝哥哥。”


    “原来是这样?我可怜的孩子!”太后眼眶也跟着湿了,她赶紧拍拍楚兮染的手背,“不过没关系,你父母过世了,可你还有安王,还有哀家。现在,哀家就让皇帝下旨给你和安王赐婚,三天后就完婚!”


    什么?


    三天后?


    楚兮染震惊得哭都装不下去了。


    “太后,这也太着急了点吧?”


    “哀家当然急了。好容易哀家的孙儿回来了,哀家必须给你们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太后坚持大叫。


    皇帝听了,他虽然眉头依然皱得紧紧的,但还是点头。“母后说得没错。不过,这一切还得看小皇弟的意思。小皇弟你说呢?”


    楚兮染赶紧回头看着安王。


    拒绝吧拒绝吧!他肯定会拒绝的对不对?她心里大叫。


    然而马上,她就听到安王低沉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也瞬息叫她的心坠入谷底——“一切听凭母后安排。”


第08章 差点被撞死


  

    “安王殿下!”楚兮染急得大叫。


    安王立马转头看向她。他深沉的眸子里不带一点感情,薄唇轻启,吐出来的声音也凉冰冰的:“当初是本王对不起你们母子。现在既然你们都找过来了,本王当然要负责到底。”


    “没错,就是这样!“太后也满意点头,随即又安抚楚兮染,“好孩子,你放心。虽然时间是赶了点,可是安王成亲要准备的东西哀家其实早就已经命人给准备好了。那些都是现成的,三天时间绝对办得起来!”


    谁在乎她办不办得起来啊?自己也根本就没过要嫁给这座冰山好不好?


    楚兮染简直后悔死了。


    她本来只是想找个借口进到安王府里头,然后再借助这个机会去找到琉璃珠的下落,然后她就可以爽快的拍拍屁股走人了!结果谁知道,从安王开始,这些人的反应全都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还有楚玉笛这个小没良心的!他居然现在还在太后怀里啃鸡腿!


    自己怎么就找了这么个猪队友啊,她简直后悔死了!


    只要一想到安王终于可以成亲了,而且他还有后了!太后就高兴得不行。“渝儿,三天时间其实还是有点紧。你现在还是赶紧回去王府准备婚事吧!至于云儿还有笛儿,他们俩就留在哀家身边好了。哀家也好趁着这几天时间好好和他们相处相处。”


    “不用。”安王却摇头道,“我的人,我来保护。”


    太后愣了愣,随即点头。“那好吧!哀家就把他们交给你了,不过你千万记得要护着他们周全,不能让他们身上出现半点意外,知道吗?”


    “母后放心,儿臣知道。”安王颔首。


    太后才又搂着楚玉笛说了好一会话,才依依不舍的放他和楚兮染一起跟着安王出去了。


    呼,可算是离开那个地方了!


    马车出了皇宫,楚兮染赶忙松了口气。


    等一会回到安王府,她就和安王告辞,然后赶紧离开这个规定放,然后再换一张脸,重新想办法进入安王府!她心里暗暗打着主意。


    但刚这么想着,她耳朵里就敏锐的捕捉到咔擦一声细响。


    不好!


    楚兮染心里大叫着,她连忙一把拉上楚玉笛,足尖一蹬,瞅准机会掀开马车车帘跳了下去。


    他们双脚刚刚着地,就听到背后咔擦一声巨响,拉车的马跟疯了一样往前狂奔过去。最后连马带车,一起撞到了前头的高墙上。马都被撞翻了,马车也被厚厚的一堵墙给撞得粉碎。


    楚兮染和楚玉笛都看得目瞪口呆。


    “姐姐,要是刚才咱们没有从车上跳下来,那现在咱们应该也已经撞得粉身碎骨了吧?”楚玉笛咽了口口水,小声和楚兮染说道。


    楚兮染点头。“你说得完全正确。”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安王已经调转马头过来了。


    看到安然无恙的楚兮染和楚玉笛两个人,他眉头微皱,旋即伸出手去:“既然马车不能坐了,那就和本王一起骑马吧!”


