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传奇|超级黄金手·第七七六章~第七八0章

广东省珠宝玉石文化创意协会2020-03-05 03:54:00


第七七六章 茶楼拍卖(下)


十万加元。


一件单色釉瓶子,在茶楼里面,有人出到了十万加元,周围很多人都安静了下来。


李灿,柳骏,白铭他们都惊愕的看着李阳,李阳一开始加到两万他们还能理解,那是故意让三井结衣难受,可直接加到了十万,除非这是真正的康乾官窑瓷器,否则弄不好就要赔钱。


“这位小兄弟,您贵姓!”


带着拍卖品出来的那位老人笑呵呵的对李阳问了一句,三井结衣至少自报过身份,李阳他们明显是陌生人,从没有来过,茶楼的人自然要问的更清楚一些。


“老板,这是我的名片,这位先生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做担保!”


李阳还没说话,林伯文先站了起来,并且从身上掏出一张金灿灿的名片交给一旁的伙计,那伙计急忙把名片递给了这位老人。


老人对着名片只看了一眼,脸上的神情猛的一变,看起来是极度的震惊。


老人的表情恢复的很快,马上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林公子,有您担保自然没有问题!”


“没问题就好!”


林伯文自信的笑了笑,在多伦多,乃至整个加拿大,他林家也是金字招牌,林伯文的担保自然不成问题。


老人把名片递给了身后的那年轻人,年轻人快速走了出去,林伯文对此也毫不在意。


年轻人出去无非是要验证一下他的身份是真是假,身为林氏家族的重要成员他自然不怕这点。这只是林伯文一张普通的名片,虽是金色但不是镀金,纯镀金的名片他也有,数量很少,并不对外发放。


李阳看着林伯文,一直都没有说话。


那边的三井结衣眼睛不断的转动着,不时的看看推车上的瓶子,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的变化着。


上官先生此时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一起,也回头看了眼瓶子,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十一万!”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三井结衣才咬着牙报了个新价,三井结衣说出这个价格之后,还不断的看着那个瓶子,眼中还带着一股渴望。


白铭,毛老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没变,但眼中都带着一股笑意。


这个时候他们都明白,李阳是故意和这个三井结衣过不去,对这样的行为他们自然很喜欢,只要不是李阳吃亏最后买下这个罐子,所有的一切他们都是支持的。


三井结衣出过价,眼睛直直的盯着李阳,他也明白,这个时候能和他竞争的也就眼前这个比他还要小的年轻人了。


李阳慢慢的喝了口茶,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四周环视了一圈。


每个桌子上都看了一眼之后,李阳才慢慢的说道:“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的时候,慈禧匆忙逃出北京,八国联军最后攻入了圆明园,但对紫禁城的侵犯并不多,很多没有逃跑的紫禁城的太监宫女,就带着大量的宫廷御器离开了皇宫!”


李阳说到这里,很多人都茫然的看了看,上官先生眼睛猛的一紧,回头看着李阳。


三井结衣的神色没什么变化,但他的眼里隐晦的神色更明显了,很多人也都看着李阳,想听李阳继续说下去。


李阳没让大家失望,又接着说道:“太监宫女外面都有亲戚朋友,他们逃出去后就寄宿在亲戚朋友那里,这些太监宫女在北京的亲戚朋友最多,差不多一大半的人都留在了北京!”


“这位小兄弟,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远处桌子那有个***声问了一句,李阳现在站着,年纪又不大,别人叫他小兄弟也没什么。


李阳笑了笑,继续说道:“意思吗很简单,这些宫女太监们都是带着一堆的东西出来,但回皇宫的时候,全都是两手空空!”


李阳这么一说,很多人都低头在哪沉思着,谁都明白,李阳说的这些肯定和今天的拍卖品有关,不然他不会随便乱说。


“小伙子懂的也不少吗!”上官先生抬头看着李阳,慢慢的说了一句。


周围很多人又都看向了上官先生,他们不认识李阳,加上李阳又年轻,他的话可信度并不是太高。


但上官先生不一样,他是唐人街的老人,在这一块有着很不错的影响力。


“老先生,您过奖了!”


李阳笑了笑,又坐了下来,他说这些,只是为了继续提高这件瓷器的影响力,并且还看了三井结衣一眼,眼中自然也是带着浓厚的挑衅。


“像你这么年轻的人,懂的这么多的可不多,没错,当年宫女太监带出来的东西都没有还回去,慈禧回来之后,下命令拿到这些宝贝的人都要把东西都还回来,很多人不愿意还,也不舍得还,但不敢违抗圣旨,怕被发现就把底款给挖了去,这就是著名的闹官窑事件!”


上官先生又慢慢的说道,他的声音很洪亮,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上官先生旁边的胖男子眼睛又是一亮,回头深深的看了那个蓝色罐子一眼,这件瓷器,给人最大的印象不是他的颜色,而是被抹去的底款。


三井结衣的脸色更阴沉了,他知道闹官窑的事,他也是看这件瓷器很像是闹官窑里面所出来的官窑精品,所以他才敢出那么高的价来收购,可他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人把这件事给完全说了出来。


“原来是闹官窑,这事我听说过,今天才知道是这么回事!”


“我说怎么没底款,是这么回事,那这件宝贝肯定是真的了!”


“上官先生怎么把这都说出来了,下面的竞争岂不是更加的激烈?”


周围茶桌上的人都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小声的交流着,还有不少的人羡慕的看着这个小罐子,很多人的眼里,这个小罐子已经成了宝贝。


“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件闹官窑的精品瓷器,不过到底能值多少钱没人知道,我现在出十五万!”


