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萤光之恋】你看起来很好吃

咏絮文化2018-12-29 22:32:34


《咏絮文化》

欢迎咏絮才女前来投稿,短篇小说长按二维码关注)

 


简介:病毒爆发,丧尸围城,白羽不幸被感染了,好吧,感染就感染了,先填饱肚子再说。于是她就去森林抓人来吃,好不容易碰到个帅哥,没想到一番较量之后,她年轻的生命啊……不对,等等,他没杀她!还把她带回了人类基地!说什么要培养感情,娶她当老婆。喂喂喂,少年你是认真的吗?


 1.末日相遇

白羽变成丧尸的第三天,终于在森林里逮着了一只人类。

那个男生正站在一辆面包车外,朝车里翻罐头,她刚冲过去,男生就迅速往旁边的树上爬去。大概是因为手里抓着一大袋罐头的关系,他的动作受到限制,于是他果断扔掉了罐头,最终顺利逃到了树上。

白羽站在树下呆滞地望着,只见男生紧张地把自己缩成一团,眼睛牢牢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在心里微笑起来,真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但脸上依然没有表情。

大概过了三十多分钟,白羽见他还是没有下来的意思,就默默走开了,转身时,她分明听见他长舒一口气的声音。

所以当她折返时,男生忍不住地哀号了一声:“这不科学!电影里的丧尸不都是行动缓慢的吗?”

白羽脑海中飘过一行字——电影都信,真是愚蠢的人类。

“算了,反正你也抓不到我。”他冲她做了个鬼脸,再次手脚麻利地爬上树,“我就不信你会爬树!”

白羽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面无表情地拖着刚刚找来的斧头,靠近他所在的那棵树,然后开始机械地重复砍伐动作。

傻了吧,丧尸会砍树!

男生瞬间风中凌乱,头脑一热就不管不顾地跳了下去。白羽立刻扔掉斧头,张大嘴扑上去,他敏捷地蹲下,顺带踢了她一脚,白羽一时身体失去平衡,就跌倒了。

狗血的是白羽摔在了他身上,而他们的唇碰在了一起。

就在白羽想趁机将他的嘴巴咬掉时,他终于反应过来,一个翻身骑在她身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使她的嘴无法靠近他半分。

然后他掏出一块布,塞住了白羽的嘴,怒吼:“那是我的初吻啊,浑蛋!”

白羽充耳不闻,继续努力,挥动着小短手想抓破他清秀的脸。

他愤怒地看了她很久,又掏出几块布条,把白羽的手脚都绑了起来。

少年你是不是傻啊?为什么不带把刀子,却带那么多布?

白羽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又听到男生说:“我们家的家训是:初吻是要留给老婆的。我叫时楠,你呢?”

“唔唔唔……”被塞住嘴巴的白羽无时无刻不在挣扎。

“那就叫你小唔好了。”时楠哀怨地看着她,“看你长的还不错的样子,我就勉为其难把你带回去养吧。”

当时白羽就震惊了,少年你脑子坏掉了吗?

然而震惊过后她又恢复了平静,身为一个丧尸还长得如此貌美,的确是她的错。

就这样,白羽被他带回了人类基地,直接押送到基地领导人面前。

当时楠提出要把白羽留下来的请求时,那个有泪痣的美男挑了挑眉,认真地问道:“你在逗我吗?”

“我们家的家训就是初吻只能给老婆,虽然小唔是只丧尸,但我们也不能歧视她啊。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谈恋爱!没有恋爱的人生跟咸鱼有什么分别!所以我要把她留在身边,好好培养感情,时机成熟了就结婚。”

听了这话,白羽十分不屑,这可关系到人类的生死存亡啊!怎么能因为谈恋爱这种事情就冒险在基地养个丧尸?

但是美男一拍桌子,激动地回答:“那么重口味!我喜欢!准了!”

