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身体里的魔鬼【中】

幽灵的无间地狱92020-03-13 23:01:49





“你叫王一飞?医学院的学生?”


他没有回应这个杀人凶手,只听见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因为实在是太紧张了,紧张到嘴都张不开了。

“问你话呢!怎么,不想理我?”


路峻勾着他起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那眼睛就像被主人丢弃的狗,充满了惊恐和害怕。


“想活吗?如果你能把这两具尸体处理掉,我就不杀你。”

随着瞳孔的剧烈收缩,他绝望的看向地板上的女朋友,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流出来了。


“怎么,不愿意?那没办法了,我得一个人处理你们三个了。”

“不!不要!我做,我会........处理的。”

还是那诡异的笑容,他拍了拍瘫坐在地上的男孩儿,说道:“好好干!我知道你行的。”



路峻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那个男孩儿肯定不会报警,并且会努力的处理掉这些‘东西’。时间很快推移,他的电话再也没有响过,一切仿佛风平浪静了。他从放心变得好奇,一个学生,是怎么样处理掉这两具尸体的,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他的女朋友。


“过的好吗?我的大学生。”


那声音如噩梦一般,传入王一飞的耳朵里,那人就这么正大光明的,给自己打来电话。


 “你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就........

“你敢挂断试一试,会死的很难看哦!

“我在上课!”

“哦~ 抱歉,打扰你了,不过我想见你,今晚8点在你学校的门口,不见不散哦!”

“你别过来......

“嘟嘟嘟嘟嘟嘟嘟 .....



    他快要崩溃了,这是要折磨死自己吗?没人知道他那晚做了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碰到女朋友冰凉的皮肤时,全身都痉挛了,那种恶心又无力的感觉,差点让他窒息,做完这些后,他洗了十几次澡,可就算是如此,身体还是会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那味道令他绝望。



     学校后面的一家酒馆里,俩人相对而坐。



     “你怎么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你为什么要见我?不是说会放过我吗!”

     “孩子,别激动啊!我就是好奇那两位你是怎么处理掉的。”

     “你想听?不如我们一起去警察局说吧!”

     “哈哈~ 小伙子,别激动!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这顿饭吃的特别漫长,他感觉自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机动的喝着酒,一杯又一杯,回去的路上他整个人都散掉了,他并没有告诉那个变态房东自己处理的过程,可他最后留下的一句话让自己凉到了心底。



    “我知道你很有‘能力’接下来会陆续有货到的,你要加油哦!”

伴随着路峻诡异的笑容,他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王一飞的视线。

   “还有........还有完没完了!”夜里这声音显得出奇的大,可在这个肮脏的街道中,一切都被黑夜吞没了。



 学校的停尸间有两个,一个是正在使用的特殊教研室,里面有两层冰柜,共能存放6具尸体,可是学校里根本没有尸体,只有一些残缺的躯干让学生上解剖课用,所以这个所谓的停尸间,也是装装样子罢了。而另一个是废弃的,里面堆满了杂物,门上还有封条,学校里源源不断的鬼故事都和它有关,所以那里也从来没人上去,他没得选择,就是那儿了。



这天夜里,路峻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地面早已恢复原貌,他伏在地上一点一点仔细的用荧光笔照着,除了一些极为细小的缝里有残留以外,基本都处理干净了,看来这个孩子做事情还是很仔细的。



这晚他回来的目的,当然不是检查卫生,而是要杀一个人,一个让他想起来牙齿会痒的人。




“咚~ 咚咚”在这种闷响发出第十二下的时候,有人敲他的门,那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这个人怎么又开始敲了!大晚上的要不要脸啊!”

门内的路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紧接着这个人被他拉进了屋子里。一样的手法,一击致命,她的脖子被瞬间扭断了,这种感觉太棒了,感觉全身都得到了释放。现在的他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愉悦的看着地上的杰作。


午夜3点钟,一条短信息出现在王一飞的手机里。


“有货到,在家里,快速处理。”


天气越来越热了,这意味着尸体很快会发出味道,转眼快到中午了,还在睡觉的他在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直接从床上跳起来了,他的全身迅速绷紧,心脏的声音一直在耳边环绕,仿佛提醒着他时间不多了。



  其实早在路峻第一次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感觉特别熟悉,那种熟悉感,来自于多年看人的经验,胆小、懦弱、没有主见,但是却又有心狠的一面,这种人只要不激怒他,很容易被牵着鼻子走,更何况他还是医学生的,这样的性格学医,一般骨子里都是冷血的,所以这两种人格的交织,会是帮他处理‘货物’的得力助手。 


 虽然只是想法,但是现在不得不这样做了。王一飞边走边思考着,路上的人看着他,宛如一个疯子。


 而路峻这边,杀人的快感飞速的侵占了他的全身,尤其是杀那些令自己厌恶的人,他的身体里仿佛住着一位死神,可以操控人的生命。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开始发生巨大的转变。

 由于自己的爸爸是电工,王一飞多少学了一点,接好了废旧了线路,停尸间的灯亮了,在杂乱的东西后面,有一个简易的冰柜,居然能用。


“太好了!这下子能先撑一段时间了。” 


晚自习开始了,学生们都陆陆续续走进了教学楼,王一飞装病躺在宿舍里,等待时机。时间漫长的他都快爆炸了,此时的尸体,就在废弃楼下旁的草丛里,要说不明显是假的,好在那里没人过去。

终于一切又恢复了安静,他轻手轻脚的向黑暗走去。

不管你在经历着什么,太阳依旧会在那个时间出现,把光明照向大地,

愿一切邪恶终止,恢复往日宁静........




