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浅析书法研究路径的选择

大觀之上2018-03-12 22:45:55

浅析书法研究路径的选择

    者:陈乾一、张伟

    间:2018.3.10bate 3.2

    点:北京通州 鹦鹉咖啡

关键字:

        可证伪、重言式、路径选择、书写动作、生理结构、研究工具、相关学科理论

    要:

文章对当前书法理论研究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并且提出了以书写动作为核心、以人的生理结构为出发点,提出了利用人体生理结构、自然物理规律、被所有人所共有的生活常识,以及其他学科中的成熟结论和历代优秀书法作品形态作为研究工具和研究素材,对书法领域中的问题进行研究。这种研究方法具有准确、规范、可验证、可证伪、对实践有强大的解释和指导能力等特点。


一、书法理论应该注重基础研究

一般来讲,各个学科的理论无一不对本学科范围内的现象提供了强有力的解释,对本学科所涉及到的行为实践提供了非常准确、有效的指导。但是书法理论却是一个例外,书法理论的发展与书法实践的发展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书法在辞书中通常被解释成书写的方法或者书写的艺术。由此可见书写是书法中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要素,书法作品的一切都来自于书家对书写动作的完成过程及其所带来的必然结果。然而过往的书法理论研究通常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去理解、挖掘书法作品背后的韵味、含义、价值,对其意境神韵、书家性格、时代背景等方面的论述占据了绝大部分篇幅,并未对书家书写技术及动作还原层面给予足够的重视,并未对历代书法作品中各种不同呈现形态的不同产生原因和形成过程进行合理的解释,从而导致无法对后来者的书法创作实践产生直接有效的指导作用。诚然,理解和挖掘书法作品背后的含义是合理的,作品背后的各种因素也确实是研究书法作品不可或缺的部分。但是对于这些非表面化因素的研究,需要有一个来源于表面形态的支持。或者说这两者是一定存在连带关系的,背后的各种因素不可能脱离表面形态孤立存在。如果不重视对于书法作品表面形态的研究,那么对非表面形态的研究就很难找到合适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现当代书法研究普遍对能体现书法作品是什么的笔画和形态的书写过程避而不谈,仅侧重解读书法作品或书家精神层面反映了什么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方向是不合理的,是对书法基础现象研究不足所导致的书法学科理论建设欠缺和书法理论研究与书法创作实践脱节的必然结果。基础现象研究对于任何学科都是最重要的,是其它全部研究的起点,书法领域的基础现象就在于其书写过程及其所产生的必然结果。对书法作品是什么的基础现象研究的缺失,直接导致了对书法作品反映了什么的研究成果无法证实、无法落地。加之书法理论研究基础假设不够明确、基础概念无法统一,以及对基础逻辑和准确事实过程的推导过于简单,使其结论难以形成普遍性共识,使后来者无法有理有据的赞成或者反对,甚至无法基于前人成果进行进一步研究。对书法领域基础现象研究的缺失,不但对并行研究之间的交流造成了巨大障碍,还造成了现当代书法无论在教学层面还是理论研究层面都普遍只强调结论而弱化理由的怪异现象。例如:现当代对于书写过程的普遍认知,多集中于拿笔的时候要毛笔垂直纸面写字的时候要用中锋两个宗旨性观点。不同人群或许有相对不同的书写方法,但是整体仍以此观点为宗,差距甚微。然而,任何理论都要有其源流可溯,有其过程可证,有其理论可依。由此发问:

上述观点是自古就有还是从某一个时间点开始的?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说法?

是什么促使了这样的变化?

该宗旨理论基础源自哪里?

其宗旨性对于书写有绝对正向的促进?

若摒弃该宗旨会呈现怎样的书写效果?

历代留存下来的书法作品跨度两千余年,用此方法书写的作品比例有多少?

 ……

然而遗憾的是,阅遍市面可考专著,似乎未有对其深入研究者,完整逻辑线也都普遍讲不清楚。但是,这毫无来源且存在大量疑点的结论竟在书写层面形成了大面积共识,甚至被书法界奉为圭皋。试问,这是否可以认为是现当代书法理论研究不求甚解的有力证明?