人类在想什么,她真是完全不懂。

 

2.突发变故

白羽就这样留在了人类基地,时楠每天定时给她打一剂据说可以抑制丧尸病毒的药,还替她修剪指甲,让人给她洗澡、换衣服。

防止她抓伤人,他特地给她戴上了手套和口罩。

“搞定!这口罩是特殊金属做成的,既能让你活动嘴巴,又能防止你咬伤别人。还有那个手套,除非遇到水,一般情况下都弄不掉,是不是很厉害?”时楠一边笑眯眯地说着,一边把她带到试衣镜前。

白羽一见镜子里有人,就控制不住地扑了上去。

她撞碎了玻璃,胳膊被划开好几道口子,时楠慌忙把她拉起来,眉毛皱成一团:“坐好,我给你处理伤口。”

她被按在椅子上,刚想挣扎,时楠就用绳子捆住了她,然后自顾自地蹲下,给她处理伤口。

她看着他一边轻轻地按摩伤口周围的皮肤,一边担忧地抬头,那眼神就像被晨曦铺满的湖面,波光粼粼。

“疼吗?”他轻轻地问。

身为一个丧尸,白羽其实没有任何感觉,疼痛也好,温度也罢,对她来说都是不存在的,但在他问出这话后,她仿佛能感受到时楠双手抚摸过她双腿肌肤时,所产生的温度和酥麻感,于是不由自主的,她摇了摇头。

“你听得懂我说的话?”时楠忽然惊喜地跳起来,一边来回踱步一边喃喃自语,“所以说丧尸还存有人类意识这个研究结论是正确的吗?”

这孩子傻了吧,丧尸本来就是活死人,只不过身体机能被病毒入侵,变得饥饿又嗜血罢了,有人类意识很奇怪吗?不过话说回来,他说的研究是什么东西……

白羽疑惑之际,一个女人突然走了进来。

白羽顿时变得无比激动,啊!这鲜嫩的肌肤、若隐若现的血管、藏在身体里的内脏,通通都到我碗里来吧!

本来想扑过去,可时楠早就把她绑了起来,所以她只能冲妹子龇牙咧嘴地流口水。

妹子吓了一跳,立刻抓住时楠的胳膊,胆怯地开口:“时楠哥哥,这就是丧尸吗?为了搞研究,要和这种东西培养感情?真是太可怕了。”

“范珂,别乱说话,她有人类意识。以后不准在她面前提研究的事。”时楠迅速捂住她的嘴,不悦地警告,范珂一脸委屈地点点头。

尽管他们的声音不大,白羽还是听到了全部的对话。

这么看来,时楠应该是医生或是药物学家之类的人物,为了拯救人类,正在搞研究,所以才把自己抓回来当小白鼠是吧?

她的脑袋还在思考,可身体被病毒操控着,一直在尝试着挣脱绳子,原来绳子的结没打好,被她用力挣了几下之后就松了,一得到自由,她的身体就朝范珂扑了过去。

幸好有口罩阻挡,才使得她只是撞掉了范珂的两颗牙齿。

时楠赶紧将白羽拉起来重新绑好,然后担忧地安抚起范珂。

他给她上药,安慰她,最后还送她回去,完全忽略了白羽的存在,所以他们出门之后,白羽又愤怒地挣脱了绳子,跟了上去。

可惜无论她想跟踪他们的意愿多强烈,身体都不会听她的指挥。

丧尸病毒促使白羽在人类基地里四处乱窜,见到人就扑倒。

后来她竟被一个受到惊吓的女汉子抓了起来,扔到了人工湖里。

这简直是谋杀啊,还是人类的时候她就是个旱鸭子,现在变成了丧尸,四肢僵硬得根本没办法游泳。

更悲剧的是她还戴着这个特制的口罩,重得根本不可能浮起来,丧尸是不会被淹死的,所以这代表她要沉在这湖底变成化石吗?

