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幽怨宫女是有多么寂寞:老天爷请赐予我一个男人吧!陌陌不如树叶,摇一摇不如河边蹲.

掌门的成语大会2018-09-05 10:53:49


御沟流叶


 

听人说扔个漂流瓶就有可能找到大美女,有一天我就写了张纸条装进漂流瓶扔了出去。没过两分钟果然一个大美女敲门出现在我面前说:大哥刚才的瓶子是你扔的吗?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缓缓点头,美女说:你有病吧从三楼往下扔啤酒瓶会砸死人的!话说漂流瓶是人们在海边或者江河边上,为了求救或者许愿,把写有字的布条纸条塞进瓶子扔进水里随波逐流,直到有一天有人捡到瓶子。

后来QQ微信等社交媒体也开发了漂流瓶功能,你发出一段信息,系统会把它随机的发给某个用户,对方如果对你的话有兴趣就会回复你。看着挺浪漫挺有趣的吧?这都是咱们老祖宗玩剩下的,咱们老祖宗玩得更雅致、更写意!人家玩的叫御沟流叶,也叫红叶题诗。而且还不止一个人这么浪漫过。先随便讲两个。

 


进士李茵游苑中,见御沟流叶有诗,“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后僖宗幸蜀,茵奔窜南山民家,遇宫娥云芳子,因与同行诣蜀,具述宫中事,曾有诗书红叶上,流出御沟中,即此姬也。唐德宗时贾全虚于御沟见一花流至,旁连数叶,上题诗句曰:"一入深宫里,无由得见春,题诗花叶上,寄与接流人。"全虚悲想其人。事闻于德宗,知为王才人养女凤儿所题。德宗因以凤儿赐全虚。

 

红叶题诗故事。唐宋笔记小说中多有记载,情节相类而事主各异。《红叶题诗》的故事最早见于孟棨的《本事诗》中“情感第一”。一共有两则,一则说的是:中唐诗人顾况在洛阳时,闲暇时与三诗友在宫廷苑囿内游玩。看到流水从宫墙内飘来一片大梧桐树叶,上面写有一首诗:“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顾况第二天走到流水的上游,也题了一首诗在叶上,诗曰:“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欲寄谁”,让它顺着水流入宫墙内。过了十多天,有人到苑中踏春,又在红叶上得到一首诗,拿来给顾况看。红叶上写着:“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

 

另一则说的也是宫女题诗,但情节人物均有所改变。说的是盛唐时代开元年间,玄宗下诏赏给边塞守军军袍,让宫中宫女们缝制。一位边塞守兵士在短袍中发现一首诗,上面写着:“沙场征戍客,寒苦若为眠。战袍经手作,知落阿谁边。畜意多添线,含情更著绵。今生已过也,重结后身缘”。这位士兵上报了朝廷。在找到了这个宫女之后,玄宗也很大度说:“我与汝结今身缘。”将这位宫女许配个了那位士兵。

相比之下,“红叶题诗”情节更离奇,更富浪漫色彩,也没有君主仁义大度,免罪赐婚这类颂圣内容。所以,后来的类似传说、诗词、戏剧都是按“红叶题诗”这个版本发展下去,只不过人物、内容各自不同,情节越来越细致生动。

 

唐宣宗时,中书舍人卢渥舍人当年在京应举时,有次偶尔来到御沟,看见水上飘一红叶,叶上有一首绝句。于是便将这首题诗的红叶放到自己的箱子里。后来宣宗皇帝下召,将部分宫女遣散出宫,任其嫁人。但规定只许嫁给百官,唯独不准嫁给在京的举子,这大概也是对卢渥这类举人写和诗的惩罚。卢渥后来到范阳任职,才得到一位出家的宫女。婚后,这位宫女看到卢渥保存的红叶,发出长长的叹息说:“当时偶题随流,不谓郎君收藏巾箧。”人们听到这段奇遇后,没有不惊讶的。这位宫女题在红叶上的诗曰:“水流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红叶题诗”有许多不同的版本,在朝代、人名、情节上都有些微出入,《本事诗》里记当事人为顾况,《云溪友议题红怨》为卢渥,而宋初孙光宪《北梦琐言》成了进士李茵,人名虽各不同,但内容大同小异。

