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领读中国丨陈春花如何成为陈春花?

领读Reading2018-11-07 17:58:46

“领读中国”—— 领读者:陈春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学教授、BiMBA商学院院长


《经济观察报·书评》专访陈春花


本期“领读”嘉宾是陈春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企业管理学名家。不过,陈春花不同于绝大多数学院派学者,而有着成功的企业管理实操经验:先后出任山东六和集团总裁、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在采访中,她坦陈,做老师的初心源于中学时期的班主任宁齐堃老师。一直至今,“当一个好老师”,都是她在每个人生转折点中为何会做出当下选择的初心。而母亲的耳濡目染,是她性格塑造中的另一个基因:学会接受。


经观书评专访陈春花
经观书评:我们过去对你的了解一直是你关于企业管理的,在机场书店醒目位置有很多你的企业管理方面的著作,微信上时不时刷屏的你关于企业和产业、经济变革的文章,最近突然看到你在央视《谢谢了我的家》节目里谈到很多你本人的经历,还是满意外的。


陈春花:之前中央电视台《谢谢了我的家》节目组来找我,说有这么一个节目。我想说,我家里很普通、特别普通,我妈妈也特别普通——我说“普通”的意思,确实是很普通;后来栏目组还坚持,我就答应了,节目出来最后效果还挺好的。

经观书评:你的祖籍是广东,但你上小学初中却是在东北,后来上大学、工作又从东北回到广东,这大概是一个怎样的经历转变?你大学专业学的是无线电,然后留校教马列哲学课,后来怎么又转向企业管理领域? 


陈春花:我父亲做地质勘探工作,很早就从广东湛江去了黑龙江的昂昂溪——地质队的基地在那,妈妈也跟随过去了。这个迁徙只是因为父亲的工作。


我在黑龙江出生、长大,在那里时间很长。我跟湛江没有太多的记忆和渊源,只在我很小的时候全家人都回湛江待了两年。我在湛江上了小学一年级,之后又回到黑龙江。


黑龙江的经历对我帮助很大。因为我父亲的工作都是在野外勘探,基本上家里就是由妈妈带我们五姐妹。所以,我深受妈妈的影响,她让我学会了接受。这形成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价值观,“逆来顺受”:任何环境都可以接受。这个性格是妈妈给的。


妈妈当时从湛江去黑龙江的时候,没有什么是她不会的,然后到了黑龙江却什么都不懂:吃的东西都不认识——她之前认识海鲜和大米,可是到了黑龙江都是玉米、高粱米、小米、黄米,然后都是肉。所以,她是很艰苦的走过来。但是在这个艰苦环境中,她直对自己说,不能让5个孩子饿着,要穿暖。这两句话在今天可能比较容易,在当时是非常难的。因为要穿暖,就要会自己做所有的衣物,棉衣、棉裤、毛衣、毛裤、棉鞋、布鞋……我们小的时候,没有吃不饱穿不暖。我相信,妈妈付出很多的心血。所以,我在她身上最大的感触,就是她让我学会“接受”这件事情。这导致后来,我做了很多转换,都觉得挺好,没什么,就是有机会学习东西。


在黑龙江第二个给我很大帮助、性格上形成影响的,是我初中班主任宁齐堃老师,她让我形成了另一个秉性:在生活中发现美好,在平常之中发现美。


上初中时,我们班很大,83个人,其实是很简朴的一个学校,她装饰我们的教室,自己写毛笔字裱好贴在墙上。后来我很喜欢毛笔字,也跟她有关系。我现在去任何一个地方,在办公室里肯定会有一幅字,习惯性就决定,好像挂上一幅字才觉得可以了。包括我在CCER的办公室,也会放上一幅字,家里也是这样。那个感觉挺好:虽然很普通,但就让这个环境有味道。她还组织我们唱歌,并且每天早晨要求我们提前一个小时去学校读古文——初中三年,她就带领我们每天读一个小时。我们也不明白为啥要做这个事情,但我属于特听话的人,你让我背,我是班长,就天天带着大家背诵。唐诗宋词300首,一年就背完了;然后就开始背《增广贤文》,然后再背《最美的100篇散文》。这件事情对我帮助特别大,开始慢慢懂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和价值——在很小的时候,《四书五经》、《增广贤文》,其实不需要懂,就是要求背,背了之后,那种气质就会埋在身体里,然后自然就有点“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味道——这是特别重要的。再加上宁老师的潜移默化,带我们去郊游,组小乐队,写诗歌等等。然后我就会发现,原来日常的生活当中,可以随时发现美。后来,这变成我的习惯,到任何一个地方,直觉就是它的美会在哪里,我就会把它找出来。这使得我很幸福。