    亲眼看着他们的车撞成这样,这个人居然一点都不惊讶,还这么平静的和她说话?


    楚兮染眉头一皱,她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马背上的那个男人却已经不耐烦了。“你们是等着本王亲自抱你们上来吗?”


    “不用!”


    经过刚才短暂的几次打交道,楚兮染已经明白这个家伙什么德行了。她还没傻到要自寻死路的地步。


    所以,她聪明的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一条路,赶紧就拉着楚玉笛一起爬上了马背。


    这匹黑马真不愧是安王的爱驹,他们三个人坐在上面,马儿的步子依然轻盈稳健,驮着他们稳稳的朝前走。


    好容易回到安王府,楚兮染连忙松了口气。她赶紧拉上楚玉笛:“安王殿下,刚才的过场我已经帮你走完了,我不欠你的了!这样的话,我们就先走了。您回头就和太后娘娘说,我们又被您给克了,所以我们受不了跑了,就行了!”


    “不行,你们不能走。”谁曾想,安王又冷冷扔下这么一句话。


第09章 被活捉了


  

    他话音刚落,一队侍卫就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把他们给包围得严严实实的。


    楚兮染气得不行。“你这人怎么这样?你说话不算话!”


    “本王刚才和你说得很清楚——你既然把本王的王妃人选都给赶走了,那你就必须来顶包。这个顶包,本王可没说只顶今天这一次。”男人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却没有让楚兮染吓得浑身冰凉,反而让她怒火高涨!


    她明白了!这个人是要让她顶包到底,一直到成亲!


    “不行!”她拼命摇头,“我不干!”


    “刚才你既然没有说不干,当着太后的面你也没有说不干,那现在你就没有再说不干的机会了。”安王冷声说道,随即一挥手,“来人,送楚姑娘回房。”


    一名侍卫走上前。“楚姑娘,您请吧!”


    楚兮染估算一下双方之间的武力值……好吧,就她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她肯定打不过这么多人。所以,眼下最好的方式只能是——认怂!


    她恨恨的咬牙。“走就走!不过,姓项的我跟你说,你肯定会后悔的!”


    “本王从不做后悔的事。”那个男人却只冷冷丢下这么一句话,人就转身走了。


    楚兮染深吸口气,好不容易压住火,才跟着侍卫们走了。


    安王府地方很大,里头的布置也都十分精美舒适。楚兮染和楚玉笛两个人就被安排在了距离安王住处不远的晴雨阁。


    到了晚上,楚兮染沐浴更衣过后,又瘫在床上唉声叹气,楚玉笛都听不下去了。


    “姐姐,我说你还在叹个什么气啊?你不是一直想着进安王府后院吗?现在你都进来了,这叫如愿以偿啊,你干嘛还叹气?要是我,我肯定高兴死了!”


    “你个就知道吃大鸡腿的小家伙懂什么?”楚兮染没好气的在他额头上戳了一记,“我这是故意做给他们看的好不好?我要不表现出抗拒的样子,他们肯定就要开始怀疑了。这个安王太精明了,在他跟前我可不敢乱来。”


    不过话说到这里,她脸上终于露出一抹得意。“可是现在好了,他终于走了,其他人也都滚蛋了,我终于自由了!”


    说着,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


    “你在这里看着,我出去走一圈,看看能不能找到琉璃珠。”


    “好啊!”楚玉笛毫不犹豫的点头。


    刚才虽然吃过晚饭了,可北宁还是又亲自给他送了几只大鸡腿来。有了大鸡腿,他就哪里都不想去了,只愿意留在这里啃鸡腿。


    楚兮染立马换了夜行衣,趁着外面的丫鬟不注意,从窗子跳了出去,然后跳上屋顶。几跳之后,她就来到了安王项渝的书房里。


    书房里黑漆漆的,也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正好!方便她做事!


