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第十九回 仙石灵气渡先天,拍卖场内霍万钱第二十回 钱兄狂散八千万,神秘大盗蓝衣人

萌原传奇2020-02-17 07:07:27


 

 

 

第十九回 仙石灵气渡先天,拍卖场内霍万钱

钱多财把乌日图拉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嘿嘿一笑道:“兄弟有所不知,那天上人间,实则是兄弟我的酒楼!”

不说正事,先直接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让乌日图也是一呆,随即往地上一坐无奈的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快点说吧,你这么能折腾,你这仙石我也得掂量一下能不能收。”

“这个你肯定可以做,事情是这样的,明晚这金陵地下拍卖行,将会拍出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而这个东西,一旦出了拍卖行后,会遭到很多强者的哄抢,而我这里并没有调集过来多少高手,而我需要你做的就是,我手里会拿有一个那个东西的赝品,然后你立刻抢走,而我则让我身边的高手去追你,而其他的高手也会随你的抢夺视线转移到你身上,而我则拿着真品慢悠悠的离开。”

顿了顿钱多财接口道:“而这就需要一个速度很快的人,今日看到你杀掉那何玉堂的时候,我就看出你速度不错,而刚才竟然连先天强者也追不上你,可见你这门步法非凡,今晚你便吸收这仙石中的力量,进阶到先天之境,也好躲过那无数强者的追杀!”

听到钱多财的话,乌日图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想试探一下自己的速度究竟能有多快。

当下点了点头道:“这个我应该可以帮你,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他们会有哪些高手?”

“具体哪些高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先天强者,至少有十个之多!”钱多财也是一脸郑重道。

乌日图闻言也是一呆,十多个先天强者?如果一起追杀自己,恐怕也够自己喝几壶的。

富贵险中求,自己如果一味的修炼,到达先天之境还不知道需要多久,大丈夫如果连这点赌的气度都没有,那也太小家子气了,而且自己对凌空仙步这门身法,也极具信心,当下也不推脱。

看到乌日图答应下来,钱多财也显得极为高兴,此刻已经在城外不知多远的地方,想要赶回去也要不少功夫。两人当下决定,让乌日图先修炼,等其实力进阶到再回去。

拿过那枚青色的玉石,一股温润灵动的气息顿时涌遍全身,深吸一口气,乌日图便探出一丝内力,直接冲破青玉的防御,随即一股精纯浩瀚的力量涌入自己的体内。

这股精纯的能量,似乎带有这木属性的灵动温润,虽然庞大,但并不激烈,直接就可以吸收。短短半个时辰,那些灵气便直接在乌日图体内运转,从而转化为乌日图的内力。

乌日图的经脉也随之开始碰撞,变得更加宽阔韧性,不断张裂的经脉伴随着实力的不断提升,也让乌日图沉浸在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中去。

原本无形无色的真气,在真气运行了七个周天后开始逐渐压缩,逐渐成为液状,原本丹田内成就的模糊金丹,此刻也逐渐变得凝实,最终成了一个金黄色的内丹。

金丹初成,先天之境!

强忍着心头的喜悦,乌日图急忙再次运行三个周天稳固一下实力,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当乌日图回过神来时,对眼前的情景也是哭笑不得。只见风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这里,而那钱多财则在一旁不断的说话,乌日图仔细的停了一会儿不禁哑然失笑。

“马兄,看你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想当年一定迷倒了不少母马吧,看你这个头,我都看成了骆驼,一看就拥有马王的潜质,稍加时日,定会一飞冲天,掌管天下马匹……”

钱多财一句一个马屁拍过去,风行虽然颇有灵性,但终究只是一匹马,对人世并没有多少了解,此刻听到钱多财的赞美,头也昂的老高,似乎对钱多财的话很是受用。

“咳咳!”乌日图轻轻的咳嗽一声,还想继续拍马屁的钱多财立刻回过头来,嘿嘿笑道:“兄弟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虽然对这钱多财死皮赖脸的性格很不感冒,但乌日图确实也因为他的仙石才将实力晋升到了先天境界。此刻方圆十里,一丝一毫,似乎都逃不过乌日图的感知。

隔阶如隔山,每一个武学的境界,并非只是小小的进步,其中究竟有多少差距,只有亲身体会才能真正知晓。

先天之境,体内的真元如同滚滚江流,浩瀚磅礴,无穷无尽。尤其是体内丹田处的那枚金丹,更是蕴含了莫大的威力!

