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贺寿:为兄长松海六秩寿诞而作

海西大观园2018-11-14 16:37:07

詹柏山/诗文

人民公社正狂欢,喜诞哥哥在大山。

甲子一轮迎寿诞,穷乡僻壤忆攻关。

文革正乱辍学业,励志成才不畏难。

气象痴迷科技梦,研究电力策鞭先。

翻上越岭割脂累,棚种蘑菇白发添。

无奈丁忧挑重担,提携众小历严寒。

改革开放街摊摆,家电维修不简单。

电站承包精管理,技高一等树标竿。

而今绕膝儿孙乐,兄弟团圆笑语欢。

创业艰辛斯鬓白,举杯祝酒贺佳年。

人间正道沧桑事,青出于蓝道路宽。

绵远书香讴奋进,能人榜样玉音宣。

(长塔小坂三弟詹柏山作诗于2017年5月22日农历丁酉年四月廿五) 

象湖电力“土专家”詹松海事略

其 一

坤德堂厝育奇才,技艺在身父辈栽。

垂范懿德多奉献,奋发向上记心怀。

其 二

频遭大难泪纷纷,弟妹提携骨肉恩。

创业持家非易事,甘来苦尽满堂春。

其 三

发愤求知不计年,历经磨难志弥坚。

超群技艺星光灿,桑梓增辉不夜天。

       --作者《题赞电力“土专家”》

  我的大哥詹松海,是象湖镇有名的电力专家,精通无线电的大师傅。他个子不高,大眼睛,长耳朵,四方脸,天庭饱满,满面红光,相面先生称“吉人福相”。他言语不多,平易谦和,做事认真,乐于奉献,慷慨大方。他待人热情,做人厚道,镇政府历届领导及集镇上的七所八站干部都对他很尊重。

  1958年农历四月廿五(6月12日),大哥降生在漳平市象湖镇长塔村小坂组坤德堂,时值全国“大跃进”刚爆发。紧接着是三年困难时期,嗷嗷待哺的婴儿,因母亲填不饱肚子而吮吸不到乳汁,造成他小时候营养不良,身体瘦弱。或许是这个原因,长大后大哥在三餐饮食上比较注重,常买鲜肉为家人改善伙食。

  大哥只读过五年小学和二年制初中,于1973年1月初中毕业,时年15岁。其后,他刻苦自学,自修大学无线电及电力技术等专业课程,曾参加武汉科技情报研究所电力技术函授班学习并毕业,获中专文凭。

  大哥喜好科技实验,热衷搞小发明小创造,对物理学科尤感兴趣。他初中毕业后,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自学,购买了大量的电力、无线电书籍潜心自学,常年订购《电力技术》、《无线电技术》等刊物加强专业学习。1973年11月,小坂小水电站建成发电,凭着他的电学知识和专业特长,他成了村里新建电站首位管理员,其工作职责是每天傍晚时分到电站开水闸发电,等水池里的水放完后(时隔两个多小时),他还得再赶一趟到站房,将水电站的闸门关闭停止供电。尽管夜间管理电站工作有些辛苦,他却从中学到了发电供电知识,初步掌握了电力技术,对这一工作他乐此不疲。

  大哥除了自学电力及无线电技术外,禀承父亲会修钟表、修广播的遗传特质,少年时便跟父亲学会了修理钟表、广播等手艺。毕业返回家乡,他尝试过水电站设计、建沼气池、立气象百叶箱等多种科技小试验。此外,他还在我高祖辈建的老房子搭层架种植蘑菇、上山培育段木香菇,也曾上山砍芦苇、采松脂等,并到双溪口向大队承包锯木厂,加工原木出售。

  1974年春夏之际,小坂分校的代课老师去大寨参观学习,学校课程由他代上,为此,他担任了几个月时间的单人校临时代课老师。1976年9月12日,父亲英年早逝,作为长子的他才19岁,便挑起家庭重担。因家里一向很穷,父亲从没拍过照,为了在大厅正堂悬挂父亲肖像,大哥拿起纸和笔为父亲绘制遗像,构思素描,几易其稿,遗像定稿时父亲形象惟妙惟肖。可惜这张遗像因乔迁没有留存下来,要不就是一份怀念父亲的极佳纪念画。

