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爸、妈!那是我的东西!

小美格子齐步走2018-04-15 16:20:52

欢迎关注由格子和我的小伙伴为你搭建的关注家庭识读的共建平台,和数万妈妈一起recharging。

格子新专栏来啦

我得问你个问题

        关于英文绘本阅读,关于低幼英语启蒙,关于小盆友的亲子教育,关于孩子的情商,关于学习的方法,关于孩子抗压能力,关于娃娃的领导力,甚至关于夫妻关系,婆媳关系,家长里短……

        在格子的个人微信号里,我早就开启了号码百事通模式,独问问,不如众问问,一起来吧。       

YOUR QUESTION


MM妈妈阿凡妮提问Question:

“格子,我也碰到万年老大难问题了。亲戚家孩子来我家玩,非要玩我家澄澄的新玩具,玩就玩吧,还非要带回家。亲戚只会在旁边笑也不阻止他家孩子。你说我是给,还是不给?给,一个新玩具不便宜;不给吧,人家一定背后说你小气啥的。如果是你,咋办?”


格子Answer:

……

我想先沉默一会儿

阿凡妮的问题一下子把我带到了12年以前,那是2005年…那时的格子刚刚读硕士…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面对给,还是不给,或许很多妈妈和阿凡妮的顾虑都是一样的,大家思考的角度也应该差不多,给,心里觉得别扭;不给,面子往哪放?

可是,同志们,你们想过没:这些成人的思维方式,统统都是站在你们自己的立场去想,在思考“给vs.不给”时,你有考虑过娃在想啥吗?

每个人的生命里总有一些非常非常值得珍惜的事物,比如亲情,比如爱情,比如友情,也比如寄托这些情感的礼物。

2005年,格子硕士一年级。中秋回家,我突然发现我的一支小银钗不见了。

和这个差不多吧

问我娘咋回事,我娘说,家里来了客人,远方表舅,带着女儿一起来的,女儿看到了这支银簪,非常喜欢,在手上摆弄,我爹就非常豪爽的说:

“喜欢就拿去吧!”

我娘没好意思拦……

那会儿的我,真是当头一棒……虽然只是一支小小的钗子,然而,那是我大二时,一对哥哥嫂嫂送我的生日礼物。

他们夫妻俩在大学门口经营着一家美发店,那会儿我和小伙伴们经常要主持一些校园晚会,所以总是会去他们那里弄头发,这对夫妻也着实是喜欢我们这帮孩子,所以每个人生日都会记挂在心里,送上一份礼物,而我的那份,就是这根钗子。

一个物品,它的价值往往不在乎物品本身,而是它的背后藏了多少的故事,以及故事里的那些人,于你而言的意义。

收到这支银钗后,我总是会在晚会上选择中式的礼服,就是为了配它,包括我大学里组织和主持的最后一档校园晚会,那年我大四。

“风过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过而潭不留影。”

读了硕士,各种校园活动我都渐渐不再参与,于是这支银钗也陪着我休息了起来。放在学校总是不太安全,于是我选择把它放在“更不安全”的家里。

看着空荡荡首饰盒,我的整颗心都拧成了滴着水的毛巾。我亲爱的娘亲还十分惋惜絮叨着:

“你爸也真是的,妞妞是短发,哪里用的到这个钗子,我在旁边也抹不下面子…”

至今我都记得,我娘亲的声音在我的耳朵里回响着,另一个声音却在我的心底呐喊着…

“爸妈!那是我的东西,是我的东西,和妞妞的头发长短没有关系,和你们的面子也没有关系,那是我的东西…”

可惜,我不敢喊出来,因为无数次了,打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在我企图抗争个人财产所有权时,我娘亲就会笑眯眯的对我说:

这件事,成了我心上永远的梗,因为第二天我就“厚颜无耻”的想去要回我的银钗,很可惜,那个小破孩告诉我,找不到了……

给 vs.不给 是谁该考虑的问题?

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和爹妈抗争过“我的东西我做主”,也不知道有多少爹妈在孩子抗争时,觉得…

让我们先回到故事的开始,先思考下那个能决定“给还是不给”的人,究竟是谁?倘使这个问题压根不该当爹妈的回答,你还纠结个啥?

这应该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了,显然啊,只有物品的真正所有人才有权利决定给或者不给。

可是谁才是物品的真正所有人呢?

在格子看来,这才是问题真正的根源,一个小家的内部,“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分什么彼此啊?”