二、书法研究路径选择

(一)书法研究的改变迫在眉睫

如果从根本上切实改变对书法基础现象研究的认识,那么并不难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笔者认为,想要从根本上改变对书法基础现象研究的认识,就要改变书法研究的路径,使之可以在底层建立书写过程与结果之间相互可证的逻辑结构和基础共识,从而建立过程可正向推导,结论可逆向证伪,理论可指导实践、应用可提升效率的书法研究理论体系。

近现代公开发行的书法理论研究大面积存在一条明显的逻辑特点,即结论无法逆向证伪。不能证伪的结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完全没有能够用来判断的被普遍认可的可参照标准;另一种在逻辑学中称为重言式(Tautology,即无论条件怎样变化其值都为真的逻辑表达式。如这个池塘的水里要么有鱼,要么没有鱼所有的三角形都有三个角等。无论是那种情况导致的结论无法逆向证伪的好处都在于看起来至少可以保证研究者处于一个自我构建的虚拟的理论的制高点上,其他研究者无法直接指出其研究结论所构建的理论的错误,从而立于不败之地。然而,理论存在的意义就是在于解释客观世界同时对实践提供指导,一个不能证伪的结论本身就意味着对事实毫无解释能力、对实践毫无指导能力的理论,本身就是毫无价值、毫无意义。这种现象在书法理论研究中如果并非个例,而是大面积模式化存在,那么问题就非常严重。而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内因就是书法研究路径不清晰,缺乏底层逻辑结构和基础共识构建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确言,书法研究的路径到了不得不调整,也是必须要调整的时候了。


(二)构建底层逻辑结构和基础共识

任何学科的研究起点都是以符合其研究对象族群基本常识的假设为前提,或从被其所研究对象熟悉的自然现象开始,这也是中国哲学中道法自然的充分体现和具体佐证。譬如微观经济学,其基本假设之一是理性经济人假设,即人是自私的,在有可能进行选择的情况下,一定会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所有的经济学理论都是建立在这个假设前提之上的,如果你可以推翻这个假设,那么你就可以推翻整个微观经济学,甚至整个西方经济学的理论体系。书法研究也是如此,我们需要找到一个类似于人是自私的这种稳定的、难以推翻的基本假设作为整个研究的基础。书法的根本是书写动作,书写动作的完成态就是书法作品,这是书法动作的结果,也可视为书法的事实部分;一切由书法作品所传达的所谓神韵、或其作品背后的所谓内涵,则可视为书法的非事实部分,任何的非事实部分都必然是依托于事实部分存在的,绝无可能独立存在。

所以,书法研究要从书法作品的事实部分及其书写动作入手。

书写动作是肢体带动工具所产生的泛化运动概念,研究书法作品的事实部分首先需要对书写动作进行清晰有效的认知,以满足于逻辑经验主义和批判理性主义的可实证性、可证伪性验证的科学方法对过往存留的书法作品进行合理的推演分析,进而有效的还原书家的书写动作及书写习惯。其次,在此基础上以地域(民族变迁)为横轴,以时间(朝代更迭)为纵轴,以重大历史事件为权数,以对应学科中成熟的研究工具和现代技术为手段,对所获取数据进行横向、纵向对比,进而得出同时代书家的书写动作的共性,及历代书家书写动作的演变规律。

需要强调的是,历代书家的书写动作并不是现在普遍认识到的这种方式。从流传下来的不同时期的古代画作中看,不同时期的拿笔姿势也并不相同。拿笔姿势的不同会导致书写动作的不同,进而造成书法作品的形态不同。面对如此多样的拿笔姿势和书写动作应该如何选择?这就不能仅从动作表面认识动作,而是要去深入分析其动作背后的构成原因。

今人写毛笔字与古人用毛笔写字最大的区别在于其目的性不同,古人用毛笔写字是一种生活或工作上的硬性需要,具有极强的数量和效率要求,且随着社会结构愈发复杂,古人的书写量也会越来越大,对效率需求也会越来越高。而今人写毛笔字则不需要考虑以上因素。依照常识性推理原则判断,古代官吏在书写公文、信札时肯定要在一定的时间完成,医生为患者开药方也肯定要迅速写好拿给患者去抓药,相关事例不胜枚举。综上可以得出结论:古人用毛笔写字的首要诉求一定是效率、是在内容可识别的前提下尽量缩短书写时间、快速完成书写动作,而今人最为关注的美观则是古人在能够完成工作的前提下才会去考虑进阶性诉求。同时,汉字字体演变的过程也在客观上吻合了古人以书写效率为第一诉求的结论。

