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奇人奇事之神奇伎俩

侠客年2020-02-16 22:23:24



我有一个朋友,好吧,我承认这人确实有点奇怪,但是每次见到他都有些令人啧啧称奇的故事可听到。这一次,他从香港回来,我正打算找他这趟资本主义之旅有什么新发现的。



他平静地坐了下来,拿出了我托他买的黄道益,看起来并不着急开讲。我问他,“老兄,去了一趟香港,感觉如何啊?”他冷冷地吐出一句,“感觉就那样,倒是让我看见一件奇人奇事”他的视线没有离开我的老茶杯,似乎有话要讲。我说“老兄,不妨说来听听,究竟是何事还能让你如此沉吟”



好吧,那让我慢慢给你讲吧。那天我正在旺角那里闲逛,身上揣着一沓红光闪闪的人民币,徜徉在这繁华的街头,可是失望的是,这里竟然不收人民币,没有微信支付,也不认马云爸爸。我只得一会这里看看,一会那里瞧瞧,短短数百米之内,全世界各地而来得歪果仁都在街头卖艺,我的朋友,看你在那认真的喝茶就知道你没有在听我讲故事,真正的故事才刚要开始哩!

正走着,我抬头重重地看见一排无比醒目的横幅,说实话我还是很震惊的 ,震惊的是来来往往的人似乎无动于衷,任由这么粗大长的鱼刺扎在眼睛里?我的朋友,不知道你是否来过香港,但是一旦你来香港你肯定会看见这些字的,它是那么的显眼。听我讲下去吧!

正如大多数人一样,我只不过游客一枚,这个路口路过就路过了,但是我发现一个年轻人,一直站在那条横幅之前,起初没在意,却发现他和横幅下的几个阿姨攀谈了起来,说的广东话,原谅我没听懂,背着个大书包,不用想都知道大陆过来的货了。突然,这个年轻人撤后一步叉手而立,随后撒腿就跑......我就要走到他旁边,刮去的旋风扰乱了我逛街的性质。我的朋友,你猜我之后怎么做?我竟然跟着他的脚步追了上去!

你可能想问我追上去干嘛,还是别插嘴了,我会告诉你的。我觉得我也没啥事可做,我就跟上去看看他这奇怪的小子能做出什么事来呗,从旺角走到油麻地,拐过了几个十字路口,路过了几家屈臣氏,追的我气喘吁吁,我看见了他走进了中南商场,这好像是一家专卖文具的店铺?



老兄,我还以为你去一趟香港带回给我一趟多么精彩的故事呢,没想到你竟然是看别人热闹去了,跟踪一个人,你就不怕出事吗,万一被香港的差佬抓住你就完蛋了!

话说,你其实可以上去偷听一下他们在交谈什么的,,说不定他们是同伙啊!

不过你跟的那个人竟然去买文具?这确实让我想不透,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啊,哈哈,老兄跟紧点,发现异常,立即上报啊!



说了你别这么着急,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他要干嘛,不过来都来了,不妨看看有何好事发生吧!我没有进去商场,不一会,我看见他走了出来,我好像一个狗仔!真是汗颜,平生还没做过这样的事咧!

我跟着他的脚步,匆忙地走过红绿灯,我想,老子为什么要跟你在这一顿跑啊?我放弃了,还是慢慢走回去吧。

别质疑我,我的朋友,我这人也没有什么狗仔天赋,刚才只不过是心血来潮罢了,我还是随意逛逛拉倒了,什么独什么独的,在党的面前都是浮云,一边去吧。

过了几分钟,我在一个报刊档又看见了他!这回不是我跟踪你了哥们!手里怀着一卷报纸跑开了。好像往刚才横幅方向跑去。

十分钟过后,正当我漫不经心地在街上踱步的时候,忽然前方一阵骚动,群众们似乎在围观着什么,我心里觉得奇怪,于是当仁不让地冲了上去看热闹。

我的天,我的朋友,你猜我看见了什么,你或许猜到我看到谁,但你肯定看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十米之外,我就听到一个大大的喇叭声,远听还以为是什么广告的宣传,近听一秒,我的脸都黑了,傻子都知道麦克风说的什么。

我拨开人群,艰难挤到里面,竟然是那个小伙子,再看一眼他脚下的报纸,我也是惊讶的不敢相信,这小子九成是疯了吧!地上铺满了一层《东方日报》,《大公报》的报纸,路面上倒了一大滩的黑色墨水,他手里拿着一支毛笔,字迹看上去墨痕未干,最令我吃惊的还是报纸上的内容,哇塞,这么低劣的打油诗也敢写在旺角最旺的马路上!

