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仿真枪的罪与非罪

蒙冤玩具枪2018-10-10 17:26:49

“只要1.8J/cm2的标准不改变,我们都是‘军火’重犯,上了公安部的重点监控名单,家人、孩子的生活学习一直都会受到影响!”看到群内的讨论话题有些跑偏,群主曹茂提醒到。

曹茂是成都一家广告公司的职员,购买的12支仿真枪中有6支被认定为真枪,一审以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二审改判3年。

曹茂和几个有相同遭遇的人创立了一个微信群,群名叫“玩具蒙冤之家”。群成员从最初的几个人,增加到现在的100多人,这个人数还在不断增加。群里面或是当事人,或是家属。

群友的职业遍布各行各业,他们都具备较高学历。有大学生、公司职员、银行职员、个体商户、公司老总、国企员工、警察、法官,以及政府官员。

这些人都因仿真枪被认定为真枪而获罪,罪名从非法持有枪支罪到非法买卖、制造枪支罪,乃至走私武器罪,刑期从缓刑到无期不等。

他们是法院判决认定的罪犯,但在他们自己眼里,他们只是一条不合理标准的受害者。

 

“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

 

曹茂的话提到了对子女的影响,这触及了群成员的敏感点,并引发了一场不小的争吵。

老麦说:“跟家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什么年代了,还搞连坐制?”

老麦是广州一家电台的DJ,持有的3支仿真枪被认定为真枪,以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冉世祥反驳到:“社区司法所的人告诉我,我的情况对孩子以后的影响会很大,上学政审都不容易过,考军校、考公务员、进国企就别想了。”

冉世祥是兰州的一个玩具小贩,从批发市场进货的5支仿真枪中有4支被认定为真枪,以非法买卖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半年,缓刑1年。

群里的争吵在继续,但胡国继并没有参与进来。她还顾不上为这个问题担忧,她的儿子刘大蔚刚成年就被判处了无期徒刑,罪名是走私武器罪,原因是刘大蔚从台湾网购的24支仿真枪中有20支被认定为真枪。

一审判决的那天,18岁的刘大蔚听到无期徒刑的判决结果时,当庭撕心裂肺地喊到:“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如果能打死我,我就承认我有罪。如果打不死我,就放我回家。”说完“回家”两个字的那一刻,他哭了出来。

刘大蔚出生在四川省达州市,初中未毕业就外出打工。

2012年的一天,下了班的刘大蔚和朋友在工厂附近闲逛时,捡到了一张售卖仿真枪的广告单。通过单子上的QQ号,他和台湾卖家取得了联系,对方称台湾造的仿真枪要比大陆的精致很多,这使从小就喜欢玩具枪的刘大蔚颇为心动。因为卖家暂时没货,刘大蔚就和对方保持着长期联系。

2014年7月,刘大蔚借等待征兵的机会回家学车,恰逢卖家发来有货的通知,并叫他上官网挑选型号。

“大蔚原来只打算买一两支,但卖家说起送价是3万元人民币,大蔚看过官网的图片后喜欢得不行,觉得错过这次就没机会了。”胡国继回忆到。

胡国继知道儿子是个枪痴,“他从小就喜欢玩具枪,大人带他出去玩,吃的、穿的都不要,只要玩具枪。”刘大蔚也一再向父母保证,买过这一次就不买了。
    “买玩具枪的钱是他自己这几年打工攒下的,看他那个喜欢的样子,我们也没有理由不给他买。”胡国继说。

刘大蔚的父亲说,哪个男孩子不喜欢玩具枪,这是男人的天性。

胡国继和丈夫也曾担心过台湾的玩具枪标准和大陆的会有不同,“当时能想到的最坏情况就是没收,怎么会想到玩具会被认定为真枪。”

为了凑够3万元,刘大蔚挑选了24支仿真枪,并在胡国继的陪同下向台湾卖家提供的账户汇了款。

汇完款后一周左右,台湾卖家通知说交易取消。钱如约退了回来,但卖家并没有解释交易取消的原因。对胡国继一家来说,这只不过是一次失败的网购,“钱退回来了,也就没有去多想,大蔚倒是不开心了好一阵子。”

他们不知道的是,台湾卖家寄出的货物已被福建海关截获,刘大蔚选购的24支仿真枪中,有20支被认定为真枪。

2014年8月31日,刘大蔚在家中被警方带走,罪名是涉嫌走私武器。

 

“是那条该死的标准有错”

 

群里的争吵已经接近尾声,其他成员在劝着争吵的人“消消气,都是受害者,别伤和气”,曹茂说“争吵无意义,不如多搜集点司法信息”,老麦和冉世祥因为互相说了脏话而在向对方道歉。

老麦问冉世祥:“兄弟,你判得算轻的,怎么还有这么大的火气?”