有效提升书写效率的关键点在于动作顺手,所谓顺手用规范的语言描述就是:符合人类生理结构特性的局部肢体运动方式,其完全可以理解为顺手的书写动作是基于人类前臂和手部的生理结构特点而自然形成的,而非人为规定。

众所周知,人体的生理结构非常稳定,基于人体生理结构特点而自发形成的动作不需要额外控制肌肉,参与运动的肌肉数量越少就越容易精细控制动作,同时动作也会越稳定、完成动作的速度也会更快。以实例对比说明:

A、以整个手臂(包括手臂、腕、指)的协同运动来写一个横;

B、保持手腕以上部位不动,拿笔手指的姿势也不动,只是靠手腕左右摆动写一个横。

两种动作所产生的结果相较,B方式一定会数倍快于A,且写出来的横的弧度和形态也会更美观、更自然。如果再进一步解释,要求手腕以上部位不动,是为了使手腕保持稳定,这是书写动作的圆心;要求手指拿笔的姿势不动,是为了保证手腕至笔尖的距离不变,这是书写动作的半径。当这两个要求达成之后,写横实际上就是一个类似用圆规画圆的过程,只不过是截取了圆上的一段弧线(当所截取弧线较短的时可将其近似看作直线,较长则能看出其圆弧曲度)。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历代有很大一部分书法作品中的短横是直的,而长横则略有弧度。

如此便找到了书法领域中一切研究的原点:人手部和前臂的生理结构。

首先,人体生理结构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是一定存在的共识。

其次,人体生理结构在书法有迹可循的四千年中没有显著变化。这就决定了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来的逻辑推理可以进行平移,同样可以应用于历代留存的不同时期的书法作品,这就使书法研究对于古人作品的分析有了可落地对实处,也使近人学习古人的书写方法找到了起始原点。

再次,以人体对生理结构为基础建立起来的逻辑推理注定对实践具有极强对指导能力,且便于验证。结论正确与否,亲身一试便知。


(三)保证推理过程可验证

出发点选定之后,还存在一个研究路径的问题。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进行研究?采用那些工具来进行分析和推理?不同的工具会导致不同的走向。所以我们不使用任何没有清晰定义、模凌两可的概念进行分析,只使用具有广泛共识的结论。最大程度的保证假设和推导过程清晰稳定。

按照上述标准,我们选择了下面五种方面的内容作为研究工具。

  1. 人体生理结构

书写动作本质上讲是人体局部肌肉群协调运动而产生的动作过程。既然确定其与运动、与动作密切有关,就可以借助运动生理学、运动解剖学等相关学科中的成熟结论为基础来展开研究。可以看出,该研究工具的选取与书写动作研究的出发点高度相符,且一脉相承。

从人体生理结构角度去研究书写动作有两个好处:

其一,结论稳定。鉴于人体生理结构对稳定性,在工具和环境大致相同的情况下,今人完成的顺手的动作,古人也一定顺手,今人完成得吃力或无法完成的动作,古人也一定同样如此。在忽略某些物种多样性做造成的特例的情况下,此结论完全可以作为还原历代书写动作的事实基础。

其二,便于验证。验证研究结论是否正确,亲自完成其动作测试即可。

  1. 自然和物理规律

毛笔在纸面上完成书写的过程完全是一个物理过程,只要外部条件相同其在纸面上形成的墨迹一定高度相似。如:在笔、墨、纸不变,且固定毛笔高度、角度及其运动速度的前提下,不同书家不同时间书写所产生的墨迹也必然是大体一致。以此对书法作品进行逆推的过程即可视为对其完成书写动作的物理过程的还原,以所产生的墨迹结果与原作进行比对考证。

自然和物理规律的最大特点就是完全准确、完全稳定。无论经过多长时间,只要外部条件不变,符合其规律的自然或者物理过程就一定不会产生变化。自然和物理规律所在讨论中可以作为出发点的可实证的规律性内容,也是用来美化书写效果的最佳方式和最优手段。

