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丁方:东方文艺复兴 ——经典的赐予与超越的思考(下)

KouzanFineArts2018-06-23 14:52:27

 


 


 

丁方:男,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文艺复兴研究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意大利安布罗斯学院研究员,意大利卡拉拉美术学院院士,意大利达芬奇理想博物馆名誉研究员。早期以“神圣山水”系列作品名誉中国,后潜心治学,研究东西方艺术。

 


 

艺述中国对话丁方

——经典的赐予与超越的思考


1 关于永恒的传说

2 自然才是人文传统的母体

3 先看世界再读中国

4 文化自守的困境

 


 


 

艺述中国=艺

丁方=丁

 


 


 

3、先看世界再读中国

 

 

艺术作品,或者作品它能承的信息量实际上是有限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是艺术对艺术品的深刻研究,我认为需要一些其他的渠道来把它出来。

 

 

丁:个属于一个大艺术范畴,所以我准备办一个展,是关于一些当代的表达手段,我想表达的思想是,艺术语言它不是达而表达,而是有一个原始的目的,就是我要把中国大地之表达出来,像用一些高清影,也可以用一些互媒体的表达,什么远远超越画?即使在画上,我致力的是中国的材料。

 

 

:能具体一点

 

 

丁:具体一点就是中国的风蚀地貌,雅丹地貌的移。

 

 

:我一直在思考中国画的一些问题。大多数人眼中的中国画其是唐代以来的文人画系,忽了魏晋以及之前。但是魏晋之前我相信中国的艺术实际上是非常丰富的,但缺乏有力的据,比较遗憾。我认为中国画也是走到么一个区,中国画究毛笔,究宣,而且宣纸还是明清以来才有的生宣,所以中国画材跟材料是非常薄的。

 

 

丁:,鼠笔、蚕绢纸很多人都不知道,方面我可能有一致的点,所以我决反国画个叫法。如果明清以来的毛笔和水墨就叫国画的,那么我怎么去定早期的壁画、石刻应该叫什么呢?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油画怎么能形成一种中国的转换

 

致敬波拉尤奥洛—不朽春华 2010-2011年布面油彩  70x50cm

 

在的画家却不问这个,料都是购买的,只有在特殊地方运用到自己的料,所新。或者可以方油画多就有油性的因素,叫油画太勉了,西方没有油画法,只是把它当作一种方式,所以他呢叫painting,所以中国油画形式在世界是一种“被学”的状

 

 

 

造一种属于中国本土的言,我认为首先瞄准的就是雅丹地貌的视觉转移,雅丹地貌是中国独有地形地貌——独特的地貌。雅丹地貌分两种,一种叫吹地貌,一种叫磨地貌,格最独特的是磨地貌,形成原因是在那些非常硬的岩石上反复打磨,它就有个特的槽状的,旁是沟,打磨之后就形成一种非常烈的视觉效果。

 

 

 

我深入到魔鬼城内部看了一下,真是令人震撼。因那种力度是从来没有的大,就如砂一,凭空打磨,那出来的一个西非常令人震撼。所以我想就是用一种水性材料行堆然后再在上面画,最后用油彩它穿上一嘛,这样就可以突出色彩的美妙,里面需要建立一些理体系,首先需要在思想上解决问题

 

 

 

:《圣》里就有一句,上帝:要有光。

 

 

 

丁:,有了光就有了一切。中国画中没有直接的光感表,但也不能画中表了光就属于外来画法。我已六十了,我任何的来源都会听从我身体内部的一种提示,不会看什么就盲从。你的生命体到了个度数,在生命的有限的时间里,时候呢。

 

 

 

:那您中国的当代艺术三十年,您是怎么来看待它呢?

 

 

 

丁:首先,代好在它允百花放,所以当代艺术大着胆子往前走,第二个方面就是思的高屋建瓴,在思的高度和度方面都需要极大的提高。我最近也是属于在思想上面尽力生,拓自己的艺术路子。

 

 

:但实际上大家都没有忘您,是毫无的。

 

 

丁:我并不考虑实际忘没忘的的问题,当然希望住我,但我更欣喜自己能生活代,能有精彩的艺术,有广前景我的一个恩。中国需要一些思考超越性问题的人,有幸的是我最近和我人大的一些家教授沟通了得很多回

 

致敬弗兰西斯卡—透明的心  2010-2011年布面油彩  70x50cm

 

 

高校之可以互相交流,建立合作机构,可以多多谈论一些抽象的西。研究大学就是考形而上学的西,考文明文脉的延,更多的一些普世性的问题研究就是一小撮人,所以我要充分重个人的研究能力,然有些人的研究在人看起来都没什么意思,但是它是社会生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需要注意艺术社会的分工,注意艺术实践与艺术合。所以我有一些深刻的问题着迷,我也愿意在个上面花很多功夫。我面重要问题就是怎么把些生命体验编织一个有逻辑的知体系。


 



:在我看来问题十分困,您具体怎么建立体系呢?

