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花事 | 花痴,物语.

植物趣谈2018-10-04 16:07:52

花名

花,与人相类。有学名,亦有俗称。

如:紫薇,多美的名字,似是民国时期的少女形象。因以紫色花居多,而得名?还叫百日红,花开百日,期限太长,粉红、玫红、紫红……灿然一树,灼灼。所以,称此名吧。民间,还叫作痒痒树,紫薇树干光滑,没有树皮,挠挠某个部位,整株树都会颤抖起来。如同,被挠了痒痒的小山妞子,笑得花枝乱颤。紫薇,文气;百日红,质朴;痒痒树,浓郁的生活气息。我倒是更喜欢,痒痒树,接地气儿,形象,一种欲藏而露的智慧。


(紫薇)

还有,芫花。俗称:洋火条。长条,上面密密麻麻排满了小紫(或许该是玫红)花,和丁香花形貌相同。所以,我私下里称她野丁香。一提芫花,是陌生的,有了距离感。而洋火条,实在是形象之极,花未开时,筒状花托,花苞圆圆,紧紧相扣,可不就像一根根火柴。一阵熏风,燃烧起来,极为热烈。

(芫花)

连翘,一味中药。也作倒挂金钟,每朵小花金黄色,四个瓣子,朵朵下垂,状若小钟。村里人,叫“呱啦”鞭。顺着藤条一路花开,真如过年时放的成串的小鞭炮,艳丽张扬着,耳边果真响起热闹的“呱啦”“呱啦”声。拽着年的尾巴,不肯放松呢。


(连翘四个花瓣,而迎春是六个)

彼岸花,当然有个悲凉的故事了。曼珠沙华,音译的,洋气,其实翻译过来,特别土,“大红花”,这鲜明对比,窃笑,继而忍不住大笑。嘿嘿……哈哈哈哈哈。还有:石蒜花(石蒜科的一种),平地一声雷(没有叶子,只有一个光杆挑着大花头)。


(日本人认为彼岸花是地狱的接引之花,实际是石蒜的一种)

地黄,中药。孩子们叫她酒盅,花型似酒盅。

瓦松,山石缝中常有之。奶奶告诉我,叫狼爪子。过去,南山上真有狼出没,大人指着用狼吓唬孩子。倒也是,虽是,长得像莲花,毕竟也太尖了,锋利。现在,小时候喜欢并养在小瓦罐里的狼爪子,原来是时下最流行的多肉植物。多肉中也确有黑爪、红爪。

芍药,有个最具诗人伤感情调的名字:将离。

玉兰花,姐姐的名字,平民化。辛夷,屈原的诗歌中就出现过,香草之一。王维写过“木末芙蓉花,深山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空寂,安谧,富有禅意。木笔,未开花时,样子有如毛笔,得名。文人和村妇,骨子里的东西,是相同的。


(玉兰又叫辛夷,有位作家就叫辛夷坞)

凤眼莲,就是水葫芦。

孤挺花,是朱顶红,也叫并蒂莲。

络石,又称卍字茉莉,盘龙桂。

牵牛花,喇叭花,勤娘子,朝颜?!

懒老婆花,官粉豆子 ,紫茉莉。都是一种花的名字。

……

不一一赘述。从来就是,雅俗同源。

 

花之品性

若论梅,一“清”字足矣。外形之美,未必就比得过其她,唯有清香,沁入肺腑。加之不惧冰雪,历来为文人称颂。尤其是绿萼,月亮做的瓣子(借得汪曾祺老先生的一句话“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花心透着淡绿,实在清得不可方物。与梅,最配的恰是月亮,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写尽梅花之美。以梅为妻。自然是没有人比他更懂得梅。“一树梅花一放翁”,陆游亦钟爱梅,应是视梅为友了。


 (梅,是历代诗人、画家永恒的创作对象)

海棠,当得一个“俊”字。不管是西府、垂丝,还是木瓜。浅浅的粉,正是小女儿的娇媚俏丽又略带羞涩。一树小花初绽,忍不住驻足,看了又看。如偶遇风片,则轻声私语,切切有声。


(西府海棠是周总理的最爱)