  自小到大直至成家,大哥一直住在坤德堂右侧下角间这间房间里,这是新建的二层小阁楼的上层,为木板房结构,地板用木板铺设的,楼下是我家的杂物间,平时用来堆放杂物和晒干的农家肥。大哥房间有两个小窗户,一个窗户与房门同向,直对院落天井下埕,另一个窗户外面是一条防护围栏及有靠背防护的一张长条状木板凳,木板凳与栏杆连成一体,此围栏是我们一家人观望村尾景色的最佳伫立点。栏杆外面是我家的晒谷场。晒谷场是用十几根粗壮的立木从厝下方陡坡立起,在与楼上走廊齐平处搭起木架子,铺上数百片破成两半的竹片,建成一个宽大的晒谷场。平时除了用来晒稻谷、晒地瓜、晒菜干和晾衣服外,在夏日夜间里,则是我们一家人围坐纳凉听长辈讲故事的好场所。小时候,我们一家大小常坐在这里听父亲讲生动有趣的民间故事与神话传说,以及科学家、世界名人的成才故事。

  在大哥房间里,靠墙角处摆放着一个有三面围栏的旧式二人床,在最下方的那个窗户下摆放着一张办公桌,这是大哥用来学习的地方,桌上堆着各种科技书刊。靠近走廊的墙上挂着一张刚建成的南京长江大桥彩色宣传画,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大哥喜好科学研究,为了激励自己,他用毛笔抄下毛主席语录:“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他的这张书法作品就张贴在窗户的拉窗上,正对着床铺,时时提醒他发愤求知。

1975年,象湖公社推荐“红专”回乡中学生就读工农兵大学,大哥填报了福州大学电机系志愿,推荐材料送达公社政审,因我家是“四类分子”出身,被公社麻书记刷下,大哥读大学的美好愿望落空了。

  为了从事科技实验,大哥只能在家里偷偷地搞,不能让外人知道,否则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有一次,他从镇上商店买来电炉,用村里的电给电炉丝通电,为的是用电炉给试验中的某物体加热,却导致全村夜间用电瞬间停电,结果被小队干部巡查发现后,当场被揪到小队部进行批斗,批斗他是“破坏生产队集体事业”的坏分子,人赃俱获,他只能默认挨批。其实,因试验导致停电实属正常,更重要的原因是当时小水电的电压很低且极不稳。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大哥动脑筋想办法,为使水电站正常运行做了多项改进工作。

  因家庭出身“四类分子”问题,大哥除了这次挨批斗之外,每次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他的工分值总是最低,工分值仅及同年龄、小队干部儿子的一半,还经常被贫下中农干部讥讽、打压。他性格倔强,几次与队干部据理力争,在当时那种特殊政治环境下哪能获胜?他不自量力,却争出了极大的名气,村民们送他“铁人松海”之绰号。经历了这些不公不平之打击后,他对生产队的集体劳动产生怨气,为了个人劳动尊严与自由,他转而向小队承包副业生产,借此干自己想干的活而养家糊口。每年年终结算时,他都要向小队缴交副业工分,以换取当年的全家口粮,维持一家人的艰难生存。

  大哥喜爱游泳,爱吃大块肥肉。他的游泳水平高,潜游技术好,每年夏收时,生产队社员在长塔牛头儿进行“双抢”,吃完午饭后,年青小伙喜欢下水游泳,以各种方式比赛,看看谁的游泳本领强。每次潜游比赛,他的水下行程总是最远,在水中憋气的时间最长,为此,他获胜后喜得“大块肥肉”的奖赏。

  未分田单干时,大哥曾多次到吾祠乡彭炉村买过粗大杉原木,一路艰辛地将其扛回来,到家时全身上下都湿透了。等到农闲时的夜间,邀上同村的几个青年人,趁着夜光启程,各自肩扛圆杉木,徒步走十来公里山路,偷偷将木头运到安溪县边境卖个好价钱。几次成功得手、兴致正高之时,有一次却被埋伏在半途中的公社干部逮住,最后以“投机倒把”违法行为惩处,在公社电影院罚放一场电影,并在电影放映前手持话筒,向所有观众作深刻检讨,以此表示悔过自新,永不再犯。

  1981年秋冬,母亲决意在村子后坑头建一座新房子,以解决家庭人口多住房困难问题。念于家里有四兄弟,将来各自成家后人口会更多,大哥亲自绘制了新房建造设计图,将整座房子设计成两层共16间房,恰似四方形土楼结构,这座房子共花了1800元,于当年寒冬建成。房间多了,楼层高了,在村子里蔚为大观。只是当时未将台风因素考虑在内,造成今后产生一些小麻烦。因屋顶太高,每次台风袭来,屋瓦常被刮走。这房子我们住了十年之后,家中有三兄弟迁走了,只剩二哥一户人家仍在住,每次碰上台风刮走屋瓦,二哥只好一次又一次地爬上高高的屋顶翻盖新瓦片。

