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九节)

书意文心2019-01-11 05:53:41







段奇,男,1968年生人。济南铁路局济西车辆段职工。业余时间笔耕不辍,已写出大量作品。




     

由本平台连载的长篇小说《百年烟云》是青年作家段奇先生的力作,敬请朋友们关注。  

  

  作品简介:  

一个家庭、甚至一个人,莫不如此。如果要兴旺、要发展、要进步、要复兴,就不应该忘记过去。值此中华民族复兴之际:一个伟大的时代,更应该有一篇超越时空,划时代的伟大作品与之相匹配,使二者以珠璧交映、金碧相晖。 本部作品共约四五十万字,分上下两部,十个章节。以三姐儿和李汇昌的家庭、爱情为主线,再辅以众多的家庭和众多的人物;用富于浓郁鲁中地域特色的语言文字,描绘了上起民国下讫改革开放,百年来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厚重历史。有穿透我们民族的关于人性、怯弱、卑鄙,读来跌宕起伏,曲折哀婉。 本部作品值得我们每一个关心文学、关注家国命运的人,认真研读、仔细研究。 





      

  

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九节)



 

一段全新的生活,一件新的工作和新的学习,正向大妮儿招手。这扇门是她自价打开,是大妮儿按照自价的意愿去选择,她的心开始慢慢下来李老板的心像打翻调料--五味杂陈。三姐儿气得要命:羽毛还没等长全乎,就待敢挓挲翅膀;屎蛋子还没掉干净,就待敢离开窝。她竟敢瞒着我,不吱声不言由偷偷躲出去,看你往后还咋敢轧进这个门饰堑子
    胜美满月的那天,可巧李老板出发在外,三姐儿的父母带着念军来看外甥女爹娘和弟弟的面三姐儿心里别提多高兴。又想起整天没白到黑在居委会里工作,回到家又忙活小孩又忙活家务,竟好长时间没去看爹娘自价心里也稍觉不安。
      三姐儿的把外甥女接过来,小心地抱在怀里,左看瞧瞧,高兴地合不拢嘴。不住地夸赞哎呀,真是个俊闺女!你看这鼻子,长得真挺脱;你看这对眼,黑的多白的少,逬精神;看这脸蛋子毛长、嘴儿,长得真周正。哎呀,俺三姐儿真会添欢人,头胎生儿,第二胎就养活闺女,真是福夫的命!哎,你们看这小丫头片子长得像谁呀?”      

三姐儿的道:你看把你的,都不知姓啥好了老一辈传下来的儿随娘女随爷,这闺女当然模样长得像他爹!

三姐儿却道:“爹,我咋看着,这闺女样貌长得挺随我呢?”

三姐儿的爹随即点着头:“是,是,这丫头长得好看,貌都继承了你俩的优点!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啦着家常,爹爹“三姐儿,你知道不?咱家的馍馍房关门

三姐儿一怔随即吃惊道爹,是真的么?你和俺娘干一辈子馍馍房,咋说关就关了那你们往后恁吃啥?

爹爹道:“哪能呢?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弟弟念军还没成家立业,我和你娘咋着也歇不下来。馍馍房关门都是政府要求的,咱家的馍馍房经过工商业改造,已整合政府的饮食服务公司。现在俺俩都这么大年纪,已快干不动了,却摇身一变成为正式工人,我和你娘仍是干白案子。可以按月拾薪水,到时退了休也有生活保障,对俺老俩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呢!

三姐儿点点头道:“嗯,政府真不赖!你和俺娘都上了年纪,已经操不了那份心,也出不了那份劲,确实再干不了几年活。如今二老整合进饮食服务公司,等退了休也真算是享福了可以不用干活就擎等着拾退休工资真好!

三姐儿的爹点点头“三姐儿,跟你实在话,我和你娘在家蒸了一辈子馍馍都说是干啥烦啥,这话是一点也不假。想想一年三百六十多天,一天二十四小时,每天起五经睡半夜,泡引子、发面、揉面搓馒头再上大锅蒸。一年到头辛辛苦苦住不下,挣几个小钱养活家口,终于把你们几个拉扯大,早把这蒸馍馍的活烦得透透地我和你娘年纪都大了,也快干不动了,准备再干,等你弟弟念军成家就退休。哎,三姐儿,你说到时我们退了休,再干点啥好呢?还是暂时帮你看几天外甥咋样?
     三姐儿眼睛突然一亮:爹,真地么?
     三姐儿的娘道看把你美的,你就听不的这个。
     弟弟念军忽然道三姐你知道不?咱哥来信了,他还活着呢!
     三姐儿心里一顿:谁?咱哥来信了?
     三姐儿的娘你还知不道吧?真得还活着,从广西来的信。
     听娘这样讲,三姐儿想起来:上头原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的。大哥却在周村解放时,被败逃的国民党军队抓了丁,从那时起就和家里失去音信大哥这些年漂泊在外头,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渐渐地竟把他给忘了现在知道大哥还活着,简直太好了
     想到这里,三姐儿忙问:大哥到底是个回事?
     弟弟念军道“这事其实来得挺突然,前不久咱家突然就接到一封信,是从广西寄来的。从那么大远的地方寄信来,还是军邮,弄得咱家里人都一头雾水。待我仔细看过才知道,却是咱大哥寄来的家信。信上四八年春天被抓丁,因为自价有些文化,经过国民党部队短期培训无线电兵。到四八年冬天徐蚌会战时,他又被解放军俘虏因为无线电是部队需的专业技术人才,留下转成解放军的无线电兵,并很快成为技术骨干。

