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走进平谷:感受桃花深处的翰墨香

平谷大帝国2019-01-11 06:18:50

2017年7月26日一大早,北京东郊平谷区的金海湖还蒙着一层薄薄晓雾。沿湖周边道路上,来自郭家屯、靠山集等10余个村的60余位农民,凭借着公交车、摩托车、自行车、农用车等去往同一个方向——位于金海湖西岸大坝下方“北京山水文园旅游开发公司”的一间宽大会议室。主席台上方的会标已经挂好——“金海湖镇书法培训班开班仪式”。

这是平谷区开办的第一个农村书法培训班。此后半年时间,全区有4万多人次普通民众拿起了毛笔,在平谷区民众间,在广电报刊等媒体上,在文化干部及广大书画人群的微信上,有一个出现率极高的热词:书法!尤其是微信公众号,有关书法培训、书法活动的信息,几乎天天刷屏!

  上元雅集

“上元雅集”在平谷本地,亦影响并带动了100余位篆书爱好者。基本实现了“全国篆书看京东,京东篆书看平谷”的预期目标。

2011年正月十五这天,位于平谷区档案局二层会议大厅的第三届“上元雅集”活动正在举办之中。“上元雅集”即每年正月十五“上元”之日所举办的书法集会活动。由平谷籍中国篆书名家王友谊于2009年发起,以平谷区书法家协会为组织平台,以篆书为核心,以王友谊遍及全国的90余位弟子为参与者主体,以培训、交流、展示、临帖、创作、颁奖、拜师为主要活动内容。

“中国书法之乡”创建成功之后,2013年,平谷区委区政府为“上元雅集”增设了“友谊奖·篆书十佳”评选活动,同时举办篆书艺术展。2014年,第六届“上元雅集”活动首次跨出平谷,《大美平谷:中国书法之乡——第六届“上元雅集”·“友谊奖”书法作品展》的巨大展标第一次悬挂于中国美术馆,从而实现了在国家最高艺术殿堂办展的宿愿。此次活动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平谷区委区政府联合主办,其作品的精良和盛大的规模引起中国书界广泛关注。

截至2017年第九届“上元雅集”举办结束,这项活动向中国书坛培养并推举了70余位篆书新生力量,在平谷本地,亦影响并带动了100余位篆书爱好者。基本实现了“全国篆书看京东,京东篆书看平谷”的预期目标。

与此同时,平谷区的书法事业蓬勃发展,“中国书法之乡”颁牌之后的5年间,平谷书法爱好者加入北京书法家协会的会员由原有的54人,增加到102人,平均每年新入会近10人。其中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会员由原有的17人增加到25人;全区书法培训、展览、交流、讲学等相关活动举办60余次,平均每年12次以上;出版“上元雅集”作品集、会员个人作品集等40余部,其中王友谊出版了36卷本的《四书——王友谊大篆写本》、15卷本的《契文斋藏印》等10余部。2012年底,王友谊荣获中国书法领域最高奖——兰亭艺术奖,平谷籍书法家刘建丰亦荣获全国第四届兰亭展佳作奖。

“上元雅集”是一股清澈的活泉,虽有激湍之势,也清清如许,而当流入了“中国书法之乡”的这道阔大河床,却终归细流。这条河,到底还缺着波浪,缺着奔流哇。

2

大河欢歌

2017年11月21日,家住平谷海关西园社区的张建军早早地起床了。老伴昨天去了京城闺女家,这天,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要搁以往,他早该穿戴整齐去河边遛弯儿了,今儿却压根没这个念头。匆匆地吃了几口昨晚的剩饭,老张便径直走进了西侧的小房间。那原本是个堆放杂物的地方,给他腾干净了,摆上了一张长条桌,桌面上铺上了毡子,毡子上又摆上了字帖、毛笔、砚台、墨汁和毛边纸。

