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中量诀》更新连载第1章:清水村天降喜婴 刘阿伯搭救武士

中量网2018-07-18 15:17:23

声明:来源-中量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并获得授权。


A

BOUT UPDATE

关于更新

本来打算是留到五一之后正式开始更新的,没想到昨天发了前言,好多朋友私信说勾起了他们那好奇的求知欲,一个个都让我快一点更新,没办法。为了安抚他们心中那颗骚动的心,决定今天正式更新第一章。就当做是五一假期的一点福利了。

第一章
  清水村天降喜婴 刘阿伯搭救武士


元朝末年,政治黑暗,统治阶级内部政局动荡。朝廷横征暴敛,土地高度集中,社会经济衰败。加之繁多的苛捐杂税,让贫苦的老百姓食不果腹。民不聊生的日子促成了各地农民起义,但荒诞的元朝上层却不以为然,吾皇元惠宗大肆屠杀各地起义军,让整个动荡的中原大地蒙上了一层又一层血腥的幕纱。


清水村,地处太行山脚下,依山傍水而建,村外一条清水河常年缓缓流淌,溪水清澈透亮,鱼虾成群,加之周边绿树青山的映衬,这里简直就是一处世外桃源。


自宋朝开始,这里的村民就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让这里的百姓丰衣足食,日子好不快活。外边的血雨腥风一点也没有波及到清水村的宁静,因而什么苛捐杂税一概没有,村子里的最高阶层就是村长,一位朴实年迈的白须老者,村民都亲切的称之为“刘阿伯”。


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划破了小村的宁静,原来是陈生家有喜了。陈生是本村的屠夫,有一手割肉剔骨的好手艺,媳妇花姑人很善良勤快,谁家有个缝缝补补的女红活儿,她都会热心帮忙。知道老陈家得喜了,乡亲们一个个儿地登门拜贺,清水村立马热闹起来。


刘阿伯拄着他那枯藤老杖,看仗身雕有九龙一凤,杖头包纯金打造麒麟冠顶,灵兽口中飘逸地挂着一捋金丝锥形琼玉坠儿。他缓步走进陈家的院落,笑容满颜地贺道:“大喜啊,大喜啊,生儿,快告诉我娃娃是男是女?”


陈生见村长到来,搀扶着老母亲陈老太,出门相迎,开口道:“刘叔,是个男娃儿,可虎实了,像我,哈哈哈。”爽朗的笑声洋溢出初为人父的喜悦。


“陈老太,恭喜啊,这可是龙胎啊,家族有后啦,快,生儿,带我进去瞧瞧。”说着,径自向屋内走去。


“嘿,瞧这老刘头儿急的,走,咱们也进去。”陈母微笑道。


进了屋,屋内陈设简单,墙上挂着一件棕草制成的蓑衣,青砖垒成的床榻上厚厚铺满了稻草,草上盖上了一层毡布,花姑倚靠在床头,怀中抱着婴孩,正在哺乳。看到村长进来,她连忙掩盖衣襟,笑脸相迎道:“刘叔,您来啦,快进来看看这孩子。”


“花姑,要不你先喂奶,我迟些再来?”刘阿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不妨事,不妨事,孩子刚刚吃完,您看,现在也不哭了吧!”说着,将胸前的纽扣系好。


“那好极!”说完,刘阿伯走上前去,端详着这个初生的婴儿。


只见这孩童,胖乎乎的脸蛋上挂着两串弯弯的绒眉;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下长着一个灵巧的小鼻儿;菩萨耳,罗汉嘴儿,双手胖乎乎的,十指又短又粗,尤其宽大的奔儿头,还有鼓鼓的后脑勺,甚是可爱。此时他正在环视周围的人们,纯净的眼眸中流露出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看着这个可爱的婴孩,刘阿伯捋着他长长的白须,大笑道:“这娃儿可不简单啊,天赋异禀,异于常人,以后必成大器,花姑,你们好福气哦!”说着轻轻摸了摸孩子柔嫩的小脸蛋儿。


