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小影视点·杂感】Goodbye my love,Shenzhen

小影视点2018-09-05 08:16:24


Goodbye my love,Shenzhen

Goodbye my love,我的爱人,再见。相见不知哪一天?

今天,2017年8月19日。

我确实是一个喜欢把自己埋在过去的人啊。

漫漫前路

有几多风霜

杭州,是什么?她当然可以是名满天下的苏堤春晓,可以是清香四溢的西湖龙井,可以是淘宝包邮的网购圣地;当然了——它也可以是紫金港校区还未开通的地铁,是远离城市繁华的西北郊外,是整日忙碌的未知的学习生活。

漫漫前路,几多风霜?徐小凤告诉大家“一一去担当”,告诉大家“不必要怕路长”。但是这些话说起来实在是太易,其中包含的内容却又太难,以至于徐大姐的女中音听起来都颇有点语重心长的味道。

我当然知道,一切都还未发生,一切都只是幻想。也许“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我就可以游刃有余地高唱着“放心吧祖国,放心吧亲人”投入新的战斗了?

但是幻想本身才是最可怕的啊。也许,我会躲在被子里偷偷想家,在心里说那些让自己的眼眶都红了的话;也许,我会丧失那保持了十八年的优越感,泯然于众人,那时候我的自尊又该何处安放?也许,当我面对堆积如山的任务,面对着自主学习的困境,我没有一个温暖的港湾。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好奇,但又趋于逃避。很像看成绩的时候,不是吗?

也许,谁叫我身手不凡?也许,命里无时莫强求。

勉强去掩盖失意的感觉

再次听到昨日的冷嘲

谁又知道呢。

我从不说,说出来得到的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要不就是嘲笑吧。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出息,大学四年一晃就过了。男孩子嘛,就应该志在四方,多去外面闯一闯。

要不就是讥讽吧。学霸嘛,总是这么矫情。考到这么好的学校还在这里故作姿态。

我还有什么理由去告诉他们:我想留在深圳,我想留在广东?

就这样吧。艳阳高照时像个大人,风雨里就该像个孩子。

此刻,我无比赞同这个观点——听话、懂事,其实最是害了孩子。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我说,没有。

你想我吗?我说,你猜呀。

让日落暮色

渗满泪眼

可以说,这辈子到目前考虑得最片面的决定,一定是填志愿了。学校名气,城市氛围,食宿条件,……什么都考虑周全,却唯独忘记了家的距离。家在深圳,家是深圳。

浙大啊,杭州啊。1253公里,15小时的车程,8小时的高铁。即使是我不顾一来一回的飞机票,但是从紫金港到萧山机场,也是足足2小时啊。周末,我怎么能回得来呢?

你会说,各有千秋嘛。你都没去过杭州,你凭什么觉得杭州就这么令人失望,让你失望到怀疑人生呢?杭州也许好吧,但是深圳太好了。


在一次又一次的旅程中,我无数次感叹深圳是全国最好的城市。当然不是因为什么开放创新包容的氛围,什么来了就是深圳人来了就做志愿者,这都是鬼话。我一不创业,二不投资,我只是生活在深圳而已。

在不出门的日子里,习惯在书房看书,开着空调,也许这样就能遗世独立;下午散步,回来等着晚饭,看着厨房里转动的风扇和升腾的油烟,听着刀撞击砧板令人震颤的巨响、青菜扔进锅里的刺啦声。这也许就是小确幸吧。

深圳的地铁已经与我的生活无缝融合,我甚至无法想象去到一个地铁难以到达的地方。深圳有专门的地铁站叫“深大”。不像杭州的什么垃圾城市规划,浙大这么多个校区,地铁居然能视而不见完美绕过。


现在坐在红色的龙华线上,看着红灯一个个闪过,熄灭。龙胜,上塘,红山…它们就这样无情地闪过了。下一班地铁不过等六分钟,但我的下一班从心出发为爱到达的地铁又要等多久呢?

在龙华线上找到一个座位的确需要技巧,同时也需要运气。所以能坐在龙华线上静静地思考人生应当是很难的吧。珍惜机会啊。

我习惯了躲掉上班高峰期,因为挤五次也挤不上去;我习惯了坐着B715或者B648,到龙胜站D出口,然后等着四分钟或六分钟一趟的地铁;习惯了以一脸好像很酷的表情不屑地通过安检;习惯了每到了白石龙站,眺望曾经军训的训练场。

它将我带到深圳的几乎任何生活圈,无论是上梅林的卓越汇,少年宫的书城,会展中心的coco park,或者是大剧院的罗湖书城和万象城…

我甚至习惯了冷到不行的空调,习惯了看着妈咪披着一件小外套说好冷,然后嘲笑一句;我甚至习惯了龙华线摩肩接踵的人群和毫无素质的上班族。我习惯了下地铁后买一份鱼蛋犒劳自己,为一天的奔波。

深圳的太阳落了,从此,是杭州的太阳了。

不知道时隔多久之后,我又去了一趟海边。在盐田的海鲜食街边的沿海长廊边,看着蓝白交织的天空与远处平静近处汹涌的大海。浪与礁石用身体奏出缓慢的旋律,远处映为天色。人们三三两两散着步,海鲜街紧锣密鼓、华灯初上,为晚上的营业做最后的准备。金碧辉煌,各色荧彩,眼花缭乱。感叹他们俗气,说来说去都是那几个金富贵福东海的排列组合。

虽然感觉不到所谓带着咸味的空气,但是看着那片海,却能莫名感到心安。船舶,机械,就静静地停在海上,一切仿佛静止。我想傍晚是特别适合散步的时间,紧张的明媚的白天即将结束了,傍晚起飞的猫头鹰也应该好好思考了。面对渐渐的亮度变化,人总会归于沉寂,归于感情,归于梦乡。

但是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离开这片海,心却突然一颤。虽然我一点也不喜欢大小梅沙,但看海总是好的呀。或者说,我还有多少机会看眼前这平凡却又有无限魔力的海呢?

