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绵阳市文学与书画艺术研究院书法研修班第四期学员作品展(六)

绵阳市书法家协会2019-01-11 05:24:28


前言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对绵阳市文学与书画艺术研究院第四期书法研修班的全体学员来说,本次结业展可谓书法学习道路上的一次重要收获。

    收获,源于对书法艺术价值的认同。著名学者熊秉明说:“哲学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中国书道的源头,也是中国哲学的源头。相传伏羲氏所画的卦,既是形象,又是抽象;既是哲学,又是书道。正是因为书法艺术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古往今来即使经历最大的危机,它也顽强地、奇迹似的从灰烬中再行。这种强大的精神感召力,使之成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图腾,浸润着包括55名学员在内的中华儿女的心田。

    收获,源于良师益友的帮助指导。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两年来,绵阳市文学与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龚小膑老师始终陪伴在学员们身边,谆谆教诲、躬亲示范,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带领学员上下求索,艺海泛舟,其奉献精神令人动容。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两年来,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岗位的广大学员相互学习,交流借鉴,勤学苦练蔚然成风,比学赶超技艺精进,同学情谊历久弥坚,这种精神上的愉悦和慰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收获,源于自身学习能力的提升。书法艺术的学习同诗词创作一样,要“入景”,也要“出情”。“入景”就是要深入法帖当中,掌握作者的原意,求得真解;“出情”就是要跳出法帖之外,用审视的眼光判断思考和创造。这是一个艰辛探索的过程,而非一朝一夕之功。对于学书者而言,要克服“西风凋碧树”的惆怅,要保持“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定力,没有对书法艺术的热爱是办不到的。两年来,研修班全体学员放下俗务,战严寒,斗酷暑,风雨无阻,临池不息,以九十九分的汗水,换来一分灵感,换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这种感情的倾注、生命的投入,是提升思想境界的台阶、是萃取人生价值的溶剂。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良辰佳期。本次结业展,适逢全国上下正掀起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热潮。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要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就要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为了实现“三精”目标,本次展览筹备工作历时半年,展出的百余件书法作品用饱含深情的笔墨,反映了学员们近年来的学习和创作成果,展示了学员们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

    本次展览安排在绵阳东辰宜家美国际家居。这是书法艺术放下身段,走进生活、贴近大众的一次大胆尝试。家居装饰与群众生活须臾不离,家居卖场人气聚集,各种审美思潮碰撞交汇。在这里举办展览,有利于检测艺术创作是否保持好了生活的温度,把握好了雅俗共赏的尺度,体现出了对人民感情的深度。在此,要特别感谢研修班第四期学员、绵阳宜家美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晓华女士的鼎力支持。

    今天的收获,是为了明天更好的播种。站上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新时代,绵阳市文学与书画艺术研究院、绵阳市书法家协会一定能够担负起新的文化使命,在实践创造中进行艺术创造,为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贡献自身积极的力量。



学员作品:(以姓氏拼音为序)

许韬  书法爱好者

作品名称:节临集王圣教序

作品尺寸:53*198

创作材料:半生宣纸,羲之神品狼毫,一得阁墨汁

创作环境:居室

创作感悟:学习书法不仅使我收获书写快乐,更结识许多同道朋友,感谢各位老师和学友,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作品名称:节临雁塔圣教序

作品尺寸:65*134

创作材料:半生宣纸,羲之神品狼毫,一得阁墨汁

创作环境:居室

创作感悟:看似纤瘦,实则劲秀饱满,越写越能感觉到褚字强大的力量。



晏似柏,又名晏肆佰,别暑五层山樵、五层子、观鹿道人,毕业于四川大学专业证书班,绵阳市天艺文化传播工作室负责人,市《三国演义》学会理事,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在市、省、国家刊物发表各类作品数十篇(件),多次参加国内、国际《三国演义》学术研讨会, 编著《五层山文化探究》,荣获绵阳市人民政府优秀社科成果奖励。2016年7月至2017年10月,在绵阳市文书院书法研修班四期二班学习。

