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我站街来的!”戛纳求票之王是怎样捡漏的 | 胖达带你逛戛纳·第3弹

迷影日历2019-08-08 12:25:07

胖达说

不同于柏林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

戛纳电影节牢牢将自己定位为一个行业聚会,完全不对外售票。


每年五月,戛纳都会聚集这么一群骨灰级的“票友”,

想看电影又没有证,每天杵在电影宫门口,举着小纸牌苦苦求票。


作为戛纳历史上第一个举着iPad求票的专家

胖达站到脚软的历史也有 3 届了。

曾经给一个连的妹子们抢了票走红毯,

也被趾高气扬的专业人士骂过 fuck off(滚开)。

今天就来讲讲这一戛纳亮点背后的故事。


所以,

北影节、上影节的小盆宇们,

你们的求票手准备好冲出亚洲了嘛?



给你们讨了 3 张女神的戛纳签名照,你要不要?

摄影 | heli


昨天的推送底下留言,

告诉我们今年戛纳电影节

你最期待的一部电影


截止北京时间20日晚23:59,

留言的点赞数最高的前 3 个小盆宇,

这3张签名照就归你们啦!



胖达开了个【戛纳 70 吐槽群】,

还给你留了条缝:

添加微信号Cinecal,

胖达为你从戛纳前线发来报道!



别忘了在页尾戳“阅读原文”,

为你直播戛纳的风景美如画


再过两个星期,

不管是大导演米夏埃尔·哈内克(Michael Haneke)、

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

还是开幕、闭幕仪式的司仪莫妮卡 ·贝鲁奇(Monica Bellucci的新作,

73岁的老奶奶伊莲娜会把这些片统统看了,不在话下——

这就是她此行的目标。


接着,就像 8 年来她一直干的那样,她会回到法国萨瓦省( Savoie)的家乡,

竹筒倒豆子一样向她的朋友倒个精光:

她的红毯之旅啦,

在院线上映前先睹为快的世界首映啦,

在戛纳电影宫的卢米埃尔大影厅感受的现场气氛啦——

乖乖,那可是全世界最美的电影院...


每次大家叽叽喳喳地问我怎么办到的,

我都会回答,我站街来的


去年的第69届戛纳电影节上,伊莲娜这样向我和盘托出。

她既不是演员,也不是电影专业人士,更不是记者。

她是个退休的老太太。


在戛纳,她啥特权都没有,

除了一张可以进入戛纳公共电影院的“克鲁瓦塞特电影联票”(Ciné-Croisette)。

但每年她都能斗志昂扬地拿下一张又一张的入场券。


伊莲娜的“克鲁瓦塞特电影联票”



19:00晚场:挤破了头也要进那一场


每个早晨,她都会来到大型邮轮般的电影宫门口,

高举写着的“Invitation SVP. Merci”(邀请函,谢谢)的纸片,

还用绿色荧光笔划了重点,用塑料文件袋护体。


大型邮轮般的电影宫 

图片 | 戛纳电影节


别忘了把法语和英语都写上,这很要紧。

她开始传授求票经。


她,就是电影节参加者传说中的“来捡漏的”。

像她这样各个年龄段的,有数十位,

用脚步丈量着戛纳的克鲁瓦塞特滨海大道(Boulevard de la Croisette),

只为一张日场放映的邀请函。

而19:00那一场有红毯和明星出席,更是最炙手可热的场次。


电影节的新猪可能会把希望天真地寄托在电影节发放“邀请函”的官方服务上——


错!

邀请函的猎人们只能无情地敲碎你的幻想。


每50个跟我们申请入场券的人里头,只有3个能要到。

去年,一个负责座位分配的工作人员如是坦陈。



真正的捡漏王,对这一系统早已了如指掌。

秘密就在于,除了记者可以晃一晃脖子上挂着的“狗牌”(媒体证)进入放映,

其他那些电影专业人士、电影市场(Marché du film)的参加者只能凭一个系统积分才能兑换邀请函。

而邀请函的数目则随着放映的重要程度而变化。

如果兑换了邀请函却老不去,来年就会面临丢失积分的惩罚。

所以,邀请函一旦兑换,必须得用掉才行。

然后就轮到“捡漏王”们开开心心地登场了。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在电影宫的行政入口——

