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一万元买支毛笔都不卖?陈凯歌都要找他买笔?这个襄阳人有点牛……

襄阳周刊文化传媒2020-04-28 04:24:53

  有人出价一万元要买一只毛笔,持有者竟不为所动。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毛笔值得买家出价一万而卖家依旧不卖呢?昨日,记者走进了丹江路上的“聚艺斋”美术用品商店里,店主徐大勇就是拒绝万元买家的人。

 

  据了解,徐大勇就是成功复制出了晋唐毛笔的襄阳制笔大师,他制作的毛笔正被国内外越来越多的书画家喜爱和收藏,著名导演陈凯歌的《妖猫传》剧组也慕名而来,找他订制了几只仿唐代的毛笔。



徐大勇展示曾被出价万元的毛笔

 

出价万元 买笔遭拒

 

  徐大勇有一支毛笔,是二十多年前他自己用当时最好的极细光锋羊毫制作而成的,有几位来访者出价一万元想买笔都被拒绝。据徐大勇介绍,羊毫锋颖达到一半以上,毛条弹性好且直,呈透明状。这种料子做出来的笔聚锋好,弹性适度,续墨能力强。

 

  记者有幸见到了这支昂贵的毛笔,笔头已略微泛黄,但摸起来依然十分柔软有弹性。打开笔头,羊毫也是呈一字整齐排开。

 

  徐大勇将这支笔一直保留到现在,拒绝售卖的原因是因为那样的原材料没有了。徐大勇解释说:“经过二十多年,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养出的羊身上的羊毛也有很大的变化,再也长不出以前那样好的羊毛了。这样的笔没有第二支,卖了就没有了。”

 


陈凯歌《妖猫传》剧组订制毛笔


口口相传 声名鹊起

 

  徐大勇有一群北京、山东、河南、海南等地的朋友,都是买过他的毛笔之后觉得非常好用,然后一传十、十传百,这样口口相传而结交的。很多人向徐大勇订制毛笔,但前提条件就是要等,“纯手工做毛笔必须得慢慢来,慢工才能出细活。”徐大勇解释说,“做毛笔用的紫毫、羊毫、狼毫等都是我自己亲自去毛皮市场上挑选的,做了几十年,什么是极品,什么是次品,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河南有一批书画家每年都会来徐大勇这边两三次,每次都会采购走一大批的毛笔。山东的一位老师在襄阳出差,无意中路过徐大勇的店,买了一支毛笔,用过之后觉得很好用,每年都会在徐大勇这边采购毛笔送给亲朋好友,“大师的每一支笔我都爱不释手!”这是这位老师发给徐大勇的微信消息。

  

  “很多客户不方便上门,发一幅书画来,我也能一眼就看出他需要什么样的毛笔。”徐大勇说,行书一般用细且柔软的笔,楷书一般用饱满的笔。

 

  海口的朋友一直建议徐大勇到海口开个工作室,每个月可以邀请国内书法家到海南一起交流,然后了解他们的个人喜好。“因为每个人的喜好不同,对毛笔的要求也不同。同一支笔,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只有了解他们每个人的爱好之后,才能做出他们喜欢的毛笔。”

 


用镊子一根一根选毛


一支毛笔 百道工序

 

  年近五十的徐大勇出身中国毛笔之乡——江西文港,家里是毛笔世家,父亲和叔伯、以及兄弟哥嫂都是做毛笔出身的。父亲徐庭水是当地众多笔庄的制笔监制,哥哥是如今中国制笔业赫赫有名的制笔大师徐大南,徐大勇的爱人也来自毛笔世家。

 

  徐大勇自15岁时就开始跟着父亲学习制作毛笔,“父亲认为有手艺就有饭吃,我当时觉得除了做毛笔,也没有别的活可以做,比较赞同父亲的想法,很自然的就跟着学了。”

 

  从选材料到一支毛笔的完工,要经过近百道的工序,过程十分繁琐、辛苦。

 

  刚开始学做毛笔的时候,一连好几个月都要做挑毛的工作,一根一根的把黑、黄、白等各种色泽的毛分开。因为不能有风,那个时候家里还没有空调,夏天天热选毛的时候,坐一会就全身湿透。“选毛就得眼睛好,静得下心来做。”徐大勇说道。