所以,爸爸妈妈可以随意处置孩子的玩具和物品,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无止尽的处置孩子的学习,专业选择,工作,甚至是婚姻和家庭。而孩子长大后也自然而然的觉得爸妈的就是我的,啃老理所应当。

在不清不楚中,每个人都在突破边界的给予和索取。于是,社会新闻里便有源源不断的素材……

“拥有”不仅仅是权利 更意味着义务

先说一点题外话。

小伙伴们常常问我,格子,你是读什么书才有现在的教育/处事思想和理念的。

这是个好问题,我也常常在思考,如何给大家推荐一些好书。可是……貌似有点难。

因为,我的阅读面其实也很狭隘,基本是学什么专业,读什么书。大学本科学的是法律,硕士学的是国际法,读的基本都是专业课的书,司法考试的书。

国内的博士阶段开始涉足新闻传播,于是读了大量的传播学的经典书籍和畅销书。

接着在Ottawa University,一头扎进了性别研究,开始读晦涩的后现代社会学理论,和女权主义书籍:

为数不多的私藏

到了Western统计系,向各位大神粗浅的学习了一些统计软件,比如R。

其实我还是不太懂

紧接着,跑来教育系,全身心的泡在了多元识读和儿童早期识读里。

我的确没有读过一本育儿畅销书,我读的就是这些书…

只读专业出版社出版的专业书籍是我读书的第一特征,只不过…我学的专业有点多,所以,读的书就又杂又多…法学,新闻传播学,社会学,统计学,教育学,各路思想碰撞到一起,pia!这就是我。

格子一直有一个观点,人生没有任何一段经历会被浪费,只不过善因结善果。虽说读了7年法学的我,终究没有去做法律这一行,可是我总告诉小伙伴们,我的骨子里,直到现在流的都是法学的血液。因为在我树立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第一阶段,我选择了法学,我觉得很庆幸。

至少在我面对“这个东西究竟是谁的?”之类问题时,我的头脑是非常清醒的。

在我们的小家里,由于小美的爸爸是经济学出身,所以,我们之间非常默契的形成了一种习惯,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晰的知道自己的物品归属,各自的笔、各自的本子、各自的电脑、各自的书桌、各自的工作、各自的学业…

不管家的面积是大还是小,我俩都会有专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和物品,倘使我要动用他的物品,我必然会征得他的同意,因为这是一种对他也是对自己的尊重。而这种习惯也自然不自然的带到了小美的成长中。

小美4岁起开始和我们一起生活,在外公外婆身边“唯我独尊”的她不停的打破着我和她爹的这种物品归属习惯。有一阵子,要么是我的透明胶带不见了,要么是她爹的彩色水笔不见了。找来找去,统统都会在她的玩具堆里出现。

于是,我开始马拉松式的“产权意识”小课堂。

有一次,小美又在我的桌上乱翻……

“美美,这个书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妈妈的哦,你不管拿什么,都必须告诉妈妈,你不告诉我,我会生气哦。”(4岁)

有一次,她爹又找不到订书机了。

“美美,你是不是又拿爸爸的订书机了?如果爸爸不征求你的意见,就把你的芭比拿走了,你难不难过啊?” (4岁半)

有一阵子,我的荧光笔一支支的消失…我发现小美用它们和水笔一起涂鸦,因为会出现分层的效果,她超级喜欢。

“美美,这是妈妈的highlighter哦,如果你需要,你可以告诉我,下次去超市,妈妈可以给你买专属于美美的荧光笔,好不好呢?” (5岁)

大伙儿应该都有娃娃找不到玩具了,呜哇大哭的经验吧…

“(小美哭)咋啦?Lego又少了一块?小美,这是你的Lego,爸爸妈妈送给你的,就是你的了,我们就不管了哦。所以,玩是你自己的事,收拾整理也是你自己的事,丢了坏了更是你自己的事。(继续哭)嗯……如果真找不到了,你可以向我和爸爸寻求帮助,我们很乐意帮你一起找。” (6岁)

小美的小伙伴来家里,不问自取现象很严重。

“美美,你是家里的小主人了,所有这些零食都归你管,如果小朋友在我们家玩时,想要吃零食,我都会让她们来找你,必须得到你的permission许可。妈妈希望你能分配好所有的零食,让小盆友们都能吃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不会浪费。当然,如果你去其他小朋友家玩,在你玩或者拿任何东西之前,必须也要得到她们的许可哦。” (7岁)

苦口婆心常常是一件特别招人烦的事,想要让别人欣然的接受还得配套另一件神器:以身作则,坚定执行

在我们的小家里,一旦某样物品确认为小美的东西,我和她爸爸都必须在征求她许可permission的情况下,才能自己拿来用,或者拿去给别的小盆友玩,即使小美当时不在家,在她回家时,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报告”,并且征得她的理解。

或许大伙儿会觉得,多麻烦啊!小屁孩儿懂个啥?!

其实他们懂的,即使他们不懂什么是财产权,但是他们能够非常清晰的懂得爸妈对TA的尊重和在意

而更有趣的是,当一个人真正的明白自己拥有什么时,TA才会更加切实的去珍惜和保护TA所拥有的东西

所以,8岁的小美已经能够自发让小盆友们在游戏之后协助她收拾好玩具,因为她很清楚,玩具是她的,她必须自己整理好,爸妈不会介入,如果不让所有参与游戏的小朋友整理,就是她自己的工作了。

所以,“拥有”在小美这里,早已不仅仅是权利,更是与之配套的责任和义务。当所有的支配权和决定权真正的交到她手里时,她才会更加审慎的做出决定

比起你的权责意识 我的面子不值钱

读到现在,或许还会有小伙伴追问,在家里,我们也能做到和娃讲道理,可是出了门呢?就遇到那些不讲理,不问自取,或者你不给,他就喷的人呢?咋办?