  1. 被所有人所共识的生活常识

所谓常识就是普通知识,即一个生活在社会中的心智健全的成年人所应具备的基本知识。常识普遍具有共通性,在排出某种特殊情况所造成的特殊性的情况下,古人或今人都会对类似的情况做出类似的反应。由此可见,被人所共知的生活常识是可以用于研究的准确、稳定的重要推理依据。

经济学家张五常曾经举过一个例子,他说物理学非常精准,如果我把手里的硬币扔掉,我推测它一定往下跌,这是根据物理学中的万有引力定律。所以我的推测一定准确。但是如果我把一张100元的纸币放在大街上,没有风,有很多行人,没有警察,我推测这张100元纸币一定会不见。这个推测和刚才推测硬币会向下掉落同样的准确。

同样,针对书写动作的分析过程也需要类似这种基于常识性的分析。如前文所提及的判断古人书写目的性就是利用中国社会和历史发展的基本常识进行推理的典型例子。

  1. 其他学科中的理论及由其推导得出的成熟结论

无论是自然学科领域还是社会科学领域,任何一个学科都无法孤立存在。所以选择其他学科中有关的理论、方法和成熟结论作为书法研究和推理中解决不同问题时的工具是很有必要的。与书法研究紧密相关的学科包括但不限于运动生理学、物理学、教育学、认知心理学以及考古学、中国史、历史地理学等有关学科以及其相关交叉学科。这些都是经过长期实践验证而形成共识的可以放心使用学科理论。同时这些理论对于事实具有极强的解释能力,可以以此为基础展开推理,形成书法研究中可验证的结论。

  1. 历代优秀书法作品

历代存留的书法作品是书家书写方法所形成结果的事实部分,等同于书家直接提供的最准确的书写动作,意义巨大。

书法作品宜优选历代留存的墨迹作进行分析,如无特殊情况,尽量不以碑文拓本作研究样本。毕竟拓本经历了刻碑和拓印这两个过程,无法排除其笔画形态有人为或非人为因素导致的变化的可能性。这些变化会使研究者对其毛笔角度的推理产生偏差,进而误导对其书写动作的判断。

对于真伪存疑的作品,作品即便不是所声称的书家书写,其墨迹形状也会对研究有一定助益,凡是能反应当某时期书家书写动作和习惯的墨迹,就可根据实际需要选用。


(四)保证结论可证伪

可以证伪的结论一定是有指向性的。即:在某些条件下结论成立,而在另一些条件下结论不成立。前面讲到重言式的时候提到一个结论:这个池塘的水里要么有鱼,要么没有鱼,其可证伪的结论一定是肯定态的这个池塘的水里有鱼这个池塘的水里没有鱼。具有可证伪性的结论才会对事实具有解释能力,对实践具有指导作用。

受科技和社会发展阶段的局限,当今所获得的一些结论在今后可能被证明是错的。这是研究中常见现象,更是所有书法研究者都希望看到的好现象。今天的结论在今后被证明为错恰说明书法研究真的建立起了逻辑足够严谨的理论体系,研究和实践水平真正提高了。


三、结语

对书写动作的研究是一切书法研究的基础,也是一切书法研究的起始点。抓住这个点去真正系统、深入的研究就可以保证整个研究过程都在准确、可追溯、可验证、可证伪的路径上展开。对书法中非事实部分(包括书家性格、经历等因素)的研究,只要能够准确证明其稳定地对书写动作产生的影响,都作为限定条件附加于通用书写动作之上,并以此为基点逐步对不同时期、不同流派书家的各种不同的书写习惯进行还原,并对其所产生各种不同的结果(书法作品)给观者所带来的不同感受的成因进行合理解释。

于此,书法从事实部分非事实部分都可以有理有据的进行研究,既研究了书法中基础的的部分,还原了历代书家书写方式,又把一直以来历代书家都在讲但是都没能准确描述的的部分进行完整解读,使书法理论可以像其他学科理论一样具有准确的解释现象的能力,同时对实践产生直接、有效的指导作用,使书法研究真正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