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六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屠杀席卷了我的乡村

健康云养生粥食谱2018-11-14 17:54:04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尘世劫

1

六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屠杀席卷了我家的小村。那个夜晚,当恐怖即将来临时,整个村子仍然处在安静祥和的氛围里。我的爹娘在家里整理家务,王婆婆在路边卖糕,村口的大树下聚集着扑着流萤听书的村民,我呢,正和小伙伴们在村口附近玩捉迷藏。我机智地躲在一个空的大酒缸里,在顶上留了个缝用于透气。不多时,却听见外面传来杀猪一般的叫喊声,约莫半个时辰,外面的声音消失后,我才敢从里面出来。我只知道那天发生了屠村,至于那天看见的惨状,我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后来我才明白,一些过于悲惨的事情人是很难记起来的,哪怕记起来分毫也会头痛欲裂,因为回忆起来太痛苦了。人总是愿意记住自己愿意记住的事情。我想我死去的爹娘也希望我活在快乐里。


第二天,我一边走在废墟里,一边哭泣。一个白衣飘飘的中年道人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我面前。他问了我的名字,然后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小脑袋,说:“小离,现在整个村子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做我的徒弟?”我抬头看着他慈眉善目的样子,直觉告诉我他不是坏人,于是点了点头。师父背上小小的我,御剑飞上了华山。


我趴在师父宽大温暖的背上,风湿润、微凉,在我的耳边呼呼的刮,青山白云在我的脚下飘过。


雄峰峻削,菡萏森爽。是曰灵岳,众山之长。伟哉此镇,峥嵘中土。高标赫日,半壁飞雨。


门派坐落在半山腰,四周仙气缭绕,如若仙境。门派的建筑修建得十分精致养眼,只是配色有点小问题。当我的师父把我领着出现在一群额头上点着小红点的小道童面前时,大家看着我,都发出了一阵惊呼。


那时候,我第一次明白,长得帅是有多么的重要。


后来我为了确认,又悄悄问我的小清师兄:“那天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帅大家才惊呼?”


当时我俩正在门派后山瀑布前潭边的大石头上玩,他正在用毛笔练字。他停下笔对着我很平静地说:“不是,是因为我们纯阳很久没有收过外面的徒弟了。”


我很沮丧,继续问:“那你们都是怎么来的?”


他说:“我们一直是纯阳弟子的后代啊。”


我说:“我们道家不是不能结婚生子吗?”


他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没看过书,有的和尚和道士才不能结婚生子,我们是可以的。”


我问:“那你爹娘呢?”


他有些伤感地说:“我的爹娘刚刚去世了。”


我问:“那你想找到你的仇人吗?”


他立即恶狠狠地说:“想,当然想!如果我的仇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把他碎尸万段!”


总之,那天我很沮丧,一是我发现第一天来的时候大家不是因为我长得帅才惊呼,二是我很同情我的师兄,他和我一样都是孤儿,我想替自己,也替他报仇。因为没有胃口,那天我没有吃饭,一个人在房间里饿得头晕眼花。晚饭的时候,师父才端着一碗饭菜和师兄一起出现在我的面前。


师父对我说:“小离,你怎么能不吃饭呢?”


我只看了他一眼,就垂下头说:“心情不好。”


他摸着我的小脑袋说:“人总是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要是心情一不好就不吃饭,那得饿死多少回?”


我想了一下,觉得有道理,就接过师父手里的饭吃了起来。


吃了一口我就喷了,因为我喜欢吃辣,这份饭却寡淡无味。


1

刚到华山的时候,师父领着我出现在众师兄师姐们面前,我一眼就发现了人群里有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别的孩子都老老实实、死气沉沉,只有他的眼睛和我一样闪烁着灵秀的光芒。我一直是相信缘分的,我觉得我和小清师兄就有一种神奇的缘分。


师父把我俩都安排住在了装修漂亮的清阳宫,我一直觉得住在那儿的都是与众不同的天选之子,师父才会把我安排在那儿。


后来我忍不住问师父:“师父,为什么我会被安排住在那儿?”


