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热血!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阅读首选2021-11-23 06:43:0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1

少年

    四周除了一些虫鸣之外,显得格外安静,以貌似狮子而称名狮子山在夜幕下丝毫没有显得威武,看起来却是有些憎狞。胆子小的人莫不会被吓坏。


    小小山谷里的一边零散着几个大石,一个少年安安静静的坐在其中一个石头的后面,时不时的探头看看前面的小平地。少年留着一个短短的平头,穿着一身迷彩服。脚边赫然还搁着一把自制的散弹猎枪。就着明亮的月光看了一下手上的手表,凌晨四点。望了望远处的天空,出现了微微亮,“夏天天亮得真早,今晚估计是没野猪出来了。”嘴里轻声的自言自语道了一句。


    突然,从山里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声,少年赶紧低下头,重新躲好在大石头后面,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前面。心中一动,“只怕是野猪出来了。”远处传来动物行走时踩断枯树枝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宁静的山谷显得格外的刺耳。然而少年听到这声音却是觉得那么的动听。随着声音越来越大,他也越来越沉静,耳朵仔细的听着声音,判断着:估计有4.5只,肯定有大家伙带头。野猪出来觅食一般都是一群群的,这次还只是小群,估计是一个小家庭。


    声音小了,黑乎乎的一群野猪终于走出了山林,走向了平地,少年定睛一看,5只,4只小的,一只大的。小的大概有7.80斤左右,大的有200来斤。猪群嘴里哼哼着,欢快的跑向平地,大的带着几只小的,跑进了平地,用嘴朝着地上的用力的拱着。借着月光,距离野猪只有二十米的少年分外可以看清楚那只大野猪的獠牙还微微闪着寒光。他拿起了枪,轻轻的退出了已经上好膛的五颗散弹,从口袋掏出了两颗实心弹,重新装好两颗实心弹和三颗散弹到弹仓。稍微调整一下身体,轻轻的站出了石头后面,左脚前倾半步,右手握着枪把,食指放在扳机上,左手抓住前护木,眼睛死死盯着野猪。


    好机会!大野猪比小野猪前行了半米。少年左手用力抓住前护木往后面一拉,轻微的咔嚓一声,子弹已经上膛了,小小的上膛声音在这个除了虫鸣声和野猪拱地时的哼哼声外显得有点清脆,野猪们都抬起头看向了少年的方向。少年迅速扣动扳机,左手又复抓住前护木往后面一拉,扣动扳机,中间还没间隔一秒,又是一声“嘭”的声音响起。火光中,连续两枪实心弹正中大野猪的脑门,几只小野猪受到惊吓,转身就往山林跑去。大野猪踉跄了几步,倒在了地里,四肢微微的抽搐,渐渐的不动了。


    少年望了望天空,天边慢慢的出现了鱼肚白。瞄了眼手表,5点20分,不知不觉都一个多小时了。把枪里面剩余的几颗子弹退了出来,转身把枪放进了自己奶奶用迷彩布缝制的枪袋里面,又把它放进了自己背来的包中。慢慢的收拾好其他像什么水,驱蚊虫的药水之类的。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点了一根,狠狠的吸了一口。提着背包,走向倒地的野猪。“守了你三天了,终于逮到你了。”


    少年名叫徐子陵,不过此徐子陵没有一个寇少帅的兄弟,也没有一个师仙子那样的红颜知己。19岁,家里的独子,刚刚高中毕业。在学校填完志愿就回到了乡下的老家,老家现在也只有爷爷奶奶,父亲徐浩然也是独子,当年退伍回来就干起了小买卖,娶了当老师的老妈张兰。到后来在镇子里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石矿公司,直到现在。


    说是石矿公司,其实也就是把大石头用机器变成小石头,用来修路。这几年农村大多修起了水泥路,所以公司的业务还算不错,一年赚个一二百万的。10年前就在县城买了房子,全家都搬家去了县城,爷爷奶奶住过一阵子,觉得城里不习惯,又回了乡下。所以每年节假日,徐子陵都会回乡下来陪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两个人都是70多的老人了,却健步如飞,总喜欢种点菜啊什么的。徐子陵老是叫他们不要种了,爷爷总是说:“做事习惯了,老了也闲不下来,闲下来反而身上到处痛,现在买的菜也不知道干净不干净,你们拿点去吃也好啊。”