陈老太应声道:“借您吉言了,您看这大喜日子,娃儿的名字还没有呢,您才学渊博,就给赐个名儿吧。”说完叫陈生去外屋取来了笔墨。


“好,多谢老太看得起老朽,那我就帮咱孩子取个名字!”说罢,刘阿伯卷起长袖,拾起毛笔,轻喂一口浓墨,思考片刻,大笔一挥,“忆清”二字跃然纸上。写罢,轻捋着胡须,看向众人。


“陈忆清?刘叔,何解呢?”陈生费解地看着刘阿伯,轻言道。

屋内众人也是一脸茫然地看着阿伯,不明其深意。


刘阿伯轻抚了几下他的麒麟杖头,微笑道:“人这一生重在义,有义者行天下,而义者第一要做到的就是不能忘本,我们百余年生活的地方叫清水村,这就是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我相信这孩子有朝一日必能走出这里,为朝廷为百姓干出一番大事业,但无论天涯海角,也是我们清水村的孩子,忆清二字就是由此而来!”


众人大悟,无不拍手叫好。陈老太竖起大拇指,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花姑道:“刘叔,忆清这名字起得太好了,男儿志在四方,但不论天高地远,根在咱们清水村,祖宗不能忘,家乡不能忘,还有赐他名字的这个刘爷爷他也不能忘哦,哈哈。”说着花姑轻轻掐了掐孩子的小脸蛋儿。


“我这就去招呼乡亲们,一会我杀鸡宰牛,大家不醉不归啊,哈哈哈,我有儿子忆清啦!”陈生说罢,大踏步地向院落走去。


这一夜,月朗星稀,清水村点起篝火,几十个大桌摆起,大家把酒言欢,人们沉浸在无限的欢乐和喜悦中。


话锋一转,就在此时,通往清水村的槐树林里,出现了一个黑影,踉跄地向村庄走来。进到村口,借着篝火的光亮,终于看清,是一个20来岁的青年大汉,全身是血,身上青绿色的甲胄已经残缺不全,手中依仗之物是柄断头樱枪,他脸色灰暗,意识恍惚,跌跌撞撞地摔倒在村口井边,口中喃喃自言,不知所云。


“阿伯,阿伯,不好啦,有人受伤了,都是血,你快去看看啊”李二狗一路小跑的撞进正在起舞的人群里,正好和村里猎户高五撞了个满怀,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一处臭泥塘里,溅了一身的泥巴。


“你这二狗子,吃癫药啦,这大喜的日子,你来搅什么局。看我不揍你!”高五指着李二狗大喝道,说着伸腿一踹,本来刚从泥塘爬起来的二狗,又一屁股坐了下去,这回不但身上,连脸上都溅满了淤泥。


话说这李二狗,是清水村最不招人待见的一个闲世太保,不学无术,人也懒惰,前些年气死了他爹娘,如今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在村口处的一座茅屋里,平时靠一些偷鸡摸狗的贱事过活,所以村里的人很少搭理他,这次陈生家的喜宴也没有得到邀请。


李二狗抹了一下脸上的臭泥,耍泼道:“高五,我告诉你,要不是今天我没吃饱,肯定揍你个满地找牙,快带我见村长,有重要事!”说罢,他再次起身,准备往人群里挤。这下好使多了,因为身上的污浊之物,所有人都捂着鼻子给他避让。


刘阿伯此时正在和陈老太交谈,看到二狗这幅摸样闯了进来,眉头一皱,提杖便要打,被身旁的陈老太拦下。其实老太也心有不悦,毕竟是家门大喜,有人如此大闹会场,怎会不气。陈生在老母身旁,一个箭步冲到二狗身边,毕竟是屠夫啊,结实的大膀子一抡,厚实的大手直接将二狗提起到半空,沙包一样的拳头刚要落下。陈老太大声叫道:“生儿,莫动手。听他说。”