 

  然后就是从早到晚的梳毛,一只手捏着毛,一只手拿着用牛角制成的工具梳。由于牛角工具又细又密,又必须紧贴着手扎穿毛梳下去,将毛去绒梳顺,所以稍不注意手就会被刺伤。“刺伤了也要咬牙继续梳,有时候伤口可达1厘米,血流不止。即使是现在熟练了,也还是会被经常刺伤。”徐大勇伸开双手,记者看到了他左手大拇指上有许多快要愈合的伤口。

 

  制作毛笔的过程中,由于需要随时用水将毛打湿,所以手一直要泡在水中。“冬天手会生冻疮,夏天手被泡烂,都说十指连心,真的是钻心的疼。”

 

青出于蓝 复制古笔

 

  徐大勇的父亲在二十多年前偶然捡到一只毛笔,拿在手里仔细一看,发现竟是失传已久的“九紫一羊”。父亲回家把这支毛笔的笔头拿下来,打散研究,成功做出了“九紫一羊”毛笔。

 

  所谓“九紫一羊”,就是用紫毫为柱毛、羊毫为披毛,相配制成的毛笔。其中九成的“紫毫”就是野兔脊背上少量的纯紫黑毛,需要用镊子一根根挑选出来,眼神要十分好。

 

  因为“九紫一羊”最重要的工序就是要把笔尖扯齐,这个非常难,基本上会做的人很少,父亲将这个技艺传给了我们几兄弟。

 


徐大勇制作的“九紫一羊”毛笔


  徐大勇不仅继承了父亲的技艺,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两年前,徐大勇接到日本东京新画派艺术总监、《艺述中国》执行主编王灏发出的订单要求,成功复制出了晋唐毛笔。

 

  王灏两年前在日本奈良正仓院看到了唐代毛笔实物,在多方打听无法购买之后,自己在网上花费999元买了一支外观一样的唐代毛笔,但是很不好用,最后只能当做摆设。后来,王灏就想到了曾经打过交道的徐大勇,觉得以他的能力应该能做出一直外观与实用性并存的唐代毛笔。

 

  唐朝的毛笔,笔身略显粗壮、笔头饱满。当王灏向徐大勇描述想制作的毛笔样子之后,徐大勇查阅各种资料,认真研究,一遍遍尝试。最后用晋唐时期流行的缠纸法,以极品紫毫及狼毫做柱毛,以上等光锋羊毫做披毛,成功复制出了唐代毛笔。

 

  之后,徐大勇又做出了晋代毛笔。与唐代毛笔外观不同的是,晋带毛笔的笔身轻细,笔头尖挺。打开笔头,笔毛整齐划一。



徐大勇复制的唐代毛笔(左)和晋代毛笔(右)

 

技艺传承 需看缘分

 

  以前对于徐大勇来说,做笔只是一种养家糊口的方式。之后,徐大勇渐渐爱上了做毛笔。“九十年代年毛笔行业不景气的时候,我们家族里很多人都放弃了毛笔行业,我们家兄弟四人现在只有我跟大哥还在坚持做毛笔,二哥、三哥都转行做别的去了。”

 

  目前对于徐大勇来说,每做一支笔都是在做一件艺术品,笔上都会刻上自己的名字。“能做出别人喜欢的毛笔,我自己也非常开心。”

 

  谈到技艺的传承,徐大勇略显担忧,“有很多介绍学徒过来,都被我拒绝了。现在的孩子都比较心浮气躁,做毛笔需要静得下心来做,没几个孩子能够做到,也没有人再愿意吃苦!”

 

  徐大勇目前还没有收徒,“以后能不能收到徒弟还是要看缘分,这种事不能强求。大儿子过完暑假就上大四了,我倒是有意将做毛笔的技艺传授给儿子,但还是要看他想不想学了。”徐大勇说道。


(实习记者 邬玲玲)

  《襄阳周刊》原名为《襄樊广播电视报》,由襄阳广播电视台主管、主办,是襄阳市唯一拥有正规刊号的城市生活服务周刊。《襄阳周刊》以“城市生活读本,消费服务指南”为办报宗旨,为襄阳市民提供更贴心的便民服务。

点击左下角进入“侨丰杯”创业英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