    每当听到爷爷这样的话语,徐子陵总是哭笑不得。最后也只能由得他们去了。就当是锻炼身体,老人家说不定更长寿。这次回来,奶奶就告诉徐子陵,家里种地瓜的地里总被野猪给拱翻。现在农村也富裕了,很少有人会进山,所以慢慢的野猪,野鸡什么的,渐渐多了起来,到这几年野猪都成灾了,所以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徐子陵走到倒毙的野猪旁边,踢了一脚,野猪一动也不动,看来是死得彻底了。脑门正中还在不停的冒出血沫子,中间偶尔还夹杂着被血染红的脑浆。食指和拇指夹着烟往地上一弹,提起穿着丛林作战靴的脚狠狠的踩灭了。把背包往背上一背,手抓起野猪的后腿拖着就朝平地边的一条正好一个人宽的路走去。路的左边是山,右边是早已经荒废了的梯田,两旁长满了人高的杂草,幸亏前两天进山的时候就把两旁的杂草给清了,不然这么个蒙蒙亮的天色路都会看不见。


    慢慢的走了大概一公里的样子,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来到了一块平地,爷爷种地瓜的地就在这里。地大概有一百米宽的样子,两边都是山,弯了五道弯,朝南伸展而去。所以村里人叫这个山谷叫五弯谷。其实这块平地原来才是山谷的最里面,徐子陵刚狩猎的地方只是在上世纪6.70年代,在狮子山上开垦出来的,只不过到现在差不多荒废了十年了,三天前徐子陵来查看的时候,很明显就看到荒草中野猪走过的一条条“路。”顺着路跟了上去,就找到了山林前的平地,所以才选在这个野猪的必经之地猎狩。


    平地右边有一条石子路,也是当年老一辈开垦狮子山时修的牛车路,大概四米多的样子。石子路与山之间有一条小溪,山泉溪水顺着山边蜿蜒而下,流向村子里面。透过清澈的溪水还可以看到在水中觅食的山蟹和小鱼。徐子陵把已经前半身一边拖得毛都没有了的野猪往地上一丢,走到溪边洗了把脸和手,喝了口山泉。有点甜的泉水喝了下去,觉得精神都是一爽。从背上拿下了包,走向平地一侧尽头的小凹地,那里停着徐子陵这次特意从石矿场里借来的皮卡,打开车门,把包往后座位一放,拿出钥匙启动了皮卡,一下猛的加速,皮卡就像豹子一样一下冲出凹地。车尾刚出凹地,徐子陵迅速踩了一下刹车,右手立刻挂上了倒档,踩着油门快速的倒着开向平地,短短的几十米距离眨眼就到。他看也没看反光镜,一脚踩在刹车上面,“兹”的一声,没有abs的老皮卡,轮胎紧紧抱死在地上滑行了三四米,正好距离在地上的野猪一米左右稳稳停住。


    徐子陵下车来,打开了皮卡车的后箱门,弯下腰,一只手抓着野猪的后腿,一只手抓住前腿,不见怎么发力两百来斤的野猪就被他稳稳当当的提在了手里。抓着野猪往后箱一放,把门关好,转身上了车。启动了车子,看着时间还早,于是慢慢悠悠的往家里开。


    皮卡晃晃悠悠的驶出了山谷,山谷口就是前几年修好通往邻村的水泥路,上了水泥路,车终于不再晃悠了。五分钟后,徐子陵回到了家,两层的小楼房,前面加一个大概一百个平方的院子,把车往院子里面一停。听到汽车声音的爷爷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子陵伢子,怎么样,昨天晚上守到了没有啊?赶紧洗一下,吃早餐了,你奶奶正在做,就快好了。”


    “爷爷,打到了嘞。今天早上4点多才出来的,出来得有点晚。”徐子陵答道。


    “是吗?我看看。”徐子陵打开了后箱门。


    “嗯,不错啊,估计得有两百来斤。”爷爷看了看猪头,“枪法越来越好了啊,一枪中脑门。看来教你的都还没忘记。”


    爷爷是当年抗美援朝的老兵,退伍回来后就回大山当了老猎人。徐子陵十一二岁的时候,每次寒暑假回老家来,爷爷总是带他去打猎。直到近两年来,爷爷年纪大了,徐子陵才每次都是一个人去狩猎。只不过这次是第一次碰到野猪这种大野物而已。


    “嘿嘿……”徐子陵露出憨厚的样子笑了几声。“爷爷,您教的我也不会忘。”


    “好了,东西放了,去洗漱一下,吃早餐去了,等下你把野猪送你叔那里去,这野猪肉粗粗的,也不怎么好吃。”


    “嗯,好的。”有个老猎人的家里,这些野物总是能吃到,徐子陵小的时候,爷爷隔三差五的总能打到。所以到现在全家子都不怎么喜欢吃野猪肉。


    把车厢门关好,从车里把背包拿了下来,放进了房里。把身上的迷彩服脱了下来,换了一身休闲服。走到院子里洗漱了一番。走进客厅,奶奶正端着两碗稀饭从厨房走出来。


    “奶奶!”