老张退休前在平谷建委上班,偶尔也拿毛笔写过字,但都是按钢笔字的套路去写的。退休后,在家里闲了六七年,除了遛遛弯儿、聊聊天儿,再不就是看电视,摆弄手机,觉得这日子很是寡淡无味。8月初的时候,居委会贴了告示,说是平谷镇准备开办书法培训班,号召大家学习书法。老张没有一秒的犹豫,第一个去报了名。这会儿,经历了三个多月正规临帖学习的老张,正是瘾头最大的时候,看见毛笔就来神儿。

老张临的帖是隶书《曹全碑》,这天从早上八点开始,从一坐下,除了去几趟洗手间,就再也没出屋,午饭、晚饭都没吃,一直写到了次日凌晨两点,整整18个小时!写满了字的长74厘米、宽47厘米的毛边纸在桌上堆了一尺高。

这简直是“疯狂”的一天。而平常的日子,老张也基本能保证每天临帖四五个小时。老伴时常站在旁边看,打趣说,就这么点灯熬油地练,也没见你咋进步哇。老张不开玩笑,严肃地说,我原来是自由体儿,净瞎写,坏习惯太多,老师一直帮我改毛病呢,等改差不多了,进步就快喽!

像老张这样学书法着迷事例,还多得很呢。

金海湖镇水峪村65岁的周继林和64岁的肖素花老两口得知村里要办书法班,不仅自己报了名,还给在幼儿园上班的女儿周东兰也报了名,每逢周六,一家三口兴致勃勃地赶往村委会,一学就是半天。周继林深有感触地说:种地不让我们拿税了,还让我们学书法,让我们开心,上哪儿找这好的事呀?

水峪村还有一个从湖北嫁过来的媳妇,名叫张红坤,35岁,男人在顺义区工作。小两口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名叫李梦襄,6岁,小女儿才5个月。每逢周六,张红坤便手拉着大女儿,怀抱着小女儿来村委会上课,娘儿三个一张桌子,坐第一排,一边听课、临帖,一边还得哄着小女儿不哭不闹。

记者问她这么麻烦为啥还来学书法,张红坤笑着说:汉字儿就我们中国有哇,中国人把我们自己的汉字写好啦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脸!丈夫李金华偶尔回家来,也与娘儿俩一起写字,并鼓励妻子说,你娘儿俩把字写好了,我就奖励你们,给你们买高级些的笔墨。为了这份理解与支持,张红坤也真是拼了,时常半夜十一点了,还把自己和大女儿才写完的作业拍成图片,用微信传给老师,请教得失。

3

翰墨薪传

书法培训班还吸引了一些残疾人。古老的传统艺术,引发了他们的强烈兴趣,驱赶了他们内心的苦闷与孤独。黑水湾村有一个23岁双腿残疾的青年,名叫王欢,本在区残联当临时工,每逢周五下午,都要艰难地拄单拐坐公交车回村,就为了第二天不耽误书法课。别人是八点半到,他却八点必须出家门,只因从家里到村委会的1000米距离,他得走半个小时。王欢学颜真卿的《多宝塔》,平时还喜欢做诗,时常把自己的诗用书法写出来。在人们时常的赞美声中,小王欢获得了心灵上的慰藉。

2017年11月22日,为检验教学成果,也为进一步激发广大民众学习书法的热情,中国篆书名家王友谊来到平谷镇书法班,专程看望书法教师和所有的学员。活动进行中,先生即兴挥毫,写了四个篆书大字:翰墨薪传,以此表达了他心中那份沉甸甸的期盼。

平谷镇学员代表于洋是个才三十出头的音乐教师,在平谷步行街开了一家器乐培训班,十几个娃娃在她的班上学吉他、竹笛、古筝、小号、小提琴、黑管等等。日常生活本已紧锣密鼓,听到镇里开办书法班的消息,不仅自己报了名,还把妈妈赵顺青拉来一块参加了书法培训。在发言中,她激动地讲道:我们中国书法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笔巨大的宝贵财富,是我国独有的一门艺术,尤其在当下,这个几乎都抛弃了纸质书写的年代,这个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几乎代替了书写的年代,我们学习书法有了更深一层的意义。