师父笑了笑,对我说:“因为你来的时候,其他地方刚好住满了,只能把你安排和他住一起。而且你和他都是孤儿,你们在一起比较合适。”


我很失望,但是我不讨厌师父,因为他总是对我很好,对别人也很好。


我一直把师父当作我的偶像,直到有一次他和门派别的道长PK武艺,我在台下发现他用的剑不是比武规定的标准用剑,虽然他偷偷地把logo和外观都改得一般人看不出来。我看到师父拿剑的力道和出剑的角度,和平时比感觉轻巧很多,就一眼发现了那不是一把普通的剑。我闭上眼睛,知道这次师父一定赢定了。


可是,那次PK师父输了。


那天我百思不得其解,想得脑袋都要爆炸了。作弊了怎么也会输?一把神剑怎么会比不赢一把普通的剑?晚上,我偷偷去找了师父,师父见到我,一手牵着我的小手一手把门关上,把我带入他的房中,对我说:“我就知道会是你。”


我问师父:“为什么你作弊了却还是输?”


他带着微微责备的语气道:“你是不是玄幻修仙小说看多了?谁说用了神剑作弊就一定赢,我非要反其道而行之。”


我觉得师父好奇怪,有些生气地问师父:“为什么你也会作弊?我还以为你是个诚实正直的好人。”


师父说:“这次比赛很重要……哦,这个世界太复杂,很多事情没有固定的评判标准,好坏善恶正邪都是如此,很多事你只能看到表面,却不知道背后真正的原因,这样误解他人是不对的。比如你表面看到我作弊了,却不知道我背后是有苦衷的。”


过了会儿,我又说:“可是你也没有告诉我原因和苦衷啊。”


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我摇了摇头。


他说:“我这么做是为了寻找一个最非凡的弟子,但是他需要达到两个要求,一是要有非比寻常的眼力,这样才能看出我作弊了;二是要有非同常人的好奇心,这样他才敢主动过来找我。我一直就觉得你是一个天资聪颖,非比寻常的孩子,没想到果然如此。”


此后师父待我更是不薄。


小清师兄是我最亲近的一位师兄,他比我大两岁,懂得也比我多。比如,他知道关于我们纯阳的很多秘密,他研究过我们门派的每一个角落,认识门派的不同工作人员。后来我们两个一起花了一个礼拜时间做了一副门派地图,细致到每一个厕所每一棵树每一个空酒缸,所以我和小清师兄与别的孩子玩捉迷藏从来就没有输过。


到十岁的时候,我的身高长到了1米35,符合中国男孩的正常身高标准,但是我再也不能躲到酒缸里。我忧伤地觉得自己长大了,长大了玩捉迷藏就不能躲到酒缸里了。


那时候的我,是不知道人长大后,除了拥有这一个烦恼外,还拥有无数烦恼的。


2

华山之巅是论剑峰,我们纯阳的地界。论剑峰终年积雪,站在峰顶高耸的大石头上朝南望去,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朝北望去,山浪峰涛,层层叠叠。我和师兄们常常趁着师父们午睡的时候带上冬衣偷偷溜去那儿玩。大人们要午睡一个时辰,我们出去回来的路上需要半个时辰,所以可以在那儿玩半个时辰。


其实那上面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但是风景特别美,去那儿也有逃避午睡的目的。小孩子都不喜欢午睡,觉得这个时间用来玩比午睡值得多了。我和师兄常常披着冬衣,坐在论剑峰顶的大石头上,看着层层叠叠黛色的群山,寒风在我们身旁刮过。坐高远眺,我的心里涌动着悲伤的情绪,亦有看破红尘之感。


我说:“师兄,你知道论剑峰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师兄说:“这还不知道,相传,黄医师、欧阳钝、段智衰、洪吃公和王重阴五位武功高手为争夺《九阳真经》曾在华山顶上的论剑峰斗过七天七夜。”


我说:“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以后也要做武林高手,纵横江湖。”


师兄点了一下我的额头,笑话我:“你连下围棋都下不赢别人,不会轻功也不会御剑,还纵横江湖呢?”


