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贴吧神贴:《温格豪购前锋记》

英超各种黑2018-04-15 17:25:41

阿森纳吧的神贴,作者@362029868 。一口气看下来不费劲,不能我一个人笑得睡不着觉!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719791275?see_lz=1&lp=6034&post_type=normal&mo_device=1&is_jingpost=0&pn=0&


=====以下是脱水版=====


天刚亮,温格就揣着支票,赶着去市场采购过冬的储备了。

裤兜里的支票有好几十张,别看面值有大有小,加起来可有1亿英磅。

这可是
温格揣了好几年的家底,村里家家户户都过上了好日子,在一众邻居的非议和嘲笑中,温格只好打算今年夏天把家里好好改造一番。虽然算不上贫下中农,但是毕竟家族历史悠久,有过辉煌。10年前盖新房时欠下的贷款,一度家道中落,幸好温格持家有方,省吃捡用,年年折卖家里养了多年的猪鸡狗鸭,才还清债务。
所以昨晚打破储蓄罐,
温格心里也有苦啊。

没办法,前段时间,家里养了好几年的中场三宝,老的老、病的病,已经不能承担看家守门产子下蛋的重任了。

由于赶了个大早,
温格一来到市场,就趁着人不多,从一家叫门兴的店铺里,捡到了一件叫扎卡的宝贝。
后来又先后在两个小摊讨价还价,买下了霍尔丁和浅野推磨两只小幼崽。


太阳已经出来了,温格走进了同村拉涅利开的莱斯特城店,转了两圈,本来心想看看别人家去年养得肥大肥大的几个宝贝,是怎样的。谁知一细看,角落里有只瓦尔迪身上竟然有个2000万磅的价格标签。这可是个好宝贝啊,去年评选村里下蛋最多的母鸡。这货虽然已经是老母鸡了,可是数量高居第一。宝贝!真是宝贝!

一定是之前不小心贴上去又忘记撕下来的。
温格窃喜。

拉兄,这货我要了。
温格淡定地指着瓦尔迪说。

拉涅利吃了一惊,扶正眼镜看了看,什么时候这有个标签的?

温格抑制住兴奋,说,我现在就要带走。

拉涅利面容难色,这个不太好吧。它不一定合适你们家的生存环境……

有了三年前苏牙的教训,
温格这次斩钉截铁:有标签就代表是商品,我出够了价还不卖,英足总工商所可是公平公正的哦。


温格正想抓住瓦尔迪准备付钱,谁知瓦尔迪并不情愿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瓦尔迪最后竟溜回店铺后面找不着了。眼看如此,温格只好作罢,悻悻地走出店门。留下身后的拉涅利一脸笑嘻嘻的表情。


不知为何,温格今天要在市场上买前锋老母鸡的消息不径而走。走到哪里,都有熟人问,温老爷,您准备买哪家店的老母鸡啊?温格笑着答道,钱不是问题,看上了自然会买。


接近中午时分,温格转了许久,发现人家店里的老母鸡的产蛋效率可是真高啊,比家里的老吉鲁强多了。然而谁也不会像拉涅利那个老糊涂那样,把自家的宝贝误放在货柜上。温格问来问起,人家都说,我家不缺钱,母鸡自个留着养。这些年,好母鸡可是越来越少了,贵的买不起,便宜的又不及自家吉鲁,这可真是温格最苦恼的事。


听说镇上的法国路有家叫巴黎的老店,有只老伊布,嫌老不要人家了。在路上到处跑,最近也没人去抱养,有这等好事?温格顾不上吃饭,就赶往那边。


来到法国路一看,这只老伊布的确挺老的,不知道一两年后还能不能下蛋了。一问附近的人,可不得了,原来它上个孵化期,一连下了38个。真是大宝贝啊!

