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我的“战国”时代(24)

不二文学社2018-05-07 15:45:32

我的“战国”时代(24)

节日们
(中)
元旦

老云说:高三的学生就应该拼命地学习,这样才有一个美好的前程。


我们低声地嘀咕:那也要有适当的娱乐活动,劳逸结合。


老云说:你们每一天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


我们不屑地反驳:大家早已是流水线上的产品,彼此无任何分别。


一年一度的新年晚会即将揭开帷幕,我们却被勒令禁止参加。老云苦口婆心地开导我们:“你们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高考近在咫尺,居然还有心思去看新年晚会!”老云用犀利的目光将全班同学枪毙了一遍。


焦胖子趴在课桌上,懒散地翻了翻白眼以示抗议;阿基握漫画书的右手抖了抖;小胖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但是嘴唇止不住地开阖,应该在低声埋怨。“刀郎”和“虎妞”保持心止如水的状态,一笔一划地写作业。


新年晚会是我们仅有的娱乐活动,而今这一合法权益也被剥夺,班级里弥漫一股浓重的肃杀之气。若有若无的歌声从大礼堂的窗户飘出来,像一只无形的手牵扯着同学们的耳朵,一些人的目光止不住地瞟向窗外,年轻的男生和女生们也许头顶着板凳,在树下嬉戏打闹,一如我们曾经的模样。


“明天就是新年了呢。”焦胖子单手托起厚重的下巴,心酸地说道。


“新年又能怎样,还不是照旧么。”阿基潦草地涂抹完手中的英语试卷,长吁一口气。


“生活没有了理想,咱们就是一堆木头。”我突然想起这么一句,凭空插了进来:“说不定明天会放假呢。”


“白日做梦!”小胖一语戳到了大家的痛点,他放下手中的漫画说道:“新年晚会已经是不可求,更何况是放假?”


在我的记忆中,新年是最为欢快的时刻,硕大的气球粘满了门窗,五颜六色的拉花、彩带将整间教室布置得热闹而庸俗,四方的桌子摆成回字形,我们像走迷宫一样落座。男生可以偷摸地牵心爱的女孩的手,手心里也许会塞一枚巧克力夹心糖。在灯火阑珊中,我迈着欢快的脚步回家,穿过淡蓝色的小巷,闻到了母亲已经煮好的晚餐。窗边摆放着新年的礼物:一只玩具熊,或者是一辆拧发条的玩具卡车。钻入被窝之后,耳畔传来清晰的鞭炮声。零点的广场必定人山人海,烟花弹将夜空点亮如同白昼。


然而,这一切都与我没有任何干系。


英语课上,大家变得萎靡不振,一个个像蔫了的黄瓜。英语老师的表情变得很难堪,她不停地向我们解释这不是她的罪过:“我也没有办法啊。”


老孟瞟了一眼讲台下的我们,轻微地叹一口气说道:“如果我是校长,干脆给你们放一天的假得了。”大家在瞬间两眼放光,高涨的热情随后被老孟的一句话浇灭:“然后再补两天的课。”小胖说老孟不应该拿大家开涮,毕竟我们此时的心情已经像铅块儿一样沉重了。


“你们如果不想参加高考,现在就可以出去!”老云将半截粉笔戳在了主席的脑门儿上,他正探脖子向窗外张望。


下课铃声准时响起,老云卷起一沓试卷,气势汹汹地走了出去。教室内的我们彼此面面相觑,一言不发。


天边出现最后一抹晚霞,我们的愿望即将落空。大礼堂内灯火辉煌,光芒穿透墙壁照射进教室的各个角落,明亮的歌声从窗户的缝隙渗入。高三年级的班长和生活委员被勒令到教务处开会。我们猜想应该是商量如何维持班级秩序的稳定。


二十分钟过后,走廊里传来了雷鸣般的脚步声。我们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活委员气喘吁吁地撞开门,差一点扑倒在地。他挣扎着站起身来,迎接数学老师惊诧的目光,然后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句话:“快,可以去看新年晚会了。”


走廊里传来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大礼堂内灯火通明,玻璃窗上粘贴着鲜艳的窗花。莲花状的水晶吊灯悬挂在我们的头顶,大家举起板凳像贪吃蛇一样盘踞在礼堂的大门口。