三井结衣大声的叫道,他也是这么看的,这个时候他索性跟着承认了下来,下面这件瓷器等于变成了名器,谁能争到手,就看资本了。


李灿紧紧的皱着眉头,其实李灿一开始也把这件瓷器当成了闹官窑出来的瓷器,后来李阳对他摇头,又有柳骏的话他才改变意见,这会又变成了这种状况,让他也有些迷糊。


李阳对他轻轻摇了下头,又抬起头,大声的说道:“闹官窑出来的都是康乾盛世的精品,区区十五万肯定不够,我出二十万!”


李阳的话又引起了一阵哗然,不过他这话等于直接说明,他也是看好这件瓷器,认为这件瓷器就是从宫廷出来的精品。


二十万加元,那可是差不多一百三十万人民币了,普通的瓷器根本达不到这个价格。


推车前的老人脸上有些发愣,也有些激动,他就是这间茶楼的老板,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的拍卖会拍出这么高的一个价格来,二十万加元,比得上之前所有拍卖品价格的总和了。


二十万加元,慈善组织那边的人会更加的满意,以后和他的合作也会更加的紧密,有了这次的影响,他的生意更会越来越好。


李阳出到了二十万,三井结衣的脸色变的更难看。


上官先生的脸色也不好看,他一开始同样看好这件瓷器,蓝釉瓷器不多,这种孔雀蓝更少,这样的瓷器在宫廷也是精品,可他财力有限,即使认定这是官窑瓷器,想拿下来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康乾盛世的官窑十五万确实不够,二十万恐怕也不够,我出三十万!”


三井结衣又大叫了一声,他旁边的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眉头紧紧的皱起,三十万加元和三十万美金差不多,在一个茶楼里面去买件看不透的瓷器,总感觉有些没把握。


“四十万!”


李阳头都没抬,坐下来后轻轻抿了口茶,马上又叫道,从五百,到四十万,周围的那些茶友都不说话了,至少他们今天也见到了一次真正的疯狂。


白铭,毛老互相看了看,脸上都带着笑容,眼睛却流露出一股无奈。


此时他们也不敢表露出太多的负面情感,李阳明显是在激怒三井结衣,可这种事弄不好就伤到自己,四十万加元,两百多万人民币,李阳是有这个钱,但他们却不敢多说话了。


“五十万!”


三井结衣面色通红,大声的叫道,周围人的议论声变的更大了,五十万了,从一开始的五百到五十万,现在已经涨了一千倍。


一千倍的增幅,哪怕是大型拍卖会上都不容易见到。


“八十万!”


李阳回头看了三井结衣一眼,又接着说道:“中华瓷器博大精深,康乾盛世更为出名,蓝釉瓷器尤为少见,06年苏富比香港秋拍,比这还小的康熙孔雀绿纯蓝釉瓶成交价是1200万港币,这件瓶子,我相信更好!”


周围的人突的一愣,随后议论声更响亮了,谁也没想到,小茶楼里面也会出现真正的官窑精品瓷器,还是价值连城的瓷器。


八十万加元,都快要赶上最初在这茶楼捡漏的那件瓷器价值了。


“一百万,一百万,我出一百万!”


三井结衣突然疯狂的大叫道,他的眼睛都变的通红,康乾盛世的瓷器价格确实值这个价,李阳所说的那次苏富比秋拍他也知道,正因为如此,才敢一直跟这么高价。


…………


第七七七章 太伟大了


一百万。


三井结衣的话让整个茶楼都处于了一片绝对的寂静之中。


这是茶楼,不是拍卖公司,即使在拍卖公司,拍出一百万加元也不是常见的事情,需要大型的拍卖公司,拍出重器的时候才有可能出现这样的价格。


“三井先生,一百万加元,您确定吗?”


站在推车前的那位老人深深吸了口气,最后慢慢的问了一句。


一百万,都比得上他这个茶楼的价值了,这位老板的心里,此时也是非常的吃惊和震撼。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一百万即使拍下来他们茶楼也得不到一分钱,茶楼只是提供场地,所有拍卖的收入都是慈善机构的善款。


“少爷!”


三井结衣刚想说话,他旁边的一个四十来岁的穿着黑西装的男子就急忙叫了他一声。


一百万加元,和一百万美元差不多,这个数字基本上到了他所能掌控的极限,一旦出现了问题,到时候不仅三井结衣会有麻烦,这些跟着的人也会倒霉。


“我有把握!”


三井结衣红着眼睛,狠狠的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又回过头来,对着那老板:“我可以确定!”


茶楼老板轻点下头,又回头看了看李阳。


此时谁都明白,竞价的人也只有他们两个了,这两个人都是疯子,在茶楼对一件慈善拍卖的瓷器加价到一百万加元,这可相当于六百多万人民币,不是真正的康乾重器,这个价格肯定是要吃亏,还是吃大亏。


茶楼老板在看李阳,林伯文,白铭和李灿他们也都在看着李阳。


“既然他这么有爱心,让给他好了!”


李阳抿嘴笑了笑,周围的人全都愣了下,脸上也都露出了笑意,这股笑意还都是憋在那里。


“诸位,今天拍卖的瓷器现在的竞拍价是一百万加元,还有没有人继续加价?”


茶楼老板看了看四周,轻声问了一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默的摇着头。


他们即使想加价也没那个财力,就是上官先生现在也买不起了,他遗憾的看了眼推车上的瓷器,最后又重重的摇了下头。


“一百万一次!”


茶楼老板开始最后的喊价,这不是正规的拍卖,但必要的过程还是要有的。


“一百万两次!”