曹茂接了话:“名誉问题。”

老麦说:“你们觉得因为这个被抓了没面子?我可不觉得,这就是玩具!你们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名誉没了。我们谁也没错!是那条该死的标准有错!”

曹茂说:“1.8J/cm2的标准不改变,就只有我们觉得是玩具,全世界都觉得我们是坏人,住个宾馆都要反复被查。”

1.8J/cm2,是群里出现频率异常高的一个数值。确切的说,是枪口比动能1.8J/cm2。“枪口比动能”是指弹丸出膛后、在枪口附近位置时具有的动能与弹丸横截面积的比值。

这个数值是目前我国大陆地区判定枪支与非枪支的鉴定标准,也是把“玩具蒙冤之家”的成员们推向牢狱的关键。类似的枪支鉴定标准,在香港是7.08J/cm2,在台湾是20J/cm2

1996年出台的《枪支管理法》首次提出了枪支的法律定义,其中最核心的因素是“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但并没有确定枪支的具体鉴定方法和量化标准。

公安部于2001年发布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以下简称《枪支鉴定规定》),提出了大陆地区首个枪支鉴定方法:将枪口置于距厚度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若符合下述两个条件之一:弹头穿透松木板;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即可认定为枪支。

研究人员测试发现,弹头具备嵌入松木板能力的能量界限为枪口比动能16J/cm2,这与投射物穿透皮肤的比动能临界值10-15J/cm2相近,证实了射击松木板法的合理性。

    2007年,大陆的枪支鉴定标准发生骤降。当年,公安部发布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以下简称《致伤力判据》)规定,未造成人员伤亡的非制式枪支,若枪口比动能≥1.8 J/cm2的,即认定为具有致伤力。这是1.8 J/cm2这个数值首次出现在官方文件中。

《致伤力判据》的出台,并没有直接导致2001年《枪支鉴定规定》中射击松木板法的无效,两种鉴定标准有两年多的共存时间。但以1.8 J/cm2为标准判定仿真枪为真枪的案子已时有出现,广州玩具小贩王国其案正是发生于两者共存的2009年。

2010年,公安部在修改后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中正式提出:对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按照《致伤力判据》规定,当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 J/cm2时,一律认定为枪支。

修改后的枪支认定门槛1.8 J/cm2,是原有标准的九分之一,香港标准的四分之一,台湾标准的十一分之一。

为了探究枪支认定门槛骤降的背景,记者曾向主持制定《致伤力判据》的首席专家、南京市公安局刑事技术专家季峻咨询,但他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2000年,季峻曾撰文讨论枪支“杀伤力”的鉴定问题,他在文中指出,在制定刑事技术枪弹致人伤亡的标准时,应考虑到人体最薄弱的部位。

在发表于2008年的一篇论文中,季峻指出,考虑伤亡的最低阈值时必须与现有的法规保持一致,《刑法》规定丧失视觉就视为重伤害,这说明在衡量杀伤力时应把“眼睛”作为基本条件。同时,他通过实验得出,气枪比动能大于等于1.8 J/cm2的情况下,对人的眼睛近距离射击可以造成伤残。

由此可见,1.8 J/cm2的标准是以对眼睛造成伤害的能量临界值为依据。

研究战术武器的防务工程师、枪械专家王晓云指出,1.8 J/cm2的威力,相当于枪口抵着一张硬纸板发射时,弹丸能卡在硬纸板上但不一定能穿透。“这个比动能近距离确定可以打伤人的眼睛,但是,扔一块小石子也能把眼睛打伤;其次,1.8 J/cm2的弹丸近距离打在裸露皮肤上只会有痛感,皮肤嫩一点的,最多产生红肿,而眼睛只占到人体表面积的六百分之一。”

王晓云认为,一个只能伤到眼睛的东西被认定为真枪是荒谬的,“用普通弹弓打出石头的比动能都超过1.8 J/cm2,菜刀的危害性也要强过用这个标准认定的‘枪支’,足见这个标准的不科学性。”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刑法教研室副教授陈志军研究发现,2007年《致伤力判据》颁布之后,全国范围内的涉枪案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增长。颁布前的16年间,发生涉枪案件总计254件;颁布后仅6年,就有涉枪案件721件。而且颁布后发生的案件中,出现了大量被告人坚称买卖、持有的是仿真枪,但按新标准被认为真枪的情况。

“枪支认定标准大幅降低之后,新标准与多数民众对枪支的认识差距过大,在司法实践中直接表现为枪支犯罪的入罪门槛大大降低。”陈志军指出,如果长辈给家里的孩子从小商品市场买了几把塑料玩具枪,就可能涉嫌严重的枪支犯罪,这显然已不是刑法所意图追求的公共安全,既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也违背法治追求社会大众福祉的初衷。