三姐儿由衷感叹道:“在那么残酷战争环境下,咱大哥能活下来并参加解放军,还成为专业技术骨干,真了不得!

弟弟念军又道:“这几年,咱大哥跟随部队一路往南一直打到广西才随军驻扎下来,后来参加了剿匪战。大哥因为在部队上表现突出,多次立功受奖还提了干,并且和一个广西籍的部队女护士结婚,另组家庭有了孩子......      

听说大哥在广西又另组家庭,三姐儿忙打断弟弟念军的话。说道:“俺大哥跑到广西另组家庭,那他原在周村的家室咋办?”

三姐儿的爹使劲挠着头,叹息道:“待能咋办,这不都是战争造就的灾难么?你大哥已五六年没有音信,是死是活谁也说不准,你大嫂却一直在家眼巴巴地死守着。现在他突然来封信,就说已组成新的家庭,怕你大嫂受不了俺都不敢跟交代战争留下的伤痛,也只能靠时间一点一点地去磨平你大哥留下的孩子,只要我和恁娘还活着俺老两个还有一口气在,就得尽心尽力帮着去抚养长大。

三姐儿摇摇头,却也无奈地感叹道:“也只能这么办了不过这事刚对不起俺嫂子了!真没想到俺大哥还能活着,变成解放军的军官,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弟弟念军道姐姐,等下了学我也去参军想到朝鲜去打美国鬼子
      三姐儿嗯,俺弟弟真是好样的!不过现先好好学习参军的事,得等毕业再说。
     伺候爹娘弟弟吃过饭,出院门来,碰巧邮递员送来一封信三姐儿接过信,是二妮儿写给大妮儿的原来二妮儿在乡下,她还不知大妮儿已搬到齐鲁人民制丝厂去住,所以把信直接寄到周村家三姐儿生气起来,想到你看这两个鬼丫头好不,整天地欺上瞒下,不知肚子里到底装得是啥鬼道道?先管它,我拆开来看看再说
     只见二妮儿中写道......今年深秋的时候,李庄响应上级政府号召,开始推行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社。这个政策真跟及时雨一样,往后咱家再也不用为没有壮劳力而发愁,我也可以安心地去上学了。因为这个政策不强迫,各家农户可自愿入伙,挺符合咱家的实际情况,咱家就积极加入进去了。

这是封平平常常的家信,没看出有其它的内容,三姐儿心里反倒有些小小的失落感。过几天李老板从外地出发回来三姐儿对男人汇昌胜美满月霎,俺爹娘和俺弟弟念军来看咱闺女了。
      李老板道奥,是么他们还好不?你看咱俩成天光瞎忙倒是好长时间没登门去看看二老要不哪天咱也个时间,去看看他们啵?
     三姐儿心里也是此意,遂道,得空就去!我再告诉你几个好消息看男人很注意听,于是俺家馍馍房歇了,俺爹俺娘从小业主,食服务公司的工人。
     李老板点点头道嗯,这是大势所趋政府有文件,家庭式小作坊迟早都得整合进去不过要我看也不一定是好事呢?你爹娘年纪大了,再去受人管制,一点都不自由。
      闻听此言,三姐儿感到似乎男人想法和自不一致。于是道,你个第一百货公司的副总经理咋能说这样的话你还反对上级的决定么?
      李老板却道先别生气你看看我的处境就知道了。忙忙活活一个月,挣那有数的三十一块五,都交给你还剩下啥来?咱家里比起从前,你看是吃得还是穿得好?
      三姐儿一时语塞,想了想说这个先别管他,反正上级的决定咱都得执行!再说了,从俺爹俺娘那头来,整合进去我倒觉着是好事。他们年纪一天比一天大,已干不得重活累活,如在公司里待个一两年再退下来,就可以不干活照样按月拿薪水。这样有保障,老有所养的事,不比啥也强?

闻听三姐儿此言,李老板觉得也在理毕竟各家各块的情况不一样,有有利的一面就有不利的一面,任何事都是祸福相依,不可能强求一致。想到这里,李老板就点点头对三姐儿道:“你再说说,还有啥好消息?”