 

 

 

丁:,需要这样一个系,将自我编织起来。从史学的逻辑来思考的,我不能先秦子百家就是自生而来的,它也有史原因的。因想搞清楚先秦文化的始末,我比了先秦子百家文化和印度的佛教中的迦牟尼和大神,有波斯的思布拉斯特,有犹太的弥赛亚和先哲文化传统,最后希腊的整个体系。

 

 


 

些文化相当精彩!就像卡·雅斯贝尔的一在公元前五世忽然出了五大文化高峰,它没有系,但是他提出了问题的普遍的价种价怀,人走到在都在找,它已把人的生命的价,生与死的 以及你所面的精神上的种种问题了。

 

 

它不是那个幼稚的天,而是已经获得了人醒,自。所以个菩提埵真是太有意了。人醒涵盖后世,包括今天你有哪个人超过释迦摩尼了?是不能,是吧。

 

 

 

 

:那您对这代,或者说这个社会?我更多的指的是代。从西方之后大家实际“深刻”的度大多数人都是采取的回避或者逃避的度。尤其是我今天的年人更是“深刻”有一种排斥,您所研究的或者表达的恰恰是“深刻”,包括您的研究生学生,我看了他的作品,我得就是说这一代人的思考方式已完全不一了,他不会有很大的史使命感或者说责任感,我是有种感,我不知道您作一个老或者一个学院的管理者会不会也有感受和忧虑呢?

 

 

 

 

丁:当然会,整个代是不能令人的。一个方面是我的感受在提示我,另一个方面我也看了很多大思想家、大史家,尤其如丹尼尔贝尔写的《本主文化矛盾》,把貌似最先的西方本主文化的困境揭示地一无余。

 

 

所以代不能令人意要建立在代和文代的研究之上。你要知道那个大的代究竟是怎的,你才知道在不行。你比的研究很深刻,文我基本上都有。

 

 

 

:文的也有?

 

 

丁:文的没有人知道,比如道达芬奇,米开朗基,拉斐三大巨匠,但是音的三大巨匠呢?中央音学院的人都不知道。

 

 

致敬马萨乔—曙光将至 2010-2011年 布面油彩  70x50cm 


 

 :大家知道的也就是到了那个新古典期也就是巴赫他那些人到他的前后一两百年到那止了。


 

 

丁:所以个就是很可笑的人通病,我从中得了一个启示,好多年前,我看到很威的一个音文化史就写着一般人认为巴赫是代音之父,!他巴赫实际上是一个代的束,到他那就没有承人了。

 


 

 

然后我看那本台湾翻,然后我就开始搜集,来阅览的音。我得七十年代末我当考上大学,来北京找我母的一个朋友,他是中央音乐团——良堃,特有名。

 

 

 

找他古典音,他古典音太少了,他后来去料室去找,后来就的那个磁带录了巴赫的《太受曲》三盒、《弥撒》,三盒,海》,一盒半,有莫扎特的《安魂曲》,反复都听了。

 

 


 

个就是古典音,但是文兴时期的就不知道了,因间还隔着多内容,竟很多国家都不同,个歌,清唱,神,然后再到蒙特威第、普塞什么的,他那个就属于清唱去的弥撒向清唱度,所以要是再往前走就搞不清楚了。

 

 


 

但是在之后我看了那本之后就开始自己系地研究,把西方的音搞清楚了。感西方音了不起了。个音的源一直追溯到犹太文化,从拜占庭、从安布斯一直延来。

 

 

 

:它早期是从西亚过去的

 

 

 

丁:,都是从地中海。从地中海来,然后借助基督播。安布斯是最重要的,是他接各地圣母的。所以没法独来,它是一个体系。在那个候你要是能当一个主教,你必是最的音家。你要靠唱歌才能把大家凝聚起来,唱歌你会决定了建筑某些功能。个一般人都搞不清楚,唱歌跟建筑有什么关系。

