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收藏关注】霍威书法作品欣赏

书画大视野2018-11-18 12:28:55




艺术简介

       

        霍威,男,别署逸斋、思逸斋,民革党员, 1975年11月生,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人,中央美术学院首届兰亭书法班成员、结业于清华大学霍春阳传统花鸟研修班。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北省金石学会常务理事,石家庄市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石家庄市书法家协会行书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北兰亭书友会创始会员,北京融宝汇书画院,浙江雁荡山书画院,《名言书法大典》特聘书法家等。 

 

联系方式

       

电话:13333042270

微信: 扫一扫或手指长按识别下面的二维码,直接添加书法家本人微信

作品欣赏

       



















 

艺术评论


  霍威书法略议  

傅德锋

 

        霍威先生其人我虽未谋面,但通过这次“大美甘州全国四条屏书法精品展”的征稿,他和我有短信及QQ方式的来往。从照片看上去,他精明干练,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文质彬彬。这种特殊的气质,与他在政府部门工作有很大的内在联系。其在书法方面不仅是多面手,而且作品富有气势,颇能逮人眼球。但他能够谦虚低调,与人为善,体现出一个70后书家良好的人生修养。

        霍威五体兼擅,最善行草,反映出他在书法探索上既有一定的广度,也具备一定的深度。他在近年来的全国大展上频频入展获奖,即是对他的某种肯定与认可。但这个对他而言,每次入展获奖也只是对他的一个阶段性总结,他没有满足于这些成绩,而是及时调整自己,向更高的艺术境界迈进。

        从网上搜索了大量的霍威作品,细细品味一番,也就对他的书法现状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他对五体书法皆有涉猎,尤其突出者,便是他的行草书。

        王铎书风当年盛行一时,曾经引得很多青年才俊钟情于此。霍威亦不例外,对王铎书法下过很大的功夫。他的王铎一路的行草书作品,用笔大胆果敢,气势酣畅淋漓,章法浑融大气,具有很强的形式美感和视觉张力。近年来,在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大展上,王铎书风已经风光不再,代之而起的是二王书风。这种展览书风的转变,客观上也起到了促进书家重新给自己如何定位的思考。

        其实并非王铎书法有什么过失,王铎作为二王一脉的重要书家,他的历史价值不容低估。只不过当年王铎书风的风靡一时,导致了人们的审美疲劳,连绵缠绕的用笔,用之过甚,也难免觉得单调无趣。物极必反,从二王书法里面寻找那种萧散古淡的韵致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因此,霍威也经历了这样的转变,技法上从王铎书风的“粗放型”走向二王书风的“精微型,品位上从明清调追朔到魏晋风韵。这样的脱胎换骨,无疑是他书法探索道路上朝前迈出的关键性的一步。

        从霍威的众多作品来看,他目前的创作已经进入了一种良好的状态。精致细腻的用笔,灵活多变的结体和随机所适的章法以及枯秀相生的墨法反映出他对二王书法的用功之深和对魏晋风韵的深层次理解。由于霍威具备比较深厚的篆隶书和楷书功底,因此对毛笔有着很强的驾驭能力。对王铎书法的长期临习,反过来对他进入二王行草具有不可或缺的辅助作用。他在二王书风的总体观照之下,可以根据不同的心境和不同的书写内容写出不同感觉的作品:或笔断意连,萧散简约;或笔势连绵,酣畅淋漓;或细雨和风,波澜不惊……给人以很好的视觉享受。

        当然,要在二王书风盛行的当下,既要保持与主流书风相合,又要和其他人拉开一定距离,的确亦非易事。这一方面需要进一步深化自己的技术,另一方面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综合素养,只有如此,才能真正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树立自己的艺术形象。当然,这样的功课不仅是霍威今后需要做的,也是当下每一位书家需要认真对待的。而且霍威本人也对此有着清醒而理智的思考。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今后的霍威,一定在书法上取得更多更好的成绩。

醉墨先生于2013年9月26日写于古风堂北窗下

(作者系书法评论家、多家权威书画报刊专栏作家、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精英班成员)



 

  书写的快乐与坚守  

王东声 

 

        艺术确实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

        虽然,这“快乐”的到来,需要这样那样的一些前提。

        艺术这东西,的确有层次高下之分。参与者,包括创作者与欣赏者,都可以对别人作品指指点点,但审美角度与层次却可能大有不同。这个世界本来如此,自觉与不自觉,自知与不自知,深入与不深入,关注角度,价值判断,审美品味,自然会千差万别。对于创作者而言,有人毕其一生也未必能望见艺术金字塔的尖顶,更不用说到达。而另一些人,或许还不曾沾上“艺术”的边儿,只是跟着嘻嘻哈哈凑一番热闹,这也是不能非议也不好非议的事情。

        从事艺术,门槛确实不高,但“做好”实在不易。毕竟,其中的影响因素方方面面。如你一直在投入精力与花费,不过视其为一种自娱自乐的消遣,或者强筋健体的一种方式,自然免谈。但若想有一定意义上的审美价值探索,却很难很难。比较农人种地,今年雨水不好,有天灾,明年可以再来,最终总会有收成好的时候。但是,做艺术却可能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一筹莫展。           这也是从事艺术这一行当最“残酷无情”的一面。能够在数年、数十年如一日地摸索探寻,一如既往做下来的,注定是能够坚守对艺术的一份忠诚的人。