是的,我因为不会轻功也不会御剑,每次去论剑峰都是小清师兄背着我飞上去。小清师兄长得很帅,眉眼清秀,性格温和,所以我很喜欢他。不过他每次背我都让我很过意不去,我更加狠命地学习武功,却依然没有任何长进。


纯阳弟子在正式学习武功之前,都要进行几年基本功练习,除了基础的武功招式,还有体能训练。我们的体能训练内容是,每天从山下挑一次水上山,十岁以上的孩子一人提一桶水,十岁以下的孩子可以两个人抬一桶水,或者一个人提半桶水。每次进行体能训练,都把我们累得够呛,还好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所以挑水的时候我和小清师兄经常一边玩着一边上山。


有一次休息的时候,我和小清师兄在门派后面的小山玩耍,我们两个在一丛隐蔽的草后面发现了一眼清泉,令人略感愤怒的是,泉水旁边竟然还有取水的工具。


我和师兄各自掬了一捧水喝,然后都惊呆了,因为这水实在是太甜了。我对师兄说:“师兄,你看这个泉水多清澈,我们之前怎么没有发现?”


师兄说:“对啊,我们以前真是太傻了,在门派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这里有个泉。既然如此,我们以后就到这里来挑水,省了好多力气呢。”


我喜笑颜开,拍手说好。


第二天体能训练的时候,刚走出门派我和师兄就对大家说要去出个大恭,然后偷偷地从山间小路溜去了昨日那儿。我们兴高采烈地提着木桶跑去那儿取水,装完水,却发现这一个时辰不知道该干什么,十分难熬。因为只有我们两个,所以只能打石子,捉迷藏和老鹰捉小鸡都没法玩。我又不想玩打石子,于是和师兄背靠着背坐在泉水边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我的口水流了他一身。


当我们醒过来的时候,师父愤怒的脸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吓了一跳,顾不得口水流到师兄身上的事,迅速往天上看了看,才发现这时已经是下午了。师父看了看我们身边装了水的桶,对我俩说:“未完成体能训练,罚你们接下来扫一个月大殿的地!”


我不服,站起来道:“为什么?这就像我们考试的时候,明明可以用翻书或者用iPad找到答案,你们却偏偏要我们用脑袋记或者用手指头数,太麻烦了。”


他对我说:“这样就失去了练习的意义了。我们学习,不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学到本领。人生也是这样,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你如果太看重名利,或者想要投机取巧、走后门,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你需要永远记住这个道理。”


我觉得我斗不过师父,师父也说得很对,便乖乖地和师兄扫地去了。


十一岁的时候,我的眼睛就一日不如一日了,连写字都要靠得更前一点。我怀疑自己得了眼疾,便叫师父带我去看病,最后门派的医师给我诊断结果是:近视眼。


虽然我得了近视眼,但是我却意外开启了一项新技能,那就是绘画。对于画画,我既有兴趣,又有天赋。我画的画倒不是说很像,但是想象奇特又不脱离主题。


我在藏书阁的艺术类书籍专区看过很多关于绘画的书。与西洋画不同,我们中国画在创作上重构思,讲求意在笔先和形象思维。造型上不拘于表面的肖似,而讲求“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和“不似之似”。其形象的塑造以能传达出物象的神态情韵和画家的主观情感为要旨。因而可以舍弃非本质的、或与物象特征关联不大的部分,而对那些能体现出神情特征的部分,则可以采取夸张甚至变形的手法加以刻画。


正如藏书阁墙壁上那句“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所说,阅读对我画艺的进步作用很大。我是个很有想象力的孩子,华山美丽的山水和与小伙伴喜怒哀乐的日常,都成了我绘画的灵感来源。


十二岁开始,师父们把我的画卖给来访的游客,门派的收入直线上涨,络绎不绝都是山下小镇上来求画的。因为门派收入的增加,师父又准备重新修葺一下门派,便让我担任总画师,承担了一部分门派的主要建筑的装修工作。我由师父和师兄的宝,变成了整个门派的宝。


虽然我得了近视眼,但是又遇到了更令我开心的事。我想起了书上的一句话和其释义,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但同时又给你打开了另外一扇窗。哪怕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人依然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有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才能变逆境为顺境,实现理想和价值。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点击原文链接即可获取小说全文!


心情|阅读|鸡汤|电影|牢骚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让太阳拥抱你

记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