待所有班级落座之后,新年晚会正式开始。首先是开场的舞蹈,黑暗中涌出一群模糊的身影,片刻之后,顶棚的闪光灯开始工作,少男少女们身着单薄的T恤衫,两手挥舞彩带,伴随音乐节拍做出各种欢快的动作。如果近距离瞅的话,就能够看到他们冻得发紫的嘴唇。


开场舞结束后,两名主持人手持话筒走上舞台。男生的西装笔挺,有棱有角;女生脚踩高跟鞋,走路风姿绰约。烟雾散去,聚光灯照耀在两张略显稚嫩的面颊上。


“咦?女主持人好像是苏XX啊?”焦胖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气氛变得很尴尬,焦胖子自知失语,便将脸扭到了一旁。小胖淡然地笑一笑,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焦胖子私下曾对我说,小胖对自己的初恋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有一些词汇在他面前是万万不能提起的,就像是避讳一样。小胖闻言啐了一口唾沫说:胡说八道。


“人生就是一辆疾驰的特快列车,有的人下车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小胖撇了撇嘴角。


主持人用抑扬顿挫的语调,逐次介绍了莅临整场晚会的嘉宾:校长、副校长、教导处主任、兄弟院校的代表以及各个年级组的组长老师们。


第一个表演的节目是民族舞,选送的班级是高一(四)班。姑娘们穿着宽松的长袍,头顶蒙古小帽,伴随长调不停地挥舞衣袖,仿佛要甩干上面的水渍。焦胖子打趣地称她们为“水螅”。音乐戛然而止,姑娘们簇拥到舞台的正中央,三名女生舒展腰肢,双膝跪地,用肢体摆成了一朵盛开的水仙花。舞台下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第二个节目是相声,表演的班级是高二(一)班的两名男生:一位身材削瘦,颧骨突出;另一位虎背熊腰,富态大方。简单的寒暄之后,两人站在舞台上开始一板一眼地背诵台词,偶尔装模作样地调侃一下校园生活,恭维几句校长和教导处主任。整个过程使我们恶心得够呛。表演结束,观众们象征性地拍了拍手。


第五个节目是音乐老师的男声独唱。他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到舞台的一侧,在烟雾中冲舞台下的观众挥了挥手。音乐老师在Y城一中的地位一直是可有可无,并且还不像体育老师那样受学生待见。他为此心怀抑郁,整天摆出一副冷冰冰的臭脸。音乐老师据说毕业于一所省立音乐学院,学习了四年美声唱法。他起初打算应聘省城的歌舞剧团,却在复试的时候被淘汰出局。音乐老师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他私下埋怨评委们一定收受了某人的贿赂,以至于目不识珠,让他沦落到Y城一中这个破地方。


音乐老师演唱的曲目是《一剪梅》,他将美声唱法融入通俗音乐,取得了震耳欲聋的效果。我们在舞台下由衷地为他感到惋惜。


漂亮的英语老师在一片惊叹声中走上舞台。她身披洁白的公主裙,手捂话筒,仿佛要出嫁一样。她为我们煽情地演唱了一首《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曲罢,舞台下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与欢呼。英语老师羞赧地晃了晃胳膊。


之后是高一(三)班选送的小品《夸一夸我们的班集体》,表演干瘪乏味。老云、老孟和老王等教师代表上台表演抑扬顿挫的诗歌朗诵,目的是要感化我们这一群冥顽不灵的家伙。大家打了一个漫长的哈欠,手掌都快要拍红了。


模糊的视线中浮出五个乌烟瘴气的家伙。他们的头发烫染得五颜六色,标榜着青春的不屑与叛逆。烟雾散去后,舞台下传递着一片尖叫和唏嘘。他们是Y城一中历史上唯一的一只摇滚乐队,空前绝后。主音吉他手是一位帅气的男生,白色T恤外罩一件黑亮的皮夹克;贝斯手显得略微斯文,鼻梁上架一副无边深度近视眼镜;键盘手是一位个子高挑的姑娘,长发披肩;辅音吉他手是一位衣着颓废的男生,睡眼惺忪;架子鼓手隐藏在一堆锣镲的中间,只露出半张胖脸。


这支乐队在半年前艰难地组建,名称暂定为磁场乐队。一群原本安分守己的高中生一夜之间中了魔怔,纷纷化身为“不良少年”。班主任老师差点将嘴皮子磨破,也未能扭转这群学生的想法。“简直是自毁前程。”班主任痛心疾首地拍打办公桌,在他眼中玩摇滚乐和吸毒没有太大的区别。自此,班主任就患上了神经性偏头痛。


