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七夕 珍惜诚意,胜过风月

LinkedIn2018-05-28 17:39:16

事业与婚姻、工作与家庭,看似处于天平的两端,需要巧妙的技巧去平衡,小心翼翼去维护。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生活的重心只能二选一。伴侣间相互的沟通、理解与支持,家庭的稳定与温暖,可以成为事业发展最强大的动力。


今天是七夕,中国传统的情人节。领英奉上三个故事,珍惜身边人,珍惜诚意,祝所有朋友七夕快乐。


李安与林惠嘉:一旦做了决定我就负责到底



在2013年第85届奥斯卡奖颁奖礼上,李安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最佳导演奖。在获奖感言里,李安用英语、中文、印度语分别致谢,也一再向妻子林惠嘉示爱:“感谢你一直对我的支持,我爱你,还有我们的儿子。”在台下,林惠嘉大笑。


1978 年,李安26岁,正在伊利诺伊大学读戏剧导演。一次留学生的聚会上,李安遇见了同校正在读生物学博士的林惠嘉。


恋爱5年之后,李安和林惠嘉在纽约举行了一场中西合璧的婚礼。婚后两人分隔两地,聚少离多。李安在纽约大学念电影系,林惠嘉在伊利诺伊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李安每次临走前总是会做好一冰箱丰盛的食物留给妻子,口袋里也总是随身携带着妻子的照片。李安的温厚,搭配妻子林惠嘉的能干,像一座天平,为这个家找到了一个适合的平衡点。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男人过了30岁应该已经拥有一份稳定事业来养家糊口了,可当时李安很难找到电影产业方面的工作,一家人只能靠林惠嘉的薪金度日。


那时的李安每天除了在家里大量阅读、大量看片、埋头写剧本以外,还包揽了所有家务,负责买菜做饭带孩子,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到傍晚做完晚饭后,他就和儿子一起兴奋地等待“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回家”。


许多亲戚朋友看不过去,就质问林惠嘉:“为什么李安不去打工?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不都为了现实而放弃了自己的兴趣吗?”


李安日后在演讲中回忆:


这样的生活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伤自尊心的。有段时间,岳父母让妻子给我一笔钱,让我拿去开个中餐馆,也好养家糊口,但好强的妻子拒绝了,把钱还给了老人家。我知道了这件事后,辗转反侧想了好几个晚上,终于下定了决心,也许这辈子电影梦都离我太远了,还是面对现实吧!


后来,我去了社区大学,看了半天,最后心酸地报了一门电脑课。在那个生活压倒一切的年代里,似乎只有电脑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我有一技之长了。那几天我一直萎靡不振,妻子很快就发现了我的反常,细心的她发现了我包里的课程表。那晚,她一宿没和我说话。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她快上车了,突然,她站在台阶下转过身来,一字一句地告诉我:“安,要记得你心里的梦想!”


那一刻,我心里像突然起了一阵风,那些快要淹没在庸碌生活里的梦想,像那个早上的阳光,一直直射进的心底。妻子上车走了,我拿出袋里的课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丢进了门口的垃圾筒。


那些年里,林惠嘉对李安最大的帮助就是“不理他”,让他去沉淀、去成长。在她看来,一个人要清楚自己的方向,一旦做出了决定就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李安知道自己只喜欢电影,也只会拍电影,他就应当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到底。当年决定嫁给李安时,她就清楚电影是李安唯一的选择与爱,所以无论好的坏的,她都必须接受。


妻子对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她的独立。她不要求我一定出去工作。她给我充足的时间和空间,让我去发挥、去创作。要不是碰到妻子,我可能没有机会追求电影生涯。——李安


钱钟书与杨绛:我做过很多工作,只有一件事终身不改



1932年初,杨绛在清华大学古月堂的门口,结识了钱钟书。写起文章纵横捭阖,臧否人物口没遮拦,再加上入学当年数学只考了15分,属于破格录取,当时的钱钟书已名满清华。


那时杨绛是借读生,钱钟书鼓励她报考清华外文系研究生,并指点她要看哪些书。杨绛自学1年,于1933年夏考上清华外文系研究生。


1935年,钱钟书考取了中英庚款留学奖学金,杨绛也中断学业,陪丈夫赴英法游学。尽管学富五车,在生活上,钱钟书却出奇的笨手笨脚,于是,杨绛几乎包揽了生活里的杂事,做饭制衣,翻墙爬窗,无所不能。


钱钟书选注宋诗,杨绛自告奋勇充当白居易的“老妪”——也就是最低标准:如果杨绛读不懂,他得补充注释。写书时,每天晚上,钱钟书把写成的稿子给杨绛看,告诉杨绛下一段打算写什么,急切地瞧她是怎样反应。


两年后,《围城》成功问世。钱钟书在《围城》序中说:这本书整整写了两年。两年里忧世伤生,屡想中止。由于杨绛女士不断的督促,替我挡了许多事,省出时间来,得以锱铢积累地写完。照例这本书该献给她。