温格听说这只老伊布没人养,随时可以抱走。心里大喜!
可转头一想,这事不对啊。有这等好事,轮得到住英国路的我?肯定有问题。
于是谦虚地请教了一位叫 拉伊奥拉 的路人,这只老伊布现在每天要吃多少粮食啊?
拉伊奥拉早就听说温格这个老头比较节俭,扔下一句“在巴黎家的时候一天30斤吧!”就走了。


这可怎么得了!温格可被吓坏了。
仔细一想,我家老吉鲁一天吃8斤,能产16个蛋。
你这只老伊布产32个蛋,一天应该吃16斤。
就算能产38个蛋,也不可能给二三十斤粮食你啊。
我家的一只桑切斯牛,一只厄齐尔鹅,一只病猫,都是一周才吃14斤呢。


这老伊布我可不要!
温格一撒手,老伊布又活蹦乱跳地跑了。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温格吃了饭,看了场“欧洲杯”斗鸡比赛,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
家里加秃堂弟来电话了,问有没有看上好的老母鸡,如果不够钱尽管开口,他会帮忙问家中长辈要。
温格心里正急呢,再被这个不懂事的堂弟一问,心烦意乱,口气有点大,“没有呢,不说了!”


这时又打听到,意大利路有家那波利的店里,正等钱用,准备卖了一连产蛋36个的一个老母鸡。
难道是3年前在皇马超市没买成那只伊呱因?当时那波利不按套路出牌,加价抢走了我的货。
那波利啊那波利,想不到你们也有今天。
温格马不停蹄赶向那波利,进门一看,果然是伊呱因,3年没见,没想到长得这么厉害。


这时店主笑迎迎地贴上来,哎呀,这不是德高望重的温老爷嘛。怎么,是来看伊呱因的吧?嘻嘻。
温格沉住气说,今天赶集,随便看看,听说你们想卖这只伊呱因?我家有钱有粮,收留它不成问题。
店主还是笑嘻嘻的说,可不是嘛。我们意大利这个区呀,最近几年经济很差,比不上你们英格兰,还有底气脱离欧盟镇自立门户呢。所以呀,我们日子可是一天不如一天,现在也养不起家了,只好卖了这个伊呱因换点钱用呢。


温格问道,怎么卖呀?
店主这时收起了笑脸,报了个数:9000万欧,随时带走。
温格心里一惊,没想到狮子大开口,冷静地说道,这也太夸张了吧。
店主说,不夸张,我们缺钱呢,这可是好货,现在不便宜啦。本特克那只便秘母鸡都能卖3500万呢。还是英磅!
温格答道,伊呱因这只母鸡毕竟老了,不值这个价。
店主接道,听说你们没多少现金?不然你们拿吉鲁来换嘛,再加6000万欧也行。
温格来气了,我家吉鲁不一定比你们伊呱因差,它来了英格兰会不会水土不服也是个问题。钱我有的是,我就是觉得不值!


这时尤文店的老板来串门了,由于抱养的莫拉塔被皇马收购回去了,也想来买这个伊呱因。
温格便转身走出店门,只听身后说了些什么“两年分期9000万成交”的话,心想,这年头,冤大头可真不少。


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这时市场上有传闻,温老爷买不到母鸡,或许会买一只边锋种牛来替代。于是乎,街上有卖边锋种牛的店里,一看温格路过,都招呼进来看看。甚至有人传闻,温格看上了德国种牛德拉克斯或者莱斯特城家的马赫雷斯。


随后,温格走进了一家里昂的小店。只见店中央有一镇店之宝,乌黑发亮,材质成色皆为良品。

温格:这拉卡怎么卖啊。
里昂:教授您可真识货啊,这拉卡能射能传能突,赛季进球20个保底,您买回去肯定能夺冠。潜力股还能升值,都是法国同胞,一口价4000万磅吧。
温格:成色不错,但话不能这么说,好歹也是吉鲁的替补,我在其它几家店也看上几件了。2000万吧。
里昂:4000万磅,不能少。
温格:2500万?
里昂:4000万。
温格:3000万。
里昂:4000万。
温格:那我到其它店瞧瞧去。
里昂:……