    楚兮染高兴得直点头,连忙挽起袖子开始在书房里翻找。可是找了半天,她都没有找到琉璃珠的影子。


    “难道不在这里?那他会把东西藏在哪里?”楚兮染自言自语。


    “你是在找这个吗?”


    突然间,男人冰冷的声音在夜幕中响起,吓得楚兮染一个激灵。


    她连忙回头去看,就发现安王项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第10章 着火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赶紧转身,瞪大双眼看着他。


    “在你进来之后。”项渝沉声回答。


    而后,就听嗤的一声,书房里的蜡烛被点燃了,火光跳跃着,映亮了项渝握在手里的那个东西。


    “琉璃珠!”


    一见到这个东西,楚兮染就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果然是在找这个东西。”项渝颔首,“你之所以想方设法要潜入安王府,应该为的就是它吧?”


    “没错!”


    既然已经被他发现了,楚兮染也不再藏着掖着,她爽快的点头。“这琉璃珠是我爹最贴身的东西,当初他把东西给了你,结果后来他过世后,竟然什么念想都没给我留下。我想我爹了,可他留在这世上的东西只有这一个,所以我才会来你这里找它。”


    “这个琉璃珠对本王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少用处。你要想要,拿去就是了。”项渝淡声说道。


    “真的吗?”楚兮染眼睛闪闪发亮。可她却没有这么轻易的上当,“你有什么要求?”


    “本王的要求很简单——留下来,办完婚礼再走。”项渝慢声说道,“母后为了本王的婚事操碎了心,本王不想再让她担心下去。所以,你留下,等办完婚礼,本王自会把琉璃珠给你。到时候,是走是留,一切看你,本王不会再强求。”


    “真的吗?你确定?”被这个男人坑了太多次了,楚兮染可不会再傻乎乎的听信他的说辞。


    项渝颔首。“本王可以给你立字据。”


    “那好,你立啊,现在就立!”楚兮染立马催促他。


    项渝毫不犹豫的提起书桌上的毛笔,笔尖蘸饱墨后,他提笔就将字据一挥而就。字据一式两份,两份都一模一样。


    他写完了,交给楚兮染过目。楚兮染仔细的看完,确定这里头再也没有任何陷阱,她才点头。“好吧,看在琉璃珠,还有安王殿下您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就等到婚礼过后再走好了。”


    反正,只是当新娘子走个过场而已,她无所谓。


    反正,知道现在项渝还一直以为他要娶的是楚兮云呢!自己可不是楚兮云,自己是楚兮染!所以,就算到时候他反悔了,那他也管不到自己身上去,有本事他去找楚兮云去!


    于是,她爽快的签字画押,两分字据他和项渝一人保管一份。


    “既然这样,那咱们这三天就和睦共处好了!”收起字据,楚兮染欢快的拍拍手,直接拉开书房的大门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可是,刚踏出书房大门,她就听到有人大叫:“不好,晴雨阁着火了!”


    楚兮染心跳猛地加速。


    她连忙抬头看去,就看到前方的晴雨阁那边已经燃起了一抹火光。而且火势越来越大,不一会的功夫火光就冲上天际去了!


    “笛儿!”


    楚兮染心头一凛,她连忙地叫着朝那边跑了过去。


    还好还好,等她赶到的时候,她就看到楚玉笛正被北宁抱在怀里。王府里的丫鬟小厮都在提水救火,这个小家伙却还跟个没事人一样窝在北宁怀里啃鸡腿。


    看到楚兮染来了,他抬起头冲她傻傻一笑:“娘,你回来啦!”


    楚兮染不禁咬牙。


    项渝也跟着她过来了。看着眼前越烧越旺的大火,他眉头一皱。“看来,这个地方也废了。”


    他还好意思说!


    楚兮染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


    “姓项的,你又坑我!才一个下午一个晚上,我就已经遭了两次难了。你别告诉我,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灾难在等着我!”


    项渝闻言,他眼神忽然一亮。


    “看来,让你来做安王妃,本王这个选择是做对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