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天暖花开,林深少年来

海峡国际艺术网2018-07-15 10:00:18

这大概是高中三年来,看过的最漂亮的一场花开了,此去经年都会在记忆里永开不败。

1、拉黑吧,有事漂流瓶联系

相识快3年,到今天我已经可以数据充分地得出一个结论:我跟林云深的缘分,绝对比那蝉翼还薄。

大前天,林云深约我下午3点半见面,我准时拿着手机等了半个小时,毫无音讯。4点半才收到他的道歉电话说睡过头。

前天下午,他发微信说现在出来走走,不巧5分钟前我已有约。

昨天中午,我问他下午有空否,1个小时后他回复说回乡下喝喜酒。

今天早上,他再次相约,结果他下午有空我晚上有空。

我扔了个表情包过去:“无缘至此。拉黑吧,有事漂流瓶联系”。

说实话,我估计三更半夜指定地区捞个漂流瓶联系上他的可能性都比现在成行的概率高。话说回来,我们当初还真是通过漂流瓶认识的。

高一寒假最后两天的深夜,我挑灯夜战赶作业,写得心烦就打开手机扔了个漂流瓶吐槽:“搞不懂自己,身为一个准文科生为什么要做十张物理黄冈卷。”

3分钟后收到回复:“我也搞不懂自己,一个准理科生为什么要画全球气候分布图。”

气候分布图?不会这么巧吧,我惊讶得刚准备回复,又收到对方的信息:“你认识谢谢惠顾吗?”

得,此暗号只有物理老师谢老大的学生才知晓,对方是同学无误了。我们相互慨叹了一番真是有缘,并且得知对方是谢老大教的另一个班的学生之后,达成一致协议:乙方当即把他的试卷答案通过拍照上传友情分享给甲方,明天报到时甲方贡献一张气候图给乙方。

气候图这种东西,我早就自己练习画了一大堆,不对好看程度作要求的话要多少有多少。本着良心出发,我还是挑了一张画得最好看的给林云深。

2、图纸藏有小秘密

可惜我这份好意,林云深却不领情。躲在教学楼走廊拐角,他打开卷起来的图纸一看,脸上的表情可谓五彩纷呈,支支吾吾了半天后说:“同学……有画得丑一点的吗?”

要不是看那清澈的眼神如此认真,漂亮的桃花眸如此动人,真诚的笑容如此灿烂,我差点就想把手里厚厚的一沓寒假作业砸他脸上。

这么好看一男生不是应该配这么好看的一张图吗!

当晚晚自习课间,依然是走廊拐角,林云深借着昏黄的灯光在我画的一大摞图纸里挑。光线透过他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浅影,侧脸线条温柔而流畅,莫名乱人心弦。

他很快选好,我看了眼扬起的图纸,嘴角扯了扯:“你确定?”你确定要线条勾勒粗糙、涂色乱七八糟的这张?

林云深笃定地点头:“交这张上去谢老大才不会怀疑。”

好吧,人家的选择也不好勉强,不过我还是把之前那张最好看的也给了他,权当买一送一吧。

开学第二个星期,谢老大把图纸又发了回来,让我们贴在桌面上天天看。我用漂流瓶给林云深发了一串“哈哈哈哈哈”,第二天起床收到他半夜回复的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自此我对临摹地图的喜爱程度更上一层楼,每次画图的时候都会歪着头想一想:什么时候告诉他,隐藏在这两张图纸里的小秘密比较好呢?偌大的校园不同班,走的楼梯都不是同一条,平日里偶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告诉自己,总是有机会的,一定要找个天时地利人和、良辰美景俱全的时候。

3、温和的他如酒醉人

除了周一升旗仪式汹涌人潮的大海捞针,一学期下来竟真的没再遇过他。暑假来临,我晕车不方便去旅游,除了看书做作业也没别的事情,就报名了博物馆的暑期志愿者。却没想到,第一天培训时惊讶地见到了林云深。

志愿者里我只认识他,于是理所当然地坐在了他旁边。他虽然无奈地说是因为天天在家打游戏被妈妈以卖他账号为威胁才报了名,可看文献资料时分明也十分的认真。跟我时不时用笔到处划不同,他始终把手插在口袋里,只有翻页时才掏出来,但凝注的目光骗不了人。

别的志愿者搭档一般都是两个人各负责一半的资料,林云深仿佛没有任何要分工的意思,直接从第一页开始看。我暗暗猜想这可能是默认他前半我后半,于是自觉地从中间开始背。然而在我默默地背完三页时,侧头瞄了一眼旁边,林云深竟然在资料的空白边缘推导公式?