  大哥虽说有福相,却多次遭受重伤,可谓命运多舛。第一次受伤是在上山割松脂时发生的。他在松树高架搭桥上采松脂,一不小心从高处坠落到地上,身体猛然撞地,造成重伤,导致他的牙齿掉了好几颗,肩膀后背上还缝了十几针。第二次是墟天时乘拖拉机赶集,因车辆翻车受伤。当时,一部载客的手扶拖拉机行驶到宽田头大拐弯处,因机械故障导致翻车,当时有十几个乘客从车上被甩出,坠落到公路旁的深谷里,大哥是重伤员之一,在公社卫生院住院十几天,伤口处缝了十几针。第三次是他骑摩托车到长塔尾探亲,走完亲戚刚返回时,在一座老厝拐弯处,不小心摩托车栽倒,连人带车掉进厝后沟石砌的岩层上,一条手臂彻底摔断,后经医院正骨方治愈,恢复康健。第四次是在宽田电站边,在检查变压器时发生的。当时,变压器突然爆炸,滚烫的变压器油喷射到他双手及脸庞,导致多处严重灼伤,住院半个月时间,花了近两万元,经龙岩市第一医院、三明市化工医院紧急救治,方治愈出院。大哥四次受伤均十分严重,好在命大,似乎冥冥之中幸得吉人扶助,方能逢凶化吉,破财消灾,保住身家性命,继续不断发展自己的家业。

  1985年起,大哥在镇上租房开维修店,随后将全家人迁至镇上居住,并专职从事无线电专业维修。期间,大哥曾收若干名徒弟教他们无线电维修技术,当时龙岩新罗区的一个小伙子跟大哥学了大半年时间,学成出师之际,没想到该徒弟竟然将大哥的元器件备货和一整套维修工具席卷而走,逃之夭夭。大哥只好自认倒霉,重新添置维修工具,继续他的维修生涯。

  第二年,在乡政府主管领导和乡水利站干部的支持下,他开始以法人身份承包唯一乡办的电站--宽田电站,后来还当上象湖供电所所长。在近30年时间里,他为象湖镇改造农户电网费了巨大心血。当时,城乡用电尚未联网,乡办电站电压很不稳定,时常停电,一旦停电,大哥总是第一个挨骂,多数用户和象湖中学师生总是这样质问:“怎么又停电啦,松海管电管到哪里去呀?”因当时象湖镇老百姓还没有使用电度表,更有个别农家常年偷电,造成用电管理极其混乱。为了整顿全乡用电秩序,供电所决定给每家每户装上电度表,为此,工作人员想尽了办法认真组织实施,此举得到了绝大多数用户的欢迎,但也遭到偷电大户的强烈反对,个别用户拒装电度表被供电所拉闸停电,某个人为此无理取闹,出言不逊怒骂大哥,并当场殴打了大哥。大哥忍气吞声,就当着事情没有发生一样,后经派出所出面批评教育,此类闹剧方得到妥善的处理。举此事例,可推知当时在农村推行安全合理用电有多大难度。

  1986年以来,大哥自从承包乡里的电站后,日子逐渐好了起来。后来,乡办电站改制,大哥邀上几个朋友筹集到一笔资金,共同将宽田电站买下,继续投入资金加大电站技改力度,并通过科学管理,使电站发电效益越来越好,他的收入也随之增加。1996年,大哥在镇上买下了一座占地面积近一亩的四合院作为住宅,命厝名“重德堂”,正式建基象湖集镇。

