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我的恩师弥光老和尚

净居闲堂2018-12-05 17:21:08


资料图:弥光老和尚


       弥光法师(1912—2008),俗名王兴远,湖南衡阳人,1912年农历十一月初五日出生,天资清秀伶俐,性格孤傲,父母极为怜爱。父母去世后以最严格的方式为父母守孝三年。民国三十四年,于湖南省衡山县南岳狮子岩寺礼上镜下明大师出家,法名昌金,字弥光。1951年(佛历2978年),农历六月初八日,在广东省乳源县云门山大觉禅寺虚云老和尚座下受沙弥戒;农历六月十五日,受比丘戒;农历六月十九日,受菩萨戒。圆满受持三坛大戒,获赐戒牒。当时正式受戒只有十二人,男众十人,女众两人(其中一名陀光尼师,是弥光法师的俗妹)。戒期间,优昙钵花开十一朵半,其中一朵花开一半即谢。(此事在《虚云老和尚年谱》中的1951年条目中有详细记载)


     宗教政策恢复以后,弥光老和尚分别担任云居山真如寺及扬州高旻寺首座,苦心孤诣,教导后学,培养禅宗人才,从无一日懈怠。自1983年起,持续闭关二十余年。


        2008年5月26日圆寂于江西云居山真如禅寺,世寿98,僧腊62秋,戒腊57夏。



我的恩师弥光老和尚


明贤法师|文




皈依出家礼弥光




     2011年10月16日,在湖北黄陂石观音寺成就金刚不坏体的弥光老和尚,是我的皈依师父,也是我的剃度师父。
     我生于1973年,老家在湖北黄陂。可能是宿命所在,我进入初中便开始追求佛学了,直到高中以后,我与三位同学离开家乡,到江西云居山真如寺参加冬季禅七,在那里遭遇了弥光老和尚,才开始了真正的参学。
     那是1992年10月的一天,我们一路由武汉乘船顺江而下,到九江港下船,便四处打听虚云老和尚在哪里。一路问到云居山脚下,山下一位做医务工作的王居士耐心地向我解释,虚云老和尚1959年便圆寂了,现在都90年代了,云居山当前的方丈是一诚长老,你们把年代弄错了。我们莫名感到一种失落,但又想,虚云老和尚的传人也是可以求教的,于是进到真如禅寺,在客堂里挂单住下。
     禅七即将开始,我们也穿上棉僧袍,剃了光头,与僧人们起倒相随。那天,知客师和照客师背了个很大的背架子,陪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参,走进了禅堂班首寮。身边有位老参兴奋地向旁人说:“那是弥光老和尚来了,我们赶快去顶礼!”我们看到禅和子们拜倒了一大片,自己也赶紧跟着拜下去。一时间,弥光老和尚成为我们研究的对象,茶余饭后只要回到客房,四位小同伴就会窃窃私语:“那位老和尚恐怕是证果的人吧?看他的样子好有神啊……”
     巧的是,到了第二个禅七,我们四位被选中照顾弥光老和尚,替他到大寮打饭,送到班首寮。每有放香的机会,他便率我们去寺院左边的勤息堂,在那里用纸条粘贴窗户缝,说是准备闭关用。这位老和尚虽然说湖南话,由于在湖北呆过很久,夹带着的浓厚湖北口音,为我们的沟通带来了方便。终于有一天,给老和尚送饭的明果师让我们一起进关房,说老和尚可以给我们授皈依。我们急忙赶往勤息堂的楼上,上木楼梯时脚步有点重,发出了“咚、咚、咚”的响声。老和尚开门,讲道:“声音要轻,旁边有人在修行。”然后我们注意到他上下楼时的动作,来来回回居然像猫一样,一点声息都没有。这又成了几位少年私下探讨的主题。
     我们跪在冷冰冰的勤息堂楼上,听着老和尚为我们念三皈依。昏暗的光线伴着老和尚慈悲的念诵,问答之间,我们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出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记得那是1992年禅七的第三个七,弥光老和尚曾数次讲到“推父落水,逼母改嫁”的公案。当时的自己虽然整日整夜追求佛法理想,用自己理解的方式去修行,但父母与孝道的潜在影响力在我的生活中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使我根本无法挣脱网格上的任何一道缰绳而去轻松地出家修道。弥光老和尚的这则公案对于正在仰慕出家为僧的我来说,实在是久旱逢甘霖。弥光老和尚在讲述这番公案的时候,总是强调说:“在五浊世间,要以修道的决志勇猛前行,方能完成所愿。当知五浊世间浊见难调,于生死中应使孝道良知、亲情道念,一切得度。”
     从1992年的皈依到1993年夏天的剃度,老和尚改变了我们的人生。在同行四人中,我于次年最早在云居山上剃度。老和尚从关中伸出双手,隔着窗栏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用剃刀使劲刮下了顶上的三缕头发。没有任何大众仪式,剃度过程就算完成了。然后,师父上楼继续闭关,我找到会剃头的沙弥道友帮我将剩下的头发理干净,我便成为剃度的出家人了。
     老和尚给我的法名为“明贤”,我在老和尚座下顺利地完成了皈依与出家。

