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爱父母最好的方式是让自己变得更好一些

湘南海岸线2019-01-10 16:26:17

犹豫再三,是否写此文,作为父亲节的礼物,送给亲爱的爸爸。顾忌有二,之一是老父亲目前心情愉快,最近刚回老家生活,每天都能跟老友见个面聊个天,挺好,不想去打扰老人家安静的生活;之二是跟我同龄的朋友,有的父亲已经远去天堂,我怕触动了人家心底那根不敢碰的弦,心里一阵矛盾。


其实,父爱无边。无论哪个家庭,无论贫穷富裕,无论父亲是否在身边,你的父亲在你心里永远就是一座丰碑,父亲从未走远。



01


近年来,父母陪伴我在西安生活。相处时间越久,我越能点点滴滴理解我的父亲。


父亲今年84岁。前一阵子过生日的时候,老爷子发话了:“不要给我过生日,不要提醒我又老了一岁好吧!”我心里犯嘀咕,我这是给老爷子过生日还是不过呢?


最后选择一个折中的办法,我妹从上海给网购了一个非常精致小巧的生日蛋糕,我和爸妈三人,切了蛋糕,一半留给邻居家可爱的小女孩,另外一半我们仨分吃了。还做了一碗长寿面,跟平常一样,简简单单。但我总觉得这显得不太隆重,第二天又带着爹娘出去逛逛历史博物馆,沿曲江湖走一走。


其实,老人要的就是陪伴。


老爸生活规律。每天给老妈做好早饭后就去晨练,回家后读会儿书看会儿报纸。午休后去公园散步,下午后半个时间写日记,这是老爷子坚持几十年的习惯。晚饭后就是新闻联播,再接着两集央视播放的某某《连续剧》,看两集后睡觉。


有一天我亲自看到,当天的央视一套某连续剧第二集刚播完,老爸一摁遥控器,说关电视睡觉。随后约五分钟光景,嗯,最多也就是五分钟,也就是老爸洗把脸把假牙卸掉泡在杯子里之后,随即房间里传来均匀的轻轻的鼾声。


我平时跟父母居住在一个院子里的两套独立房子里,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一碗汤的距离。每天见面,相对独立。那阵子我正为失眠犯愁,看到老爸这样熟睡,心里莫名的羡慕和幸福。


直到有一天,一件事情打乱了他的平静。


一个书法家朋友来我家做客,晚饭后即兴铺纸研磨,行楷狂草,龙飞凤舞般地给老父亲献了墨宝。


我那朋友介绍自己,坚持写书法已经二三十年,每天五六个小时,逢年过节也不例外。聊天内容从唐诗宋词,到《汉书》《史记》《毛泽东诗词》等,谈古论金,老爷子可是开心至极。我趁热打铁,随后给老爸买回来字帖毛笔宣纸,让老爸练练字,主要是感觉练毛笔字可以练气力,提笔润笔之间,呼气吸气,延年益寿。


谁知老爸一发而不可收,以83岁高龄开始自学书法。我从市场上给他买回来的简单入门字帖已经不够用了。老爷子自己坐公交车一个多小时路程去书院门,买回《怀素草书字帖》、《王羲之字帖》等等,潜心临帖,也做到了每天不间断。半年之后,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爸给我展示一套四联的毛主席诗词草书作品,爸竟能自己创作了!


草书真的很难学,一个字有很多种写法,写成草书后根本就认不出来,这么多奇形怪状的字体,也不知道老爸自己咋记住的。


如果想去做一件事情,比如学钢琴,比如学英语,比如练舞蹈,开始一个你少年时期的梦想,你埋怨少年时期没有开始而现在你认为已经晚的事情,爸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不必抱怨不必后悔,放心去做吧,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不仅是书法。爸在60岁退休以后,因为不会拼音,自学了五笔字型输入法,把他俩去美国、日本孩子家生活,对国外的所见所闻用电脑打印出来,印成书籍,给亲朋好友分享。这在十几年前,在我们小县城里,真的给大家开了眼界。