温格刚出店门,里昂店主喊了一句,不过拉卡最近有点小病……
于是乎……


温格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3点了,下午5点多收市,再买不到好前锋,也不好向家里人交差啊。
正想转身向回走,兜里里诺基亚响了,只见加秃发来短信:哥!加布兽也病了!必须得再买一只中后卫!
温格脸上瞬间乌云密布……


温格一想,反正家也不远,先回去看看加布兽病得如何。如果不严重,说不定就不用乱花钱呢。
他快步向英格兰街区走回,途径意大利区时,看到穆里尼奥正在尤文店主马洛塔谈笑风生。一旁的兽医正在给博格巴这条小良驹体检。拉伊奥拉也在一旁笑嘻嘻,手里正抱着老伊布。温格这时懂了,原来是拉伊奥拉这个二贩子中介,向穆里尼奥推销的老伊布和博格巴,这不是明摆着一起吃回购嘛。


温格心诚信佛,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果。
不仅从来没干过这种小人之事,对待家里的上上下下也是慈悲为怀。
那只迪亚比犬看门守夜时被咬伤了,一直留着家里好多年,给吃给喝,还换了好几任女仆人来照顾它。
去年伤好了就转手卖给法国区一户叫马赛的小人家,也算是待其不薄了。
还有,之前从邻村抱来的被逐出家门的小法驹,温格也是又疼又爱。
孰知这只“忠义法”没几年就露出狗尾巴,竟然偷偷跑回了那户人家。
这事以后,温老爷闷闷不乐了好几年。
然而,温老爷在镇上的威望,就是通过这样一件件的小事体现出来的。
比起那些因为老猪吃粮多就要赶走,还和女兽医闹上法庭的人,可不知高到那里去了。


多走两步,温格就回到了英超大道。
路边的电线杆上,“纳鸭1700万抛售”、“天才母鸡巴洛特利大甩卖”之类的小广告琳琅满目。
温格爱花小钱,但也不是冤大头,这些小广告,基本上都是老弱病残的亏本货,他是几乎不看的。
温格最喜欢的,是多转转多走走,不买最贵只买最值。
特别是每次集市日快收市时,总会有些清仓货,那才是最好的出手时机。
厄齐尔鹅和黑贝小母鸡不就是这样淘来的嘛。
毕竟温格是村里屈指可数的经济学大专生。


温格前脚刚进家门,兽医就从后厅走了出来。
温格问,情况怎么样?
兽医说,不算严重,吃点药就好了。不过加布犬怕是近几天守不了夜了,钱伯斯犬和霍丁犬还太小,这段时间晚上有红军和狐狸来,这可不是办法呀。
寒暄了几句,兽医就走了。
这时加秃插话了,今年这么早就摊上这种事了,我感觉今年运气不会太好啊。要不我们像隔壁莱斯特城家那样,请个法师开开光,贴点“六畜兴旺”什么的吧。
温格摆了摆手,我说了,我不信这一套的。


这时,家里的长工博德叔也走了出来,“老爷,听说隔壁瓜伯刚把太妃糖店的斯通斯犬买了下来,花了4000万呢,正准备卖了那只的曼加拉犬呢,我们要不要问一问价?
加秃问,”这斯通斯犬可是村里的纯种,我们跟人家没法比。“
温格摇了摇头,”你们不是不知道,这两年我们的老吉鲁没少去他们家拉屎,那条曼加拉犬也就会叫两声,连老吉鲁都不怕它,我们要它有什么用。“
家里养的牲口多,难免出现意外。博德叔一直被温老爷安排负责看守好农舍。
现在默德犬和加布犬都病了,他也看着着急。但是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温老爷来拍板,就连晚上守门犬要安排多少个,怎么轮值,具体站在哪里都取决于温老爷一句话。
作为长工博德叔也不便再出声了,”老爷毕竟是老爷,想问题可不是一般见识。这些年盖新房、还旧债、养幼崽,家里收入还能年年在村里保持前四,获得去镇里竞选优秀的资格,样样都是他的功劳。这就是老爷和长工的差距吧。”