他建议,尽快修改现行的枪支认定标准,标准取穿透人体皮肤的临界值10-15J/cm2为适宜,并将一部分已经入罪的涉枪案件行为除罪化或轻罪化。

 

“我冤,我的‘枪’也冤”

   

多数时候,群里讨论的都是沉重而严肃的问题,或是帮某个群友分析案情,或是讨论申诉的途径和相关法规。但最能让他们滔滔不绝的话题,依旧是有关枪械的讨论。仿真枪让他们遭受了牢狱之灾,但他们对仿真枪本身不曾有过半点怨恨。

一个群友说:“爱好是纯真的!就像集邮一样。我就这一个爱好,不抽烟不喝酒,晚上下班就回家。有的时候拿出来摸一摸就高兴了。老婆孩子回娘家的时候,我会翻出来,抱着睡觉。”

吕耀威回应道:“以前每拿到一把新的仿真枪,我都会把它放在枕头边,会把它当做我的孩子一样。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罪犯,我只是一个热爱这个运动的普通人。”

吕耀威原来在哈尔滨拥有一家汽车装潢店,因持有的11支仿真枪被认定为真枪,以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他口中的“运动”英文叫wargame,中文翻译为野战游戏,国内通俗的叫法是真人CS,是一种模拟战争对抗类游戏。谈及仿真枪,绕不开这种曾经在国内风靡一时的运动。

“圈内人更愿意叫它WG。玩仿真枪的圈子少数是纯收藏,挂墙上,多数就是用来玩WG的。”吕耀威说,“2009年我出事之前,WG在国内风靡大江南北,光哈尔滨一个城市玩这个的就有上万人。”

当时,哈尔滨还有公开运营的WG场地,玩家一般自己带仿真枪去场地对战。“这个运动和踢足球没有太大的实质区别,你知道踢足球是个什么意思,就能理解我们玩这个的心态。”吕耀威说。

吕耀威认为,这个运动的性质就表明仿真枪不可能是有致伤力的。“我们玩的时候只需要带个护镜,夏天的时候就穿短袖短裤,因为穿厚一点被打中就容易感觉不到,游戏也没法进行了。”吕耀威补充道,“同时,这是一个君子游戏,中弹者需要自己举手退场,中弹不退场的被称为橡皮人,这种人会被圈子排斥。”

枪械专家王晓云证实了吕耀威的说法,“WG运动兴起于日本,仿真枪也由日本传入中国,这种东西被设计的目的就是用于游戏,不可能打伤人。”

根据王晓云的介绍,仿真枪其实是国内一种模棱两可的叫法,用于WG的枪形玩具严格意义上叫Airsoft gun,中文叫做软气枪。

软气枪的有效射程在5到10米。枪口直接抵着打在手掌上,皮肤会有红肿,“相当于用指甲盖狠狠弹一下的感觉”。5米左右被打到会有痛感,10米左右被打到就只有手指点一下的力度。“软气枪发射的BB弹一般能飞20米,这个20米的概念就是你扣动扳机后,能清晰地看到BB弹的飞行轨迹,然后它飞到20米的时候就掉下去了。”

据吕耀威回忆,当时玩WG的队友,公检法的人超过20%,包括退役的特种兵、在职的特警。“我被抓之前玩这个东西已经近20年了,都是公开玩的。原来一起玩的一个兄弟是省公安厅负责技术鉴定的,所以我们知道射击松木板的鉴定方法。但1.8 J/cm2这个标准从来没人告诉我们,也没有征询我们的意见。”吕耀威说,“一下子,我的玩具就成了真枪,我进了监狱。”

曹茂的经历与之相似,“我从2007年开始玩WG,成都这边一直有公开的场地,场地耍烦了就去山上玩。过年组织一次拓展赛,人数就有三百人,成都市里不同的WG战队都来,打输了就下去。”

“直到前两年,成都荷花池批发市场还有公开售卖仿真枪的。”曹茂说,“原来仅知道仿真枪可能是被公安行政管制的东西,被查到最多没收、罚款,但从来没有人来管过,更没想到自己手里的东西会被认定为真枪。”

突然降临的牢狱之灾令吕耀威们措手不及,令他们更加无法接受的是警方和媒体对软气枪威力的描述。“媒体动不动就说,把BB弹换成钢珠,仿真枪的有效射程可以达到50米。还有的说,仿真枪稍加改造,就可以发射制式子弹。”吕耀威说,“这些话我听了就火冒三丈,我冤,我的‘枪’也冤啊!”