也许上天听到了她的哀号,下一刻时楠就出现了,他憋气的样子很搞笑,鼓着两腮,像只仓鼠。

基于捕食本能,白羽猛地扑了过去,刚好抱住他的腰。

因为无法咬到他,她急得乱挠,手套遇水后变得很滑腻,没一会儿就被弄掉了。即便没有了指甲,丧尸的战斗力依旧惊人,白羽的双手很快就在时楠腰间挠出伤痕,他却没挣开,而是保持着这个姿势往上游。

很快两人就爬上了岸,她没什么事,倒是时楠脸色苍白地瘫软在地,大口喘气。

白羽依旧紧紧地抱着他,头拼命在他腰间蹭,企图咬上一口。

“我怕痒啦。”他敲了一下她的头,有气无力地说,“你是不是饿了?难怪……是我疏忽了,回去再喂饱你,先让我歇歇。”

白羽一愣,心脏跟着一跳,看着他腰间渗血的挠痕,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救一个丧尸啊?就算要做研究,换一个不是也可以吗?还是说……

也许是时楠给她打的药起了作用,又或许是刚刚泡了水,病毒有点倦怠,总之身体难得顺从她的意愿,安静了下来。

白羽温顺地趴在他的肚子上,忍不住去猜测,难道他真的想和她培养感情,娶一个丧尸当老婆?

 

3.病毒感染

然而事实证明白羽还是想太多了,哪有人会用铁丝捆住自己的老婆?

时楠把她带回家后,就拿着一只烧鸡过来,想要喂她。

白羽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即便没有人肉,也不要把鸡煮熟好吗?对于丧尸来说,没有鲜血淋漓、支离破碎的场景,这一顿就等于白吃了!

于是她很有骨气地拒绝了那只鸡,可时楠毫不在意地脱下她的口罩,用筷子夹了一块烧鸡送进她嘴里,白羽瞪他一眼,张嘴就咬断了筷子。

她本来想把烧鸡吐掉,以此表达食物的不满,可入口的酱汁香味浓郁,鲜嫩的鸡肉嚼劲十足……一个没忍住,白羽就将筷子和鸡肉一起吞了下去。

时楠一惊,赶紧检查她的喉咙,当他的脸凑近时,白羽下意识张嘴想咬上去,他反应迅速地向后退,可惜这孩子平衡力极差,直接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白羽十分疑惑,没听到脑袋撞地板的声音啊,怎么就晕了呢?

自从时楠把白羽养在家里,连睡觉时也只是将她关在离他床边不远的笼子里,其他人就不怎么来串门了,连身为时楠名义上的妹妹的范珂,在上一次被白羽撞掉牙之后,再没来过,因此没有人发现时楠晕倒了。

他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一睡就是三个小时,白羽很是着急,可又无法挣脱身上的铁丝,只好放声大吼。

她使劲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听起来有点像野兽发怒的咆哮,这样一来就更没人敢进来了。她心急又无措,搜寻着脑海里遇到危险时该怎么做的记忆,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喊“救命”。

变成丧尸后,她只能发出单音节,所以白羽使劲憋了半天,也只有一串“啊啊啊”的声音。

脑海中浮现出时楠将她从水里救起的情景,还有他宠溺的语气,白羽不由得更加卖力地尝试发音。青筋从她额上冒出,她的嘴巴张到最大,努力地想要指挥舌头摆动,血丝混杂在口水里,像长线一样从她嘴边流下……

终于,她好不容易吐出了两个字:“救……命……”

白羽反复地喊着这两个字,直到有人进来。

他们先是对她能说话这件事表示了深深的震惊,然后发现时楠躺在地上,就手忙脚乱地把白羽关进了笼子里,然后开始找医生,还有领导人。

片刻后,一群人围在时楠床边,脸色凝重地讨论着他的病情。

她还担忧着他是不是摔碎了头盖骨,才搞出这么大阵仗时,就听到一个白袍医生对美男老大说:“他被丧尸病毒感染了,细胞正在变异,所以才会发高烧,导致晕厥。你也知道我们研究的药还是半成品,必要的原料都在之前的研究所,而那里又是丧尸病毒爆发的原始地点……”医生叹了口气,没再继续说下去,但白羽懂这番话就等同于“时楠没救了”。

想到是自己挠伤了他的腰,她一瞬间就蒙了。

美男老大也领悟了医生的意思,立刻回过头来剜了她一眼,愤怒道:“把这只丧尸拖出去烧了!”