“一百万三次,我宣布,今天所竞拍的这件瓷器,为三井先生所有!”茶楼老板大叫了一声,脸上还有些兴奋。


一百万加元,即使他拿不到一分钱,这次的事情传出去后所造成的广告效应也足够他受益的了,更何况他帮慈善机构筹得这笔善款,也会极大的提高他在慈善事业里的名声。


国外和国内不同,大慈善家很受人尊敬。


三井结衣长长的舒了口气,又像胜利者一样使劲的瞪了瞪李阳,李阳看了他一眼,眼中还带着一股揶揄。


李阳的这个眼神让三井结衣很不舒服,三井结衣突然发现,他此时的心里并没有多少胜利者的感觉,这让他对李阳变的更为讨厌,恶狠狠的看着李阳。


茶楼老板带着推车走到了三井结衣的茶桌前,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小声的说道:“三井先生,我们这的拍卖一般都是现场结款,您看?”


“现在就结?”


三井结衣脸色微微一变,一百万的支票他现在就能开,但要动用的是公司大账户,也是他的权利之内的极限了,这笔钱一动,他的老爹三井康肯定会知道。


茶楼老板点了点头,道:“是,这笔钱要及时的上交,还要和捐赠者进行说明!”


这个情况茶楼老板倒没说谎,以往现场拍下的东西,都是很快就结清款项。不过以往大都是数百,或者数千加元的拍卖,上万的都极少出现,超过十万的是一次没有,至于这百万的,更是破天荒的一次。


“没钱,就别逞英雄!”


李阳刚喝了一口茶,听到茶楼老板那边的对话,微笑回过来头,大声的说了一句,三井结衣的脸色瞬间又变的极为通红,不过脸上却露着犹豫。


三井结衣是有些冲动,但人并不傻,他原来是打算拍下后,让父亲帮忙看看,这到底是不是件中国真正的康乾盛世的精品瓷器,若是的话,到时候再付款也不迟。


“高老板,一百万加元的诚信问题,若是违背的话,足够驱逐出境了吧?”


上官先生突然叫了一声,周围的人都笑了笑,此时他们也都看出来了,无论是李阳还是上官先生都是在给这个日本人施压。


“上官先生,您说的没错,这是善款,又是一百万加元的巨款,若是违背了信誉,肯定会驱逐出境,日后也不允许再来到这里了!”茶楼老板会意的笑了笑,跟着说道。


茶楼老板可是很聪明的人,不然也不会想出这个主意来做生意,这笔钱早点到手,他的心也就越安稳,真被人拍下不付款的话,对他也会有一定的影响。


在这里,茶楼老板就取了个巧,这场拍卖本来就不是正规拍卖,晚上几天付款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只要付款就行,他故意这么说,也是想让三井结衣早点把这笔钱掏出来。


几个人的话,让三井结衣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来加拿大一个月了,对这里的信用管理非常清楚,这几个人说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对慈善违背了信誉,那后果更严重,对这样的人,我们林氏家族肯定不会再和他有任何的瓜葛!”


林伯文终于转过了头,微笑着说了一句,三井结衣见到林伯文微微一愣,又突然的站了起来,脸上还带着股惊喜,大声叫道:“伯文大哥,您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和小弟打个招呼!”


三井结衣对林伯文非常的热情,林伯文却皱了下眉头,嘴里淡淡的说道:“我是陪着李先生来的,现在陪同李先生就是我的工作,工作之中我是无法分身,还请见谅!”


“是,是,我明白了,这件宝贝既然我拍了下来,那就肯定会买!”


见到林伯文,三井结衣的心里也有着浓浓的惊讶,不过脸上的笑容却一直都没有消失,说话的时候,直接掏出了支票本。


一百万加元,换算成美金之后三井结衣直接开出了美金的现金支票,他的加元账户内没有这么多的钱,只能以美元付款。


美元,加元对茶楼老板来说都无所谓,收到支票,茶楼老板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他把支票交给推车的那年轻人,那年轻人急忙拿着支票出去了,谁都明白他这是去验证支票的真伪,顺便把钱转出来。


把钱转入了慈善机构的账户内,这笔拍卖到时候三井结衣就算是想反悔,也没机会了。


“三井先生,这件宝贝现在是您的了,您收好!”


几分钟后,茶楼老板就接了个电话,接过电话之后茶楼老板所有的担忧也全部消失了,笑呵呵的抱着罐子送到了三井结衣的桌子上。


对他来说,今天的拍卖圆满结束。


“好,好东西,好宝贝啊!”


三井结衣接过罐子,又仔细的看了几眼,随后哈哈笑了几声,这个罐子他越看越精美,特别是那通体的蓝釉,绝对不是一般的窑口能烧出来的,尽管没有了底款,可这釉色,这胎质都说明这是件精品中的精品。


白铭嘿嘿笑了一声,突然叫道:“日本人确实伟大,送别人六百多万做慈善,太伟大了!”


白铭这里所说的自然是人民币,坐在茶楼里的有一半多都是华人,白铭这么一说他们也都明白了什么意思。


很多人跟着笑了起来,那三井结衣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色。


不过一看到林伯文,他又有些犹豫,林伯文是林家的重要成员,不是他能得罪起的人。三井家族是比林家更为庞大,可惜他只是分支弟子,远远比不上林伯文这样的直系子弟。


在三井家族中,他这样的分支不知道有多少个呢,家族的重要成员绝对不会因为他去得罪林氏财团。


“你懂什么,这是八国联军攻进北京的时候,被你们人自己带出来的瓷器,这叫闹官窑,这不是康熙,就是乾隆时期的官窑精品。就算底款没了,在真正的拍卖公司最少也能拍出两百万加元,你们没钱拍下来,就不要嫉妒!”