 

 

 

个例子,比如巴黎圣母院,其首先建造的是哪一部分?唱班坐席,先把个建好了再往上建。唱班坐席是什么,是工匠于弥撒的解知,才决定它的高度,格,它的比例隔。它是一个和声体系嘛,里面非常。所以方面我研究(文)的一个很迷人之

 

的那种系是我经丢失的。们现在是另外一条道,逻辑计算机啊,这样一种膜拜。但它是有另外一套系,我们现在已不能认识了。致我们现在那个什么能画出那种画来,那种技法都生疏。

 

 

 

比如前段时间办了一个文兴时期的研究沙,我在上面研究达芬奇的涂法,他的那个画法,他的画法是来自于天文学啊,来自于他于天体的观测有他很多神学的阅读之就是很多超乎我想象之外。

 

 

 

那套体系它有非常复西,白了就是达芬奇重要的精神源都是在佛洛伦萨的柏学院,而他交象恰恰都是一些数学家,天文学家。所以我当时讲座里面一个重要的部分就达芬奇的那个光。那个光的表和月球的观测都是相关的,比起来一模一,我有的。

 

 

 

个特有意思。

丁:,他于那个受光体的价定位都有很深刻的研究。一般人不懂,以他是一个坐着的写生,不是这回事。

 

致敬提香—悲悯 2010-2011年布面油彩  70x50cm 

 

 

 

 

4、文化自守的困境

 


 

 

丁:于(方)文的研究呢,我从黄土高原开始到有成熟的艺术追求就已有了“根”的想法,中国艺术的“根”在什么地方。从才我西方古典音的追展开了我实际上我兴艺术是从音开始的。

 

 

 

:但是您所的文和通常而言的文是两个概念。等于是您把外延一步化了,把内涵挖得更深了。通常我们讲的文是意大利、法国那很狭隘的一个板

 

 

丁:那个看法有些问题也是我自己造成的问题,我并不知道最近二十年国界的外貌和展。旧的认识要更正,我的知需要更新。我国家在经济方面可能需要一步开放,文化方面,特是古典文化研究方面,更需要外交流,不能太

 

 

然后,在当代艺术方面,面繁荣,但是有问题的。以我的经验,我所看到的中国艺术是被人利用。利用者是毫不掩,被利用者心知肚明,因有利可了生存可偶然之,但之不利艺术本身展。西方在学界它都是一种竞赛构,他都知道构是什么位置。

 


 

 

中国的当代艺术,不是在学竞赛,是在于各合各种利益的同操作,本是无可厚非,但久如此不及时调整便会有问题,一直以反体制当成中国前的、先的、尖端的去吹捧,问题就大了,以误导就很大,人很大影响。

 

 


 

 

:我昨天在王祥的学校里上。就有学生我,他特曾梵志,然后我什么喜曾梵志,他曾梵志的画了一个多亿在从事艺术人都是么思考问题的!我他你看出来曾梵志是想表达什么了?他他不知道。我就是问题

 

 

 

丁: 肯定是问题西存在是合理的,致位置偏就有问题了。里面存在着一种价的混淆,看到它的金高,就认为它的文化价跟金的。了。

 

                     致敬韦登—光之赋  2010-2011年布面油彩  70x50cm

 

 

:但是代是一个很多西都错误代。

 

 

丁:正是因很多西都是错误的,所以实际上是允大家犯。当代触及底线时,它肯定会有反省。这实际上是漠者的看法,就是有些人在世中活着但对现世的价取向并不怎么相信,他会相信另外一种价会来到,它形成了对现行价力,有一定的抗关系,最典型的就是奥古斯丁。

 

 

我很喜欢讲历史,公元410 年,西哥特人攻破罗马,整个西方一片哀呼,恰恰就是候,奥古斯丁写出了《上帝之城》,他认为,你把现实中的罗马捣毁了没有关系,精神尚在,会恢复。

 

 

后来文真在罗马,那是何等煌?实现言。这样的也有多例子,但是有跨千年的例子?没有。圣彼得大教堂我去多次,你看有什么能超它的?去右手的米开朗琪的雕塑,把所有雕塑都盖了,我去除掉一切民族的差异,如何正确认识艺术品(文兴时期)大呢?