你说,杭州也有海。钱塘潮也很好看的。钱塘潮虽宏伟壮观,但却凶猛蛮横;盐田港虽平淡无奇,但却风平浪静,无声胜有声。

当远洋的船一点一点变小,最终消失在盐田的视线里,那会是怎样的感受呢?它载满了一路顺风的祝福,劈波斩浪,却也初受颠簸;它一定久久远眺着远去的大陆,远去的人。毕竟这一去,就难以回返。

归来,涛声依旧,物是,人非?


久违的你

一定还保存着那张笑脸

在断断续续地叙述时,发现两个有趣的事实——歌声总能唤醒心底努力隐藏的悲伤、悲伤总在路上。所以我既愿意,又更害怕听歌;既渴望出门,又害怕旅程。“唯一你给我好日子”“脚下虽有万水千山”“街边太多人与车”…现在坐在澳门回深圳的渡轮上,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体验着足以让我头晕眼花的颠簸,耳机传来那些伤感的音乐——四周睡意昏沉,我却是思绪万千、百感交集。


深圳有太多值得感谢的人。写到这里,因为有太多名字,实在是列不下,就不列举了。我总想要留住有你们的时光,但是流年总是追不及。在那些美丽的瞬间,我们的身前是黑暗的跑道,身侧是反射的灯火;我们的面前是恼人的补充题,手边是铅笔水笔荧光笔;我们迎着飞来飞去的足球,身边是一起战斗的队友;我们眼前是遮光帘的一片黑暗,耳边却是熟悉的玩笑;我们有无数聚会的美妙时光,这总让人心生向往。与你们在一起,令人心安。

为想吃什么菜而选择恐惧症,也许是一种幸福的烦恼;趴着玩手机总被提醒“要不要眼睛”,也许是一种幸福的叮咛;甚至每天下午让人烦透了的锻炼,现在想想,在以后也是如此遥不可及。

面对亲人的我总显得有些冷,一个朋友的评价是“你怎么那么凶”。也许,也正是面对最亲的人才能这样毫无顾忌地舒舒服服地各种嘲讽而不担心翻脸吧。毕竟,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特意去我认识了7年的报刊亭爷爷那里买了一本《足球周刊》,即使是旧刊也没关系了。

“新的还没来呢,过几天吧!”

只是,过几天,我都不在深圳了呀。

“杭州好啊!我家小子也是浙大毕业的!你真是厉害啊。”

回忆起与报刊亭的点点滴滴,初中最喜欢的就是放学了去买一串牛肉丸,那是最简单的幸福了。甚至还有,省下钱去买游戏卡。上高中了,回得少了。每次拖着箱子喝着报刊亭的绿豆冰,想着,终于又回家了啊。

无论是肉丸还是冰沙都太普通不过,只是有了时光、有了故事,自然也就割舍不下了。

爷爷用力地拍拍我的肩膀,抱抱我,跟我说再见。

也许是一个人的时候更适合怀旧吧,走在初中背面的那条街,望着一片漆黑的校园,听着那些老歌。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不知道下一次回来的时候,我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我希望我还是正如现在这样,经常为那些琐碎的小事感动,正所谓矫情是也;我虽然有些孤独,但是大体合群,喜欢躲起来一个人哭这种习惯还是挺好的吧。

我希望,由衷地,你们,也一定是我离开时的模样。我们依旧能把酒言欢,毫无顾忌;我们依旧能促膝长谈,互相鼓励;我们依旧能随叫随到,毫不迟疑。

你,还记得离开时的我吗?

也许我回来了,你呢?

断断续续的千个夜晚

无穷浓情怕会渐淡

世界就是这样告终,不是嘭的一声,而是嘘的一声。

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not with a bang but a whisper.


妈我早就订好票了,等我一放假就回去,记得给我蒸萝卜丸呀。

唉,我这边还一大堆事儿呢,哪有空回深圳呀?过两天吧。

哎呀,我这还约了人,你看要不后天回去?

没事没事,就几天的假期,我在浙江挺好的,懒得跑来跑去了。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转变着。一切都是那样自然而然,没有多少繁文缛节,没有多少纪念仪式。当我真的适应了杭州的生活,噢,应该说浙大的生活之后,我还会这样爱着深圳吗。应该是不会了,不过也许也会。也许就像我们有了新欢之后,还会记得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吧。

我会懒得回来吗?我会吗?

现在想得这么轰轰烈烈郑重其事戳我自己的泪点,总像是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一样。其实说好的直到永远,又有多少能达成呢。

在没有新欢之前,我还是爱深圳的啊。直到永远。

还有,我们现在标榜的情谊,以后还值钱吗。

我们甚至总是在用渐行渐远的背影默默地告诉自己,不必追。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

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微信号:smallshadowview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小影视点!小影爱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