“今天赶集真不走运,那只白菜价的瓦尔迪死活不肯被抱走,老伊布和小拉卡也贵到离谱。”温格心想,“这些鸡鸭狗牛的,哪天不是三顿饭一个窝,给他们吃那么多干嘛呀。”
他在厅堂的长凳上坐了下来,把草帽搁在一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终于摸索着从裤兜里掏出那支上次开年会时俄国二老板发的雪茄,叼在嘴上。
这时,加秃眼急手快,掏出打火机给温老爷的烟点着。
这个外号加秃的小子,和意大利区那个有名的老头有几分相像,都是农庄经理,头发也都没几根。
以前AC农庄景气时,那位加秃老头可是意气风发。可近几年意大利区经济不行了,再也看不到加秃老头的精神气。这几年,欧洲镇上的人们,经常看到这个老头骑着个破自行车,到镇上各个偏僻角落去抓野鸡野鸭什么的。这一招虽然省了不少钱,但野路子货毕竟是野路子货,AC农庄的经营至今还在苦苦挣扎,最近被收购的消息算是不少,可一直没有下文。


可在阿森纳这里,此加秃和彼加秃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虽然是名义上的经理,可温格老爷已经为这个家服务了二十年,一直兢兢业业。
就连农庄几位大老板都要让温格三分。毕竟农庄这些年的招牌,全靠温格在支撑着。
所以,温格能在镇上领着排第四的工资,不是没有原因。
每年去赶集采购,家里大小事务,都是温格亲力亲为。财务人事权利,也都是温老爷掌握着。
这位加迪兄,扮演着的是二当家的身份罢了。


面对着这内忧外患的形势,三个人沉默了足足好几分钟。
温格突然狂地吸了一口烟,“去我房间里把那个看门犬的本子拿来。”
加秃知道温格这是终于下定决心要出手了。
精明的他留了个心眼,“老爷,那,母鸡那本要不要也拿来?”
“不用了。”
“好勒!”加秃小跑着回到了后房。
温格这才缓缓地吐出了烟圈。
加秃总算把那个厚厚的发黄的本子拿来了,封面赫然写着六个毛笔大字——“全欧妖犬名单 ”


自打温格来到这里,就有了这个笔记本,除了这一本,还有“全欧妖鸡名单”,“全欧妖牛名单”等等等等。
对于阿森纳农庄来说,这几本东西可是传家宝。
阿森纳农庄里以长工罗利为首的猎头团队,经常在欧洲镇各家各户打探观察,
把那些有潜力、发育好的小妖记录在这个本子上。
譬如亨利、博格坎普这些载入英格兰区志的母鸡,可都是从这个本本上来到阿森纳农庄的。


温格把雪茄放在了长凳上,小心地接过本子,熟练地翻到了最后面的几页,右手食指停留在了一个陌生的犬名上。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名字,沉默了片刻,然后心满意足地将本子放在长凳上。
”好了,我还要出趟门。”说罢,温格叼着雪茄出了门去。
博德叔好奇地问,“加秃,你看清楚那个名字了吗?是谁?”
“我哪知道。老爷采购总是神神秘秘的。前几年,那只桑地鸭都在家里跑了,还和别人说不认识。”加秃收起本子,悻悻地说。
博德叔摸了摸头,“老爷出门走得这么急,这是要买谁呀?……”



未完,请关注原帖更新:http://tieba.baidu.com/p/4719791275?see_lz=1&lp=6034&post_type=normal&mo_device=1&is_jingpost=0&pn=0&


=====正文结束的分割线=====


上次推送的题图作者是@李萌蛋Janice ,微博ID@李萌蛋说走就走 ,一个真·灵魂画手足球狗,窝已经粉了,你们随意233333333



另外,有木有想要找工作的小伙伴?!特别是思维灵活脑洞大对视频节目感兴趣的?有的话请用力戳第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