 

 

 

:因,可能要悲一些,有候会感到望。前段时间,我写了一篇很的文章祥写的,说艺术发展的理,其很大程度上掉了自己。从代主开始,他就不断的自己一个圈套,然后自己跳去。但人是需要一些崇高的精神,宏大。但恰恰是代主所反的。就造成了一个果,今天普世价就是肤浅化、日常化、扁平化,大家很去思考深刻的问题守的西,有定的信心和希望

 

 

 

丁:那肯定是定的,因它来自于生命体,如果来自于本,瓦解。就如葛兆光先生的点,地上挖出来就认为中国人与土地的关系,是有问题的。你刚刚讲代主本来就有问题,那么代主问题就要回到古典主义吗?不是,我的就是,是一个得分析的问题,文它呈的主要方式是视觉,但它的核心精神面并不是一个视觉就可以清楚的。

 

 

 

可以么描述,文就是人与神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整到最佳的一个点,后来就了。中世纪时期神权过大,人权过小。以兴为分界点,后来就是人权过大,就把神抛在外面,在的生态问题,社会问题都是个。我读过一个人的,我读书很少斟酌句的,一般都看梗念,和一些重点的思想,融合到我的生命体悟透。有个人叫“罗马洛·瓜第尼”,一般没有人知道。

 

 

作者是图宾根大学的一个身教授,他的讲课、吸引欧洲(当)所有的精英,非常害,他中世的研究特多,得非常到位,他就是中世纪证的人。很多人中世黑暗什么的,都比肤浅。我在欧洲看了大量的中世,我得非常好,不像一般的教科书讲的那么简单,你怎么能涵盖一千年的西呢?

 

 

:但是我中国奴隶社会也是一句而已。

 


 

 

丁:他那是不懂嘛,一般的教科深入程度完全不我不懂的候看他的,一下就明白了。他跟斯芬格勒一对艺术有太好的直,我很佩服。他不太爱讲一般几句洞察性的描述一下就到位,就是本真的言。所以我对现代主并没有太多关注,因我想超越它,我想从代和文的研究来超越现时代,来找一个更为稳定的,因没有,我的感受跟古人是一的。

 

致敬维米尔—永远的回眸 2010-2011年 综合材料70x50cm 

 

 

: 您刚刚谈的文也好,或者我们谈的中国先秦也好,他有一个共通的点,就是都是一个文化系统问题,我今天似乎看不到一个文化系,更多的是一些零散文化构,而不是文化系在的文化系被破坏掉了。

 

 

丁:就是因破坏掉了,所以才要复,要重建。首先有没有求。如果中国人都安于状,认为代便是极好的,那么就这样也可以活,但你有了求,就应该为另外一个理想活着。但两者都不能改人有生有死个事

 

 

应该在有限的生命中找到的意,如果我相信那些大的思想家,如果价的追,是人生找到生存理由的唯一的根据的,那你就会想——我找什么价啊?在是多元社会,有不同的活法,都是可以并存的。但人最后都自己的理想努力,区于,有的理想更加的虚无、大,有的理想更加现实俗气。

 

 

而我要逃离那些庸俗的西,因我知道那些西是毒一部分人来是蜜糖。所以要感谢这代,在代能保的基本生存,生存没有受到影响的情况下,能追求各自不同的价本身就是一个步。

 

 

 

:我怕今天特开心来跟您谈话,超出我的希望了,我最初只是想听您谈谈艺术创作的想法和思想。

 

 


 

丁:首先我认为你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第二中国谈论这些的人太少了,几乎没有人考虑这问题有一次我遇到一些人谈话,没有什么可的,他乱七八糟的谈论一些行情,我就走了。已到了种地步,没有共同言了,明天什么展后天什么机会可以赶快去,西! 我们还需要西

 

 

 

我都想,很可笑,你你衣冠楚楚、登堂入室于我讲还有什么必要呢?你读过那么了,知道的西都知道,史也知道,哪些史事件我不知道?想着荣,像烟云一,有什么意呢,或在他看来,我个思考更没有意,所以,我就互相容嘛。

 

 

我的追求的是能类历史的价,能不能入我听天由命,但我认为我快,我能在里面得到滋养。在知大海里遨游。有人当代艺术,要对现在的问题的反

你那边强行征地了,我就搞一个行为艺术给你看,或者社会的一个反射。我不否,只是的反射,我不擅,我是希望能底的超越,能长远的、底的超越,准一些思想源。

 