作品名称:山樵习真卿三稿

尺寸:180X60

材料:纸,手工毛边,笔,湖笔,挥洒如意, 墨,云中燕。

环境:家中

感悟:养天地正气,极风云壮观。

作品名称:山樵习米

尺寸:180X60

材料:纸,手工毛边,笔,湖笔,挥洒如意,  墨 ,云中燕。

环境:家中

感悟:强烈的艺术个性,根植于深厚的传统。



于展鹏,中国美术教育协会会员。绵阳市美术家协会员。绵阳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美术教参编撰成员。2015年书法作品曾获四川省级教师书法比赛一等奖。2016年书法作品入选四川省书协第八届书法篆刻新人新作展。

名称:行书《桃花源记》

尺寸:六尺二条屏

材料:小狼毫、一得阁、水纹宣

感悟:数月坚持临帖、视频观摩、尝试创作,偶与书友交流,请教于前辈老师。自感岁月匆匆,不敢懈怠,忙中取乐,常有感于书法之困惑,侵染入此则不可自拔。读陶潜之文,略泛古朴自然,平和恬淡的境界心驰神往。创作时以二王为宗,参以行、草结字以活跃章法,用墨浓淡相间以增强作品韵律。通篇流露出闲逸、朴质之气,以求做到与文的内容相契合。

名称:行书《王铎临集字圣教序》

尺寸:六尺三条屏

材料:小狼毫、一得阁、手工毛边纸

感悟:王铎行书力度超凡,筋骨相融,甚爱。便手摹心追,日夕思索,才略取一二。结合《集王圣教序》相互参照,稍有所得。幸也!



袁浦鸿,女,绵阳人,绵阳中学英才学校小学部美术教师。2016年9月开始在龚老师的指导下正式学习书法。

名称:隶书《曹全碑》

尺寸:六尺四条屏

材料:善琏松鹤湖笔、一得阁墨汁、云龙皮宣

环境:教室

感悟:曹全碑最重要显著的特征是飘逸秀气。飘逸秀气从笔画中来,从结构章法中来。我反复读贴、临帖,从用笔、结字、章法进行揣摩,用心领悟,寻找规律特点。虽然现在的书写还存在很大的问题,通过写书法的过程,锻炼了我的心性。

名称:行书《怀仁集王羲之书聖教序》

尺寸:六尺条屏

材料:狼豪笔、一得阁墨汁、麻纸

环境:教室

感悟:对于行书书写,我从完全不懂,历经两个多月的临摹,现在有了一知半解,喜欢书写行书的感觉。我会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带领下继续努力前行。



张宗文,生于四川蓬柒县,从军8年,法院工作30年。从军期间开始练习“书法”,在法院中断20余年。初习柳公权,涉猎顾阳询,怀素,张旭等碑帖。学得皮毛,在本系统地方性书展中,曾获过优秀奖,实无根基,常恨无名师指点,多少迷惑。但总是放不下。常自安慰,不求有所成,但求有所娱。故,终未弃也。2016年底,有幸参加龚老师举办的绵阳市文书院第四期书法研修班,拜师学艺,才开始从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草书进行系统学习与临摹,才真正领悟到书法非字法,其理论、技法博大精深。临贴有要领,分布有篇章,习贴有先后,用笔有方圆,点画有力度,运行有绞转,结字有空灵,通篇有气息,落款有位置,印章有讲究。取法浮上,味道到位。仅有初悟,不忘初心,不问将如何,功到自然成。其为人耿直,不虚华,不善交往,乐于成人之美。

