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赏心乐事谁家院

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2020-04-17 20:07:44

像是重回好多年前的午后

二胡声在唱,赏心乐事谁家院


渐近线

故事和远方,都说给你听


最近有了一个新角色,大一的书法课助教。帮着老师教教学弟学妹,算个有趣的差事儿。

昨晚是第一节实践课,课前因为点儿事儿耽搁了,进教室的时候里面六十几号人全拿着毛笔瞅我。也可能没瞅,我的心理作用。

老师在讲台上讲点横竖的写法,我就满教室的转悠,手把手教她们握笔的姿势。

她们很可爱,中指和无名指总是打架,捏笔的时候使大力,我一个个走过去说“放轻松放轻松,让笔立起来。”

她们的毛笔也不敢蘸满墨水,笔尖润了点儿就火急火燎地往纸上招呼,我帮她们砚台里倒墨,教她们怎么让毛笔吸足墨水再调笔锋。

她们写“点”喜欢画一个圆圈,我圈着她们的手,带她们感受运笔时候的“点下去”和“蘸起来”,她们的手在我的手心里表现得十分信任且放松,心甘情愿被我领进秘境。

 


让我想起自己初学书法的时候。

十多年前了吧,当时读一年级,拜师于王似锋老师,成为湖州笔道研究馆最早一批的学员。

王老师是湖州市群艺馆的副馆长,艺术家的气息很浓,最开始的笔道馆建在府庙的巷子里,一进去就是大大小小十几只毛笔,四周都挂着书笺,中间就是大方桌,我们到了就开始洗笔铺纸,各执一角开始练字。

老师会拿着茶杯走到我们身边看我们的运笔,有时候提点几句,有时候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看着。楼下是琴行,二胡声提琴声总是呜呜呀呀传上来,我在每周六的下午都会在这个巷子里安静地活上两个小时。

赵体圆润秀美不可方物,最讲究的就是用笔饱满。王老师教会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胆“点下去”,回锋“蘸起来”。十多年过去了,当我在教别人的时候,发现自己也习惯性地用上了这样的描述。


之后笔道馆搬到了市政府旁边,那时我大了一些,开始练王羲之的行书,练完《兰亭序》开始练《圣教序》,圣教序有将近两千个字。我每个星期只练十个,练了足足四年。

王老师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我每个星期去都能发现新面孔,有求字的,也有求学的。但和我一起练字的几个朋友一直没变,我们有固定的位置,固定的招呼方式,会担心这周因为忙只练了五张纸而被王老师说,而赶紧从对方那儿偷一张过来。

在那个满是墨水香的地方,我们总是能自洽。


后来笔道馆又三度易址,开在了老师自己的家中。门前是种了绿植的院子,里面装修得就像古时大户人家的书画阁,老师的蝇头小楷和大笔狂草都精绝,工笔仕女和写意山水也翩然出尘。每次我进门的时候,老师总是会笑着对我说,曹阳来啦。

有点儿像我外公。我每次去外公家的时候,外公在开门的时候也会笑着对我说,阳阳来啦。

说者可能无意,听者却挂了心。有笔墨的地方,总是能生出温情和归属感。


上了高中以后,小时候在笔道馆认识的那些朋友又在湖中相逢。冥冥之中大概真的有缘分在的吧。我在高一的时候创过一个书法社,像是笔道馆湖州中学分会似的,活动课的时候就邀请大家来我的班里,写写字,聊聊天,教教别人运笔。

像是重回好多年前的午后,二胡声在唱,赏心乐事谁家院。


去年暑假,和几个朋友回去看王老师,十三年过去了,他真的一点儿都没变。还是喜欢穿棉麻大纽扣的对衫,还是喜欢乐呵呵地笑,还是充满了艺术家的儒劲儿。加了他的微信,发现他的朋友圈里,一直活着一个不会老的艺术家。


我老是去想我在七岁时第一次见到王老师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的。

时光带走了一拨又一拨的学生,却没有带走他。

而在昨晚,我握着很多人的手,唤回了我的童年和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