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那支让启功先生一见如故的毛笔,制作工艺还在

三联文房2018-11-07 14:53:21

对于热爱书画如命的人来说,大概没有什么比一支适手的笔更为重要的了。而一代书画大师启功先生却切实地遭遇过为挑不出一支可用之笔“一筹莫展”的苦恼。

(图:启功在书信中提到“顾近岁制笔多重管饰,百金之笔竟至书不成字,手腕之拙,足贻大方之笑。”)

先生寻找的究竟是怎样的一支毛笔?又是什么样的毛笔才符合大师心中“柔健得中,管轻适手”的理想准则呢?

启老师“寻笔记”

我抬起头来注视着老人:圆圆脸,面色白皙,神采奕奕,眼皮微微下垂,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弯弯的缝,好像一位慈眉善目的弥勒佛像。灰白色的头发有些稀疏,没留胡须。身上穿一件灰色的确良衬衫,洗得干干净净,袖口已经磨破,规规矩矩地补了一条小边,这条小边我至今记得十分清楚。这身装束是当时北京老人的标准装。……启老师把三支毛笔的笔套拔下来,用手慢慢地旋转着笔杆,把笔头仔细地环视了一周。又把笔尖放在舌头上慢慢地旋转,为的是把笔尖润开,然后用大拇指和食指把笔尖铺平,对着明亮的地方,仔细地观察着笔锋,自言自语地低声说:“这些笔修理得真好,笔锋整齐透亮,副毫衬得也很合适。”接着,启老师又轻轻地把笔尖捋好,用右手握着笔杆,把笔尖在左手掌上慢慢地转来转去,这个动作在我们行业内称为盘笔或者旋笔。……启老师盘完笔尖以后.十分高兴地大声说:“好,好!这些狼毫笔真是好笔!” (李兆志《启功与笔工》)

(图: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启功先生)

这段生动的描写,是1980年,山东省莱州市朱桥镇紫罗后李家村人、原掖县制笔厂厂长李兆志为向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求援黄鼠狼尾来到北京后,误打误撞、初次见到启功先生时的情景。

而此时此刻,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自称“姓启名功”的启功先生,竟正深陷于无适手之笔可用的烦恼之中。他在与李兆志的通信中说“近两年来,久感笔不应手。若市上所得,大率毫长三寸,细如竹筋,东倒西歪,俨然微型拖把墩布。“

(图:启功先生写给李兆志的书信,称“惠寄佳颖刚柔俱适,巨细咸宜。”)

与李兆志带来的三支毛笔一见如故后的三十年,启功先生一直使用着掖县制笔厂的毛笔,并不断与制笔师傅进行交流探讨。

他在为李兆志的《中国毛笔》一书作序时写道:正好这时认识了山东掖县的制笔师傅李兆志先生……李先生回去即按我的建议试制,结果一次比一次效果提高。从此我再也不为买不着我所会用的笔而发愁了。…….李先生的制笔方法有了传人,他那种制法的毛笔,也得到传播,我所会用、能用、爱用的毛笔,也可以得到更广泛的生产制造,岂不是我个人写字工作上的一个佳音?

(图: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启功先生)

匠人手艺,百年传承

清康熙年间,掖县就有制笔作坊,从事专业生产。令启功先生爱不释手的毛笔厂家——掖县制笔厂建于1968年,邓小平同志在1978年访问日本时,选用该厂制作的“泰山牌”牌毛笔馈赠日本天皇。在1982年全国毛笔第二次质量评比中,该厂出产的毛笔获第一名,被誉为“状元笔”。

(图:莱州毛笔)

莱州毛笔已有近四百年的历史,曾是当地四大贡品之一,其开峰尖细,书写流利,柔而不软,刚而含蓄,经久耐磨,具有“健、齐、圆、尖”四德兼备的特定品质。

中国制笔历史上以侯笔(河北衡水)、宣笔(安徽宣城)、湖笔(浙江湖州)、鲁笔(山东昌邑)、齐笔(山东广饶)为上。莱州毛笔制作工艺正是山东省烟台市的地方传统手工技艺。