还在发呆,笼子就被打开了,见对方是人类,白羽反射性地扑了上去,只可惜下一秒她的脖子就被掐住,一条铁链做的项圈套进她的脖子,将她从笼子里拖出来。

这是要干什么?白羽奋力地挣扎着,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吼叫声,也许是自己的声音太过刺耳,时楠竟然被吵醒,捂着头从床上坐了起来。

屋里的人都停下了动作,白羽更是欣喜地咧了咧嘴巴,随即却忍不住困惑,自己刚才是笑了吗?

与此同时,美男老大惊喜地凑过去:“时楠,你终于醒了,感觉如何?”

他充耳不闻,摇摇晃晃地下了床,径自朝她走来。

“时楠!”美男老大带着警告意味地喊了一声。

他自顾自地将项圈解开,头也没回地说:“虽然你是老大,但她是我的人,我绝不允许别人伤她一根头发。”

“她不过是只丧尸而已!”

“那也是我选中的丧尸。”

白羽心头一颤,但见时楠一边说着,一边在墙上按下一个机关,雪白的墙壁立刻出现一道暗门。白羽直接被他拉了进去,在暗门关闭前,他还霸气侧漏地留下一句:“我的命我自己来救,你们不用担心。”

 

4.炼制抗体

暗门后面是一个地下实验室,从贴在墙上的无数照片来看,时楠之前早已抓了无数丧尸来做实验。

目光扫到实验室正中的手术台,白羽心底一惊,时楠不会是想把她解剖了吧?

幸好他给她打了针之后就只是把她关进了笼子,然后开始在实验台上折腾那些五颜六色的液体。

实验室里充斥着一股奇怪的味道,白羽闻着,躁动的身体竟也渐渐安静下来,转而好奇地看着他配药。

似乎是察觉到有道视线定在自己身上,时楠抬头看了过来,微微一笑:“我专门为丧尸调配的安神香是不是很有效?真是难得看见你那么安静。只能委屈你待在笼子里一阵子了,我得赶紧找到代替×素的药物,否则我就要和你做一对丧尸情侣了。”

×素?白羽抬头看向他用来做记录的小白板,上面贴着各种各样药物的资料,×素也在其中。

原来它长这样,之前那个医生好像说它就在病毒爆发的实验大楼里对吧?那么……

一个主意渐渐在白羽心中成形,趁着时楠一心制药没注意她,她便咬牙用自己微弱的人类意识控制身体,将手从栏杆缝隙中伸出去,拉开笼子外的栓子。

笼子的门一打开,她就飞快地跑出去,凭着记忆力摸索到机关,离开了实验室。

她跑出来的时候刚好撞上美男老大,他似乎被吓到了,但她顾不上那么多,趁药效还没过只能闷头直冲。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听见身后有追赶的脚步声,而且她一路横冲直撞,那些拿着枪的守卫见到也只是摆出一副见鬼的表情,并未试图抓她或者伤害她。

她就这么一直跑到了基地关卡口,满头大汗地挠着门想将它打开,旁边的守卫见了,竟只是好心地帮她把门打开。

她又不管不顾地跑了起来,离开前恰好听到那守卫惊叹道:“不愧是时楠……”