临颜真卿祭侄文稿,180×46×2,麻宣纸,蜀吴轩监制,鹤脚长峰。普通墨汁。

创作环境:家中简陋书房。

创作感悟:心静,沉着,稳健,提按使转把握好力度。

创作名称:王维诗一首渭川田家,180×46,水纹宣纸,炳生笔庄,精制长峰。普通墨汁。

创作环境:家中简陋书房。

创作感悟:牢记临帖法,保持平常心,避免雷同,适当连笔,在完成结业作品过程中,最大的感悟是守拙,不可故弄玄虚。




赵西均:美术专业毕业,绵阳梓潼中学任教,2015年4月29日梓潼县政协诗书画院成立跟随龚小膑老师学习书法至今,时间虽短,但感悟颇深,只希自己坚持前行。

作品名称:节临羲之手札

作品尺寸:180cm×50cm

创作材料:有色宣、红星墨汁、兼毫毛笔

创作环境:学校画室

创作感悟:初学行书,从圣教入手,临习羲之手札数遍,感悟很深,略知皮毛,希望扎根于系统学习之中。

王维诗数首

作品尺寸:174cm×60cm

创作材料:有色宣纸、红星墨汁、兼毫毛笔

创作环境:学校画室

创作感悟:学习二王书风之后,尝试以王维诗为题材进行创作,能力有限,吸取的东西甚少,过程很艰辛,希在以后学习中多下苦功。





钟恒,1983年生,2015年初春受古帖吸引提笔。

作品名称:临圣教序

作品尺寸:154×80cm

创作材料:右军遗风大号毛笔,红星墨汁,夹江蝉翼毛边纸。

创作环境:家中

创作感悟:临帖作为目前学习书法的主要手段,值得不停思考、摸索其方式、方法。而临帖作品应表现出书者技法、章法、造型能力以及对书法的认识,值得书者保存并回头自省。

作品名称:古文五则

作品尺寸:180×80cm

创作材料:金不换毛笔,红星墨汁,手工蜡染洒金宣。

创作环境:家中

创作感悟:书法作品在内容与形式上都应有可观可玩之处。,选取五则写景古文,虽短小却滋味十足,以参差的章法写成一件作品,心中甚是喜欢。



学员心声:


构建书法艺术道路上亮丽的风景

晏肆佰

经过绵阳文书院书法研修班一年多的学习,大家对书法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把握,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在书法学习的进程中,进入一个转折点,是可喜可贺的。如何进一步提升自己,除继续坚持长期的技法学习外,作为一名学员,我以为还应当追求字外功,所谓“功夫在诗外”。字外功很多,古人认为一是品高,二是学富。就学富而言,则集中体现在文化层面。这里谈谈书法方面的文化体悟,与大家分享,亦或共勉。

文化是书法厚重的底色。书法反映文化,从文字的文化内容上讲是这样 ,从文字的非文化内容上讲也是这样。只不过,非文化内容多从书法的形式中体现出文化意味。书法是文化最美的传达方式。文化的传播形式很多,传统的、现代的、报纸的、书籍的、书法的、非书法的等。在现代,尽管书法已经成为一门纯艺术。但讲谁是最美的文化传播形式,相比之下还是书法。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位友人,在山阴(今浙江绍兴)兰亭“修禊”、吟诗,写下《兰亭序》, 后来该序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它记叙兰亭周围山水之美和聚会的欢乐之情,抒发作者对于生死无常的感慨。这是一篇优美的散文,也是一幅杰出的书法作品。如果将散文、书法分开来讲,二者都是十分精彩的。毫无疑问,二者合二为一,成就了“天下第一行书”。这里,文化成就书法而写下厚重的一笔。苏轼是古今诗文书画全才,洋溢着横溢的才情,即使是随手写来的信札,也莫不如此。近代的鲁迅先生,以文章名世,而无意于书法,书法中却流露出灿烂的文化光芒。其文章为世人所敬,其书法为世人所重。

当然,作为“国粹”意义上的书法,最好的表达是书法与文化的结合。书法为国粹之首,大概与中华古老的文字有关,与古老的哲学有关。它集中表现出来的黑白、阴阳、节奏、动静、大小、虚实等一系列对立统一观的哲学特质,成就其角色地位。藏在《周易》中的书法,表明它与中华根文化有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纯粹的独立于意识形态之外的所谓艺术。在当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文化艺术也进入伟大复兴中。书法应当站在时代潮头,与文化自觉结合。作为书法人,应当有这个文化自觉和文化担当。

