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燕城掌故:长川廖氏“父子拔贡”

永安论坛2019-09-17 11:49:10




背枕富贵山的长川村是洪田镇所辖的一个海拔较高的行政村,地处镇的西北部,距集镇22公里,距永安市城区38公里。长川村虽是一处偏僻的小山村,却也山青水秀,并有着比较发达的文化底蕴,在清朝中叶出现过“父子拔贡”“兄弟登科”的科举盛事,一时传为佳话。其中“父子拔贡”指的是廖瑛、廖承伊父子分别在嘉庆辛酉年(1801年)和道光乙酉年(1825年)获取拔贡功名。



廖瑛,生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十一月三十日,自幼随经商的父亲徙居闽中各地,赋性聪明,秉质纯粹。他在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这年双喜临门,先是以永安县学第一名的成绩取得生员资格,接着长子廖承伊于十月份出生。次年岁试,又取得永安县学一等一名的成绩,成为获得官府廪米津贴的廪生。嘉庆六年(1801年),已届而立之年的廖瑛获取辛酉科拔贡功名。明清科举制度,由各省学政从府、州、县生员(秀才)中选拔成绩或资格优异者,升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清代贡生分岁贡、恩贡、优贡、拔贡、副贡、例贡六种,其中拔贡初定六年选拔一次,乾隆七年改为每十二年(即逢酉岁)选拔一次,名额为每府学二名,州、县学各一名。由于产生拔贡的年限长,名额极少,因此拔贡在六种贡生生源中是成绩最为优异者。获取拔贡后的第二年,廖瑛赴京应壬戌科廷试,蒙乾隆皇帝取列一等第三名,即补候选复设教谕职衔,勅封修职郎,开长川廖氏家族科甲之先声。但廖瑛一直未曾获得实缺,此后他致力于家乡的教育事业,据清光绪九年(1883年)新修的洪田《廖氏族谱》记载:“嗣后桃李盈门,沐春风化雨而发达者亦不堪胜数”。以后,廖瑛的长子廖承伊也取得拔贡功名,官府赠以“父子拔贡”匾额,次子廖承仲也考取生员资格,还有一位侄儿获取廪生资格,这足以证明廖瑛教育有方。



廖瑛还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琴棋书画以及雕刻等技艺无不精通,其中书法艺术深得王羲之精髓,尤为出色,因此深受人们喜爱,在当时流布永安城乡,达到无家不有,无人不羡的程度。至今,长川村故老仍在津津乐道:廖瑛写的毛笔字获全省第一。据说现在民间仍然遗存有他的书法作品。廖瑛于道光十八年(1838年)八月去世,享年67岁。



廖瑛的长子廖承伊自小天性聪明,读书是一览靡遗,作文则笔机流利,他参加县、府童试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16岁考取秀才,17岁补为廪生。道光五年(1825年),31岁的廖承伊在乙酉科试中取得拔贡功名,与父亲廖瑛获取拔贡功名时间间隔二十四年。次年晋京应丙戌科朝考,蒙道光皇帝取列二等一名,被授予候补直隶分州职衔,勅封征仕郎。以后,廖承伊未能在科举中更进一步,据《廖氏族谱》载:“总计十一次风簷小试,列榜必高;十二科棘院争雄,屡荐不售”。这时他的年纪已过“知天命”了,见老师在试卷上批语:“荐而不售,惜哉惜哉”,于是觉得“功名”这个东西仍命中注定,不能强求,从此绝意考场,在家乡周边的村子设帐教学。私塾一开,慕名前来就学的学生很多,许多还是衣青衾食廪饩的生员。


永安知县金万清素知廖承伊的品行文采,鉴于道光、咸丰之交,永安学子在“酉亥两科,士鲜中彀”(金万清致廖承伊书中语),在咸丰元年(1851年)冬因公事途经湍石村时,特意前往拜访廖承伊,想请他出来掌教燕洋书院,但因廖承伊恰巧有事回到长川家里,未能见着。次年正月,金万清急切地敬修聘缄请来廖承伊出任办在小陶的燕洋书院山长,此后永安、宁洋两县的生员多是出自廖承伊的门生。咸丰五年(1855年)八月,廖承伊去世,享年61岁。


《廖氏族谱》载有廖承伊所作诗数首,兹抄录二首奉和同族举人廖景星的七绝诗如下:


《复和(晓湖公)感怀诗四绝》(四首选二)


其一:自叹名场老此身,知音何日遇风尘。只凭宗族生光宠,仕籍如今有几人。


其三:文章知己自相亲,朝夕过从定有人。玉筍班中多得意,何妨绝口不言贫。




廖瑛画像

 


廖承伊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