        最早见到霍威的书法,是在一本杂志上,就见到他洋洋洒洒的字迹。

与他第一次见面,也至少十多年以前了。那次是朋友国庆与他一起到家里来。当时,我还在河北工作,而他在老家井陉的一个单位上班。后来,国庆他们在井陉举办了一个小型联展,我作为被邀请的朋友,参加了他们的展览开幕式。           再后来,大家各自忙碌,平时难得一聚。近一二年,因为微信的应用,大家断断续续都有了联系。知道酷爱钻研的他,去了中央美术学院读了“兰亭书法班”。应该说,他又开始了人生路上的另一段行程。

         霍威善作草书,——严格地说,是行草,既行又草,不过草的成分大一些——但取法并不狂肆与乖张,而是很有分寸地把握着书写笔调的那种。点画力求精当,形势顾盼相连,字法注重开合,书风在简易中求开张,集秀劲与爽健于一体。

        另外,霍威的笔调里有一种“混合”的味道,无论晋唐,无论宋元,亦无论明清,都来者不拒。甚至当代的一些书写流行元素,他也不排斥。但,所有这些因素经他整合,都悄然自在于他的笔下,可谓不拘一格。这也说明,他对于创作的把握,有很好的化解力。看得出,在理法上,他是以法帖为宗,同时又逍遥乎法帖之外的。

        可以说,任何事业的成功,都有赖于素养、识见、实践诸因素的相互映照与砥砺。因为书法,霍威体会着书写的快乐,坚守着自己的信念与理想,期待他获得更大的精彩。 

 

乙未腊月初一草就于北京

 

书家心得


  临帖絮语  

霍 威


        临帖,是每位书家一生的必修课,是师承古人、接续传统的不二法门,同时也是进入真正意义上书法创作的必由之路。当然,每个人就范本选择、方法取舍、深入途径、临创转换等具体环节,往往不尽相同、因人而异;但就临帖所指向创作的根本目的,从形似到神似,从实临到意临,从经典到民间等大的观念和路数上还是基本一致,殊途同归的。

        前人王觉斯“一日临帖,一日应请索”的临创模式对于我们今天的书法学习而言仍然具有一定的示范和借鉴意义。这已经是将从临帖中获取的有价值的笔墨信息运用于实践创作,而将在创作中遇到的问题又重新回到古人那里寻求、检索破解答案的一种行之有效的途径,其实这个交错互动、循环往复的矛盾推进过程正是一个书家不断从必然走向自由、从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的蜕变升华过程。

        有关临帖与创作的话题,古人已有详备论述,清代姚孟起的很多观点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他在《字学忆参》中说道:“学汉魏晋唐诸碑帖,各各还他神情面目,不可有我在,有我便俗。迨纯熟后,会得众长,又不可无我在,无我便杂。”又云“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作书当有此气象;而其细心运意,又如穿针者束线纳孔,毫厘有差,便不中窍。”这两段话其实包含了以下几层涵义:

        一、临帖要取法高古,取法乎上。学习书法要懂得书法滥觞之源,又要明白每一历史时期书法的审美走势,对于书法史要有一个大概清晰的轮廓性认识,这对于我们选择碑帖意义重大。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

        二、临帖要广博,遍及众家。汉魏晋唐的范本和名作要经常置诸案头,或翻阅,或临摹,或学其点画结构,或会其古雅气韵,要有大量的经验积累,既过眼,又经手,坚持日久,必有裨益。

        三、临帖要尽量还原古人的形质与神采。“神情面目”其实就是一件作品的形质与神采,形质与神采互为表里,交相为用,须臾不可分离。如果我们能还原碑帖的百分之八、九十,到创作时可能就用到百分之五、六十,如果我们能还原碑帖的百分之六、七十,到创作时可能才用到百分之三、四十,形似与神似不可偏废。对于碑帖的细节尤其须注意深入研究。

        四、临帖是摆脱俗气的必由途径。书法这一独具历史传承性特征的艺术形式决定了每一位书者必须以古人为师,从古人那里学得具有一般规律性的指导法则,遥接古人气息,再经过自我的打磨、消化、尝试,挥写出独具自我个性面目的书法作品,这是一个从个别到一般再到个别的过程,倘若一提起笔便毫无拘束,随意发挥,那只能是一种浅表层次,低级趣味的糊涂乱抹,难登大雅,因为舍弃了这一过程,那只能是死路一条,结果只能得一“俗”字。

        五、临帖是逐步确立自我审美价值取向的有效渠道。书法之美或雄浑刚健,或柔媚婀娜,或飘逸飞动,或凝重迟涩,临帖中这些审美意趣皆需我们细细体会和品味,在与古人的对话中逐步确立自我的审美价值取向,从而在熟练掌握古人技法原则的基础上,逐步融汇众长,“囊括万殊,裁成一相,”“质沿古意,文变今情。”既游走于碑帖之间,立于古人之上,又有自我审美意识的表达。否则,可能临的多而杂,自身作品难以形成统一的格调。

        六、临帖要有取舍,把握好适度。临帖既要专注一家,又要转益多师,既要做得加法,还得做好减法,这虽然有些矛盾,但也正是不断推动自我学习的完善过程,其中度的把握当然很关键,不仅需有名师的点拨、引导、纠正,也需同道间的交流、碰撞、激励,

        七、创作要有宏大气象,挥写时代风采,但又要落实到具体点画,立得住,有古意、耐品味。临帖的目的是为了创作出带有自我风格的作品,古人讲“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这的确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就书法而言,既要有“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的胸襟气魄,还要有老僧补衲,穿针引线的精致细密。如此我们只有通过临摹创作、创作临摹这样不间断的打磨、探索过程,才有可能取得一定的进步,逐渐接近自己心中理想的书法审美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