    在这众多的故事中,相比之下,刘斧《青琐高议》中《流红记》这类故事中内容最详尽,叙述最生动的一种:

 

唐僖宗时的一天傍晚,年轻的于佑在城墙下漫步。时值“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的深秋,满地枯萎的落叶,风呼啸着而去,身上的衣服也挡不住那肃杀的阵阵金风。天色越来越黯,他呆呆立了片刻,颇怀莫名的伤感。他在御沟的流水中洗手,御沟中浮着的落叶在清冽的水中缓缓流出,忽然发现一片较大的红叶上面有墨印,他随手将叶子拾起来。使他意外的是红叶上竟然题着一首诗:“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墨痕未干,字迹姗姗清秀。

 

他看了看身边高入云端的宫墙,猜想一定是某个宫女所为。于佑把诗带回家里,但此事让他久久不能释怀,每天夜里辗转反侧,眼前全是宫里那个落寞的女子空幻的身影。几天后,他也在红叶上题诗两句,置于御沟上游的流水中:“曾闻叶上题红怨,叶上题诗寄阿谁?”之后他又怅然地在流水边徘徊许久才离去。于佑将此事讲给几个同伴听,大家都笑他。一晃几年过去,于佑已把那件事渐渐淡忘了。他科举不成,几近落魄不堪,于是在富室韩泳家教书。一天韩泳告诉他,不久,唐僖宗放出后宫侍女三千,让她们回到民间婚配。有位叫韩翠苹的女子是韩泳的同姓,正住在韩舍,他愿为二人牵线结缘。当时于佑尚未娶亲,听说韩翠苹姿色美艳,于是答应下来。

 


于佑婚后与感情很好,一天,韩翠苹在于佑的箱子中看见自己亲笔题写的那片红叶,问于佑哪里得来的,于佑便如实告之。韩翠苹说:“妾在水中也得到一片红叶,不知是何人所做?”于佑取来一看,墨迹犹存,正是自己当年曾经写的。于是夫妇二人相对惊叹感泣久之,曰:“事岂偶然哉?莫非前定也。”韩翠苹取笔写下一首七绝:“一联佳句题流水,十载幽思满素怀。今日却成鸾凤友,方知红叶是良媒。”

 

听听!这么多人往树叶上写诗,然后扔水里漂走,还能让人捡到,还能成就姻缘!我怎么那么不信呢?第一,古代书写的主要工具就是毛笔和墨汁,墨汁写得字被水泡了以后很容易变得模糊不清。树叶子的表面都有蜡质层,具有很强的防水作用。如果用现代的油性笔往上面写字可能还好,墨汁往上写字很费劲。就算勉强写上去,墨汁也不会渗透进去,而是虚浮在树叶表面。扔到水里随波逐流,被浪花一打湿,墨迹马上就会冲洗掉。第二,怎么感觉唐朝的书生天天不在家读书准备科举考试,没事都在河边蹲着等树叶?您要是说浣纱女、洗衣妇、洗菜丫鬟还有孤舟蓑笠翁什么的老在河边呆着还凑合,书生们天天在河边蹲着你还能金榜题名出人头地吗?第三,经历那么多不可能之后,还能人海茫茫的把题诗的宫女娶回家!就算无巧不成书,也不能太狗血了吧。

 

所以我推测,根本就没有御沟流叶这种狗血剧情,一定是某几个宫女进宫之前有青梅竹马的情郎,后来通过某种机会渠道俩人取得了联系,最后编造出御沟流叶这种煽情桥段糊弄大总管,找机会放出宫去成就姻缘。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倒是愿意赞美这种奋不顾身的爱情。因为欺君之罪可是要诛三族诛九族的呀!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