退休后还自学了英语、日语,家里墙上、桌子上到处都是单词小卡片,爸还创造性地改编了一本学英语的神书。


如果你没有音标基础也不怕,你不懂任何你不懂任何语法也不怕,只要你用了我爸自己改编的中国人学英语教材,到美国跟老美打个招呼弄几条鱼回家饱餐一顿真是小CASE!(吼吼~~)


我嫂子、妹妹特别孝顺心细,嫂子每次见到爸妈都会买礼物。我们习惯性的给老爸买毛衣皮鞋等日常用品,最近几年我爸就坚决拒绝我们买东西给他,甚至发脾气,你说,你发脾气说说我们兄妹仨也罢了,不给我嫂子面子总不合适吧?可老爷子就是这直脾气,幸亏嫂子宽容大度,理解爸爸。


我能理解的是,老爸说自己年龄大了,买新衣服新鞋都穿不烂了,爸心里实际上是这层意思。


顺着老人,不争辩不论死理,是相处融洽之道。  



02



老爸极少给我们讲他的过去,每天乐呵呵的,跟我一起展望我们家的未来。


我妈跟我们说,我爸13岁离开湖南老家,跟着同乡去过矿上打工挣钱养家。当时父亲家里兄妹七个,爸爸排行老大,家里的苦可想而知。


后来去东北参加志愿军,穿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我家有一抽屉的军功章。把玩军功章,戴在胸前肩膀上衣领上,成了我们兄妹仨少年时期最美好的记忆之一。后来老爸又从部队上考取了沈阳俄语高等专科学校,学完俄语之后,因为中苏交恶,又转而考取了武汉大学中文系。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因为爷爷突然生病,要回湖南看望爷爷,返回武汉已经晚了,大学录取结束。当时教育部还挺人性化,又给我爸派到山东大学中文系,又开始了在山东大学读书的学生时代。


我爸小学毕业去打工,然后参军,到直接入读山东大学,这中间是没有读过初中和高中的,换言之,全是靠自学。


应该感谢武汉大学没有录取,否则就没有我妈的出现,也没有我们兄妹仨,哈哈。

 

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爹从湖南去济南求学,我娘从确山去郑州求学,中间有一段路程是交集。就这样,于千千万万人之中,于千千万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他俩就这样相遇相爱了!

 




(撒一把狗粮 ,哈哈)


因为这段美丽的爱情,我爸这个当年潇洒帅气的大学语文老师,心甘情愿地跟我娘去了一个小县城,去一所中学任中学语文老师。


这一去就是一辈子,从语文老师做到校长,又做到教育局长。其间因为文革被批斗,当臭老九下放劳动,很多挫折,但在我的少年时代,好像没有特别苦难的感受。

 

我爸被批斗的那阵子,我家里从来没有埋怨没有哭闹。


老爸赋闲在家,就闷着头当木匠。我就记得大夏天的,他每天光着脊梁,汗流浃背,在家里做木工活。我家里支撑一个刨子床,木板在刨床上一下一下来来回回,刨花满天飞,然后看我爸打榫眼,单眼看准星。


像变魔一样,最初是给我哥做一个小书架,接下来做一个药箱子,然后就一发而不可收,做了三开门的大立柜,大红皮沙发,书桌,我爸还会自己油漆自己画画,立柜门上用墨汁画了梅花雪景图案,真的很漂亮。

 

至今,我还是非常喜欢木头的本色香味。

 

而且,我也觉得我家伙食特别好。我爸妈总是变着法儿给我们改善伙食,鸡鸭鱼肉没有断过。后来长大后,我才意识到,饭菜端到桌上后,我爸妈都说不饿等会儿再吃,他们实际上是看着我仨吃好再下筷。

 

我们最馋的时候,我爸带着我哥和我去山上小河沟里抓螃蟹,有时候也顾不上保护生态环境,一晚上给我们抓好多的青蛙,天黑的时候,我爸就脱下长裤,系紧裤腿,叽叽呱呱的,我仨像打胜仗的兵,赶紧回家把战利品交给我妈,心里巴巴盼望着第二天的美味。