我当时就记下来了,我写出来给你看吧!

过了好一会,此人还是一言不发,提笔而立,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我想,少年,敢不敢再来点劲爆点的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旁边几个大喇叭好吵好吵,看来她们骂的是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啊!即使我不会讲粤语,我也能听得懂其中大部分的话,什么“丢雷楼某啊”“扑街含家产”之类的粗口不绝于耳,不堪入耳啊,围观的人群渐渐多了起来,少年,你怯场了吗?没有想到你一句打油诗引起这么大轰动吧。说实话,我确实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万一人群中有些青壮年失控,冲进去把你暴打一顿该当如何啊?要是那样的话我会冲上去拉开你的!

所幸,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但是这几个老太婆这千百般的辱骂,旁人都已经听不下去了,你这小伙子是害怕了还是淡定啊,拿着笔一动都不动,我看见面前有人在录视频,有人在拍照,这就完事了吗?



老兄,看来这地方真是不容小觑啊,连一个小小的行为都能引起这么大骚动,这个家伙也真是奇人了,你就别说他的打油诗粗劣了,你看你自己敢不敢也在那里写上几个字啊?

哈哈,好了,这小子还是挺勇敢的,这家伙有趣!你还没说,他一直站在那干嘛呢?这么明显的藏头诗,不被某些人骂才奇怪咧!不过,那边那些人可真够猖狂的啊,太可恶了!老兄,你可要帮我看着点他啊,别出个什么意外!



哈哈,我的朋友,你也想知道他干嘛吧,可是他就是站着不动啊,过了一会,他把那一瓶墨水全倒了出来,把马路面染了一堆黑,对面的骂声立即高了几个分贝,粤语中能想到,能说出来的脏话全飙出来了!我的天,这几个老太婆是什么情况,写几个字而已,好像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一样,在场的人似乎都在深深的嫌弃,但是没有人与那老妖妇对骂,围观的永远都是围观。这时,那拿笔的家伙,用粤语淡淡说出几个字:港大声滴啦,仲有,你唔好踩我滴报纸啊。

老妖妇一闻此言,哪能善罢甘休,立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言语间狠辣了几分。却看他又铺开了一排报纸在最上头,看来似乎要来个命题了,令在场的人更骚动的是,是接下来的事情。

他提笔,缓缓地在纸上写下五个大字,在我看来其语句之短小精悍,结构紧凑,简单粗暴,直抒胸臆,真是堪称一时无两啊!

港独正扑街


拿来当题目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我暗地里记下了眼前这个小伙子的模样了,虽然头脑冲动,神经大条,但是有种!



有种啊,老兄,这事后来怎么样啊,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不怕惹事啊,这可真算是奇事了,还被你碰上了,人来人往这么多人,奇人异事还真有啊,哈哈,就他这个打油诗的水平,你真该逮住他教一教啊,大庭广众之下起码显得有水平一点嘛,不过你们那天那场合,貌似也够用了,是吧老兄!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啊,感谢你老兄带回一瓶黄道益的同时还附赠这么一个有趣故事啊。

你老兄怎么也哈哈大笑起来了?莫不是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



我说朋友,都付笑谈中啊,旁人看来只是充当一个谈资罢了,谁晓得那小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题了那五个字就扬长而去了,留下一摊报纸在远处,和旁边的刺眼标语分庭抗礼呢。

对了我跟你讲,我后来又追上了他,说来也巧,说不定你会对这个人也很感兴趣的,他名字里也有一个  年 字。



点击“阅读原文”
END

告首搜奇事

书剑恩仇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