  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快速长大,又或者说是变成另一个人,就是在你的生活发生不可想象的事情后,大脑给你带来的所有应急反应。不到一周又有两件货物来了,那家伙仿佛打开了自己身体的魔鬼,不受控制了。


  很多时候你以为是受到威胁的一方,又可能会变成获得利益的一方。


  7月大暑,人已经被太阳烤到失去理智了,就在这种时候还是会有一些人乐此不疲的奔走着,他们既是买家也是卖家。黑子是这一代出了名的二道贩子,和别人不同,他贩卖的是人的‘器官’,才几年时间,他生活大不一样了,可是为了挣更多,他还是会蒙骗一些人去卖自己的器官,最近有好几个需要的,但是手上没有货。 



“你好,你是这儿的学生吧!我找你们赵主任。”一飞正在收讲台上的零散模型,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让他不想搭理。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是来你们学校参观学习的,这个是我的名片。”看到他双手递上还算有礼貌,一飞接过手来,这一看,他心里出现了一个点子。


“你是....重生科技医疗的...总经理?”

“对对!小公司,你听过吗?”

“有些耳闻,你们好像是跟人体移植....

“是的!小伙子看你挺帅的,留个练习方式吧!”

“好的,我顺便带你去找我们主任。”




 这或许就是天赐良机,几次交往过后,他发现这个人心术不正,只要能挣钱,别的什么都不管,慢慢的他开始给这个人透露自己现在的窘境。 


 “兄弟!你说的这些不是骗我的吧!”

 “我也想是,可现在我自身难保,都想自杀了。”

 “别呀!这个人到底是干嘛的,杀人犯吗?”

 “嘘!你小点声,这事我可谁都没敢说,大哥我是真的觉得和你有缘,我觉得你能救我!”

 “我能怎么救你啊!”

 “大哥,你不是却货吗!我告诉你个秘密,人死后只要不超过12个小时,除了一些重大的器官,别的都是可以用的,只要我们可以合作,货给你,人你帮我处理,我一分钱也不要。”

“这个.....怕是不行吧!弄不好我就进去了。”

“好吧!不过我这刚好有一个现成的,能弄下来些东西,你拿走吧!就当是.....咱们俩命中的缘分吧!”

“这......



他这次确实是有个大活,有一家煤老板的女儿急需眼角膜,出20万,于是他小心的试探了一下。



“眼角膜能用吗?”

“当然可以了,时间够的,你赶快拿个药箱在里面装满冰块,跟我过去。”



又回到了那个恐怖的‘家’一飞从柜子里拿出早就放好的工具,开始工作,不一会货就取下来了,他放好后,下楼给了那个人。



“兄弟!这个要是能用,哥帮你解决问题。”

“不必了,你就当没见过我吧!”

“咳~,那我先走了。”



这是第三具尸体了,然而冰柜只能放下两具,现在他可以解脱了,看着地上没有了眼睛的尸体,他面对着下跪,并磕了几个头,然后等待着它被发现,然后一些都结束了。


俩天后还在上课的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不同于他的死气沉沉,那边是狂喜的声音。


“弟弟!啊哟我的好弟弟,你知道你给我拉了多大一个活吗!40万!40万啊!”


仿佛在听噪音一般,他断掉了电话,并且关了机。只不过这并不能结束这个人的狂喜,10分钟后他来了,在自己教室的外面。

“弟弟!我知道你的难处,我这次来就是来救你的。”

“救我?怎么救?”

“那个.....那个人呢?你埋了还是?”

“没有,它还在那儿。”

“啊!万一被发现了可怎么办啊!你这个傻孩子。”

“我不想管了,就这样吧!你也快走吧!”

正当他要站起身离开的时候,这个总经理打通了一个电话。



原来他以前也是做过这样黑心事的,他有一个亲戚在农村有个炼钢场,已经废气了,现在正好可以用。




这天夜里来了一辆殡仪馆的车,他连手都没动,这三具尸体全都解决了,然后就是疯狂....无比绚丽的疯狂。



本市最大的娱乐会所,今天他经历了他人生中最‘淫乱’的一个晚上,他的大哥叫了3个姑娘服侍他,各个美艳,瞬间这犹如万花筒一般的世界出现在他眼前........



“原来有钱是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