(图:邓小平在1978年馈赠日本天皇的毛笔同款“泰岱翠峰”)

然而由于政治和经济等复杂问题,掖县制笔厂后来关闭。其中一些大半生精力都沉浸在制笔领域的老师傅,放不下热爱的手艺,三五人合作开起了制笔工作坊。

如今,真正保持传统工艺的民间制笔少之又少,好在有这些老手艺人的存在,莱州毛笔原汁原味的制作工艺才得以流传。莱州毛笔的制作过程堪比工艺品,每一道工序都由手工精做而成。水盆、上笔、干作、刻字、包装和笔杆加工几道大的工序中又包括——垫、梳、圆、修、捋等近两百道小工序,对于大多数不了解毛笔制作过程的人而言,其复杂程度超乎想象。

(图:制笔师傅王植森老先生)

年过六旬,跟毛笔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王植森老先生说,听他的父亲讲,以前毛笔的头道工序是兽毛脱脂,都是学徒工每天傍晚太阳下山后,把兽毛摊在簸箕里,摆放院子中,清晨日出前,再搬进屋里,每夜用露水打,如此反复百日,方才脱脂完成。毛笔制作,“三合九梳”,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少个几遍没有什么问题,可品质都是一点点的这样积累下来的。

当年被启功先生称作“柔健得中,管轻适手”的莱州毛笔,其制作工艺便是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这种古法制笔的产量十分有限,因为“这种手工一旦速度快,质量就要下降了。”

(图:莱州制笔师傅收藏的湘妃竹狼毫笔)

专注书写,向大师致敬

启功先生在为李兆志的《中国毛笔》一书作序时写道:古代常说“长锋”,这个“锋”,不是指的全部笔毫,而是指的笔头部分中最前的尖峰,笔如没有尖,便写不出笔划中最细的部分,锋如长了,才能写出飘洒的姿态。笔锋既然尖了,就要有“副毫”帮助它,围在主锋的旁边,加强主锋的力量,这叫做“衬”。有些人误解那个“锋”字,以为全部笔毛就叫做锋,于是把笔毛选的极长,从根到尖一样的细而长,好像一条没有搓过的绳子,这种绳子式的笔毫,愈来愈细,愈来愈长。杆子的做法,愈来愈好看,分量愈来愈沉重。这并不是那一处笔厂的做法,而是一种流行的式样。我在这类流行的“时装笔”面前,真是一筹莫展。

(图: “锋”不是指的全部笔毫,而是指的笔头部分中最前的尖峰)

在与李兆志的通信中他也提到:“近两年来,久感笔不应手。若市上所得,大率毫长三寸,细如竹筋,东倒西歪,俨然微型拖把墩布。……顾近岁制笔多重管饰,百金之笔竟至书不成字……”

——足见先生对“华而不实”的毛笔可谓深恶痛绝。对于真正热爱书画而非附庸风雅之人,毛笔的本质是书写工具,若“笔不应手”,装饰得再华贵也是鸡肋。“多重管饰,百金之笔”反而成了负累。专注书写,简练大方,才是毛笔最重要的特质。

(图:专注书写,简练大方,才是毛笔最重要的特质。)

为了寻找让启功先生惊艳的毛笔制作工艺,三联文房辗转来到了山东莱州,寻访依然坚持古法制笔的毛笔工匠。

老手艺要丢了,岁数在笔工中算是比较年轻的王师傅感慨。他围着围裙坐在马扎上,带起老花镜,左手捏笔毛,右手捏梳子,将没有锋的毛一根一根剔除。干找一遍,湿找一遍。“这个活主要靠心细,还要坐得住才行。”王师傅说。