哥还活着来。”三姐儿道。
      “是么?你大哥还活着!那他现在哪里?李老板对这个事确实挺感兴趣,虽与大舅哥从未谋过面,但早听说三姐儿有个哥哥被国民党军队丁一直生死莫名。    

三姐儿就把知道的情况,再对男人讲一遍。大舅还活着,李老板也感到由衷的高兴三姐儿最后收到封信,一直搁在那里,你知道是谁来的不?
     “谁来的?李老板忙问。
     三姐儿道:是二妮儿写给大妮儿的你说这事好不?她两个知道互相写信,就不知道给家里写封信,偏偏瞒着咱两个看看这两个鬼丫头能不?
      李老板道写的啥?
      三姐儿出信递给男人看信上的意思,农村已成立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社,庄里各家各户自愿入伙。以后那些缺少劳力的人家,再不用为没有劳力,没人耕作庄稼的事发愁了听二妮儿所说的状况,庄里下一步的日子还待比咱好过来?
      李老板道你啥意思,庄里好过咱还不高兴么?农业互助社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尤其是咱们家,再不用为没劳动力发愁。唉,二娃子总算解脱了!......
    大蛋子先天弱,但学习好也很用功学虽说写毛笔字已不是必备技能,学校要求也不那么迫切李汇昌为大儿子从长处着想,培养他的专注力和兴趣爱好,从六岁开始有意教他毛笔字、练习珠算。大蛋子对珠算一点兴趣都没有,却很快迷恋上临帖毛笔字并且他在这方面的天赋很好。李老板心里不免叹息:“我这还希望大蛋子将来接我的班呢,看他对珠算的态度,将来恐怕不是经商的料,写写画画倒还可以 

在父亲的督促下,大蛋子已自觉养成习惯每天晚饭后必须帖,满两张旧报纸才算。大蛋子每次静下心来写毛笔字,弟弟三虎子虽然才三岁,却是个小大人,是最殷勤的人。他每每抢着帮哥哥擦桌子、搬板凳、拿笔墨纸砚,已养成了习惯不用他都不行,虽然有时也帮些倒忙。
     这天吃过晚饭三姐儿正在洗洗涮涮,李老板又在指导大蛋子临帖毛笔字。一家人各忙各的,忽然轻轻的敲门声三虎子好耳朵,童声童气地问了声:谁呀?

三姐儿停下手中的活,对男人昌,你去看看是谁?我咋听着像是有人敲门来
     老板过去把门开了条缝,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外因那人背着光,一时没看清脸面。听那个人轻声道李老板,是我?
     口音倒是听着耳熟,李老板忙把那个人让进却见那人手里提着个布包瘸着一条腿走进屋灯下才看清是潘家胡同的潘老七。
     急忙潘老七到椅子上坐下李老板说道哎呀!七哥,咱哥俩一向都忙,好久没见面了你今回咋容过,跑到我这里来呢?边说边忙着提暖壶沏茶。
     潘老七李老板,您别忙沏茶见次面不容易,您先坐下咱说会子话多好!”李老板点点头,递过杯茶来。

潘老七道:“李老板,您看咱俩家虽说隔得这么近,是走动不多,亲情都淡了。最近听说三姐儿添个千金,这不特给您道喜潘老七说话从布包里出个纸包来放在桌上道李老板,自家老汤煮的肴鸡,香着
      三姐儿忙道老潘,你能来看看就挺好,怎么还拿东西呢?真叫心里过意不去!
      潘老七弟妹,你再这样就见外了。前一抺你帮着老婆从居委会里找个家属工的活拿个肴鸡来又算啥我感激来不及呢
     老板对潘老七七哥,咱都公私合营了,以后可别再叫我李老板,叫人听去不好以后叫我昌兄弟或是老李都行,这听着多亲
      潘老七李老板、李老板,十几年叫顺嘴,乍一改嘴还不习惯你现在不是第一百货公司的副总经理么要不叫你李经理啵
     李老板摇摇头道七哥,这都啥年代了?啥事都得学着慢慢习惯才行,以后尽管叫我汇昌就行!

潘老七点点头:好吧
     七哥,不是听说你和潘三哥、五哥都公私合营进第二百货公司现在你们几个还在家里干私活不?
     潘老七拍拍那条瘸腿:公私合营进第二百货公司,变成集体所有制工人,听着是好听。可是老婆孩子一大堆,挣那几个死钱还不够养活口的,还不得饿杀?这不没办法,才又叫俺老婆出头露面,到居委会里找点家属工活干,挣点小钱补贴家用。现在我给公家干,一天到晚还不待累,哪还有空在家里干现在谁还敢在家里干私活,叫政府知道那还了得?听潘老七这话,也是满腹的牢骚,与李汇昌有同病相怜之处。


      








      书意文心平台原创作品,欢迎各位文友阅读、留言、分享、赞赏。

      投稿须知:内容健康、结构完整、文笔优美、底蕴丰厚。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均可(其他公众号发表过的勿投),并附作者简介及个人照片。

投稿邮箱:285085483@qq.com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一节)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二节)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三节)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四节)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五节)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六节)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七节)

长篇小说连载@百年烟云 第三章(第八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