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英雄”“末路”

隆中不对2018-09-13 16:42:36

我拿着清单走进文具店。旁边的学校已经放学了,店里只有我一个顾客。

 

“拿一个铅笔刀。”

“转笔刀吗?削铅刀就可以吧。”老板娘好像看出我的年纪,虽然我裹得严严实实。北京的冬天真冷。

“对,削的就行。还有这种笔芯。”说着我从文具袋里翻出一只用完的空笔芯。

“这不就是按动的嘛。”

老板娘招呼着刚进来的一对父女,女儿应该是上小学56年级的样子,她有些好奇的看着我。估计她在这里见到的都是同龄人。我转过身去,看着花花绿绿的文具。

荧光笔有好几款,每一款大概都有五六种颜色。第一次真正接触荧光笔还是上大学的时候,看着它们半透明的样子,我脑中闪过的念头竟然是觉得很好吃。还有各种各样铅笔,黑的、彩的,纸罐装的、散装的,削好的、完整的,我伸出手抚摸着。

 


到五年级的时候学校才允许我们用圆珠笔和钢笔,所以铅笔和动画片才是伴随着我过完童年的小伙伴。

校门口的几辆小推车就是小卖部,同时也是小文具店。小推车的下面放着三线格、田字格和大田字格,也有全是白纸的本子。我最喜欢大田字格,但是每张纸要比田字格少写好多字,也就作罢。上面放着铅笔橡皮,我们都喜欢上面带橡皮的铅笔,一来是方便,再者就是花同样的钱比较划算,但是那种橡皮又小又硬,用力写的字会擦不干净,所以到现在我不管是用什么笔写字都是轻飘飘的,从不会“力透纸背”。

偶尔铅笔会出新款,我买过一支自动铅笔,塑料壳,就像现在不用削的2B考试用笔。没过几天丢了,也就不再买了。后来邻居家哥哥给我看了他的铅笔,外观是个小手枪,能发射,能写字。我大喜,从没见过这么好玩的笔,央求着来上一发。谁知手笨,枪没打出去扳机折了。哥哥安慰我说,没事,还能写字。

印着乘法口诀的铅笔盒连同三线格和田字格放到书包里,过不多久就会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只有小学生的书包里才会有的那种味道,香香的。每次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和文具,我都会伸进去半个脑袋,就为了闻得更深一些。新书有新书的墨香,旧书也有旧书的霉香,打开书先沿着书缝闻一遍,直到现在,癖好仍没有改变。

 


“还需要别的吗?”

我回过神来,发现那对父女已经走了,“墨水,黑色的。”

老板娘递出一瓶。

“我要……

“这是英雄的。”老板娘好像未卜先知。

五年级后学校开始要求用钢笔写字。同学们就置办墨水,碳素的、蓝色的、甚至自己勾兑的颜色,只有红色不能用,那是老师的专属,所以小小的心里对红墨水很是敬畏。老师的办公桌上都会摆着红色墨水,有时还能碰上老师批改作业,他们不像我们把墨水吸进钢笔,而是拿笔尖沾一下,写一点。讲桌上唯一的彩色粉笔也是用墨水泡过的红粉笔,颜色不正宗,但也很醒目。

 


有种说法:房子再多只睡一间。同样,笔再多,写字的时候只用一个。可我就爱收集好多笔,高中书立一侧挂的满满的,其实写来写去就爱用那几只。现在依然喜欢买些好看的笔,不过很奇怪,这些笔总是没过几天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