 

 

那就要看民族的文化和母土有没有这样源,中国有如此多的土地,因比都说过21 世是中国的,就是因青藏高原。这话意味深绝对的高度,世界背脊,你有那么大的大高峰,以在目前来看我源,没有形成精神的高峰,但不代表以后没个机会。

 

 

 

中国是个大国,你占用着地理源,予你这样的使命和机会,你用不用是你的问题。所以我想我可以尝试一下,实际上我在方面写文章和 .。由于我想更底的超越,所以我不想在现实投入更多的精力,怎么,那怎么,到处评论,我认为不要负这代,需要一些更底深刻的思考,不要留于平平。所以于中国封的民族主我有些的,我应该向世界主

 

 

 

美国的水平我也是有微的,目前在文化方面是没有达到的高度,但也有害的。但他有一个姿我是很成的,就是世界主义态度,以人概念在思考问题,我也有个胸怀。我有个经验我到旦,佩特拉山谷旅游,我看到有些学生由一个老师带着,我就,是哪来的,他们说美国的一个大学的建筑系二年学生,他实习摩古代建筑。就是堂。

 

 

 

什么叫佩特拉山谷?它就是从公元2 世7 世纪结束,史就跟阿健特石窟差不多,地方从埃及的遗风到巴勒斯坦地区古代的倍都因人,包括一些早期的游牧部落,山比特民族的分支,犹太人等等依照希腊化期的一个建筑博物。你看那岩石上的洞都是立面的,像小石窟似的,各种格的并立,人来看西,就是世界主的。中国的建筑怎么会到去呢?

 

 

:我就想到中国,您看中国些建筑系的学生或什么他都直接去哪个房地公司,哪个目。

 

 

丁:所以中国没有建筑嘛,有人还说安排个讨论中国建筑要怎么怎么,我中国就没有建筑,如果你不承就是因你眼界太差,你没看。就么一个道理,所以我安排学生一定要出去,一定要接触个文研究中心,要去各种跨国交流的平台,把世界看你才能国。

 

 


载于《艺述中国总第十四期 | 专题策划   (   访谈  |  王灏       编辑  |   严舸

《艺述中国》丛刊是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友国际艺术交流院主办的文化类丛刊。2016年6月刊全新改版出刊,定位为向世界介绍中国艺术家、艺术作品和学术思想的专业学术刊物,丛刊为双月刊,发行渠道为中国驻外大使馆及中国驻外的文化中心,和外国驻中国的大使馆。杂志的基本目的是以艺术的角度来介绍中国,用丰富的资料讲述中国的艺术、介绍中国的艺术家、对外揭示自古以来中国独特的艺术思考。我们将对优秀的、有益的、有独特民族思维的艺术内容进行甄选、识别,努力将期刊建设成为艺术家、批评家们重要的学术平台,将杂志培养成为中外艺术交流的重要管道。


 



《艺述中国》丛刊编委介绍

指    导: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主    办: 中友国际艺术交流院     

名 誉主 编: 李小林        

主    编: 王合善          

出 品  人: 陈建中

国际媒体顾问:    蒋    丰      

执 行主 编: 王    灏

编                审:    俞晓东

编 辑 部 主 任:    严    舸

美   术   指  导:    李    龙

审                读:       李文秀

编   辑  记  者:     蒲    倩

                                张良、黄蓉、黄露

出    品发    行:   黄山美术社

                             


学术支持

丁方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刘尚勇  资深艺术市场顾问

马路    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院长

青柳正规 国际美术史论家、文化使者  

王璜生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张强    两江学者、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艺述中国》进驻境外机构、使馆名单:

日本国際協力中心中国事务所 御中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北京事务所 御中
中国日本商会 御中
北京日本人会事务局 御中
日中经济协会北京事务所 御中
韩中文化经济友好协会
德国大使馆文化处
加拿大大使馆
法兰西共和国大使馆
印度共和国大使馆
意大利共和国大使馆
蒙古国大使馆
俄罗斯联邦大使馆
泰王国大使馆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大使馆
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

(陆续增加中)


合作、投稿邮箱:

E-mail: art_to_world@163.com


 

黄山美术社「艺述中国」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地址:中国 - 北京台基厂大街1号

          日本 - 日本国东京都江户川区南葛西 6-14-17

          重庆 - 重庆市南滨路22号长江国际2栋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