而进阶先天之境,乌日图在武学上也随之更进一步,至少在施展摩罗圣枪中的必杀绝技天地摩罗,再也不会和以前施展的结果一样狼狈了。

“感觉还不错,如果不是错觉的话,现在的速度,与之前相比,至少提升了五倍不止。”乌日图淡淡的说着,而一旁的钱多财闻言则瞪大了眼睛:“五……五倍?乌日图兄弟,你没有感觉错?”

就当钱多财惊愕时,忽然感觉自己眼前一花,自己的乌日图兄弟,好像消失了,再一眨眼,这乌日图却依旧站在远处,似乎没有任何动作。

“奶奶的,我还以为老子见鬼了呢,刚才那一瞬间你的身形就突然模糊了一下,而且我周围还凉风阵阵的。”看到乌日图还在原地后,钱多财忍不住揉揉眼睛骂道。

“你没有看错,也没有看清楚,我刚才围着你转了三圈。”为了不太过惊世骇俗,乌日图虽然围着钱多财转了五圈,但还是只说了三圈。

“啥?围着我转了三圈!”钱多财闻言眼珠子都险些瞪了出来,随即又是马屁连天道:“乌日图兄弟,就凭借你这速度,别说是先天强者,就算是那一气化三清的强者,恐怕也追不上你。”

“哎,那一气化三清的强者,速度却是极快,恐怕我也赶不上。”想到那日在树林里看到的隐杀,其实力已经是一气化三清,但来无影去无踪的手段,至今让乌日图难以忘怀。

乌日图以为所有一气化三清的强者都如隐杀那般速度了得,但却忽视了隐杀乃来去无踪杀人无形的速度型强者,隐杀的速度在一气化三清的强者中可谓顶尖,乌日图如今的速度,实则算是很快的了。

如今实力已然先天,乌日图便与那钱多财一起打道回府。和之前一样,并未骑马,而是乌日图拎起钱多财就向着城内飞去,风行也哒哒的紧随其后。

“兄弟,我要骑马,不是有匹神马吗?”看到自己依旧是被拎着的待遇,钱多财也大声抗议道。

“我的马没有马鞍没有缰绳,而且不喜欢外人乘骑,你要是想摔死的话,我可以考虑直接把你放马背上去。”

听到乌日图的话,钱多财脖子一缩,眼睛一闭,任由乌日图折腾了。

由于速度的提升,加上此刻可以直来直往,并非还要摆脱身后的追兵,短短半个时辰,乌日图便和那钱多财来到了天上人间这家酒楼。

来到酒楼后,那些店小二的面孔也随即一变,恭恭敬敬的迎接着钱多财的到来。

钱多财淡淡的对店小二点点头,吩咐一声去三楼布置一间上好的客房,便让乌日图前去休息去了。

一夜无话。

翌日,钱多财邀请乌日图吃过午饭后,便开始精心布置起这次将要行动的计划。

“兄弟,今日那拍卖会的时间将有所提前,一个时辰后便会在城内开始,而我这次所要的东西,则是一瓶‘地心灵乳’,这瓶灵药对于武林人士来说可以洗经伐髓,改造身体之用,很多武林人士想要得到,以此来改造身体,在武学一途走的更远,而这灵药对我来说,则有着很大的意义,而我这次则会用高价拍下他,我拿下后,会拿出同样的瓶子,里面也装有一种灵药,只不过药效会减弱很多,并不是很珍贵,到时候我会把这瓶假的灵药放在手中,出了门后,你便立刻施展你的身法抢夺,到时候我则会让我的一些手下去追你,而其他强者看到有人追则也会追你,你速度切记不要太快,先把他们甩远了再脱身。”

听到钱多财如此周密的计划,乌日图心中对自己这个便宜兄弟也有些佩服,当下点头道:“那便依你之见,只是到时候能不能拍下来那个东西,你可得好生准备一下。”

“哈哈,钱自然不是问题,对了,这拍还会里面,倒也是有不少好东西,这五百万两的银票,你且收好,到时候看中了什么,可以直接拍下来,如果钱不够,你也要价,到时候我会帮你拍下来的。”

钱多财从怀中拿出一沓银票递给了乌日图,乌日图心下大惊,五百万两银票?自己原本以为那黑云寨的大寨主莫成搜刮来的东西便是很多,没想到与自己这便宜结拜兄弟随手就是五百万两银子的大手笔还是震撼了一把。

“这钱不是抢来的吧。”乌日图此刻头也有些发晕。

“哈哈,放心用,钱这个东西,不花显现不出来它的价值,练武也一样,学到了一个好本事不去施展,也没有丝毫用处。”钱多财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乌日图眼睛一亮,这话,确实是鞭辟入里。