    “哎,听你爷爷讲,今天守到了?我家小孙子挺厉害的啊。”奶奶笑着说。


    “这都是爷爷小时候教的好。”徐子陵笑笑的回答道。


    “好了,好了。你们都赶紧来吃早餐。”爷爷坐在餐桌前发令了。


2

外星来客(上)

    吃完早餐,太阳已经出来了。


    徐子陵和爷爷,奶奶坐在院子里面的大树下闲聊。


    奶奶说:“陵伢子,你妈昨天晚上打电话来了,说明天你高考成绩就出来了。叫你今天先回去一趟。”


    应该是昨晚去狩猎的时候把手机关机了,老妈打不通自己的电话,就打了家里的固定电话。徐子陵边想边回答道:“哦,好的。”


    “有没有把握啊?听你妈说,你第一志愿,第二志愿都报军事类的学校,听说军事类的学校分数都很高呢。咱们家三代就指望出你这么一个大学生了啊。”奶奶有点小抱怨的说。“真是不明白,你爷爷,你爸,现在又有你,怎么三代人都喜欢当兵?”


    “当兵有啥不好的?你个老婆子,懂啥。陵伢子,爷爷我支持你。”


    “有把握呢,肯定能考上的,您就放心吧,奶奶!”徐子陵看到爷爷像个老小孩一样,要和奶奶红脖子了,赶紧打圆场。


    徐子陵喜欢当兵,固然有受了爷爷和父亲的影响,其实他心中还有一个很大的秘密才是促使他去军校最大的原因。


    两年前的现在这个时间,徐子陵17岁,学校放暑假,回乡下老家来陪爷爷奶奶。那天晚上,他照常独自一个人出门狩猎。那次的地点是狮子山半山腰一座不知道早荒废了多少年的道观,据爷爷讲,他小的时候,那座道观就已经破落了。不过从爷爷的上辈人讲过,在上个朝代,这道观香火是很旺盛的。方圆百里的都很有名。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什么原因,道观开始就慢慢的破落,最后没有了人影。而到了现在,道观在风雨的飘摇了不知道多少年,早已只剩下了几道残垣和铺在地上青砖来显示它曾经的辉煌和历史的沧桑。


    头上顶了一个改装的矿灯,手里拿着开山刀,背着爷爷的老猎枪。徐子陵走了两个钟头终于到了老道观。从那几根到现在都不曾倒下的石柱上还可以依稀看出这是道观曾经的山门。走进山门,是道观的前庭,一块几百个平方全部由青砖铺就成的空地。青砖与青砖之间的空隙长出了长长的草,也有几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分吹还是被小鸟叼来丢到这里而生根发芽成长的松树,以及几从灌木丛。这里的兔子是这个季节最多的地方,因为那些灌木丛下每到这个时候总会长出一些无名的小草,再加上边上有一道经过长时间雨水的冲洗而改道而来的小山泉。那些兔子最喜欢来这里觅食那些小草和喝水。


    从随身背的包里拿了几根绳子,利用灌木中几根比较大的枝条在灌木丛下,用爷爷教的方法做了几个套子,放在了灌木丛下。从包里拿出了几根特意带来兔子最喜欢吃的黄豆苗撒在套子上面。然后又用同样的方法在山泉边做了两个套子。看着时间还早,那些动物还不会这么早出来。“先去睡一觉再说,反正野物一般在下半夜出来得多。”徐子陵心想,随即往道观里面走去,找到一个尚未完全倒下墙角,稍微打扫了一下。然后拿出爷爷用草药自制成的驱蛇药,在周围撒了一圈。把枪装好了火药,放到一边。又拿出一卷小棉线,利用几从地上长出来的茅草做了一个距离十几米的警戒线,一头绑在墙边的草上,另外一段经过这一边墙下的草,尾端缠在手指上。这样子,只要是有什么动物靠近必然就会碰到线,那样就算自己在睡梦中也会惊醒,虽然说狮子山近几十年来除了野猪以外从不见再有其他的大型动物,但还是小心一点为好。捡了几块散落在四周的大瓦片,在墙角用青砖搁了起来,这样就在墙角与瓦片之间收拾出来了一个大约2.3个平方的小空间。徐子陵拿起包往墙角一放,背靠着包坐在了地上,把枪放在怀里,用来警戒的线缠在了自己的尾指上,紧了紧衣服,闭着眼睛就休息起来。