那么,好的路径在哪里呢?明代董其昌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清代杨守敬在《学书迩言》中也说:“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读什么书呢?大抵是与书法靠近的,有益于书法的书籍, 如诗词歌赋、文史哲等。书法艺术的姐妹艺术,从书法艺术中汲取营养,丰富和发展自己。书法也从其它姐妹艺术中吸取营养,丰富和发展自己。行什么路呢?清代王昱在《东庄论画》中说“知有名迹,遍访借观,嘘吸其神韵,长我之识见。而游名山,更觉天然图画,足以开拓心胸,自沟壑内融,众美集腕,便成名笔矣”。而唐代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器而书艺大进,也“尝见公主与担夫在羊肠小道上争道,各不相让,但又闪避行进得法,从而领悟到书法上的结构布白,偏旁组合,应进退参差有致,张弛迎让有情”。在我们眼下,名不见经传的五层山自然人文景观群落,蕴藏中华自然根文化,蕴藏艺术之美,蕴藏书法之美。当我们行万里路时,可以从这里开始,从生活开始,从身边开始,要做有心人,要发现,要领悟。如此,定会有收获,有飞跃。

话说回来,在书法艺术的历史长河中,书法的高峰就那么几座。作为千千万万的书法人,却乐此不疲地攀登,足见其独特魅力。学习书法,碑帖学习伴随一生,文化学习伴随一生。在通往书法艺术的未来之路上,我们即使成不了高山,至少也是继承和传播中华书法艺术道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2017年10月23日于五层山下



慢慢学  慢慢悟

于展鹏

近两年的专业书法学习,于我而言绝对是一次性格的重塑与价值观的更新。接触很早,源于责任与脸面,只想做到让别人知道我还懂行,殊不知,渐行渐远。取法不端,取向不前,总想凭空“聪明”,一步登天。最后陷入崩裂边缘,或进或退,两难。如今,明清方向,虽慢尽乐。生活是没有捷径路可走,自以为的捷径,其实就是弯路。

   初学篆书,十分苦闷。懂其法,兴趣盎然。那烟丝缭绕的婉转,紧劲连绵,布局秀丽却又十分严谨,尤如蚕丝韧性十足法度自然。中国的文化,或方或圆,或阴或阳,这也成就着书法艺术的发展。随时间的推移,半年后识隶书。“破圆为方”的基本元素,让我爱上了《张迁》,那“徒隶”之人,内心的坚强不屈与朴实,让我无法想象“隶变”的艰辛与沉浮,而文字背后的历史空间才是我对书法学习的最原始的兴趣。

   每一次欣赏老师的书写,绝对是一种享受。当自己挑灯夜战之时,才能略有所悟:对书法的敬畏与做人的谦逊才是学习书法的第一步。书写的美学,并不是单一的技巧,而书写的过程却是一个完整的审美。随毛笔在手中转使,那线条与点捺之美一一显现,仿佛唤醒了动物灵动的毛发与灵魂,在旷野或奔或挫,神采飞扬。当这样的黑白对比进入纯粹的审美状态时,书法艺术才最具意义。

   “楷书”的“楷”,本来就是“楷模”、“典范”的意思。学习结构的规矩,学习横平竖直的谨严。近一年书写积累,不无浮躁。入门褚字《雁塔》,让我沉着稳健。起可扬,稳行实。由大至小,一页数遍的反复,终有所获。苦恼的学习,不再迷惘,稳步向前。略懂书法中“规矩方圆”是不朽的典范,更是做人的典范。

   以“二王”为首的晋代美学,让我痴迷,借助于文字,却从文字中解脱与升华。当书法大胆的离开文字的功能束缚,以“轻重”“大小”“穿插”“聚散”等抽象感觉里领悟着笔法的层次变化,以“浓淡”“干湿”变化的墨韵,“迟滞”“疾速”交错的痕迹中,完成了简单真实的自己之美学审美标准。目睹三大行书,欣赏即兴之美的同时,感慨着那最饱满的也最不修饰的原始情绪,这是书法之魂,是书法与文字、文学完美结合的魅力所在,更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所在。完成一年半的专业之路,落笔有法,虽不严,但明其路可寻也。当我立于草书大作前,你会发现人生的矛盾也会如此和谐。“平正”与“险绝”美学之间的相互牵制是如此统一。颠张狂素,像是久远的传奇,那如此的“颠”与“狂”似乎无法,却隐藏着完整的法度。人生之路何常不是如此。书法之路如此遥远,但早已不再孤独。抬头观之,其乐融融。低头书之,乐于其中。