“对了,如果我一时半会回不来,把我的宝马好生照看。”乌日图看了一眼远处的风行道。

“这个放心,那宝马的一根马毛都不会少。这次事成,我还会重重谢你,走,我先去那拍卖行。小六,出来,待会带我兄弟去拍卖行。”随着钱多财的叫喊,一名瘦弱的青年也走了出来。

“公子,请!”小六对着乌日图笑笑,随即让乌日图上一辆马车。

而钱多财此刻好像突然不认识乌日图一样,自顾自的朝着一辆马车内走去,随即那辆马车也扬尘而去。

乌日图此刻感叹一下这钱多财各种情绪的收发自如,当下也钻进马车,让小六带自己去拍还会。

小六驾着马车,朝着另一个方向赶去,应该是绕道相行。

“小六,你家主子是做什么的?怎么如此有钱?”掀起马车前面的帘子,对着外面驾马的小六好奇的问道。

“公子竟然不知道我家主子在江湖的名头?”小六闻言也有些惊奇的问道,随即感觉自己言语冒失,当下急忙赔礼道:“小六冒失了,还请公子恕罪。”

“这个无妨,我也初入江湖没多久,对你那主子倒是一点也不知晓。”乌日图也笑着示意没什么。

“我家主子,经营各种东西,白的黑的都有,具体是哪些东西,我也说不完,不过那些最赚钱的物品,多多少少都有些。我家主子虽然年岁不足三十,但身上的钱财却不知多少,在江湖上,也有天下第一首富的名头。”谈及钱多财,小六也有些眉飞色舞的言道。

闻言乌日图心中也是震撼,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兄弟,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马车行了半个多时辰,在城内一个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乌日图跳下马车,一旁的小六则带着乌日图向着一个外表并不出众的楼内行去。

“这个便是那拍卖行的交易点?”乌日图好奇的问道。

“就是这里了。虽然朝廷和江湖是两个不同的层面,但我们江湖中人,也并不敢大张旗鼓的就在朝廷眼皮底下放肆,所以这拍卖行的地方,并不是很出众,除非一些真正有点底蕴的人,一般人是不知道这里的。”小六对着乌日图解释道。

闻言乌日图点了点头,跟着小六向着拍卖场内行去。

进去之后,并非直走,而是一个转弯后向着地下行去,行了一阵,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厅赫然出现。

四周灯火通明,金碧辉煌,与外面并不出众的摸样相比,有着云泥之别。

而此刻的这里,已经坐了不少人,每个座位前都有张个桌子,桌子上放着不同的牌子,应该是有加价之用。

“欢迎两位大驾光临,两位是普通座还是贵宾座?”看到乌日图和小六进来,一名中年男子也微笑着迎了上来。

“贵宾做,金牌服务。”随手拿出一个类似于令牌的东西在男子面前晃了晃,男子检查一下后立刻躬身道:“两位贵客到来,如有怠慢,还请恕罪,两位随我来。”

说罢便带着乌日图和小六向着一个包厢内行去,进入一看,乌日图才发现这包厢的神奇,在外面看里面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从里面向外看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两位如有什么需要,直接摇这个铃铛。”男子对着两人躬身道。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下去吧。”小六淡淡的说着,似乎这个地方也是经常来。

又和小六聊了一会,只见大厅前方出现了一名蓝衣中年男子。男子虎背熊腰,目光炯炯。看了一场四周的人,抱了抱拳道:“在下虎环,今日有幸在这里为大家主持这次拍卖会。本次拍卖,价高者得。所有人,不管你实力如何,背景如何,但凡在我们淘金拍卖行内发生打斗事件,定会成我淘金拍卖行全力追杀的人。很多规矩,相信大家都懂,在这个拍卖行内,我们也会全力保护所有人财产的安危,这点我们淘金拍卖行也可以完全担保!”

说罢看了下面的众人早已不耐烦,当下也不罗嗦,直接言道:“看大家的样子都已经准备好了,那本次拍卖会,开始!”

随着虎环话说完,场内的气氛也随即热闹起来,众人伸长脖子看着那前面的案台,这次淘金拍卖行,不知道究竟会拍卖出何种东西。

“本次第一件拍卖的物品,乃是一把宝剑。宝剑名为凤鸣,削铁如泥,吹发可断。质地为上等的玄晶陨铁打造,其价值不菲,乃宝剑中的宝剑。”说罢拿过这把凤鸣宝剑,铮的一声抽出长剑,而这时一人也搬过来一个大石头。

把剑尖对着石头,剑柄抬高,并不用力,直接撒手。只听叮的一声,那剑身如同插入了豆腐中,直接没入了小半截剑身。

“好剑!”事实胜于雄辩,这柄凤鸣长剑,此刻用实际行动演示宝剑的威力。

“这凤鸣宝剑,底价五万两银子,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百两银子,开始!”