 

其实,那时候是我家最苦的日子。爸妈在家里都是排行老大,每月工资到手掰成几瓣都不够花。

 

父亲就是这样,可以把最苦的日子过成诗。因为父亲没有退路,他要扛这个家,他要保护他的孩子,让孩子幸福。 

 

 

03

 

学习上,父亲对我们仨要求很严,好像我妹可以例外。

 

我哥会读书,聪明好学,16岁风风光光以县里理科状元被清华大学录取。我爸那个自豪啊,他是我们高中校长啊,儿子那么有出息,可想而知以后我的境遇。

 

呜呜呜呜,先哭一场再说......

 

我属于天生愚鲁但死用功的那种。到了高二,物理对我来说犹如天书不可逾越,立体几何也是难上加难。吃饭挑食,学习也学不会,可能就是那种谁也不待见的那种青春期女孩,少年的自卑持续很久很久。


有一天我爸突然下了决心,背水一战,把我送到我当时觉得是千里之外的人间地狱----某某高中去读书。离开家的时候我还很开心,谁料,去了才知道农村孩子是怎样吃苦求学的。


刚开始我绝食抗争,后来改成大哭逃课,到后来归顺服帖,记忆里很多是站在教室屋檐下流泪,泪水雨水交织着,任雨水打湿自己,就是撅着不进教室,希望得到老师怜悯放我回家。软磨硬抗都不管用。

 

这一段经历成了我以后生活的宝贵财富。遇到再大的困难,吃到再难吃的饭食,一对比那一段日子,都是小巫见大巫。可见老爸的良苦用心。

 

如果不是我爸狠下心来这一招,我都不知道我在干啥呢?对于我们普通家庭来说,考不上大学,能有啥出路呢?

 

为人父母后我才理解,我在那里受苦,我爸肯定更心疼。父亲是苦心孤诣想让我有美好的未来啊,哪里还有什么怨气,都是理解和感恩。

 

我爸对我妹的溺爱,人尽皆知。举几个栗子啊,我妹在郑州读书的时候,都是十七八岁大姑娘了,我爸去省城开会,也不顾人家会议是否允许,愣是把他宝贝女儿带去河南饭店吃饭,还大庭广众之下往嘴里塞好吃的。老爸去省城批阅高考语文试卷的时候,我妹非要跟着去,我爸也会答应,带她去改卷。

 

呜呜,对比一下,天壤之别!我是亲生的吗?哈哈

 

事过境迁。现如今,除了我哥为家里争光,为祖国争光,成为一名科学家之外,那个被我爸严厉管教的,和被我爸溺爱的姐妹俩,结果都差不多,都是普普通通过着小日子。被溺爱的那个还更贴心,对爹娘更孝顺。

 


04

 

我们兄妹仨,还有我们的孩子们,是支撑我爸晚年幸福生活的精神食粮。

 

尽管近来我爸老是跟我说,走路腿没有力气,走不动了。我爸还说,记忆力也下降了,身体一天一天在衰老。但只要一提他的儿孙,立马就元气满满,眉飞色舞。

 

前天我给我妈打电话,问我爸干啥去了,我妈说,你爸又去找他的老朋友聊天去了,去吹牛,吹他的儿子,吹他的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

 

前天晚上,我爸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机看新闻联播,毫无征兆,他在电视里先是听到了儿子的声音,随即看到了儿子的讲话画面。儿子作为中国X硬射线天文卫星(巴拉巴拉名称我说不全)的首席科学家,在酒泉发射现场接受采访。你能想像到老爸此时此刻的心情么?

 

估计我爸能把那颗卫星的全称说清楚。

 

你看,爱父母最好的方式是自己优秀,更要教育好自己的子女,这是对父母最大的回报。

 

  

市井家常,风花雪月。

不甘苟且,心念远方。

用温暖的文字记录平庸的生活。

谢谢关注,欢迎转发。


 

原创不易,读完请高抬您金贵的小手,顺便在文章底部点个赞。


转载请标注  微信公众号:湘南海岸线

                                  作者:湘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