往大了说,是传承与弘扬传统文化;往小了说,是给自己在喧嚣忙碌的生活中营造一方净土、一个安静的空间、一个暂时远离尘嚣的机会,陶冶情操,修身养性……感谢今天在百忙之中前来我们培训班指导的王友谊老师及各位领导,感谢您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们倍感激动和荣幸,使我们在书法学习的道路上信念更加坚定,信心更加强大。

自2017年7月中旬开始,遍及全区的150余个书法培训班陆续开班。半年来,出现了大量的父亲带着儿子学,奶奶带着孙子、孙女学,公公、婆婆带着儿媳妇学,老两口一块学的感人情景。学员的基本构成有工人、有干部、有学生、有厨师、有会计、有医生、有教师、有个体工商户、有出租汽车司机、有回家度周末的大学生,而更多是普通的农民。

4

顺风畅行

座谈会上,全体教师一致响应,每年每人至少要拿出20个学时,免费开办书法公益课!

有多少书法班就需要多少书法教师。这么多的师资需求量该如何解决呢?平谷,自有平谷的优势。100多名北京书法家协会以上的会员,就是现成的师资力量。第一批培训的40几个班,20多名中国书协会员几乎全部出动,每人平均负责两个班以上;10月中旬,第二批100余个班开班,50余名北京书协骨干力量也分别上岗。

而在此前,平谷书法院已于7月26日在文化大厦正式挂牌成立,通过考试,录取了47名50岁以下的中青年书法骨干,分成篆书、行草两个高研班,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刘建丰院长亲自主讲行草。

这批学员亦是全区书法大培训的后备师资力量。在前后两次教师与培训单位负责人对接会议上,平谷书协常务副主席袁鹤松都对教师们提出了明确而具体的要求,主要包括按一年周期制定培训计划,根据教师自身特长选择书体,根据初学者需要选择字帖,既讲书法也讲艺术欣赏,学期结束让学员基本上能进行简单创作。

如今,全区书法培训教师共70余名,平均每人带班三个以上。其中年龄最大者王连合,68岁,系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与王友谊先生同期起步的资深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主研篆书,从第7届“上元雅集”活动开始,连续三届荣获“友谊奖-篆书十佳”。

所教授的书体,篆书有《散氏盘》《毛公鼎》《石鼓文》《白氏草堂记》;隶书有《好大王》《曹全碑》《石门颂》《乙瑛碑》《鲜于瑛碑》《张迁碑》《华山庙碑》;楷书有《多宝塔》《九成宫》《元桢墓志》《张猛龙碑》;行草书有《书谱》《圣教序》及“二王”、“苏黄米蔡”系列墨迹本法帖等等,俱为书学的经典,传统的中宫!

不少教师深有感触地说,通过教学,逼迫自己对所教碑帖要进行系统地研读,不仅掌握了丰富的相关知识,也使自己对浸学多年的笔法、字法、章法等有了进一步深层次的理解,真正达到了教学相长。

鉴于目前全区蓬勃发展的形势,11月26日,平谷区文化委组织相关部门领导和全体书法教师,召开“中国书法之乡提升工程”推进工作会。会上,全体教师一致响应,每年每人至少要拿出20个学时,免费开办书法公益课!

此次会议还就下一阶段的工作进行了具体部署:一是在寒假期间,要举办一次为期八天的书法教师培训班,分篆隶楷行草五种书体,由中国书协聘请专业讲师,以普遍提高全区书法教学的科学化水平;二是专门开办一个大学生书法班,让假期回到平谷的大学生们也来接受一下家乡的书法普及;三是各培训班有意识地辅导学员们写春联,让他们真切地体会到学有所用。

同时,在2018年春节到来之际,让全区更多的家庭,贴上学员们自己亲手写的春联;四是遵照区领导指示,一方面筹备全区农民书法大赛,一方面进一步指导学员的书法创作,为平谷农民书法展做好必要的准备。