没有去深究这句话背后的意义,她穿过城市和森林,终于回到丧尸出没的地方。

日升日落,药效过去了,白羽渐渐停下步伐,她忘记自己要去哪儿,做什么,但脑海里有一道声音在催促她快点到实验大楼里去,于是她挪动着缓慢的步伐,一点儿一点儿前进。

她慢吞吞地来到实验大楼,然后随便挑了一个房间走进去,发现里面摆着许多五颜六色的液体和乱七八糟的药物。

药物……脑海中忽然闪过许多片段,她皱着眉停在原地,×素这个词猝不及防地出现在脑子里。

啊,原来她是要到这里来找个东西的。

白羽花了一点儿时间才找到印象中的药物,犹豫了一下,顺从本能地咬碎了那个瓶子。玻璃刺进她的唇,×素混着血液滑入她的喉咙,身体内似乎进行了一连串的化学反应,电光火石之间,她终于想起了时楠。

时楠!

白羽慌忙重新拿了一瓶×素,飞也似的朝人类基地的方向跑去。

 

5.深情错付

等她回到人类基地,鞋早已不翼而飞,脚上的伤口深可见骨,所幸,身为一个丧尸她不会感到疼,所以比起受伤,此刻她更在意的是自己就这样敲门进去,会不会被守卫一枪打死。

就在她踌躇间,放哨的发现她了,神奇的是他第一时间竟是兴高采烈地通知守卫,说白羽回来了,仿佛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白羽呆呆地被带到时楠面前,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夸奖道:“你做得很好。”

原来从头到尾,都是时楠联合整个人类基地导演的一场戏,目的就是让她恢复人类意识,诱骗她去拿×素便是他们最后的实验。

时楠根本没有危险,他在收留白羽的时候,就给自己注射了防止被病毒感染的药剂,不仅如此,他们也早已研究得出丧尸病毒只会支配人体中枢神经,不会抹掉人类意识的结论,所以即使她没有落水,他也会创造其他英雄救美的机会,以激发她对他的感激之情。

总的来说,时楠和她培养感情是真,但什么说要娶她、救她,发烧,包括他对美男老大说的那些话,都并非出自他的真心。

纯粹骗人。

白羽抓紧手中的×素,傻傻地听完他交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结果不小心吞下一小块玻璃,吓得她反射性地摸了摸嘴巴,与此同时,×素从她手中掉落,在她脚边摔得支离破碎。

“这可是很珍贵的药物啊!你怎么把它打碎了?”时楠的惊呼声适时响起,她低头看了看,只注意到自己因为不停跑步而皮肉外翻的脚。

怎么感觉有些疼呢?

“算了,反正也打碎了……”时楠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拍拍她的头,“现在已经证明我们调配的半成品是有效的,所以接下来,会有一连串实验要拜托你做,只要熬过去,你就可以彻底变回人了!”

白羽什么意见都没来得及发表,就被带到实验室,锁在了实验台上。

脚步声响起,她还以为是时楠,谁知一转头,就看见白袍医生的那宛如筷子般的手术长针,喂,这一扎下来,丧尸也受不了好吗?!

白羽着急地看了一圈实验室,在看到时楠的身影时,立刻朝他伸出手,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喊声,后者只是犹豫了一下,别过了脸。

长针从天灵盖扎进去,药物注射进来时,白羽竟感觉到了疼痛。

“啊!”往后每一天,实验室里都只剩下她痛苦的惨叫声。

各种各样的试剂注射进白羽的体内,锋利的手术刀切开她的皮肤,她从一开始的毫无所觉到被疼痛侵蚀大脑,简直像生活在炼狱。

而时楠只是戴着口罩,拿着笔,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发狂,然后冷静地在纸上记录下每一种试剂在她身上引起的反应。

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来得痛快!