此时二狗已经瑟瑟发抖,这一村人,他最怕的就是陈生,上次偷他家老母鸡,被发现后,那顿暴打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儿。


“村长,我…我不是来捣乱,村口有个人好像受伤了,全是血,您看看去吧,我是来报信儿的。”说完,他用乞求的目光看着陈生。


“什么,有这事儿,真是晦气,生儿,快随我看看去!”刘阿伯一边说一边起身向外走。


大家都疑惑地随着村长,出了陈家大院。只留下了二狗子一个人,他看众人已经尽数离去,从身后掏出一个大个儿麻布口袋,将几桌的食物一扫而空,翻墙跑走了。


众人来到村头井边,看见这名大汉横卧于此,气息已经非常微弱,身上各处伤口有些已经结痂,想必他已带伤奔波数日,方才找到这里。刘阿伯探出食指,放于大汉鼻下,发现还有一丝热气尚存,大叫:“他还有救,快取水来。”说罢,已经有人将一碗清水端到大汉嘴边,纤细的水流慢慢送到他的唇边,干枯的嘴唇立马稍显润泽起来 ,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半碗凉水下肚,大汉的脸色也由苍白慢慢红润。


刘阿伯伸手在壮汉额头一触,滚烫的如烤熟的山药一般,他急忙吩咐了几个人把大汉抬到自己的茅屋暂时住下,为其上了草药,包扎完毕后,已是接近丑时。


刘阿伯回到自己的榻上,闭目沉思,这个人是何方人士?清水村四面环山,进村之路也只有寥寥数条,他如何进来?从他伤口判断均为刀剑钝器之伤,难道他为歹人?还有刚才在帮助他擦拭身体的时候,发现他右臂有一刺青,为玄武神兽,这又是何意?一串串问题萦绕在刘阿伯的头脑中,久久不能散去,他不知道救他到底对不对,会不会给村子带来灾难,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算了,先不管这些了,把他救醒自然一切便可知晓。想到这里,阿伯和衣而眠,慢慢睡沉了。


整个小村庄又恢复了平静。皎洁的月光照亮了半边天空,只有在远际的天穹中才看得见一两颗星星,闪着淡淡的光,正慢慢隐去。奔腾了一天的清水河平息了,静静地流淌着。一轮圆月倒映在这河面上,晚风一吹,波光粼粼。

第二章引子:落魄武士误入桃花源 隐士高人忆昔年往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节后分解。

中量大强 (金融科技公司大佬)

中量大强,性别不详,年龄不说,爱好很多,扣得了篮,码得了字;开得了游艇,吃得下盒饭;搞得了金融,玩得转互联网。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CEO,一米九零的身高可以轻松扣篮。名副其实的高富帅,但是作为一个互联网界的技术男,却拥有一颗搞文艺的心。一个明明可以靠技术吃饭,偏偏要靠才华的人,利用业余时间,以键盘为笔、以屏幕为纸,将喜怒哀乐、爱恨离愁诉诸笔端,进行着他文学创作之路…


中量网www.zlw.com是一家技术驱动型产品公司,以期货和股票交易作为切入点,将二级市场的各类衍生服务共融,形成一账号全球交易生态平台。先后推出的产品包括量化策略商城、期货交易王仿真版、实盘版、中量股票仿真版、P2P个人私募管理系统、中量财富、线下品牌中量汇等。中量网目前已逐步将产品线扩展到外盘期货、外汇、美股、港股等全球二级市场,形成从产品化到平台化再逐渐形成生态的全新型互联网券商模式,未来通过强大的产品入口和海量的用户资源,会对接各类生活消费,真正意义上实现生态化交易一站式服务。中量网是中国金融协会会员单位,并获得国家 “高新技术企业证书”。



支持我们请点赞&欢迎大家使用评论功能与小编交流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