为使全区书法培训能够更为健康、更为科学地发展,12月16日,平谷书法院邀请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主任高庆春一行20余人,前来平谷进行实地考察、指导。上午,专家们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金海湖镇黑水湾村书法培训班。不少专家坐到学员桌前,一笔一划地给他们讲解、示范。高庆春激动地说:中国书协在全国评定了68个书法之乡,而平谷,是北京市仅有的一家。颁牌五年后,平谷把书法普及工作做得如此扎实,如此深入,这在全国是不多见的。书法之乡,贵在一个广大的群众基础。这个基础就是水,如果没有水,河床再大,也什么船都走不了。艺术贵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特别是对于孩子们,必须让传统文化在他们的心里生根发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建立并增强民族自信心,实现“中国梦”!

5

享受美好

不知有多少家庭的成员,晚饭后要拿起毛笔临帖、写字,有一个在书法班的,往往是一个人写,全家围着看。

冬日的平谷农村,如果天气好,太阳足,在朝阳的墙根下,总有一堆一伙的老年人,坐在那慢条斯理地东家长西家短。而今,凡是开了书法班的村子,这样的景象见不到了。

平谷书法之乡

冬天的天黑得早,六点多,一般的农户都已吃完了晚饭。搁以往,饭后的事不是看电视,就是串门儿、打牌,八九点钟就要上床睡觉了。现在,不知有多少家庭的成员,晚饭后要拿起毛笔临帖、写字,有一个在书法班的,往往是一个人写,全家围着看,还要不时地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要是爷儿俩、娘儿俩、婆媳、祖孙等多人参加的,便每人有一块小空间,先各自写,而后再讨论、交流。

书法,一个崭新的事物,如一缕清新的空气,开始流连于平谷许多老百姓的心田。许多人家里面,多了一张桌子;条件好一点的,还摆上了几米长的案子,上边铺上了毛毡,摆上了字帖、毛笔、砚台和墨汁。不少喜欢喝大酒的,不喝了;不少喜欢打麻将的,不打了。大兴庄镇周庄子村有一个60多岁的老人,名叫周稳,因为一点邻里之间的小矛盾,过去三天两头往镇政府跑。如今参加了书法班,痴迷地学上了篆书。同村的书法老师周国龙问他咋不上访去了,他嘿嘿一笑说,哪儿还有那工夫!再说,就那点屁事,啥值当的呀。

通过书法班的学习,使许多老人和各年龄段的百姓解除了邻里之间的距离感,日常生活的单调感,以及心理上的失落感,而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充实感、喜悦感、成就感、获得感,最后归结为幸福感。

书法,在悄悄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风尚。


平谷区夏各庄镇书法培训班学员在上课马春江摄

平谷区文化委主任王文忠,几乎每个书法班的开班仪式他都必到。做动员时,经常说的是这样一段话:学习书法,调整生活方式,也影响身边的人,体现一个家庭的文化品位,还可以表现一个家庭的审美追求,让人们心平气和,淡泊名利。从此在自己身上和所处的小环境里多些书卷之气、儒雅之气、沉静之气、平和之气,减少酒气、怒气、怨气、火气,从而享受生活的美好。

美好生活,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报告的关键词之一。

对于京郊而言,美好生活,更多地已经体现在精神的层面。时下的平谷,美好天天见、周周见——星期一是听评书,在京郊首家开办了“北戏书馆平谷分馆”; 星期二有摄影知识讲座;星期三是在平谷影剧院开办的“平谷百姓音乐厅”,与北京交响乐团合作,让平谷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高雅音乐;星期四有文化大讲堂,讲平谷历史人文和国学经典;星期五是平谷世纪广场上的“桃花大舞台”和琴湖公园广场的文艺晚会;而周六、周日则是遍布全区的书法培训班!


平谷书法,是一条波翻浪涌的河。这条河,势必要流向中国书法——这条远古淌来的汹涌澎湃的大河!她的文化基因强盛,传统的能量巨大,纳众流,过百川,必将流向伟大的中国之梦,成为一股民族文化复兴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