钱钟书少年时代说话刻薄俏皮,钱钟书的父亲认为这个儿子的大毛病是孩子气、没正经。给他改字叫“默存”,希望为他娶一房严肃的媳妇。而实际上,杨绛最大的功劳是保住了钱钟书的淘气和那团痴气,这是钱钟书的最可贵之处。他淘气、天真,加上过人的智慧,成了现在博学而有风趣的钱钟书。


钟书的“痴气”书本里灌注不下,还洋溢出来。我们在牛津时,他午睡,我临帖,可是一个人写写字困上来,便睡着了。他醒来见我睡了,就饱蘸浓墨,想给我画个花脸。可是他刚落笔我就醒了。没想到我的脸皮比宣纸还吃墨,洗净墨痕,脸皮像纸一样快洗破了,以后他不再恶作剧,只给我画了一幅肖像,上面再添上眼镜和胡子,聊以过瘾。


1966年,文革中被批斗,每天上班前他俩各自挂着牌子,自己用毛笔工整地写上“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等罪名,然后穿上绳子挂在胸前,互相鉴赏。两人嘻嘻哈哈互相鼓劲,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



女儿和丈夫相继去世后,已近九十高龄的杨绛开始翻译柏拉图的《斐多篇》。2003年,《我们仨》问世,这本书写尽了她对丈夫和女儿最深切绵长的怀念。


“钟书逃走了,我也想逃走,但是逃到哪里去呢?我压根儿不能逃,得留在人世间,打扫现场,尽我应尽的责任。”钱钟书留下几麻袋天书般的手稿与中外文笔记,多达7万余页,也被杨绛接手过来,陆续整理得井井有条:2003年出版了3卷《容安馆札记》,178册外文笔记,20卷的《钱钟书手稿集·中文笔记》也于2013年面世。


我做过各种工作:大学教授、中学校长兼高中三年级的英语教师,为阔小姐补习功课,又是喜剧、散文及短篇小说作者等等。但每项工作都是暂时的,只有一件事终身不改,我一生是钱钟书生命中的杨绛。


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常使我感到人生实苦。但苦虽苦,也很有意思,钱钟书承认他婚姻美满,可见我的终身大事业很成功,虽然耗去了我不少心力体力,不算冤枉。——杨绛


桑德伯格与戴夫·哥德伯格:真正的合伙人,我们的婚姻是五五开



似乎在世界各地,大家对美满婚姻的定位都是成功的男性后面必然有一个贤妻良母。对于众多女性而言,除了职场上男女性别的固有成见,还不得不面对婚姻家庭中的角色定位。


作为Facebook首席运营官、全球薪酬最高的女性高管,因为职场的成功,桑德伯格在与人交流时,很多人在提到她丈夫时总是小心翼翼,觉得桑德伯格的丈夫肯定不快乐,因为她太成功,把男士的风头盖过去了。


对于这一点,桑德伯格用连续的反问表达不满:“一位男士娶了一个成功的职场女性,难道就注定要不幸福吗?为什么在夫妻关系里一定要丈夫来承担事业成功的角色呢?”


在家庭里,桑德伯格和丈夫的原则是让另一半成为生活上真正的合伙人,“我们的婚姻是五五开的”。


桑德伯格的丈夫戴夫•哥德伯格 (Dave Goldberg)是科技公司SurveyMonkey的CEO。这家公司曾经得到谷歌的投资。尽管双方都工作繁忙,桑德伯格还是与丈夫达成了协议:如果一方出行在外,另一方每晚都要回家,与孩子共进晚餐。如果必须加班,则安排在晚餐之后。周末是专属于家庭的时光。


在家务和教育孩子方面,桑德伯格和丈夫进行了完全平等的分工,哥德伯格也去洗衣服,尽量陪孩子吃晚饭,他甚至戏称:“洗衣服的男人最浪漫。”桑德伯格经常告诉身边的男性朋友,如果想让你妻子开心,别送花,做家务吧。


在Facebook正式向桑德伯格发出了工作邀请之后,桑德伯格几乎想也没想就打算接受这个offer,这时候,丈夫站了出来。


古德伯格当时很生气:“我觉得必须要进行进一步的谈判才能接受这份工作,不光是钱的问题,还关乎原则,直接接受初步offer容易被人看轻,我想要谢丽尔向马克展示自己真正的价值。”


桑德伯格说这个时候自己才恍然大悟,意识到应该为自己的价值和需求积极争取。丈夫的提醒与商务谈判技巧让她在以后的事业上也获益良多。


所有的婚姻都是在挫折中前行。我们总会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吵架,我们总是在为对方做出妥协。平等的参与和承担对于家庭非常重要,他是人生真正的合伙人(Partner)。——桑德伯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复丝巾,阅读《为职业装增添亮点,丝巾系法简明教程》

回复领带,阅读《展现男士风范,领带经典系法简明教程》

回复精力,阅读《职场人士如何缓解身体疲劳,保持旺盛精力?》


更多深度文章与商业机会,请点击阅读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