  1987年,“以工代赈”工程、总投资80万元的长塔水电站建成。剪彩当天凌晨,电站配电盘调试竟然失败,大家为即将到来的地县领导剪裁而心急如焚,负责安装的工程承包方对此不知所措。这时,在场的大哥出手想帮助解决难题,没想到竟遭承包方工程师一阵辱骂,说是“若出了大问题,你敢负起这个重大责任?”大哥对此默不作声,只是仔细查看配电线路,然后拿着电工用具调试一下,竟然立马获得成功,令在场的工程师们大为惊讶。其时,在场人员一阵热烈掌声响起,大家一致称赞:“真不简单!土师傅赛过正牌工程师。”“松海大师傅”名声由此远扬。1992年,大哥被市政府主管部门评为电力工程师。现今象湖、溪南两镇所有电站常年大维护均由大哥担纲负总责,连桂林街道黄祠电站出了故障,一样请大哥出手排除。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趁着“改革开放”的强劲东风,大哥充分发挥专业特长,为象湖电力事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诸如县乡电力联网、农电改造、增设各村变压器、架设农网电线等等,他都亲力亲为,认真干好每一项工作。随着经济收入的增加,他又投入大笔资金,先后收购或入股合建多座水电站,成为镇里知名的电力企业主。发家致富后,他乐于奉献,对家乡的各项公益事业均捐资襄助,给予积极支持。

  工作余暇,大哥以旅游和摄影为乐趣。2005年,他拿到驾照,购买了一辆小车,工作之余常带上相机,四处游玩并热衷于摄影,以此自娱自乐。随着电力运营向自动化方向发展,大哥还学起了电脑,以会计电算化新手段进行电费结算,如今他用起电脑来,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在象湖镇里,大哥励志进取,创下了数个全镇“第一”:自学成才第一人,第一个修理无线电的维修工,第一个购买“小毛驴”摩托车上路,第一个在室内栽培蘑菇,第一个搞气象监测点,第一个向乡里承办电站的承包者,第一个著“磁子论”作者等等,真正做到了家喻户晓,知名度极高。他还将“磁子论”论文寄往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得到了该所院士回信赞赏。

  以上说完大哥的自学成才及艰苦创业事迹之后,有必要提及大哥对几个弟妹生活和读书的重视情况。1979年9月至1982年7月,我在象湖中学读书时,他常到任课老师处过问我的学习成绩。每个圩日上街摆摊时,他总是买上一大块猪肉,叫饭店老板帮我和弟弟煮上一碗猪肉,让我俩尝个新鲜,大饱口福。后来,我在龙岩师范读书时,他大半年上来龙岩一趟,是为采购无线电元器件专程而来,每次到龙岩时,他总是拉我上街,一起到街上饭店狠吃一顿。

  大哥对兄弟一往情深,遇到大事情,勇于担当,默默奉献,无怨无悔。我家父母早过世,为了弟妹的求知深造,他挑起家庭重任,倾力支持弟妹上学,长兄如父,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1987年小弟考取上海某大学,毕业后在上海知名外企工作,每次他从上海回家探亲,我们四兄弟总是携妻带子在他家团圆聚餐,他乐当东道主,热情宴请四兄弟组成的大家庭所有成员。

  大哥育有一男一女,均已成家生子。现今,他对孙辈们更是疼爱有加。独子在城区购置了套房,在城里定居生活。大女儿2007年于东北财大硕士毕业,在厦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成家立业,买房购车,生儿育女,事业家庭双丰收。遇到节假日,大哥一有空闲便驱车到厦门走走,看看外孙子。女儿在大连读大学时,大哥大嫂曾专程到北京、上海、大连旅游一趟,借此扩大见识面。女儿就业之后,为回报养育之恩,特安排父母去香港一游,他们一家子很高兴到香港游览,畅快游乐,喜不自禁。时值今日,年过半百的大哥虽经历数十年人生道路的诸多磨难,却能长期不懈发愤自学,最终走上电力创业成功之路,成为镇里一大名人,实在是“有志者事竟成”。如今,以他为核心的一大家庭均走上了康庄之路,生活幸福美满,令人镇里百姓羡慕不已。

(詹柏山文稿于2013年11月1日上午,字数5300字)

赞小坂坤德堂俊才秀彦

詹述芬

黛烟俊秀延东南,双水交会聚深潭。

坤德堂立小坂尾,棠棣同辉家业昌。

曾祖吃斋乐施善,清文理发修表忙。

改革开放出俊彦,如鱼得水显非凡。

松海自学精电业,忠阳种植向市场。

柏山自修日韩语,著书立说写华章。

松峰科大学成后,拔尖技术美名扬,

旅居上海家业昌,高科前沿获褒奖。

热心公益齐努力,襄助奉献辉祠堂。

秀丽女研镇首位,国之栋梁溢馨香。

养贤亭立交辉映,人才辈出传四方。

父老乡亲同颂赞,家乡事业更辉煌。

读了上文若有收获,请扫描转账给个赏吧!谢谢给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