   大师们的墨痕随着历史长河,在断垣残壁上漫漶斑驳,消退成废墟里的一阵烟尘,却如此让人神往与敬仰。于已于心,文化传承责任让我多了一份学习的动力。慢慢学,慢慢悟。



学书杂谈

                 钟恒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第一次见到了老师。老师说他不拒绝任何喜爱书法的人,于是我有幸进入研修班学习。老师一次次点评、示范、讲解,与同学无数次交流,我的书写技法以及对书法的认识都得到提高。一年过去了,我深深体会到,在学书的道路上能有良师的指引与益友的帮助,是莫大的幸运。

接下来,我想谈一谈自己对书法的感受、如何学习书法,以及对临帖和创作的感悟。

什么是书法,也许不同的人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感悟。现在的我,觉得书法像是山峦,不同的时间、地点,看到的景色全然不同,若想在心中有其全貌,需要经历一次漫长的旅行。

对于学习书法,我认为不仅仅是每日的书写,重要的是不停的思考和摸索以及总结。对于老师的传授不光是照做,更重要的是需要去理解,从对范本的揣摩中得到假设再去尝试,或对或错,或前行或从头再来。同时也需要学习书法理论知识,例如书法史、历代书论,帮助自己正确的认识书法,找到适合的学习手段。在这种方式下曲折前行,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我把这看成是学习书法过程中的一种享受。

在临帖方面,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唐代张旭所说的"倍加工学临写,书法自当悟耳",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简单明了而且中肯,所以临帖是我每日必做之事。闲下来时,我时常思考临帖过程的本质是什么。从古到今,出现了诸多风格各异的书家,临写在书者的学习过程以及风格形成上是怎样发挥作用的。直到一天,偶然看到《郑板桥集江馆清秋》,我感觉暂时得到了答案。“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中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总之,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独画云乎哉?”在感叹郑板桥画竹的过程如此的高妙时,老师的临写示范也浮现眼前,我想到每日的临帖也存在类似的过程:先观察再思考再写,帖上的字要变成胸中的字,胸中的字又变成笔下的字。然而书法中一切都是变数,所以在这过程中必然有所差池,但在这个过程中书者有自发的观察和模拟,也会被动的被古代经典所模铸,而每个人都不同,点滴的变化经过日积月累自然会有不同的结果。既然知道了临帖的目的、作用以及重要性,那么在坚持临写的同时,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观察和思考是无比重要的。

最后一方面,学贵于行,学习书法自然是要去创作,创作既是目的也是一种提高书法水平的手段。在一次和同学的交流后,得到书法作品是由“内容”和“形式”两方面构成的观点,目前也我比较喜欢从这两方面去看待和构思作品。在研修班学习的一年时间里,我经历了两种创作过程。比如,起初我的出发点是需要要写一幅六尺的大字作品,我再去算我能写下多少字,再去找字数符合的内容来填充,我认为这是由形式作为起点的创作活动,在这种过程中我时常感到并无情感的抒发,因为内容不一定能选择我最喜欢的,甚至也没有创作的冲动,我连自己都不能打动又怎么去打动别人?然而到了近期,我见到喜欢的内容就会想到把它写成作品,然后才根据内容去构思,章法、纸张、字的大小等等问题都需要一同考虑进去,最后用形式围绕着内容去完成一件作品。现在来看从“形式”或“内容”出发去创作都是可行的,有极高的功力加上学养的支撑,从形式出发也能写出好的作品。但我更倾向于从内容入手,我认为这样更容易将书者的气质融入到作品中去,作品也更富有生命力。

在研修班学习一年感触颇多,拼拼凑凑写成杂谈,以呈师友。

2017年10月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