我推了下手肘轻轻碰他的胳膊,问:“你都背完了?别到时候误导了小朋友啊,那可是祖国的花朵。”

林云深以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背?这些不都是常识吗?”

我深吸一口气忍住把手里的资料往他头上招呼的冲动,默念“难得遇到这么博学多才的搭档要好好珍惜”,迅速合上资料口头起草合作协议,把讲解的重任交给了他。他笔都不停毫无犹豫地点头“唔”了一声,推完一个公式才说:“那你呢?”

“我负责维持秩序啊。”

为了验证林云深是否真的已经对那厚厚的资料了如指掌,我特意对他进行考查,他也十分配合。15分钟后,我放心地跟他一起拿着笔在空白处默画地图。

这家伙,知道的竟然比手里拿的这份资料还详细!

正式讲解时林云深果然不负众望,资料上无聊乏味的知识被他讲得绘声绘色,围在他身边的小朋友越来越多,连我都不愿分散一丝一毫注意力,全神贯注地倾听。面对小朋友千奇百怪的问题,他始终能温和而耐心地给出合理的回答。这样的林云深,比那酝酿十几年的醇厚葡萄酒更醉人。

4、时光若停该多好

志愿活动短短的一星期里,我对林云深的了解增加了不止一个等级。之前只知道他物理很好,是谢老大的得意门生,而现在对他的品行了解得一清二楚。他喜欢打游戏,喜欢写完作业攻克一道难题后玩会儿漂流瓶,不爱背书但记性好,知识面比我这个文科生还广。更重要的是,他非常守承诺。

高二会考前两天,他发漂流瓶信息来提醒我记得一年前说好的互相帮助。这个由我一时兴起提出的约定,以为他的应承也只是开玩笑性质,早就忘在了一张张地图和历史大事年表里,没想到他还记得。

坐在公园小角落的石桌旁,林云深迅速翻完我的理化生课本,用荧光笔在最基础的会考知识点上做标记,一边画一边给我讲了一遍,比老师还清楚我的混淆点和易错点。本来只想着能混得三个C就好的我莫名有了可以拿下三个A的信心。

林云深不需要我给他过知识点,只是问我借了自己画的地理图纸和历史大事年表,得到我同意后默默地勾勾画画,笔尖划在轻薄的纸上发出沙沙声,像风路过的声音。他身后是一片小树林,明媚的阳光穿过枝叶的缝隙碎成一缕缕金光,地上树影斑驳游动。心底升腾起一阵感慨:如果时光静止在此刻,该多好。

18岁,最好的年华,开始真的长大,残酷的高考将至未至,心上的少年就在眼前。

“明年此时,坐在高考考场里的就是我们了,”林云深忽然从书里抬头,“害怕吗?”

我摇头:“不怕,到时你记得跟我说加油,就不怕了。”

和你一起奔赴青春最盛大的战场,唱起与年少稚气告别的骊歌,有什么好怕的呢。而且跨越这道坎,就能触碰印刻着“我们”字眼的未来。

5、秘密揭晓在花开时

高考后和林云深互约好几次都没能成行,最后拖到了高考成绩出来,当然也没有真的拉黑。回校拿成绩单的那天,我在楼下遇到了早早出门等我的林云深。他还是穿着白衬衣搭配天蓝色长裤的校服,坐在单车上,单脚点地,拍了拍后座:“一起回学校吧。”

学校的主校道长满紫荆树,恰逢又一季花开,粉白的花朵缀满只有零星叶芽的枝头。我一边跟林云深聊着前两天就查到的高考分数,一边在心里开小差:这大概是高中三年来,看过的最漂亮的一场花开了,此去经年都会在记忆里永开不败。

林云深骑得很慢,校服衬衣随风轻轻扬起,柔软的布料偶尔会擦过脸颊。我左手抓着后座,右手伸出试图接住飘过来的花瓣。风仿佛也听懂了我的祈愿,拂落漫天粉白,像一场南方初夏温柔的落雪。

良辰美景,心猿意马。是时候告诉他最初那张图纸的小秘密了:“林云深,你还记得高一时你拿走交作业的那张画得乱七八糟的地图吗?那是我小堂弟四岁的时候画的哈哈哈。”

纷扬风花也传来他声腔里融着温暖笑意的回话:“那你知道吗?换过几次教室和座位,会考后高三整年都始终贴在我桌面的,是你画的那张,最漂亮的地图。”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7年4月下半月刊

栏目:寻纪

者:季时栎

图|来源网络


海峡国际艺术网

文艺知冷暖  关注永不变

聚焦海峡两岸  共享文艺盛筵  聆听权威声音

海峡两岸文艺资讯官方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