三井结衣大声叫了一句,白铭的脸色顿时变的很古怪,毛老,李灿和柳骏他们也都回过了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那三井结衣。


李阳也转过身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这个三井结衣懂的还挺多,可惜都是一知半懂。


正因为闹官窑的事情很出名,民国的时候出现了一大批挖去底款的闹官窑瓷器,全都是仿制品,就是用来糊弄这些老外的。


当时很多老外都上当受骗,时至今日,老祖宗的东西还一样起着作用,三井结衣这次就被糊弄了。


茶楼老板的脸上也带着很浓的笑容,他看三井结衣的时候,眼中也带着一股鄙视。


这件瓷器募捐来的时候,原主人就告诉过他这是件民国时期的仿制品,价值不高,拿去拍卖然后捐助慈善也是一种心意,只是谁也没想到,会遇到一个傻子,给了一百万加元的天价。


………………



第七七八章 你到底是谁?


“我是什么都不懂,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闹官窑的瓷器,那我家里还有俩个呢,丝毫不比这个差,我不要一百万,十万我就打包全卖给你,怎么样?”


白铭嘿嘿笑了一声,还直直的看着三井结衣。


白铭这次可没说大话,民国仿被挖去底款的瓷器他真的有两件,一件葫芦瓶一件梅瓶,两件还都是上好的青花瓷,看起来也是极其的漂亮。


这两件瓷器,加在一起大概能值五万块人民币,十万加元的话,白铭铁定会卖。


“哈哈!”


白铭的话让李灿和柳骏都大笑了起来,李阳也不禁莞尔,这会人家完成交易了,白铭马上跳出来打击人家,真够坏的。


周围喝茶的很多人也都笑了起来,他们对三井结衣的印象也不太好,先不说仇富心理,就三井结衣这日本人的身份,就至少让一半的华人不感冒。


“无聊至及!”


三井结衣冷哼了一声,对白铭的话自然没有怎么在意,又回过头来仔细的欣赏着面前那件民国仿瓷器,此时在他的眼里这件瓷器就是件宝贝。


“这位先生,我看这也像是闹官窑的瓷器,真是的精品的话,一百万肯定值得!”


上官先生回过头来,微笑看着白铭,他说话的时候还看了眼林伯文。


多伦多最出名的林家就是林氏集团,林伯文没怎么在媒体上露过面,但林郎却是经常上电视的人物,林郎的身上可挂着一堆的头衔呢。


林伯文和林郎长的三分相似,在他的身上隐隐还有着一股贵气,加上他刚才所说的话以及上官结衣的态度,上官先生已经猜测到林伯文的身份。


在多伦多,林家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柳骏先看了眼李阳,又看了看上官先生,这才轻声道:“这位老先生,闹官窑的瓷器是流传出来过不少,别的有可能是,但这件绝对不是!”


“小伙子,此话怎么讲?”


柳骏嘿然一笑,道:“很简单,这件瓷器的蓝釉虽然烧的好,但亮而不实,只有华气没有贵气,形像神不像,不可能是康乾时期的官窑精品!”


上官先生急忙回头看了眼三井结衣面前的瓷器,眉头慢慢的凝结在了一起。


仔细看过之后,这件瓷器的蓝釉还真和刚才那年轻人说的一样,有华气,但没有贵气,不像真正的官窑瓷器,那种瓷器都是贵气逼人。


“小小年纪,在这胡说什么,你懂什么是贵气和华气?”


柳骏的话更让三井结衣生气,要不是林伯文此时和这些人在一起,他恐怕都要挥舞着拳头跑过去了。


柳骏脸色一紧,还没说完,林伯文又转过来身,冷冷的对三井结衣说道:“三井先生这次你可错了,柳先生虽然年轻,但却是中国境内一家大型拍卖公司的瓷器部主管。他们的拍卖公司前不久在缅甸做过专场拍卖,拍出过上亿欧元的翡翠明料,柳先生做为公司的高层,我相信他的实力!”


林伯文这么说,等于是表明他支持柳骏的,也就是说林伯文也不看好这件瓷器。


三井结衣的脸色变的更为难看,他敢去质疑柳骏,但却不敢直接顶撞林伯文,此时三井结衣坐在那里,低着头,眼中不时的闪烁着隐晦。


周围喝茶的人全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拍卖公司也要分大小,一次拍卖能有上亿欧元的规模,那绝对是大型拍卖公司才能做出来的了,在大型拍卖公司能做到主管的人,水平也肯定差不了。


这会大家都有些相信柳骏的话了。


其实这里面也有一些仇富的心理作祟,三井结衣今天的表现很嚣张,很多人潜意识里也希望他打眼。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特别是建立不喜欢人的痛苦之上,也算是很多人的一种共同点吧。


上官先生还皱着眉头,走到三井结衣的茶桌前,仔细看了看那蓝釉罐子之后,再次摇了下头。


“小,柳先生,你刚才所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仅凭这一点,还不能断定这就不是好东西吧?哪怕不是康乾时期的官窑瓷器,是后面的官窑,那也不算差啊!”


上官先生的话让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很多人都不懂古玩,但都明白,清后期和康乾时期的官窑瓷器价值相差有多大。


真是清后期的,哪怕是官窑也值不了一百万加元这个价了,这毕竟只是个单色釉瓷器,又不是器型特别的大,或者有着显著的特征。


李阳微笑看了柳骏一眼,得到了李阳鼓励的柳骏,信心变的更足了。


柳骏站了起来,笑道:“仅凭这点是无法断定,不过这件瓷器的底胎上却有个更大的证据,这证据表明,这非但不是官窑,还是民国仿的民窑瓷器!”