于是等其他人员都离开了之后,白羽就嘶哑着开口,哀求时楠:“死。”

时楠身子一僵,脱掉口罩,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也许是刚刚他们做的那个刺激泪腺的实验成功了,白羽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变得潮湿,她费力地将视线定格在时楠身上,一字一句地说:“让……我……死……”

 

6.再起波澜

时楠沉默许久,最后解开了禁锢她的手铐。

“我送你出去吧,离开这里。”

他刚说完,实验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时楠哥哥,我给你带吃的来了……”拿着饭盒的范珂高兴地跳了进来,在看清时楠解开了白羽的手铐之后,脸色一变,“你这是在干什么?”

“女性的躯体太弱了,我得换一个男丧尸来做实验。”时楠脸不红气不喘地说谎。

范珂生气地一瞪眼,迅速走过来,将手铐重新给白羽铐上:“你就扯吧,时楠哥哥你未免也太心软了,如果实验成功,你就是拯救了世界的英雄。到时候就能找回我们各自的家人,然后我们正式结婚……”

结婚?白羽错愕地望向他们,手脚开始不听话地胡乱挥舞,她的大眼睛显得湿漉漉的。

见状,范珂得意地说道:“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时楠哥哥对你好是因为喜欢你吧?我和时楠哥哥是青梅竹马,病毒爆发之后多亏他保护我,我才能活到现在,所以我们早就约定了,等时机合适,就结婚。”

虽然明白他不可能喜欢她,但被人当面说,白羽实在受到不小的打击,尤其对方还是掉了两颗牙的范珂,时楠真的要和这种女人在一起?

白羽不甘心地看向时楠,却被范珂巧妙地挡住,她蹲下身子,在白羽耳边说道:“别傻了,你现在只是一个恶心的丧尸,时楠哥哥说见到你就想吐,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白羽的怒气值瞬间飙升,体内的丧尸病毒又活动了起来,下一秒,她就咬住了范珂的耳朵。

聚集在人类基地的人,都有对丧尸病毒免疫的体质,唯有血液传染,才能让他们变成丧尸。而长时间刺激神经的实验让白羽恢复了咬嘴唇的习惯,所以嘴唇上全是渗血的伤口,只要她用力在范珂耳朵上咬出伤口,那丧尸的血液就会渗进范珂体内。

呵呵,你不是讨厌丧尸吗?那我就让你也试试变成丧尸的滋味吧。

这么想着,白羽咬得越发用力,可她忽然感觉到了痛,那是针插进脖子的感觉,这段时间以来她已体验过无数次。

不知道时楠给她打的是什么药剂,总之他成功让她松口了,白羽只觉大脑皮层一阵阵发麻,不禁瘫软在实验台上,不断颤抖。

但时楠没有理会她,而是捧着范珂的脸,担忧地问:“你没事儿吧?让我看看你的耳朵,糟了,有伤口。”

白羽扭头看向他们,疼痛的感觉在她体内掀起巨浪,终究还是忍受不住,她挣扎着抬起头,然后狠狠地向后磕,冰冷的实验台瞬间被鲜血染红,她终于如愿以偿地晕了过去。

 

7.驱逐

再次醒来,白羽发现自己被关在了笼子里,不同于往日,这次笼子上了锁,而且四周阴暗潮湿,她应该是被当成了罪人。

看守她的人类骂过她几次,说她恩将仇报、不识好歹,害范珂感染上了丧尸病毒,时楠正没日没夜地做着药物实验,试图杀死被病毒侵蚀的细胞。

这下无论她还有多少实验价值,人类都会烧死她吧?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一次出乎她意料,范珂竟然过来探望她。

范珂让守卫开锁,守卫笑着转身,她突然从旁边抄起了椅子,狠狠地砸向了守卫!守卫晕了过去,白羽眼睁睁地看着范珂开始疯狂地啃食那个守卫,不一会儿,空气里就充斥了一股铁锈味,引得白羽体内的病毒蠢蠢欲动。

范珂发现了她的躁动,停止啃食,慢吞吞地打开锁,微笑着说:“你也来吃啊,那么久没进食,你肯定饿了。”

白羽本想顺应本能扑到那堆肉上,但脑海里都是时楠的样子,不知怎的就食欲全无。

“你倒是吃啊!”范珂挖出守卫的心脏递到白羽嘴边,后者僵硬地撇开脸,这一举动惹得范珂勃然大怒。

范珂将心脏扔在地上,又一把推倒白羽,后者还来不及反应,范珂的脚就踩上了她的脸:“你给我吃!凭什么我现在变成这样,而你却越来越像人类!你是故意的吧?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变成这样!”