市场经济以来,要数量、要成本控制。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手艺不被市场认可。所以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接班“了:很辛苦,周期长,工作环境又脏,收入又低。”这个活不是‘干净’的活。进来一批一批的动物毛发,要煮出来,再处理,在水里一遍一遍地洗。“

(图:一丝不苟挑除无锋狼毫的王师傅)

内感纯真,外表俊美,道法自然

近两百道复杂的手工程序都毫不含糊,莱州毛笔在选材上的要求则更为严格。

据王师傅讲,黄鼠狼尾巴以东北为优,更以黑龙江尚志县为最优,河北等地如山海关张家口次之,莱州毛笔的原材料主要选自这两个地方。而笔头与笔杆则使用天然树脂胶连,又以天然海藻(牛毛菜)熬制的胶液笔头塑形,对毛发有养护作用。整支笔采用百分之百的纯天然材料,严格遵循上百道程序的古法制造标准,尽可能在实现手工艺的灵动同时减少瑕疵。

(图:用来熬制笔头塑形胶液的天然海藻,也叫牛毛菜)

精工配好料,这大概就是当年启功先生使用起来感到格外得心应手的原因吧。

以为读书人打造伴读功能的“一间书房”为目标的三联文房,在与莱州毛笔匠人们反复学习、交流和讨论之后,最终敲定了“墨海苍龙——蛇桑狼毫笔“的设计制作方案。

墨海苍龙的名字,是当年启功先生为掖县制笔厂亲拟手书的毛笔名称。以此命名,向一代书画大师致敬,希望先生朴素而高远的精神能透过这支简约而不简单的笔传递给使用的人。

(图:启功先生为掖县制笔厂亲拟手书的毛笔名称)

“墨海苍龙”化繁为简,除篆刻启功先生手书之外,整杆笔没有任何多余的缀饰。而对是否易于书写起到关键作用的笔头部分,则颇费了心思:笔柱全部选用长度适宜、粗硬挺拔、锋颖细长的东北优质公黄鼠狼尾毫,笔尖尖锐,笔柱刚性充足,犹如竹笋。笔头盖毛则选取东北优质母黄鼠狼颜色嫩黄的尾毛,锋腹粗壮,落纸凝重厚实。笔头表面呈嫩黄色略带红,颜色一致有光泽。每一根尾毛都毛杆挺实直立,腰部粗壮,根部稍细。尖部有羊毫笔的柔性而刚于羊毫笔,其腰部又柔于紫毫笔,锋颖细长,抱拢不散,不分绺不开叉,耐磨性好,刚柔相济。笔头深栽近1/3,稳如泰山。

(图:笔头深栽近1/3,稳如泰山。)

笔杆选用的原材料蛇桑,也叫蛇纹木,心材具不规则黑色斑点和花纹,花纹变化无常,类似蛇纹。密度、材色、结构密度优于红酸枝木,是最硬重的珍贵木材之一。刨切后表面光滑,不上油漆直接抛光打蜡就十分光亮。蛇称“小龙”,正合“墨海苍龙”的寓意。且由于取材天然,每支笔杆花色都不尽相同。

整只笔造型简洁,古朴大气,雍容持重。宛若一条矫健的苍龙,在墨海之中躣躣而行。

(图:蛇桑笔杆取材天然,每支笔杆花色都不尽相同)

大小礼盒的外部,分别以宝蓝和石青两色龙纹丝布贴面。低调内敛,与“墨海苍龙”相得益彰。礼盒内暗金色丝绸内衬。

至此,启功先生对于事物本真的追求的精神和莱州毛笔百年传承的工艺,凝聚在了这支通过老匠人毕生练就的手艺和心思精制而成的毛笔上。




“墨海苍龙”纯狼毫蛇桑毛笔

三联文房

定价:套装:1380.00 

大号单支:680.00

中号单支:480.00

小号单支:360.00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END—


欢迎点赞分享转发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