 

    


一拶当机怒雷吼



     老和尚一生行持刚毅超常,率性直为,近乎狂狷,一切都自真心中发出。1976年,为祈求唤醒佛教信仰复苏,他舍命三步一拜朝礼九华、普陀等诸大名山。1978年,以中日建交及鉴真大师像回国探亲的缘分,他被拽回大明寺做接待员,内穿工作装,外套海青。有一次,当赵朴老指引日本客人及各国媒体走进大明寺的瞬间,弥光老和尚竟然顶着天大的压力,冲上前去握住赵朴老的手,一边寒暄,一边拉开海青纽扣,露出内里的工作装,以显示虚假僧人身份。这一举动使他吃尽了苦头,却迎来了佛教的转机。
     美国《时代周刊》很快便发表了有关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相关文章,引起了整个国际社会的重视。此后,便有了成立国家宗教局及恢复落实扬州大明寺、高旻寺等丛林的相应举措。他的勇气为当时及后来的四众弟子换来了福田。现在,大众可以轻松地信仰佛法,自由选择宗教信仰,我想,其中有弥光老和尚的一份功德。弥光老和尚类似的嘉言懿行还有很多,实在难以一一道尽。
     回忆十六年前的一个晚上,当我在真如寺的一间昏暗僧寮中阅读《五灯会元》时,忽然一行熟悉的文字出现在眼前,“北宋、云居山真如寺、弥光禅师偈”。 赶紧看下去,原来是宋代云居山也有一位弥光禅师,有开悟偈写道:


    一拶当机怒雷吼,惊起须弥藏北斗;
    洪波浩渺浪滔天,拈得鼻孔失却口。


     这首开悟的偈颂气势宏大,不光其中深邃的禅境使人震撼,偈颂文气的强烈与刚毅也与弥光老和尚很相应。师父的刚烈正直在不公平、不合理的小人之心面前,那也常常会是“一拶当机怒雷吼”啊!关键的是,古弥光,今弥光,都在云居山真如寺,这太有意思了,实在难得。于是,马上抄录下来,用毛笔写在了一把折扇上,为了争取弥光老和尚的欢喜,我高兴地将折扇送往勤息堂,交老和尚审阅。来到关房楼上,师父正在经行。欢欢喜喜地将扇子呈上,没想到老和尚看后竟然大吼一声:“儿戏!”“啪”地一声,将扇子扔还到我的怀中。走下关房楼梯,受到打击的心情实在是很不好。此后,与老和尚的接触中,他经常提醒“老实用功,不要弄那些文字游戏。”。
     人的生命总有落幕的一天,最后的谢幕词往往是一生中最为执着的心愿。我没有想到,老和尚最后的遗嘱中,竟然还是那句“莫当儿戏”。2008年,老和尚圆寂坐缸。之前的遗嘱中,已然有“佛法难闻,修行不易。劝汝后人,莫当儿戏!”的嘱咐,联系那则“一拶当机怒雷吼”的公案,如今想起来,实在是百味杂陈。当时那一瓢冷水当头浇下,其余响一直到今天犹历历在耳。尤患弟子不能警醒,临终之前,又再度提斯“莫当儿戏”,被砺此心。正是“一拶当机怒雷吼”啊!

   

    


灵明不减日下童



     在丛林中的生活中,弥光老和尚行止谨严、不动他念,而且如慈父般鼓励后学,去进求禅门大义,真是一位“灵明不减日下童”的老尊宿啊!禅和子们经常往来参学,外出归来以后,都喜欢上楼顶礼老和尚。弥老总是慈言相劝:“不要跑,这里才是最好的道场。你真要想跑,能跑出六道轮回去,那我才佩服你。”
     他在关房楼上的行持,总是格外地谨慎小心。有一回,他腿部受伤,拜佛时起身不便,我上前搀扶,使尽浑身力气,老和尚竟然一动没动,我才知道老人的身板比我们强壮得多。但他三年一期的闭关生活,居然能够做到经行坐卧及起倒响动,从不干扰他人的清净,这是何等的细心啊!他行香和上下楼梯的步伐展示出的敏捷与轻快,总让我们羡慕不已。我们私下商量,老和尚比有武功的人还要有武功,不过究实而论,这应该是老和尚的悲心所至,他不愿响动的声音干扰旁人的修行。

 