暴风雨般的拳脚落到白羽身上,她无力抵抗,只能蜷缩在地面任范珂肆虐。

不知道过了多久,范珂终于踹累了,白羽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盯着范珂捡起那根木棍,用衣服擦了一遍,然后将它塞到自己手里。

白羽茫然地抬头看向范珂,就见后者走到守卫坐的桌子旁,拿起水壶,清洗了自己的嘴巴和手,地上有了一滩水,她皱皱眉,冲白羽喊:“把那具尸体拖到这里来。”

白羽并未理会,范珂却又加重了语气说:“难道你就不想再见时楠一面?”

她一僵,只好爬起来按照范珂的意思去做。

范珂想了想,砸破水壶,抓着白羽的手,拿起碎片,划破了尸体的动脉,鲜血汩汩不断地流出,覆盖了水渍。

白羽还在琢磨她有什么企图,随即就听到范珂惊恐的声音响起:“救命啊,快来救救我……”

哦,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白羽望着旁边的尸体,木然地爬回笼子,等待接下来的暴风雨。

最先冲进来的是守门的,然后渐渐的,美男老大和时楠也赶了过来,身后还带着一群人来处理尸体。

“时楠哥哥,我一打开门,她就冲了出来,守卫为了保护我,就……”范珂说到一半就开始掩面哭泣。

没想到时楠会出现,白羽着急地爬到他脚边,想开口解释,无奈只能发出一个单音节:“不……不……”

“啪”的一声,清脆的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毫无防备的白羽当即摔在了地上。

她不敢置信地望向时楠,却不期然撞进他那结了冰的眼神。

她不死心,想去抓他的裤脚,结果他退后了一步,朝旁边的人吩咐道:“把她驱逐出人类基地吧,她吃过人,为了研究也不能留了。”

“为什么不把她直接烧死?”范珂不满地开口。

“她身上的药剂还不知道会怎样变化,烧死就前功尽弃了,在下一个实验品成功前,还是留着她吧。”时楠不带感情地说完,就扶着范珂离开了。

白羽瞬间愣住,她呆呆地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麻木地任凭旁人帮她戴上口罩和手铐。

呵呵,实验品。

 

8.撕心裂肺

白羽被带到了荒郊野外,人类给她解开手铐后就走了。

她琢磨了两天,才成功把口罩脱下来,然后开始漫无目的地游荡,不知不觉中,竟走到了当初和时楠相遇的那片森林。

她本以为自己会和成千上万的丧尸一样,带着微弱的人类意识,被饥饿感操控着身体,行尸走肉度日,直到死亡。

但没想到几天后,她再次见到了时楠。

他是开车过来的,里面还载着范珂,视线对上他时,她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

时楠开门下车,眼神带着恳求的意味:“小唔,你还记得我吗?”

看见熟悉的温柔男生,她点了点头。

“范珂的病毒已经没办法抑制了,我在你之前的实验里抽出的血液样本中发现了×素,它居然能杀死被侵蚀了的细胞!”说话间,他竟然过来握住了她的手,“算我求你,你能不能再去实验大楼里帮我带一瓶×素出来?”