    虽然是酷暑六月,但是在山林里面的夜晚很快就凉爽了下来。残垣断壁之间时不时吹过来的阵阵凉风,在彼此起伏的虫鸣声中徐子陵很快的就睡着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很快就过了零点,山林里的虫子还在卖力的鸣叫。突然,设置的警戒线慢慢的拉直,把手指给拉得一动。睡梦中的徐子陵马上就打开了双眼,两手一下抓稳了放在怀里的猎枪。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就着月光,从搭在前面的大瓦片上面探头一看,十来米前面有只动物。“是獐子。”喜欢看动物百科的徐子陵一眼就看了出来。


    “我们这地方怎么会有獐子呢,獐子不都是在北方才有吗?”徐子陵心想。


    突然想起白天和爷爷闲谈的时候,爷爷说起隔壁村有人养獐子产香来卖,半年前好像由于没看管好跑了好几只。


    “肯定是隔壁村跑了的獐子,人工养的獐子都是开过刀的,也没有了繁殖能力了,打了再说。”徐子陵心想。


    端着枪,举过前面的瓦片,瞄准了前面十来米的獐子。扣动了扳机,“嘭”的一声,獐子应声而倒。不过没过两秒,獐子又爬了起来,迅速的往道观里面跑去。原来,徐子陵用的猎枪还是爷爷很早以前就一直在用的土枪,平时一般就是打打野鸡,兔子什么的。一旦是要打大野物的时候就要加装火药和实心弹,这次徐子陵也只想猎几只兔子的,所以装的是小钢珠散弹。一下打不死獐子那是肯定的。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小钢珠的威力也很大,估计獐子也是受了重伤,跑不了多远了。


    来不及多想,徐子陵把枪往墙边一放,顺手拿起了开山刀,借着月光就往道观里面追去。追了几十米就来到道观的最里面,看样子,这里曾经是住宿厢房。这里再过去就是道观后面的山林了,看到獐子一拐一拐的往山林方向跑,只有几米就到了,自己距离獐子还有七八米,何况中间还隔着一扇倒了一般的墙。肯定是追不上了,要是让它跑山林里,柴那么深,那就难找了,徐子陵顿时急了。


    想也不想,徐子陵一下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猛的一下跳了起来,手中的开山刀对着跑上了斜坡快要进林子的獐子猛的甩了出去。甩出了刀子,力量也用尽了,徐子陵双脚重重的落在地上,没有想到,这时候却突生变过。双脚落地的地方,青砖铺成的地面一下就塌了下去,出现了一个黑黑的洞口。


    身体和破碎的砖头一起往下掉去,徐子陵心里一下空白,右手条件反射的往洞口的地面一抓,却没想到,洞口周围已经松动的青砖由于身体往下掉时产生强大的惯性一起随着人往下掉落,本来直着落下去的身体,也因为手抓了一下地面时那瞬间的牵引而变成了头朝上背朝下往下摔落。黑暗中,只觉得背上传来一震,接着像是什么东西断裂的“咔嚓”一声传来,徐子陵昏了过去。在连续几声“咔嚓”声中,身体终于着地了,如果徐子陵现在清醒的话,就会发现,洞下面的地方原来是间小房子,房子一边是一排木架子,掉下来的时候正好砸在木架子中间。架子年久已经腐朽,上面一层层的木板正好缓冲了身体往下掉的力量。看看地底距离洞口有四五米,要是直接掉下来的话,人肯定会受重伤。


    经过几层木板的缓冲,等徐子陵掉落在地面之前的最后一块木板的时候,已经没多少冲击力了,最后一块木板断裂砸在地面上时,产生了反弹,使他的身体翻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方向,变成了四肢朝地的趴在了地上,因为刚掉落时抓地而被青砖划破的手也狠狠的砸落在一块大概拳头大小,暗淡无光的石头上面。


    这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手上所流的鲜血瞬间被手心下那块黑黑的石头给吸收了,慢慢的石头显现一丝轻微的光芒,随着徐子陵手上流出的血越来越多被石头吸收,光芒越来越盛。


    突然,虚空中出现了一个机械的声音。


    “发现DNA......绑定DNA......”


    “系统自检.....武器资料库丢失.....网络子系统损坏.....医疗子系统部分损坏....模拟优化系统完好.....”


    “宿主轻微受伤....启动医疗子系统.....”这时候徐子陵的手被柔和的光芒包裹着,手上的伤口在肉眼可见速度中迅速的愈合,十秒钟之后,手上除了一些血痂和尘土以外就和没受伤之前一样。一点轻微的伤疤都不见。


    “治疗完毕。”


    “宿主身上发现载体.....转移载体.....”


    “警告.....能量不足!警告.....能量不足!转入休眠状态....请宿主尽快充能。”在那道光芒从石头上面移动了出来,经过徐子陵的右手,转移到左手上带的电子手表上面的时候,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


    “滴”的一声之后,小小的房间安静了下来。重新回归寂静。

点击 “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