        每当太阳从窗口投入一缕光线,他喜欢沐浴在祥和的光亮中,显得是那样的自在安详。尤其是用斋饭的情形,让弟子们一直难忘而感动:老和尚左手端着碗,右手拿着筷子,两边都扣得很紧,虽然牙齿并不好,可一旦开始吃饭,他便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不管弟子们在周边嬉笑谈论的噪音有多大,他永远都是听不见的。吃完饭了,他会从那个境界中出来。这个境界到底是怎样的?弟子们谁也没有弄清过,但我们知道那是不可动摇的,甚至有种感觉,即便真的有座山崩倒在老人的饭桌前,他肯定还是无动于衷的。放下饭碗后,我们经常寻找老和尚的眼神,寻找他的情趣,可最终发现什么也找不到,很难寻获他双眼正视我们的时候。他的双眸黑亮得与儿童一样,从来没有愁思的神态。凝视他的表情,自己会顿时觉得空荡荡的,一无所得。
     2007年8月5日,弥光老和尚因事来深圳弘法寺小住。他与五十多年不见的老尊宿本焕长老再次谋面了。他们都是近一个世纪高寿的老人,五十余年不见,道不尽的人世沧桑。本焕老和尚的宽博,弥光老和尚的灵明,就像两束光柱交织在后学弟子们的面前。那年是弥光老和尚九十六岁寿辰,我将自己供养的祝寿词写好了,进行装裱,呈给轮椅上的师父,并念给他听。师父低头垂目,耳朵紧靠着我,认真听我念的是什么:


    人生七十稀得遇,九六高龄何处逢?
    丙戍秋值年大衍,云居峰头作寿翁。
    孤心赤日杲,两袖儒雅风;
    芒鞋杖蓑笠,烟雨任平生。
    温良孙徒幸,正直后世崇;
    真身常不老,坚固若海琼。
    见识有出格,言谈始超宗;
    默默说真谛,句句朝主翁;
    曾经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膝下子孙辈,谁敢不悟空?
    白发犹如无量寿,灵明不减日下童;
    风清月白精神爽,海纳山藏铸真容。
    仙鹤衔筹添海屋,红梅带雪献龄松;
    不知可许缁胞服,同列仙班舞寿翁?
    寿翁错把茶当酒,笑得梅花面皮红;
    子今祝愿无方譬,寿比长庾寿更长!


     这回老和尚没有骂我是“儿戏”,他接受了这一份敬意。现在想来跟随师父十六七年,这可能是唯一的供养。如今,老和尚已经是肉身不坏的成就者,不晓得这份供养在常寂光中是什么模样?总而言之,师父接受了它。念完以后,老和尚表示同意让我推他出门散步。天色将晚,深圳仙湖的上空,彩霞红遍了天,我推着师父的轮椅,走在漫天的彩霞中,心中一阵紧似一阵地感慨:我真想拿这满天的红霞供养这位轮椅上的老人。我们走过弘法寺的大小栅栏,来到玄亭中的一片空处,指着天边的红霞对老和尚说:“师父,您看!”老和尚抬起头,欣慰地看着弟子们沐浴在霞光中。老和尚看了很久……

 

 弥光法师遗嘱:


     老朽世缘无多,生涯已尽,唯有一事挂怀。吾募集诸弟子善款125万元人民币,印《大方广佛华严经》未遂,此生不能如愿了,现将此款所有权,全权交我身边出家弟子明贤、明证、明悟、明月、明宣所有,愿我徒尊我所嘱,建账公正将《华严经》印出,使出资人满愿,以慰我灵。此前有人贪妄此款,因果事大,贪者自害,任何人不得错用此款一分钱,因果分明,迷错自咎。
     惭愧沉浮一生,未能报恩师虚公(云)大恩于点滴,真是惭愧。
     佛法难闻,修行不易,劝汝后人莫当儿戏。吾一生护持佛法,不惜生命,为的后人有贤才出,佛法才有希望。
   

 释弥光
    二00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四时



了解净居闲堂禅修最近咨询请点击以下链接▼

净居閒堂|[歇心·禅生活体验]


▼净居闲堂 · 禅修 微信号




【推荐阅读】


【回复001】虚云老和尚:道向己求

【回复002】大窍决:做功夫,在此下手,从此着力!【憨山大师最究竟的秘密窍诀】

【回复003】藕益大师:十种障碍中修行

【回复004】用功办道

【回复005】达摩禅:理入与行入

【回复006】南怀瑾老师讲“达摩四行观”——学佛注重在行

【回复007】何为禅七?

【回复008】参禅宜观心

【回复009】修禅定 要具备二十五个条件

【回复010】憨山老人谈如何持咒

【回复011】禅堂法器之香板

【回复012】虚云老和尚:三关与见处

【回复013】冬眠疗法:气脉慢慢走通后,舒服得不愿下坐

【回复014】禅修的十种利益

【回复015】《杂阿含经》中的居士修行方法

【回复016】千载难逢一泰斗:虚云大师开示精选,学佛者必收

【回复017】美国科学家发现:打坐可治疗艾滋病和癌症

【回复018】想练成双盘腿跏趺坐的必看

【回复019】南怀瑾:如何静坐(附视频)

【回复020】如何解决打坐中的腰酸腿痛问题

【回复021】【南怀瑾老师著述】女性修行人的故事

【回复022】禅宗大意 | 调和五事助参禅

【回复023】四禅八定与灭尽定

【回复024】耕云先生:人身难得正法难遇

【回复025】南怀瑾老师推荐的修行必背经典

【回复026】祖师大德们关于静坐的开示

【回复027】论色身修行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