玉兰,英豪阔大,瓣子瓷实,大大咧咧,不拘小节。

樱花,团团锦簇。温厚,少言。

紫荆,初露时,很不耐看。渐次开放后,才慢慢现出她的美。内敛的精魂。

牡丹,雍容,皇后气派,淡淡的药香。到底是花王,从不显山露水,却怎么都掩不住芳华。芍药,牡丹的小妹。处处模仿牡丹,包括叶子和花的形状,却处处略显一丝寒酸。

(一句“庭前芍药妖无格”,让芍药永远抬不起头了)

……

是花,就是美的。个个,又不同。世间女子,亦是。

我看花如此,花未必同意。武断了。

花,看我,会如何?

 

清明影像

迎春花和连翘,被很多人认错。迎春的藤是绿色,花瓣为六瓣,大多上竖。而连翘藤为褐色,花瓣是四瓣,且大多下垂。我爷爷曾种过一棵连翘,藤条缠绕,围着堂屋门口伸展开来,盘成了一条龙的形象。春日,一条黄龙;夏天,绿龙;秋日,彩龙;冬日,精瘦的褐色老龙。待春风浮起,一次次重生。爷爷,真是个有情调的老人啊。还有一种与迎春很像,只是叶子和花稍小,花期长,从春到夏,就叫探春(探春呀!),俗称四季春。

阳气初生,边边角角被阿拉伯婆婆纳占领。一种繁殖力特别强的植物,早些年,从未见过。这几年,却泼泼辣辣的到处都是。小花,细细碎碎,像一双双闪着快乐的蓝眼睛。


(外来物种阿拉伯婆婆纳,在中国已相当接地气)

清明,去了曲阜。在鼓楼南街上一所师范学校,与孔府孔庙声气相通,古香古色。最让我注目的,是门前那两株紫丁香,和屋檐一样高。披散着枝子,极安静。似乎她们的存在,与人群无关,与车马无关,与热闹无关,与冷清也无关。依着门墙,卓然而立。

(紫丁香)

 彼时,路旁、山间、田野,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樱桃、杏花已落,正是桃树、梨树的好时节。仙子遗落的斗篷?坠落人间的云朵?穷语言之力,又怎能描绘出那种浩瀚。这种丰盛的美,沉醉中感到豪放大气。转过山洼,松柏丛中,蓦然探出一棵小野桃,则又有另一番生趣。葱绿的麦田间,常夹杂着一小块金黄,那是油菜花。地头的荠菜花、苦菜、野豌豆、七七菜、牛角嘴、驴轴棍、顶针花,童年里的小野花,定然依了次序,有条不紊的开放吧?


(野豌豆的颜值还是挺高的)

路旁的五角枫,也开花了。一嘟噜一串的,淡黄色。其实,我只知道枫的种子是翅果。花,还真没见过。明天,一定要停下来,好好看看她。飞儿(少女时代的好朋友)说过我,是枫叶和花的鬼灵一个。这句话里,嵌着我的名字呢。

县府前竟有两株老梨树,素净又肃静。

鸢尾、萱草、玉簪也都蓬勃的冒出了叶子。离花开不远了……

柳花落了,杨花落了。而那条街上的苦楝花,还要许久才开。

暂时与花无关的。香椿发芽了,花椒叶露脸了。

 

女孩与花

女孩,如果以花为名,不需想象,自带诗意的。

木槿。紫荆。绿萼。含笑。香玉。腊梅。文竹。石竹。桔梗。紫薇。茉莉。海棠。玉兰。素馨。木兰。小莲。玉梅(不能叫梅香,尽管好听,可这是丫鬟的别称)。樱子。葵花。兰。秀菊。栀子。桂花。荷花(芙蓉、玉菡就更好了)。哪怕是麦冬、千叶、绿萝也是极好的。物我合一。

(诗经里“有女同车,颜如舜华”,这“舜华”说的就是木槿)

好在我的名字里有枫,女儿的类于玉菡。妹妹的名字有莲。老妈的名字是荣英,就是一树繁花的意思啊。奶奶的名字叫桂梅。

一树,一花语。甚是欣慰。

  

花事,将尽。不需悲凉。因,岁岁如是。

………………………………………………

请扫码关注,欢迎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