寂静,茶楼里面瞬间变的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柳骏的身上,柳骏这次说的非常有把握,不仅说出这不是官窑,是民窑瓷器,更说出了这是件民国时期仿制的瓷器。


最重要的一点,柳骏说他有证据。


李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世家出身就是好,柳骏这些时间也在不断的进步着,这之中肯定有着柳老的功劳。


“柳先生,你所说的证据在哪?可否给我们指出来?”


上官先生也站了起来,慢慢的说了一句,柳骏看了李阳一眼后,脸上变的更为自信了。


“证据很简单,在这罐子的底部露胎处,有一点米质胎,虽被遮掩了下,但遮掩的并不成功,还是露了出来!”


“米质胎?”


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三井结衣的脸色却是猛的一变,急忙端起蓝釉罐子,仔细的看着罐底。


上古先生就在三井结衣的旁边,也跟着看了过去,看了一会,上官先生的脸上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色,而三井结衣,整个脸上都变的无比灰白。


三井结衣实力不怎么样,但懂的并不少,米质胎是民国时期民窑瓷器的一个非典型特征,一般的专家都看不出来,至少他和上官先生一开始就没发现。


不过有人提醒就不一样了,在柳骏的点名下,三井结衣和上官先生都发现了那不起眼的米质胎。


三井结衣不知道此时他是什么心情,那细小的,如同米粒一般零散分裂的胎纹,此时就像一个个张大的大口,无情的在讽刺着他,让他的心不断的有种被压迫的感觉,身上快速向外流着汗水。


上官先生的脸上则有着庆幸,他的年纪是不小,但眼力却一般,也就和李灿差不多。


眼力不好不代表懂的少,上官先生也看过很多的书,知道米质胎是民国瓷器的特点,明清瓷器都不具备米质胎。


这个证据,就像柳骏所说的一样,已经可以断定这是件民国仿的瓷器了。


“柳先生,佩服!”


上官先生回过头,对着柳骏抱了抱拳,他这次说话的时候态度可是真诚的。


没有三井结衣,没有李阳他们这些人,今天这件瓷器说不定他就高价拿下来了,见到这件瓷器的时候,他可是给订下了十万加元的底价。


上官先生并不富裕,十万加元基本上是他大部分的积蓄了,若是打眼赔了,那对他的打击可不小。


上官先生的动作,也让周围的人都明白了怎么回事,议论声变的更大了。很多人都好奇的看着李阳那一桌,没想到这个日本年轻人高价拍下来的还真是一件赝品。


就算再不懂的人,也明白民国瓷器和康乾瓷器之间巨大的差别。


柳骏大笑了一声,也抱了抱拳,道:“上官先生您客气了,我老大比我更厉害,我这一切可都是跟着他学的!”


“老大!”上官先生微微一愣,周围的人也都好奇的看着柳骏。


“这就是我老大!”


柳骏指了指李阳,李阳此时倒有些苦笑不得了,能看出这件瓷器是民国仿制,那都是柳骏自己平时努力的结果,和他真的没什么关系。


“长江后浪推前浪,今天长见识了!”


上官先生重重叹口气,慢慢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此时周围人的议论声变的更大了,很多人还都幸灾乐祸的看着三井结衣。


“你,你是故意的!”三井结衣突然站了起来,红着脸,愤怒的看着李阳。


他这会总算反应了过来,刚才李阳就是故意和他抬价,而李阳早已看出了这件瓷器的问题。


李阳微笑转过身,慢慢的站了起来:“我确实是故意的,回去告诉你父亲,就你们这水平还是在家里多学点再出来吧,省的丢人现眼!”


李阳的话让白铭,毛老还有林伯文他们都愣了一下,不过他们马上又都露出了更灿烂的笑容。


三井结衣满脸憋的通红,李阳这句话很毒,不仅骂了他,还把他的父亲一起骂了进来。


这会三井结衣真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揍李阳一顿,来发泄心中的怒火。


可惜他也只是想想罢了,李阳和林伯文在一起,再借给他三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对林伯文的朋友下手,那到时候挨揍的可能就是他了。


李阳说完这些,又对身边的人小声说了几句,几个人都站了起来,他们是来茶楼休息,顺便感受下这古朴茶楼的风格,这会休息够了,自然也该离开了。


等李阳他们都走到了门口,三井结衣猛咬着咯蹦的牙,大声的叫道:“你,你到底是谁?”


李阳身子停了下来,回头淡淡一笑,轻声道:“古艺术品交流会,中国代表李阳!”


三井结衣再次抬头后,李阳和他身边那些人,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第七七九章 意外的惊喜


李阳离开了,茶楼又变的无比安静。


上官先生满脸惊愕,过了好长时间,才使劲的甩了甩了头,重重的叹道:“原来是参加鉴宝大会的专家,难怪这么厉害,不过这么年轻的专家可不多见啊!”


上官先生的话引来了周围所有人的共鸣。


最近的多伦多,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这次的国际古艺术品交流大会,也就是俗称的国际鉴宝大会。


全世界各地的收藏家,鉴定家齐聚一堂,带来了很多珍贵的宝贝,这些宝贝到时候可以让多伦多的本地***开一次眼界。


鉴宝活动是公开举办的,活动地饭在多伦多国际会议中心,据说电视台已经获得了允许,能够直播这次鉴宝大会的全部过程。


短暂的安静之后,所有的人再次议论了起来,此时他们议论的最多的就是李阳。


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一国代表,还是古文化气氛最强大的中国代表,众人的心里无不有着羡慕。


茶楼里还有少数几个没有办移民手续,只是居住在这里的中国人,他们的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笑容,中国代表李阳,听起来多么响亮的名号啊。


特别是李阳今天又给那个小日本一个狠狠的教训,这会他们都为自己国家有李阳这样的人才而自豪。


“这么厉害的年轻高手,错过了可是损失啊!”上官先生嘴里呢喃着说了一句,他说的话连周围的人都听不到。


说完,上官先生就站了起来,匆匆向外走去,他是这里的老顾客,尽管没结账也不会有人追着他要钱。


上官先生离开之后,茶楼的议论声变的更大了,三井结衣看着眼前的蓝釉罐子,心里却在滴血。


一百万加元,差不多是一百万美金,就这样打了水漂。看透了底足的米质胎之后,三井结衣也不在对这个罐子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这么多钱,就是他父亲损失了也会心疼很久,要是让父亲知道自己打眼把这些钱给丢了,想到三井康平时的性格,三井结衣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退货,我要退货,这东西我不要了,把支票还给我,快还给我!”