去年春天,美美和我一起回国探亲,我们的确遇到了类似的事情。

一个我爹的老友带着孙子来我们家玩,不问自取的拿起美美的电动玩具车。满脑子产权意识的小美自然不乐意,一来二去两个娃就争起来了,我爹自然是又开始发挥他大方的优良品质,“你玩,你玩,小美,让弟弟玩”。我爹的老友呢,也在一旁嬉笑的说,“小美不要小气啊,让弟弟玩会儿”。

不幸的是,那天我在家。

听到两个孩子争执,大约我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可我还是让两个娃娃先分开,都冷静下来,接着让俩人分别抱怨。

小客人自然是说,他要玩车车,小美姐姐不同意。

小美则是说,弟弟没有经过她同意就玩她的车,她不开心。

发现矛盾所在,问题已经解决一半。

我没有对他俩说任何一句话,因为,孩子的问题很好解决,不好解决的是大人。客人是不能说的,那能说的,自然是我爹了。

“爸,这个玩具是小美的,我希望我们都能尊重她的所有权,由她来支配这个玩具给谁玩,或者不给谁玩,你觉得怎样?”

我承认,在核心问题时,我是较真的,我较真时,真的不可爱。这一点我从我爸和他老友的眼神里都看出来了。可惜,比起孩子在未来成长中每天都要用到的三观和权责意识,我的面子不值钱我不在乎。

那天,在我爹面前说完这两句憋了十几年的话,我觉得很通透。

转过脸来,看着小男娃。

“宝贝,这个车车是小美姐姐的哦,你如果想玩,应该先问小美姐姐,可不可以。你问了,她一定会同意的。并且,你玩的时候要爱惜哦,如果不小心弄坏了,小美姐姐会很伤心的,她会教你怎么玩,你说好不好呢?”

在格子眼中,娃娃其实是最好沟通的生物,只不过和他们沟通的那一方,往往是不懂得如何沟通的生物。

小男娃自然点头,并且学着我的样子问美美可不可以。

小美是倔强的,这点随我。心情不爽的她不说话,也不答应。

“美美,弟弟已经知道应该respect(尊重)你啦,他很小,他需要你educate(教)他,help他,就像妈妈也经常help你啊”。(请原谅,和小美说话,关键词必须英语,因为只有用她能充分理解意思的语言,才能帮助她理解其中的涵义。)

大家应该都有心得,我们的愤怒和失望,往往不在乎得到或者失去某一样物品本身,而在于,有些人认为,是面子;我喜欢的词,是尊重。

所以,当我们放下面子,把尊重还给了孩子,其实一切都变得非常简单。

没有棘手的问题 只有棘手的心态

其实小伙伴们在生活里遇到的很多问题,格子真的都遇到过,只不过,每每化险为夷,不过是因为我有顽固的底线和支撑底线的那颗强大的小心脏。

对于阿凡妮的问题,上面说了那么多我们家的小故事,不过是几个要点:

  1. 请在你的心底明晰,父母的爱是伟大的,它的伟大在于付出,更在于懂得和尊重。而尊重不是口号,它体现在现实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对孩子财产权及其支配权的尊重,就是其中之一。

  2. 在被任何人索要孩子的玩具时,压根不要第一时间去回答给还是不给,因为玩具不是你的。替代答案:“呀,这个玩具是小哥哥/姐姐的,你想玩,你要得到TA的许可哦。” permission,请牢记permission,他的背后就藏着尊重。

  3. 如果娃坚决不同意,第一时间弄清楚娃不同意的理由,如果连你都觉得孩子拒绝的理由是正当的,请鼓起你的勇气帮助孩子拒绝。还是那句话,孩子的三观和权责意识,比你的面子值钱。

  4. 如果娃拒绝的理由不成立,好言相劝。好言相劝依然未果,请继续尊重孩子的财产权和TA的决定,然后放下自己的面子去道歉。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一只无形的手,协调着人与人的相处,今天让别人碰壁的孩子,必然会在明天得到同样的待遇。那时再和他聊,不晚。

自由和财产权是牢不可分的,你不可能脱离一个而得到另一个。

--乔治 华盛顿

好啦!这就是格子关于这个问题的解答啦!和娃一起成长是一件无比愉悦的事儿,因为前方有无数个“看起来搞不定”和“搞定了很爽快”在等着我们。

欢迎小伙伴们抛来更多问题,也欢迎大伙儿一起讨论共建。co-construct,妙不可言。

I Mustache You A Question 

有没有被这个标题弄糊涂了?

我胡子你一个问题?

哈哈

这是北美小盆友非常喜欢玩的谐音话儿

mustache谐音must ask

明白了? 

谢大伙分享

更多小伙伴的建议和支持

是我继续努力的最大动力

小美格子齐步走

由贪玩又好学的格子全心制作的

孩子和爸妈的学习平台

成长理念/英文知识/多元文化

走进我 你会发现原来学习如此快乐

格子

加拿大Western大学教育系讲师

加拿大Western大学教育学博士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学博士

公众号ID:xmgzqbz

个人微信ID:ygcanada

长按识别二维码 走入格子的世界

所有内容皆为格子原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