所以,我特别地感激她们两位。我当时很认真努力地学习,某种意义上还是想回报她们俩,特别是当时,我们的高考是决定老师的价值的一部分。我是班长,我就带着我们班同学特别认真地学习。我们初中毕业之后上高中分班——分班之后我们其实就不在一个班,但我们这个初中班最后有八十几个人考上大学,接近90%!我们那个地方的小中学,在我之前和之后其实没有太多人考上大学,所以那是非常高的比例。


所以,你要遇到一个好老师,你的人生确实是会不一样。老师跟学生之间是一个相遇,相遇会发现最好的自己。这也是后来我立志要当老师的最主要的原因。


在黑龙江,两个人给我的秉性上的帮助,我特别感激的人,感激那个地方。


经观书评:后来又是怎么决定回广东上大学? 


陈春花:我为什么又去到了广州?我父母是广东人,他们的梦想就是回家乡,当然那个时间他们回不去,只能等退休。可是如果他们退休的话,假设没有一个子女在广东,他们也回不来。因为黑龙江和广东两地的差异已经越来越大。所以,我高考的时候就只能接受一个选择——回广东。实际就是,我没得选。


经观书评:只能回广东? 


陈春花:只能回广东。这是我给《谢谢了我的家》栏目分享的个人故事。当时我其实梦想是考北京的学校,我是学理科的,特别想读清华。但是爸爸说,你只能考广州。而广州只有华南工学院——也就是我原来的大学。妈妈说,爸爸让你考你就考吧。我只能接受。虽然也很难过,但还是接受了。


经观书评:你是家里的长女? 


陈春花:不是,我排第四。大姐、二姐她们没有机会参加高考——高考1977年才恢复。能够接上高考的就是三姐,我,还有我妹。


我当时其实都不知道华南工学院是什么样子,就去了。去了之后,其实也不错:那个地方刚好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就可以接触到所有的新鲜事物。


我是1982年高考,当时依然还在计划经济的影子之下,所以我们从哪个省考来,原则上是要回哪个省,是按计划分配的。所以,那时候如果想在广州留下来,只有一个办法——留校,没有别的办法。我刚才讲宁老师的故事,受宁老师的影响,给自己定的梦想就是当老师。所以,我跟学校说,我想当老师;学校说,如果你想当老师,就没办法留了——我们无线电系没有进人的编制。他说你可以当辅导员,可以去宣传部,可以去学生工作处,我就要当老师——首先我必须得留校,其次我想当老师。学校也接受我的选择。最后他们说,有一个地方正在筹建,你可以去,社会科学系,教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所以我就转去教马列了。


马列我其实不懂,学校对我特别好,给我3个月的备课时间。我就开始去听那时候可以听的教这门课的所有老师的课,把教材及教材上上列的所有参考书目全看一遍。三个月内应该看了六七十本书,拼命看、拼命理解,就准备上课去了。就这样教了8年马列,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理解哲学的思考方式,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习惯,同时也让我熟知,怎么从学生的角度去讲一门课,让这门课变成他们喜爱的一门课。


陈春花家的全家福


经观书评:之后就转向了管理学? 


陈春花:是。我真正上课出名是因为教马列课,教了8年的过程中,我想选择一些课程有机会在实际中去运用。于是我开始选一些实际运用的课程给大家,开始转方向。我第一次转是教公共关系学。那时广东的公共关系是很出名的,有两个大案例:一是中国大饭店,通过做公共关系去产生影响和树立品牌;另一个是健力宝,通过跟中国女排这样的一个公共关系的建立一举成名。当时有一个著名的电视剧就叫《公关小姐》。于是,突然间出现了这门很热的学科,但是没有人会讲。我就自己跑到北京听课,回广州给大家讲。再通过这门课开始往管理转。


我一直有个信仰,就是知识是可以解决实际问题的。这个信仰让我后来走向做管理研究和辅导企业,甚至到企业中去实践。其实这个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经观书评:当时转向管理是哪年? 