慌乱的三井结衣大声的叫着,哪怕被驱逐出境,哪怕再也不来加拿大,他也不愿意面对父亲的怒火,而他身边的那几个人,此刻的脸色比他还要白……


****


酒楼外面,白铭笑呵呵的说道:“李阳,这可不像你平时的表现啊?”


毛老,李灿他们也都看向李阳,今天李阳出乎意料的故意抬价,让那三井结衣吃大亏,之后更是说出了极其挑衅的话来,的确和李阳以往的表现有些不符。


李阳晒然一笑,道:“那要看对谁了,这对父子,值得教训!”


白铭稍愣了下,也跟着大笑:“没错,这对父子确实值得教训,痛快,今天给他的这个教训真是痛快啊!”


白铭大笑着,柳骏和李灿互相看了一眼,柳骏还掏出手机,用手机上网,在微博上快速把三井结衣打眼丢人的事写了过去,并且特意的强调了三井结衣的身份。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柳骏的这篇微博就得到了上万人的转载,连一些网站也都搬到了首页的新闻上来了。


这一切和李阳暂时没有关系,茶楼休息这么会,又给了三井康儿子一个教训后,就是李阳也是心情极为爽快。


至于三井结衣或者三井康会不会在这里对他进行报复,李阳则压根没去想,有林伯文跟着,他在加拿大要有任何的闪失,林郎这个林氏家族的掌舵人干脆让贤得了。


“李先生,文化街的深处是条古玩街,我想茶楼那边的的古玩风气那么盛行,和这也有一定的关系!”


林伯文笑着指了指前面,他这一说,白铭,柳骏他们都起了兴趣,就是毛老也眨着眼睛,眯着他的小眼睛往里面看着。


“古玩街,去看看!”


李阳也露出了有兴趣的样子,异国他乡的古玩街,恐怕他们任何一个人此时都有着好奇心。


往前没走多远,就到了林伯文所说的古玩街,这里没有统一的名称,不过路两旁全都是古玩店。


这里的古玩店大都是以中国古董为主,也有一些里面带有本地和欧洲一些古董,本地的很少。


加拿大的历史毕竟很短,很早以前是印第安人的天下,这里没有什么真正有意义和价值的古代艺术品。


“漱芳斋!”


走了没几步,白铭突然抬起头,惊愕的站在了那里。


王佳佳也跟着抬起了头,看到店铺上面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她也愣了一下,随即捂着嘴憋着笑意。


白铭大笑着,又指着这家店叫道:“这又不是还珠格格,连漱芳斋都弄出来了,真逗,走,我们进去看看!”


李阳他们都点了下头。


对这家起了清宫殿名的古玩店,李阳他们还真的都有了很大的兴趣,别的不说,只这一点人家店老板就算是个聪明人了,能把顾客引进来就好,再好的店名,顾客不进来也是白搭。


李阳他们刚一进去,里面就有个四五十岁的男子笑呵呵的迎了过来:“几位老板,想看点什么样的物件?”


这人也是华人,说的是汉语,他很会说话,没问大家想买什么,只问大家想看什么,很多人下意识的就会说出自己喜欢的东西来,这样店家就知道顾客想要什么了。


看了之后,喜欢的话,成交的可能性自然大的多。


“随便看看,我们随便看看!”


白铭摆了摆手,他可是逛古玩店的***湖了,这会可不会随便泄底,不然真相中了什么好宝贝,被宰的可能性就高出很多了。


这家古玩店不小,比琉璃厂一般的店要大一些,几乎快比得上李阳在潘家园的那家店了。


店里除了这个迎过来的这个男子外,还有五个工作人员,除此外还有两名顾客,他们对李阳这些人都只是看了一眼,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这家店所卖的东西也很广,除了中国古玩之外,还有很多的西洋字画以及很多的西洋钟表。


欧洲的老式钟表,可是收藏的一大类,加拿大这边有很多的欧洲后裔,很多人也都喜欢买这些东西。


店里那男子笑眯眯的跟着白铭,让白铭很是郁闷,感情人家把他当成这个队伍的领头人了。


想想也是,其他人不是太年轻就是太老,四十多岁的白铭正显壮年,人家把他们当成一家来旅游的人,并且把白铭当成家长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分开来看吧!”


毛老轻声说了一句,这店里的东西还是很不错的,也有一些赝品,但相应的真品数量更多,说不定能淘到几件满意的宝贝呢。


至于捡漏,毛老则没怎么想,进古玩店就想着捡漏本身就不是个健康的想法。


“好!”


