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筱永/握在手中的才是最好(外一首)

东北散文网2018-09-12 10:37:16



握在手中的才是最好/筱永


在世俗与真诚面前

心维护着高贵的尊严

河水不息的向东流着

圆滑却始终占着领先


流水的音乐固然很好

我却有自己的曲调

只唱心中的歌谣

附和不了河水的惟妙



用淡定去清理

不必要的困扰

夸夸其谈也只不过是

田地里刺蓬蓬的杂草

牛羊都会把它舍弃掉


释怀算一种调料

把它放在人生的五味瓶里

一定会让生活

增加快乐的味道


昨日的太阳

晒不干今天的衣裳

只有握在手中的

才是最好



    怀念/筱永


   年味越来越浓,走在街心,路灯比以往亮了许多,人行道两旁花池里的松树上,一串串小小的彩色霓虹灯缠绕在上面,五颜六色,一闪一闪的,每个路灯杆的上面离地面两米左右,都挂上了一串红灯笼,红红的亮着,很有年味。

  小时候每到新年的时候,父亲就会找出平时积攒的塑料糖纸,把它们剪成碎片,再用三片玻璃镜片做成一个三棱镜,然后用纸壳裹住,用漂亮彩纸包在最外边,把碎糖纸撒在里面,封好一面,留一面用来观察里面花形的变化,就这样,一个美丽而神奇的万花筒做成了,父亲制作时很仔细,里外都很精致漂亮,有时候欣赏完万花筒还会在纸上给我画出他看见的美丽图案,儿时的我,最盼望的就是每年过年时,父亲亲手制作的神奇玩具,我会带到邻居家和别的小朋友炫耀,让他们看里面来回变换的美丽图案,就连睡觉都会放在枕边,爱不释手,想着父亲的伟大,想着万花筒的神奇,想着想着在微笑中睡着了……

    过了小年,父亲就开始挂灯笼了,他用彩纸剪成长长的灯笼穗儿,粘在灯笼上,拉上电线,放入灯泡,就可以挂在外面的灯笼杆上了,每到这时,我会给父亲拿剪刀,搬凳子,也忙的不亦乐乎,父亲还会表扬我“眼里有活,有眼力劲儿”听着父亲的表扬我心里美滋滋的。

   到了大年三十,早上起床父亲就要写春联了,父亲写一手好的毛笔字,我负责给父亲拿墨汁和砚台,父亲把红纸裁成条,叠出印儿,然后写春联,写大福字,春联上的词都是最美好的愿望,我一边看着父亲写,一边念着,感觉自己带着无限的美好长大了。

   新年就这样快乐着,憧憬着。可是十二年前的新年,我却没有了那份快乐,父亲得了心梗,住进了医院,那天是正月十五,父亲住院好几天了,有些好转,我们在医院的病房里,隔着玻璃窗,看见外面的烟花点亮了夜色,漂亮极了,街上的路灯都分外的明亮,能听见人们的嘈杂声,和鞭炮声,父亲看着听着嘴角露出笑容,轻轻吟着“东风夜放花千树”。我附和着“更吹落,星如雨”可是父亲却轻轻说着“外面的烟花是好看,路灯也越来越亮了,只是我今年看见了,来年不一定能不能看见”父亲的眼神变得暗淡漠然。我紧忙说“爹,您说啥呢,一定能看见的,好好养病吧,别多想了,”我没能控制住我的眼泪,转过身轻轻擦拭了一下。又怕父亲看见。

      没过多久,父亲扔下了他的毛笔,扔下了对未来的憧憬,扔下了我们走了。真的再也不能看到新年美丽烟花和街上漂亮的路灯,尽管路灯越来越漂亮,他都永远看不见了……

    街上霓虹灯闪烁着,又是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日子,我怀念我的万花筒,我怀念那漂亮的灯笼穗儿,我怀念那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春联,我怀念……


     





作者简介:筱永 原名刘永  70后  喜欢旅游 骑行   愿活得漂亮,爱得纯良,不争不抢却有岁月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