    

陈春花:转向管理是1994年底1995年初。我结束教马列的课程是1994年12月,1995年就开始转向管理。

经观书评:现在全家人全都迁回了广东? 


陈春花:对,他们都生活在广东。对于家庭的观念,有几点我还是比较坚持的。


第一,一个大家庭其实对于培养孩子是有很大好处的。因为他们懂得秩序,懂得尊重,懂得谦让。这个必须在大家庭里才行,因为那肯定是长幼有序,且必须得谦让,要想着这是一个家庭。


第二,这样一个大家庭在一起互动的时候,对于孩子们形成积极、温和的性格是有好处的,他不会那么偏执、那样自私。


第三,安排家庭活动的时候,会要求各自承担各自的角色,有人就必须负责体育活动,有人必须负责文艺活动,有人必须负责吃饭,有人必须负责给大家讲笑话,有人还必须负责做配角……把大家的角色都安排好,就是在训练责任和担当、合作。


这种家庭的熏陶,比在别的地方的训练要更好一点。因为会很温暖,然后这种温暖形成之后,会影响到孩子的成长。在我们的大家庭里,我把这个保持得很好,二三十年了都是这样。


经观书评:你这个观念的养成,是受父母的影响还是从小生活环境的影响?或者是其他外界因素的存在? 


陈春花:还真找不出来怎么形成,可能跟看书有关系。我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于是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就来组织这个事情。


经观书评:你的家庭观对你现在做企业管理——理论研究以及跟实践结合——有很大的影响吗? 

    

陈春花:可能对我形成管理认知有影响。比如在管理中有几个比较重要的部分:首先,作为领导者必须要有担当,这非常重要;第二,必须要让下属成长,就是类似于必须让家人快乐,这就是领导者的责任。


很多领导认为,成长是员工个人的事情,作为公司领导,提供平台就可以。大部分个人都自生自灭,厉害的就升迁,不厉害的那就淘汰。而我一直认为,作为上司就必须对下属的成长负责。我觉得领导者应该对员工的成长都负责,那么我就要了解员工,每个人做什么最合适?这就像我们在家里各种小孩子的角色一样,对于形成管理的认知是有很多帮助的。

   

经观书评:你做企业管理研究和实践20多年,是如何做到对很多问题的超前判断的? 

 

陈春花:首先,对我作价值判断一直有帮助的就是——我要当一个老师。当我有能力去做选择的时候,我想当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老师,于是我就从哲学转向企业管理,真的要解决实际问题。转到管理之后,我们解决问题的想法变得更加可以去表达,然后不断地被验证……这条路就一直走下来了。


我以前教管理学的时候,特别讲1992年到2002年的变化。到2002年,管理学老师面对的全是企业人,如果没有能力跟他们讲清楚这些问题,他们可能都不听。那这时候就一定要深入实践,一定要这样去走。


另一方面,我能够不断地做选择,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跟企业在一起。一直跟企业在一起,就知道它的需求是什么。我研究的企业,很多跟踪时间都非常长,一般都是十几年,就会知道它发展到哪个阶段,要问的问题是什么。而因为我做研究,会对一些问题更敏感,就会知道有些可能是普遍性问题,预先去找答案,这时候就领先于别人。其实,这是企业给我的。所以,我一直很感谢跟踪研究的这些企业。其实这条路很辛苦,两方面都得兼顾,但是好处就是一直让我很敏感,知道下一个问题是什么。


2015年我写《激活个体》,原因就是在2012年到2014年当中,我所服务的企业和交流的企业都很焦虑:不知道面对互联网该怎么办——因为我跟踪的大部分企业都是传统企业;然后我就去研究,那些不焦虑的企业,他们做了什么,发现这时激励变强大了。那我就写了一本书,叫《激活个体》,这是帮助很多传统企业,看完了没有那么焦虑。但只激活了个体,组织怎么办?所以2017年,我继续写了《激活组织》。


总之,因为我跟着企业一直走,我就一直知道他们的问题在哪里,然后这些问题会不会是大家都关注的?如果是,我就去研究它——这个点是这么踩的。


陈春花/著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7年4月


经观书评:你曾经提到,有三本书对你影响很大——《居里夫人传》、林语堂《人生的盛宴》,以及彼得·德鲁克《卓有成效的管理者》,那么管理学方面,哪些书对你影响比较大? 