李阳第一个点头赞同,中国在国外流传的宝贝可不少,看看国外的古玩市场,也能推断出一些重要的信息来。


分开之后,毛老和白铭直奔瓷器的销售区而去,李灿和柳骏犹豫了一下,一起去了书画区,书画也是两人的弱项,他们是抱着学习的心去看的。


李阳拉着王佳佳的手,身后跟着刘刚和林伯文,走到了最近的杂项区。


对李阳来说在这里看什么东西都是一样,就从最近的地方开始看起。


杂项区里面有些中国古典家具,摆放的很整齐,很多家具都有些年头,像那两张太师椅就是典型的明朝作品。尽管木质一般,品相也不是太好,但在国外古玩店能见到这样的中国古典家具已经很不容易了。


家具的收藏,在国内也是最近几十年才兴起来的,老一辈的人根本没人收藏这些东西。


家具不多,在家具的旁边则是文房四宝,有几方很不错的清代端砚,李阳看了下价格,又轻轻摇了下头,这些砚台的价格比国内还要高,几乎比得上荣宝斋的价位了。


东西太贵,也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宝贝,自然不会引起李阳的注意,这样的端砚他自己的古玩店就有,没必要在这浪费这个钱。


除了端砚之外,还有几块书镇也不错,另外几只古代的毛笔保存也很完好,这些东西差不多七八成都是真的,这个比例对古玩店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看完整个杂项的销售区,李阳再次摇了下头,东西是不少,但却都很普通,这么大规模的古玩店只有这些货色似乎说不过去。


至少眼前这家,和李阳潘家园的那家店相比就差了很远。


李阳索性把特殊能力打开,整片杂项区就展现在了立体画面之下,杂项区的东西很普通,李阳干脆直接用特殊能力在做一次总结,看看到底有没有真正能入眼的东西。


用特殊能力来观察,那可比肉眼去看快的多,也直观的多。


立体画面之下,很多东西都带着多层的淡黄色光圈,李阳扫了一圈,在见到其中一件东西之后身子微微一震,眼睛也慢慢变的越来越大。


在李阳的眼中,还有着一股浓厚的惊喜,以及那种意想不到的神色。


…………



第七八零章 有大收获


李阳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整个人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在李阳的嘴角,慢慢的扬起一丝愉快的笑容,在这能遇到这件宝贝确实是意外之喜,至少这趟加拿大没有白来。


刚才又进来了两个客人,让店里的人气显得热闹了许多,十多个客人和单单的两三个客人感觉完全不一样。


李阳回头看了看,在他们前面的不远处正站着一个服务人员,这名服务人员正在向新顾客介绍,时不时的还向李阳他们这边看上一眼。


林伯文走到前面来,站在李阳的另一旁,微笑问道:“李先生,有没有什么看中的宝贝?”


李阳回过头,嘴角扬的更高了,道:“还行吧,应该会有收获!”


说话的时候,李阳又看了看面前柜台的左下角,那里有一堆砚台,都堆积在了一起,在角落里也不怎么显眼。


这堆砚台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现代仿制品,也有少量真正的明清古砚。


这些砚台,无论是现代砚还是古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每个砚台都不完整,不是残缺就是有破损,古砚讲究的是完整,不完整的古砚价值自然不会太高。


“李哥,天阴了!”


刘刚突然走过来小声的说了一句,李阳,王佳佳还有林伯文都往店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果然暗下来不少。


看这阴暗的天气就知道,今天很有可能会下雨。


好在现在不是夏季,雨不会说下就下,估计还要等一会才会落下来,李阳看到外面的天色后,不在迟疑,马上招手把那服务员叫了过来。


“先生,需要点什么!”


这名服务人员有三十岁左右,看起来还算年轻,不过比起李阳他们来说又显得大了一些。


李阳指了指角落里的那些东西,道:“你们这些砚台,能拿出来让我看下吗?”这些砚台位置很不显眼,那服务人员见到李阳所指的东西,脸上微微有些失望。


李阳他们几个虽年轻,但气度不凡,穿着也不差,看起来很像是有钱的重点客户,只是没想到他们会看中这些残次品。


服务人员兴致不高,但还是把东西都拿了出来,从他没有掩饰住的表情就能看出,他在服务上完全比不过刚才进店时候那位年纪大点的人。


砚台都摆了出来,李阳的眼中又闪过道精光,不在去想这服务员的事,马上在里面翻弄了起来。


没一会,底部一块很不起眼,还残缺了两块的古砚被李阳翻了出来,古砚的身上全是灰尘,不知道在这放了多久。


看着这方古砚,李阳的脸上又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另外还有着一种深深的痛惜感,很矛盾的一种神色。


“这方砚,多少钱?”李阳举着手上的古砚,轻声的问道。


这方古砚不仅破损,还有着残缺,尽管有一定的年头,可惜破损的太严重,价值也就不高了,国外的收藏家,对物品的完美性追求比国内还要严重。


“三百!”服务员轻声说了一句,说完又补充道:“这方是古砚,还是明代的,所以虽然破损的严重,也有一定的价值,几位若是来旅游的,这方古砚买回去绝对不会吃亏!”


三百加元,不到两千人民币,这个价格确实不算高,在国内这样的砚台也要这个价了,这毕竟是方真正的明代的古砚,做工还是很精良的。


“好,我要了!”


李阳从身上掏出钱包,在钱包里有少数之前就兑换好的加元,就是用做零花的。


李阳还没拿出之前兑换好的加元,一旁的林伯文就已经抢先掏出了钞票。


“李先生,这点小东西,让我来就好了!”


林伯文直接递过去钱,又对李阳咧嘴笑了笑,这件东西的价值实在不高,这点小钱在他看来根本不应该让李阳来支付。


不过话又说回来,别说三百,就是三万加元的东西,林伯文也会抢着付款,交好李阳可是他的重点工作。


“林公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钱还是我自己来好了!”


李阳微笑着,把林伯文丢的手拉了回来,又从钱包里拿出三百块钱来递过去,那服务人员好奇的看了他们几眼,这才接过李阳的钱开票去了。


“那好吧!”


