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人类最早的语言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2019-01-10 16:34:46

 

根据语言学家研究,人类语言的成长痕迹,反映在婴儿学说话的过程中。比如,一般认为,双唇重音是婴儿最先学会的,所以全世界的婴儿,首先说的词就是妈妈、爸爸,也无怪乎全世界几乎所有的语言,爸爸和妈妈的读音都很相似了。也因此,现代语言学家能果断推定:上古没有轻唇音,所有的轻唇,在古代都读如重唇。我们今天说“爸”,书面语写“父”,而其实,“爸”就是“父”的上古读音。 

 

我女儿猫猫一岁半的时候,对于她的说话进程,我开始怀着浓厚的兴趣。我发现,除了双唇音,喉音也很早。比如她最先会说的两个词是“嗯”和“不”,这和甲骨卜辞有某种神秘联系。甲骨文用来占卜,但巫师不能用疑问代词“谁”、“哪里”、“何时”、“何地”、“什么”去问龟甲,因为龟甲和兽骨不会说话。你只能用特指问句,就像问她问题,只能问:“你觉得爸爸对你更好是吧?”或者“你觉得妈妈对你更好是吧?”她能够回答“嗯”或者“不啊”,甲骨上烧裂的兆纹,显然也只有“嗯”或者“不啊”的功能,就像一个一岁半智力的孩子,算不得神谕。


 


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嗯”是个零声母的字,笼统说属于喉音;“不”则是双唇重音,发起来都不怎么费力,或者很直观。逐渐的,她开始学会更多的词,比如“爸爸”“妈妈”。在说这两个词的时候,她的嘴唇总是很夸张地并拢又张合,显得很吃力,就像初学毛笔字的人,对握笔的姿势非常重视一样。我继而想,婴儿之所以能先学会双唇重音,大概是因为能看见大人嘴唇开合,容易模仿。而轻唇音还要通过唇齿摩擦,比较复杂。

 

再接着,我发现她开始想说其他的词,比如开车、你快来、看米菲动画,等等。不过这些别人是听不懂的,因为这些字音在她嘴里发出来,或者根本没有声母,或者声母一概都是喉音。所以,“开车”两个字,她实际上说的是“嗨嘿”,其他以此类推。这大概说明,摩擦音比塞擦音好发,舌根音比齿音好发。

 

她老把“阿婆”叫成“阿博”,说明送气音比不送气难发。我有个朋友,他儿子极聪明,但略有点语言障碍,在七八岁的时候,仍不会发送气音,可为一证。

 

她曾经一度把“阿公”叫成“阿绷”,古代“翁”和“公”也音近,说明“公”和“翁”的古音和现在差不了太多,主元音是合口后高元音,导致舌根音声母唇化。另外,“公”和“翁”确实是同源词。而猫猫读成“绷”,说明轻唇音难发。上古无轻唇音,从此可得一证明。

 

她老叫外公不要喝酒,扯着外公的袖子“不哈了,不哈了”,说明小孩发高元音比较难发,人类的初期可能也是这样。“喝”在上古音是月部,一般拟构的主元音都是“a”,符合猫猫说话的特点。

 

她还把“花花”念成“哈哈”,说明小孩很难发出介音,尤其是合口介音,所以汉语的上古音是否有那么多介音,是很可疑的。

 

在语法上,她说话时,所有的否定副词都用“不”,比如说她不说“没有”,而说“不有”,说明在上古,否定副词也没有今天这么复杂的。

 

作为一个经常接触上古音研究的人,然后我就突然想到,怪不得古音中舌根音和喉音那么多,原来也可以从语言发生学,或者说从婴儿学说话的过程得到解释,因为我的女儿猫猫就是把很多字都读成舌根音和喉音声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