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原创:读水浒,说高俅

法律人的故事2020-04-29 23:37:39

投稿邮箱:838151107@qq.com   小编微信 838151107

作者单位:汉中市城固县人民检察院

图片:来自网络



过去有价值的小说,并不是为了悦人耳目,只是些闲适文字。作者往往以作史的心意,用村言俚语,演义出一部活的历史。故而有人说历史是真名真姓假事件,小说是假名假姓真事情。偶尔再读《水浒》,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水浒》楔子中,仁宗皇帝为天下祈福,派了看似认真,实则贪玩的洪太慰,放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出世,惹下大祸,却隐而不报,继续安宁的混完了自己的一世太平官。作者是不是以这看似荒谬的故事,揭示出大宋的危亡,实际上伏源于仁宗时的“仁政”,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daodan分子”其实早已孕育在大宋的朝野之中。

而这些“daodan分子”是大宋用人方式造出来的。看看高俅。

高俅何等样人?书中对高俅的发迹写得颇有意味。一个破落户,不务正业,只在三瓦两舍”混迹。“三瓦两舍”,按今天的说法,应当说是和红灯区差不多,在传统中国人的眼里,那是低贱污秽罪恶的行当,多少让人有些瞧不起。高俅混迹于并不高尚的职业之中,从他父亲的表现来看,连做他的父亲也感到羞耻,是高俅自己对那些地方感兴趣。“被他父亲告了一纸文状,府尹把高俅断了二十脊杖,迭配出界发放,东京城里人民不许容他在家宿食。哲宗时被赦,但有意思的是,被赦的高俅被介绍回东京后,商不纳,董蒋士不但不接纳,还认为 “这高俅我家如何安着得他?若是个志诚老实的人,可以容他在家出入,也教孩儿们学些好。他却是个帮闲的破落户,没信行的人。亦且当初有过犯来,被断配的人,旧性必不肯改。若留住在家中,倒惹得孩儿们不学好了”;求官官不应,小苏学士也认为他是个浮浪子弟,不适合留在自己的府里,转而推送给了专招惹浮浪子弟的小王都太尉。我们的高俅同志不合于理法,不见容于家庭,不被普通善良的平民商人和官家看好。看来,在作者的眼里,大宋的子民,普通的官商人家,都是有节义,讲廉耻的,对如高俅这样的泼皮破落户,如同过街老鼠,难有其生存空间的。但大宋的人民,明面上也都是敦厚君子,对大家都看不上眼的人,却因为受人之托,不愿伤了朋友意气,就你推我送,一路将大家都嫌弃鄙夷的高俅,推波助澜似的愈推愈高,送进了王府之中。也是活该大宋倒霉,有了一个浮浪弟子,也出了一朝贪玩皇帝,这个人见人嫌的人,终于因自己的一脚好球得到了皇帝的赏识。找个玩伴儿也行,谁还没个爱好,可是皇帝也是个痴情的,爱他就给他最好的,要与他共享这万里江山,封高俅一个太尉之职,为皇家掌管兵马大权。在那个以文治为宗旨的宋室,兵马之权,也就像洪太尉那样,替皇帝求个神,问个道,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而我们高太尉上任伊始,的确不同凡响,不是为着求神问道的勾当,首先吓跑了王进,只因曾经的一点小过节,处处刁难,吓得王进连夜用小推车推着母亲,一路向北,教了九纹龙史进这个反叛,从此潜入江湖,不见影踪。接着逼反了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让这个一心只想过安宁日子,即使处处备受迫害,也一心想作个老实本份的囚犯连囚犯也没得做,只好反上梁山。王进林冲不算刺头,大可归之于老实人行列,却难于立足于官场。上行下效,当然基层也就可想而知了。林林总总,梁山泊的一百单八条好汉都因了这样那样的原因,做了反叛。除了孙二娘等卖人肉包子的,有那么一部分人是从公门中出来的。但事也怕想,想想孙二娘在十字坡卖人肉包子,地方虽偏僻,但也不是法外之地,人到十字坡,走着走着就没了,就连官府的人也就这样的没了,难到就没人管吗?看完书,真还没看出来有谁认真追究过。只看到一群无法无天的逃犯,嫌疑人,经洲过县,打家劫舍,聚众械斗,如入无人之境。

大宋就这样的风雨飘摇了!

 

高俅:(?—1126年),北宋末年权臣,宋徽宗时期的官员汴京(今河南开封)人。因是《水浒传》的主要反派人物而广为人知。

  他为人乖巧,擅长抄抄写写,不仅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有一定的诗词歌赋的功底,且会使枪弄棒,有一定的武功基础。对宋徽宗百般讨好,迎合徽宗好名贪功的喜好。高俅管理禁军,在军队训练上玩了不少花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