乐队演唱的曲目是Beyond 的《海阔天空》,一首陌生的粤语歌。“黑夹克”调整好话筒,开始吟唱,声音仿佛从地下传来。“今天我,看寒夜里雪飘过——”他的嗓音有一点沙哑,却相当地澄澈。随着曲调逐渐抬升,他的嗓音也变得激越而高亢:“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嗷——”“黑夹克”唱到动情处差一点要泪流满面,我们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也开始低声地哼唱,手中的荧光棒缓慢地挥舞。“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黑夹克”的脸憋得通红,嗓音哽咽,乐队成员恰到好处地合声,将整首乐曲演绎得淋漓尽致。


事后,我好奇地问询“黑夹克”,当初为何选择如此高难度的歌曲演唱。他微笑着说道:这首歌曲代表了他们这支乐队的理想与追求。“当然也包括你们的。”他说完用食指点了点我的胸口。多年以后,我在互联网上查阅了Beyond乐队的相关资料,进而了解到一个叫做黄家驹的人。从此Beyond 的歌就成为我电脑中珍藏的曲目,直至现在。


新年晚会是他们唯一的一次登台亮相。听说我们毕业之后,磁场乐队就宣告解散,成员们继续重复着机械的生活。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经过摇滚乐的洗礼,观众的情绪达到了顶峰,新年晚会的压轴大戏即将上演。一帮调皮捣蛋的高一男生,在高二(三)班体育委员的带领下,组建一支地下的街舞社团。他们利用一切的课余时间排练舞蹈,同时还要躲避班主任和教导处主任的抓捕。班主任在多次抓捕行动落空之后,开始怀疑自己身边是否被安插了卧底。磁场乐队成立之后,街舞社团公开和班主任叫板,试图转为合法组织。班主任咬紧牙,恨恨地叹一口气:“你们就作幺蛾子吧。”


经过不懈的努力与斗争,街舞社团终于登上了新年晚会的舞台,尽管只此一次。他们表演的节目是现代街舞《台风来袭》,一种融合了街舞、机械舞以及杂耍的艺术。


舞台漆黑一片,背景布后面传来一则简短的气象信息:“第八号台风尼诺即将登陆我国东部沿海地区,中心附近风力达十二级······”一声雷鸣过后,舞台陷入了沉寂。


一束光从天顶上照射下来,两位男生的脚仿佛钉在了舞台的地板上,双臂不停地挥舞,做出奔跑的姿势。舞蹈的背景音乐是奥芬巴赫的《地狱中的奥菲欧》选段。聚光灯照亮整个舞台,男生们扮演的学生、老人以及上班族纷纷被禁锢住双腿,只有上半身在不停地抽搐、摇晃,仿佛要挣脱开不见的枷锁。舞台下爆发出接连不断的笑浪,焦胖子捂着胸口,泪眼迷蒙。


音乐停止后,舞台再一次陷入黑暗。幕布后面传来啤酒瓶爆裂的声音,伴随紧张的节奏,体育委员率领五名男生颤颤巍巍地迈步上前。他们身着黑色西装,脖子上系一条鲜艳的领带,胳膊肘套了一副红袖箍,脚上的皮鞋铮亮。体育委员两颊苍白(估计擦了不少粉底),头戴一顶黑色小帽,鼻梁上箍一副墨镜。背景音乐转换成迈克尔·杰克逊的《Dangerous!》。演员们全程模拟迈克尔·杰克逊的标准动作——踢腿、扭胯、提臀,一招一式都有板有眼。体育委员更是出尽了风头,在舞台正中央表演起太空步,不停地招惹来女生们的尖叫。


背景音乐再一次替换成为潘玮柏的《快乐崇拜》,参与节目表演的男生们都涌上舞台。舞者们使出浑身解数,辗转腾挪,两位男生还展示了高难度的托马斯全旋,单手撑地身子像风车似的乱转。乐曲接近尾声,顶棚上飘落一丝丝的彩带。


主持人面带笑容,郑重其事地宣告了新年晚会的结束。


“美好的东西总是如此短暂,而痛苦却绵延而悠长。”小胖放下手中的试卷,无可奈何地咂了咂嘴巴。



(未完待续······)

(小说之前部分在历史文章栏中可以找到)














我们只是一群文学爱好者,


我们或许还不成熟,


但是我们在努力前进,


若有缘看到了我们,


那就多给我们一点耐心吧~


欢迎关注我们,


与我们一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