在枪械专家王晓云眼里,媒体的这些描述确实有些“缺乏常识”。王晓云说,软气枪提供给弹丸的能量是守恒的,而且弹丸质量越大,飞行距离越近,“打出去的钢珠就像尿出去的一样,但因为钢珠的硬度较大,打鸡蛋什么的确实更容易打破。”王晓云补充称,“另一方面,软气枪本来就是用来打BB弹的,硬要打钢珠,可能开几枪就坏了。”

至于改装的问题,王晓云指出,软气枪的动力是活塞压缩空气原理,想改造可以换更大的弹簧或压强更大的气体,但它的构造就已经限制了威力的上限,“气体压力太大塑料齿轮就崩掉了,铜制枪管本身也承受不了,威力的上限连衣服都打不穿。”

“媒体说软气枪改造后能打制式子弹,简直是天方夜谭,”王晓云说,“两者的构造天差地别,把软气枪改造成真枪和重造一支真枪没什么差别。”

王晓云进一步强调,民众应该把软气枪和大杀伤力的高压气枪区分开来。高压气枪被设计出来就是用来狩猎的,带膛线的钢制枪管,使用压强极高的压缩气体,采用铅弹等金属弹丸,“像美国的秃鹰气猎枪,一枪可以打死一匹马,这才是真正需要严格管制的枪支。但我们因为宣传不足,民众常常把BB弹软气枪和铅弹高压气枪混淆起来,并且错误地统称为‘仿真枪’。”

近日,有一则9岁女孩被当兔子射杀的新闻,群内成员对这种行为都嗤之以鼻。“那些人用的就是高压气枪。我们玩的是追求健康的爱好,而他们追求的是暴力。”吕耀威说。

“我们把软气枪叫做‘狗’(取英语gun的谐音),把那些高压气枪叫做‘狼狗’。”曹茂说,“玩软气枪的都赞同国家对高压气枪的严格管制。希望媒体能够客观报道,这个黑锅我们背够了。”

 

造军火的玩具厂

   

    “我的父亲突然就成了军火制造商。”黄志军苦笑道。

黄志军的父亲黄河,是泉州一家玩具厂的厂主,创立了国内有名的玩具枪品牌“黄河”。2011年,厂内生产的6103支仿真枪被认定为真枪,黄河以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在黄志军的记忆中,生产仿真枪的玩具厂家一直都处于打擦边球的状态,“1.8J/cm2标准没有出来之前,生产仿真枪就已经属于治安管制的范畴,公安偶尔会来罚款。”黄志军说,“但仿真枪和玩具枪的区分又模棱两可,所以就是可正规又可不正规的样子。”

2004年到2008年间,仿真枪是一个暴利行业,一般玩具的利润最多30%,而仿真枪可以达到200%。“大人小孩都喜欢玩,全国销量好得不行,定价高也有人买。”黄志军说,“那个时候仿真枪还没变真枪,最多就是治安处罚,赚一年被罚一次,还有的赚,所谓暴利大于处罚。”

广东澄海是当时全国仿真枪制造的中心。“那时澄海已经有了完整的仿真枪产业链,有品牌的厂商只负责组装,其他工厂就加工各种配件,已经到了每家每户参与加工某个配件的程度。”黄志军说,“所以最先出事的也是澄海,严打后,一些大的品牌申请了公安部的牌照,然后只能做出口。部分厂子就转移到其他地方,依旧做国内的生意,国内的市场还是很大的。”

据王晓云介绍,1.8 J/cm2的标准出来后,仿真枪基本就是真枪,所以在大陆只有拿到军工资质的企业才能生产这些销往国外的玩具。“重庆某家著名军工企业有一个车间专门生产仿真枪,这个东西出口到香港就是玩具,在国内卖就是军火,有点一国两制的味道。”

澄海的严打并没有让黄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直都是模棱两可的状态,以为只是那一个地区严打。我们生产的玩具枪超过了1.8 J/cm2,但一直都是在公开渠道销售和运输的,也没有出过事。”黄志军说。

父亲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的时候,黄志军才知道事情的性质,“如果知道要判个十几年的话,我们还不如去卖白粉呢。”但是,全国范围内的生产商,依旧在打着擦边球,“我们停产之后,全国一下子就冒出来很多仿制的‘黄河’牌玩具枪。”黄志军无奈地说,“按照那个标准,全国遍地都是军工厂。”

黄志军的话得到了圈内玩家的证实。

曹茂表示,近几年,国产仿真枪的价格并没有上涨太多,“产量还是很大的,多数货从广东那边的厂家过来。”另一方面,进口的价格发生了暴涨,“国内仿真枪的来源就两条途径,国内地下厂家和港澳台水客。标准的出台直接使得水客的成本从治安处罚变成了刑事案件,在香港卖500人民币的东西,2008年之前到我们手里的价格是八九百,现在基本就两千以上了。”

 

联系投稿邮箱:mywjq12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