也就是卢米埃尔大影厅和德彪西影厅(Debussy)之间,拉开了大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招。


那边厢,金发的美国妹子一身肉感的紧身连衣裙,

在擦肩而过的你耳边小声念念:

Ticket, please...(有票吗,行行好)


这边一群学电影的大学生也不是省油的灯,人手一个可擦写的板子,

瞄准什么电影就往上写什么片名。


有从洛杉矶来的,也有法国本地的第戎市(Dijon)的。

但在这 12 天里,年轻的美国小老板和图卢兹警察同病相怜:

都是这一个表演工坊的小小学徒。



恶魔带着梯凳来


从德洛姆(Drôme)的皮埃尔拉特(Pierrelatte)来的妮可尔(Nicole),

混迹戛纳已有 25 年矣。


什么伊朗电影、以色列电影、非洲电影,我们看得多了,但那些电影名字,早忘光光了...


可对于紧随安迪里杨·布洛迪(Adrien Brody)

登上肯·洛奇(Ken Loach)电影《面包与玫瑰》(Bread and Roses)的红毯那光荣一刻,她倒是记得分明。

哦对了——


克劳德·勒卢许(Claude Lelouch)那部片,杰瑞米·艾恩斯(Jeremy Irons)和帕特里莎·卡奥斯(Patricia Kaas)演的,

你知道吗?


有一年,这位71岁的老奶奶甚至走了 21 次红毯——日场、夜场的都算。

现在,她的战略重点转移到了明星——而非电影上面。





此外,她还隶属于另一条戛纳绕不过的风景线——

梯凳帮

梯凳帮的成员成天蹲守在红毯前,等待收割签名和明星的照片。



要成为捡漏王,必须先变得不像捡漏王。



让-皮埃尔(Jean-Pierre)上上下下一身锃亮的无尾长礼服可能闪瞎了你的眼,

但是真真值回票价的:


这十年,每年拿金棕榈的我都看了。


这位一脸率直、骄傲的前技术总监步履不停,

一点停下接受采访的意思都没有。

你得明白,拖延就意味着失去稍纵即逝的机会,

这是一点都开不得玩笑的。


在他身前,一个年轻的德国小伙罗伯特(Robert)向我们传了几招这瞬息即逝的这行的生存之道:


笑容可掬,就吃得开。

还得有的放矢,瞄准一部电影,

再有点自己的想法,



“这世界,你不为己,天诛地灭


凭着打得精光的面相和收得紧绷的西装,还有免费奉上的抱一抱,

他最快7分钟就能拿下一张票,有时候连抱一抱都免了。


去年我第一次试了试水,结果一炮打响。这不我又来了。


这次,他甚至把柏林的一哥们拉下了水。

两人一起,凑了个住宿的好地儿。

但他们的“募捐”日常却是分头“作案”。


在入场券猎人的信条里,

不可以互相拖累,

也不可以有感情的包袱。


否则我们都成不了!


伊莲娜一再强调,边用手指那边一堆人。


“喏,那是我老公。但我们各自为战。


好在常常,这对“亡命鸳鸯”最后又会在电影院里重逢。

随着有通行证护身的记者越来越多、观影越来越频繁,这项任务变得越来越艰巨。

更不用说今年为了应对恐袭而倍增的安保措施。


然而,什么都难不倒伊莲娜。


这些我当然知道,但还是得进去。我都能进得去。

她这样作出了“捡漏王”的宣言。


妮可尔对她的这个名头也毫不放手,

尽管每个人都感叹,世道变了。

在这两周里,和其他的专业人士一样,捡漏王们挂嘴边的就一句话:


还是以前好!


这才是真正的电影节常客会说的话。


原文 | Les « gratteurs » de la Croisette

链接 | http://www.lemonde.fr/m-actu/article/2017/05/17/les-gratteurs-de-la-croisette_5128763_4497186.html

作者 | Lisa Vignoli



没错,酷炫得不像二维码

可它还是二维码!

长按扫码,关注【迷影日历


  戳“阅读原文”,给你直播戛纳港口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