林伯文轻轻愣了下,随即把几张钞票收了起来,他不了解李阳的性格,这又是三百加元的便宜东西,也就不在抢着付账了。


开票进行的很快,没一会那服务人员就带着一张电脑打出来的发票和精致的盒子走了过来,古砚是很破旧,但他依然小心的包装好放进盒子里,这种态度还是值得赞扬的。


“老大,你刚买了什么?”


李阳刚收起盒子,李灿和柳骏就走了回来,在柳骏的手上还拿着一个长方形盒子,一看就知道是装画的,这会柳骏也买了东西。


“没什么,一方不起眼的古砚!”


李阳嘿嘿笑了一声,这方古砚到手,让他的心情也变的极度愉快,李阳若没看错的话,这方古砚可是大有来头,价值不菲,这次又捡大漏了。


“小俊买了古画,你买了古砚,就我什么都没有!”李灿摊了摊手,满是抱怨的说了一句。


柳骏马上敲了下李灿的脑袋,大声道:“刚才有刘度的画你不买,你嫌贵,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在这抱怨?”


“他们的价要的太高了,我带回去还要交税,想要这样的画不如在咱们那买了,郑州古玩城说不定就能买到,价钱还要便宜的多!”


李灿嘿嘿笑了一声,李灿在古玩鉴定上也有不错的天赋,不然他的叔叔也不会放心把一个古玩店交给他,可惜李灿懂的多,自己并不是多么的喜欢收藏,很多东西他只看其中的经济价值。


就像这里的东西,只是为了收藏他绝对不会买,能赚钱的东西他才会带回去。


李阳也轻笑摇了摇头,另一边,毛老和白铭也朝这边走了过来。


两人的手上都拿着东西,白铭拿的是一个蛋糕般大的盒子,脸上还带着满意的笑容,看来他的收获很不错。


毛老的盒子小一些,一只手就能拿住,看起来更像是个精品盒。


“李老弟,收获如何?”


还没走近,白铭就扯着大嗓门叫了起来,那个最开始带着他们的四五十岁的工作人员也跟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不错,大收获!”


李阳举了举盒子,大笑着说道,这次对李阳来说,的确是个大收获,这会他高兴的心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掩饰。


“真有大收获?”


白铭微微一愣,眼睛却亮了一下,快步走到李阳的身边,就想从李阳手里把盒子拿过去。


李阳猛然把盒子拿到一边,顺手交给了刘刚,嘿嘿笑着,道:“别急,你们都买的什么?”


白铭手上还拿着个大盒子,愣愣的看着李阳,又看了看刘刚手里的盒子,他可是个急性子,李阳越不让他看,他的心里就越着急。


“李老弟,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卖关子了,你别看我买的东西多,都是不值钱的物件,毛老那一小件就比我这些贵多了,你快说说,你这盒子里到底是什么?”


白铭大叫着,但没去刘刚的手上抢东西,他认识李阳的时间也不短了,知道刘刚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一个人,却有着不凡的身手。


而且对刘刚的身份,白铭也隐隐知道了一些。


毛老听到白铭说起自己,苦笑摇摇头,轻声道:“你买的都是瓷片,我这可是真正弘治时期的民窑瓷器,是件整器,这能比吗?”


李阳看着白铭,脸上马上露出恍然的神色。


白铭开的博物馆就是瓷片博物馆,展览的都是各个时期的瓷器瓷片,所以白铭只要出差,到哪地方都会收集这些东西。


瓷片便宜,但也架不住多啊,这些年白铭为了收集这些瓷片可是花了不少的钱,从全国来说,也没哪个人比白铭的瓷片更多了。


至于毛老,那是真正的喜爱瓷器,对瓷片的兴趣并不大,弘治本朝的瓷器价值都不低,哪怕是民窑,只要是整器也有一定的价值,自然不是瓷片所能比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毛老的瓷器花了两万加元,人民币也要十几万了,白铭那些瓷片加在一起还不到两千加元,两者之间差了可有十几倍。


“嘿嘿,你们也知道,我就好这口,李老弟,我们都说了,你也该让我们知道你的大收获是什么了吧?”


白铭大叫着,脸上还显得很是着急,让李阳和毛老又笑了起来。


白铭这急性子,估计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我这次的大收获是方古砚,这方古砚很不错,等回去我在让你们看!”


李阳指了指刘刚手上的盒子,说的时候脸上又有些骄傲。


回想起立体画面之中,这方古砚灰尘下所出现的那不屈的麒麟雕纹,以及那耀眼的金星纹饰,李阳嘴角的笑意就变的越来越浓。


听到李阳的话,白铭眼睛猛的一亮,急急的叫道:“古砚,到底是什么古砚,能不能让我们先看看!”


李阳微笑着摆摆手,又指了指门外,此时外面的天色是越来越暗,估计用不了多久,这雨就会落下来了。


李阳的手刚指着外面,白铭和毛老他们也都顺着李阳的手向外看,他们马上都愣了一下。


门外匆匆走来了个人,见到他们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喜悦,快步走进了漱芳斋的店门。



回复数字欣赏往期精彩文章

回复1:慧石说玉|绿翠

回复2:慧石说玉|碧玉

回复3慧石说玉|紫翠

回复4:慧石说玉|青金石

回复5慧石说玉|黄翡

回复6常识|这些戴玉讲究不可不知,玉雕师多年总结出来的!

回复7:文创协胡汝杰:2015须任性 翡翠掘金正当时!

协会联系方式

手 机:13798103088

协会订阅号:byswc2013

协会微信号/微信群:GGJCCA

协会 Q Q号:2625619849

协会 Q Q群:239932492

协会 邮 箱:262561984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