陈春花:问一个研究者这个问题,答案就没有那么容易,因为必须涉猎学科所有著作。我做组织管理研究,必须从泰勒开始,全部都要看、都要透,我为此写了一本书《我读管理经典》。


做组织管理研究,泰勒最早研究管理的客观对象;法约尔,就转到研究管理的主体;马克思·韦伯开始研究科层制。把管理的主客体都研究完之后,就要讲管理放在环境中到底会怎么样;再然后,当开始讨论整个管理中如何匹配资源的时候,战略理论出现了。之后大家发现还没有解决问题,于是内部的效率的问题被挖掘出来,其实就是管理信息系统理论。这之后,还不行,遇到更大的挑战,就有了我们称之为叫管理创新和流程再造。


所有这些理论都把握好了,觉得差不多了,结果发现不行,竞争很大可能会跟文化有关系。企业文化理论又会冒出来。再然后,会发现全球化带来更多的挑战,这些挑战会基于情景因素、会基于各种要素的总和,有一堆新问题出来。今天,我们遇到的就是我后来写的《激活个体》、《激活组织》开始遇到的技术方面的新问题。所以,问题没完没了。但我选择研究管理的脉络是组织,得尽可能穷尽所有相关理论。


经观书评:你给企业家上课,会建议他们读哪些书? 


陈春花:首先建议读经典理论。比如组织管理中,第一个肯定是读泰勒的《科学管理原理》,然后是马克斯·韦伯。


其次是读企业的传记和案例。比如郭士纳的《谁说大象不能跳舞》,对于作者和企业来讲,是很有帮助的;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的《一路向前》,告诉你他管理星巴克时是怎么转型的。还有,关于谷歌的《重新定义公司》,7—11创始人写的《零售的本质》,对企业家都有很大的帮助。


第三类,就是讲未来的书。在今天讲未来,可能比较多的应该看技术和手段。要懂大的变化和技术。


经观书评:问一个关于未来的话题,最近关于知识付费这个概念很热闹,在线商学院——比如混沌大学这样的知识服务,你如何看?未来知识服务的发展会是一个大趋势吗? 


陈春花:我觉得会是。因为现在学习的方式变了,而且知识是需要综合的呈现方式,而在综合呈现的方式当中,比如在线视频,实际上是比我们老师单独讲要好。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方向肯定是很明确的。大学也有非常多的MOOC,就是要解决更多更好的学习的方式。但是这之间没有矛盾,除了在线视频能解决的,学习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要求,深度互动,还必须是场景化,所以一定会有课堂、一定会有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这实际上是一个智慧的激荡,它不是一个单向的信息传递。


陈春花分享书单


《科学管理原理》

[美]弗雷德里克·泰勒/著

马风才/译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3年4月


《重新定义公司》

副标题: 谷歌是如何运营的

 [美] 埃里克·施密特/著

靳婷婷 陈序 何晔/译

中信出版社

2015年8月



《零售的本质》

緒方知行, 田口香世/著 

陆青/译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6年6月


《谁说大象不能跳舞?》

郭士纳/著

张秀琴等/译

中信出版社 

2003年1月


《一路向前》

[美]霍华德·舒尔茨 [美]乔安·戈登/著

张万伟/译

中信出版社

2011年4月


领读中国

欢迎一起读书

《经济观察报·书评》秉承《经济观察报》的办报理念,坚持“理性、建设性”,同时不失趣味、品位,每月由学者、专家、书评人撰文,向广大读者奉献深度书评。该栏目开创至今,获得了各方关注。作为《经济观察报·书评》的官方赞助商,雷克萨斯秉承“领未见,探非凡”的品牌理念,希望以至诚之心,为消费者呈现充满激情与质感的生活方式。对此,我们认为雷克萨斯对于生活品质的追求,以及它所倡导的精益求精与书评的气质不谋而合——读好书、开好车、过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