白羽下意识地瞄了一眼范珂,后者的皮肤已经失去了光泽,眼珠向上翻,再过不久,就会变成真正的丧尸。

“这里距离人类基地太远了,我干脆把她带了过来,只要你一拿到×素,我就帮她注射。”察觉到白羽看向范珂的目光,时楠忍不住开口解释,见她还是无动于衷,他又补充道,“如果救回了范珂,你就可以回到人类基地,再次和我在一起了。”

白羽心里一动,虽然明知不值得,但她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她用最快的速度帮时楠拿到了×素,他直接在车上给范珂进行注射,她默默地看着,突然发现有一个丧尸正往这边过来!

她赶紧拍打车窗提醒时楠,他已经注射完毕,一见到正往这边过来的丧尸,就发动了车子,白羽心一冷,正想退开,时楠却打开了车门,喊道:“快上来。”

她麻利地钻进车子,时楠顺利将车子开到大马路上,不断有丧尸发现了他们,都聚拢过来,跟在车子后面,所幸它们的速度远不如汽车,就在白羽以为成功甩掉它们时,车子突然熄火了。

时楠急得满头大汗,不断尝试着重新启动。

看着渐渐追上来的丧尸,白羽心一横,打开车门跳了下去,绕到车后开始推车,时楠反应过来,也开始踩油门继续尝试发动。

几乎是同一时间,丧尸扑了过来,车子终于重新发动,眼看丧尸们像蚂蟥一样缠上车子,白羽心急地跑过去,一把将拼命往车里钻的丧尸抓了出来,然后用力关上车门。

“走!”她从喉咙里逼出一个发音并不清晰的字,时楠一怔。

这时一个丧尸扑到车前,试图用头撞开挡风玻璃,白羽听见时楠咬着牙挤出一句:“等我!”然后便摇上了车窗,踩下油门,车子犹如离弦之箭,冲破了丧尸群。

她被车子带得踉跄几步,摔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就发现丧尸们围了过来。

难道……她心一跳,拔腿想跑,一个丧尸却扑到了她身上,开始啃食她的背部。

四肢被分离,内脏被挖出,白羽失神地望向那条没有尽头的马路,脑海里回荡着他临走前的承诺,眼睛变得湿润。

怎么会这样呢?她好不容易才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实在不甘心,她还想着,等他来把自己接回去后,再也不吃肉,当一个乖乖的丧尸,不给他惹麻烦,争取长久待在人类基地,待在他身边……

只是,她再也等不到了。

 

9.错过

“怎么样,接到她了吗?”回到基地后,来不及安顿范珂,时楠就直接要求美男老大亲自出马,去把小唔带回来。

美男老大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但三天后却是一脸沉重地回来。

他神色复杂地拿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一颗残缺不全的心脏:“我们去到的时候,她已经……所以我只带回来了这个。”

“丧尸是不可能同类相食的!”时楠愤怒地瞪了他一眼,转身想离开,“你不帮我去接她,我自己去!”

“我是说真的。”美男老大叹息一声,“她的心脏已经恢复跳动,虽然算不上人类,但足以成为丧尸的食物了。”

时楠僵住,好半晌才拿过那个瓶子,失了魂地看着。

“我知道你善良,但这不是你的错……”

“不……不是的。老大,我们家的确有那么一条家训。”他轻声打断美男老大的话,眼睛有点红,“我本想把她治好,然后就结婚,可是……怎么办呢?我的新娘已经不在了……”

他以为时间还很多,研究实验,一步一步,只要她熬过去,等她恢复成了人类,他就可以好好和她在一起。范珂陷害她的事情,在范珂变成丧尸后,他就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他还想着等她回来,他一定会竭尽所能地补偿她……可最后的最后,他连一个拥抱都没给过她。

他们故事最后的画面,竟定格在了那天她注视着他的车子绝尘而去,那时的他们还以为将来会有重逢的一刻。

 


【放方便查看最新推送,请将《咏絮文化》置顶】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咏絮文化》

查看最新约稿函和短篇小说样文


点击原文阅读可以查看2018年杂志最新约稿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