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防弹/主国旻95/长篇】你耳软骨发炎了(十三)

斯年之祜2018-10-10 14:50:56

13

朴智旻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时,脑海里是一篇混沌,眼前一时间像是曝光了的胶片般一片不真实的空白。

要不是身旁一处明显的凹陷,朴智旻恍惚间又好像回到了以前的日子。

在熟悉又陌生的房间里,全身赤//裸地披着薄被醒来,然后一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浴室清洗。

这就是他每天早晨的固定模式。

视线和大脑逐渐清明起来的同时,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抓着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为什么改密码?”

 

田柾国本来没有想要故意窥探朴智旻的手机的,他没有关注他人隐私的习惯。更主要的是,他并不认为朴智旻这种人会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甚至是偷窥的隐私。

朴智旻对他就像一本上了密码锁的笔记本。就算那把锁真真实实地挂在那里,但是只要他想,他就可以毫不费力解开密码去窥探里面的内容。

只是田柾国太过于自信,他坚信着只有自己知道那把密码锁的密码,他坚信着只有那本笔记本上只有他留下的字迹。

只可惜,笔记本会丢失能易主,锁能拆密码更能改。

田柾国一开始只是醒来后伸手去床头柜上抓过手机来看时间,然后无意中就抓到了朴智旻的手机。然后拿着他的手机习惯性地就输入密码——0901 ,田柾国的生日——他一直都知道的。

输入后显示“密码错误”,田柾国一开始也并没有多放在心上,耐着性子又输入了一遍,全当自己是不小心按错了键。可是在连续三次显示“密码错误”后,手机页面上转变成“请60秒后再输入密码”,田柾国这才不得不正视事实。

他还不至于把自己的生日也记错。

朴智旻迷茫地应了一声,半张着嘴唇,眼睛里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他盯着递过来的手机看了好久,然后抬头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到田柾国的脸上。看到对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已经有些不悦的神色,才如梦初醒般的接过手机,输入密码,解锁,再把手机递过去,一串动作下来,整个人却依旧是毫无生气。

田柾国低着头,垂着眸看他输入密码——0000

……

 

朴智旻倒是没有刻意想过去改密码,这个密码他用了太久了,眼睛都不用看手指就能习惯性地输入那四个数字。只是那天金泰亨拿他手机用,在问得了他的密码后,就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在他的手机按了几下,当朴智旻感到疑惑把头凑过去想要看时,递到他面前的手机已经显示的是“输入新密码”的页面了。金泰亨挑着眉看他,扬了扬手里的手机,示意他输入。朴智旻一时不知道该输入些什么,脑子里凑不出数字,就随手按下了“0000”。

 

田柾国接过手机,也没有去看些什么,就关闭了页面把它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翻身下床,朴智旻这才发现原来他早已经穿戴整齐。

“不去洗一下吗?”田柾国微微皱起眉头,看着依旧有气无力躺在床上的朴智旻,朴智旻眼眸低垂着,浓密的眼睫毛在下眼睑处打下一片阴影,视线没有焦距 ,整个人苍白得脆弱。“脏。”

朴智旻扯扯了嘴角没说话,稍微动了动已经有些僵硬的双腿,不出所料的,双腿间传来粘//腻的触感。明明是赤//裸着身体,可后背上不可抑制地竟起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脏吗?

终于连你也觉得我脏了。

我做了这么多,终究是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脏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沉沦在这场无望的爱中,是出于对你的爱,还是出于不甘心。

 

“其实我是比你大的来着……”朴智旻低着头盯着着自己弯曲的指节,他没有起身,被子下露出半个白嫩的肩头,只是喃喃地说着话,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还没来的及反应,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在自己的双肩上,猛地被压在床上,腰肢一阵酸疼,想要反抗的时候,脊椎骨也被坚硬的床板抵得生疼。抬头就看见田柾国墨一般深邃的眼睛。“那么,哥……”上方传来的田柾国的声音另朴智旻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是我/操的你更爽,还是金泰亨更能满足你?恩?”

最后上扬的尾音让朴智旻的小指指尖又不可抑制地猛地跳了一下。他测过头避开田柾国的视线,手指在田柾国的肩膀上抓紧,把肩膀处的布料抓出一道明显的皱褶。

“哥怎么不说啊?哥昨晚眼泪流成那个样子,想必是被操的很爽咯?”田柾国侧着头看他,嘴角带着鄙夷的笑意,“那金泰亨呢,哥和他做的时候有这么爽吗?”

朴智旻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却不说话。一直没得到他的回答,田柾国抬起压在朴智旻的肩膀上的右手,猛地拍掉了他抓在自己衣服上的手。他拍打的力度很大,“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朴智旻的手背上甚至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色。

朴智旻看了自己泛红的手背一眼,蜷缩着手指,把手又飞快地缩回了被子下面。然后干脆拉起被子盖过自己的半张脸,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

“田柾国你总是这样。想要我的时候就给一颗糖,要我乖乖跟你走;不想要我的时候就给一个巴掌,要我滚。你去酒吧找M//B人家都还要嫖资呢,我,我……”朴智旻眼睛看着上方,可是眼神涣散,声音没有多大起伏。嘴唇不停地蠕动着,可是最后一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像一口卡了很久的痰,堵在喉咙口,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压在身上的力量忽然就消失了,朴智旻的眼睛没有动,耳边却响起一声巨大的摔上门的声音,隐约中好像能看到那个人恼羞成怒夺门而出的背影。呆愣了好久,朴智旻才眨了眨眼睛,慢腾腾地从床上爬起来,在地上找自己四处散乱的衣服。

我在你眼里连/妓都不如。

 

待我好,便是善,伤我者,便是恶。

田柾国,除了你重重画下的涂鸦,你从未给过我什么;除了你亲手留下的痕迹,你从未伤过我什么。

 

—— 荧光笔留下的痕迹其实不会发亮,但就算你后悔也已经无法擦去。


编辑 | 悠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