“五万两千两银子!”

“五万八千两银子!”

“六万五千两银子!”

“八万两银子!”

“……”

竞价声不断的响起,很快这把宝剑的价格一路提升,到了二十万两银子的高价后,众人才算是停止了飙价。

“这个只是第一件东西,并非这次拍卖的好东西,而越朝后,其价值也是越高。”小六在一旁笑着说道。

乌日图闻言点了点头,静静的坐在那里,心中也有些期待着淘金拍卖行,到底会拍出什么样的好东西。

“下面拍卖第二件东西——一门步法:《御风诀》,此功法修炼至大成,身体就会如同清风,灵巧无比。在作战中,如果一个人有着绝妙的步法,想必也会占有很大的优势,即使打不过,也可以凭借此功法逃生,而一门好的身法重要性,相信在座的都是江湖人士,都比较清楚其作用,现在底价定位六万两银子,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两银子,拍卖开始!”

而接下来的加价声也是不绝于耳,乌日图自己拥有凌空仙步这门绝世步法,对那御风诀自然不会看中,只得等接下来的拍卖物品。

而接下来的几样东西,乌日图虽然感觉不错,但仍觉得没有多大的作用,当下都只是静坐,并不着急出价。

“接下来要拍卖的物品,则是一枚玉钗,此玉钗并非凡品,而是由一种神秘的宝玉做成,入手温润,具有凝神静心的功效,而对于女子的修炼,也有着莫大的好处,其宝玉属温,对于女子而言,确实是一样好东西,如果谁有意中人或者女儿,也可以拍下送过去。当然,台下的女侠也可以拍下来,为自己修炼之用。此玉钗还有一个神奇的功效,那便是往里面输入内力后,玉钗会自动发出海浪波涛的声音,声音温婉平和,悦耳动听,惹人陶醉,故名醉风吟海钗,此玉钗的拍卖底价为二十万两银子,每次竞价不低低于一千两银子,拍卖开始!”

“五十万两银子!”一道悦耳如烟的温润女声突然响起,乌日图闻言身体一震,脑海中立刻浮现了燕飞雪袅娜的身影。

“原来是她。”乌日图嘴角也泛起了一丝笑意。

而场内也由于这女子的声音传出,也稍微安静了一下,直接将价格提高了三十万两银子,这番手腕,并非所有人都可出手。

全场静默了一段时间后,又有一道加价的声音传来:“六十万两银子!”

乌日图循声看去,赫然发现旁边一个银牌包厢里,传出了一道加价的声音。这道声音的主人似乎也比较年轻,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

听到有人加价,那燕飞雪也立刻加价道:“七十万两银子!”

“八十万两银子!”那名男子也不甘示弱,直接加了价格。

“八十一万两银子!”似乎没有多少钱了,燕飞雪此次犹豫了片刻,终于只是加了一万两银子的价格。

“八十一万一千两银子!”那个男子似乎就想看女子的笑话,当下也只是多加了一千两银子的价格而已。

而听到这个人的加价,周围的人也轰的一声笑了出来。

一处包厢内,一个女子的脸上也有些不悦,有些气愤的跺了跺小脚,此刻的他,确实没有多余的钱了,只得放弃了这次拍卖。

“小姐,要不要我找老爷资助一点钱?”一旁的一个丫鬟小声的问道。

“不用,爹地的钱这次还有大用,还是算了吧。”燕飞雪摇了摇头道。

“八十一万一千两银子第一次!”看到周围的人没有人加价,虎环也准备敲锤定音了。八十一万一千两银子,已经达到了他心中预期的标准。

就带虎环还想再次问话的时候,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三百万两银子!”

虎环闻言身体也是一晃,头夜有些发晕,是谁这么狂,竟然直接将价格抬高到了三百万两!

而拍卖场内的众人闻言也是一呆,一瞬间,整个拍卖场,宁静无比,似乎众人连呼吸也都忘了。

 

 

 

 

 

 

第二十回 钱兄狂散八千万,神秘大盗蓝衣人

“三百万两银子?我没有听错吧!”听到乌日图的叫价,一些人也都惊呼起来。

众人闻言也都是议论纷纷,到底是谁这么狂妄,花三百万两银子来拍下这并不值那么多钱的醉风吟海钗。

而那燕飞雪听到这声音也是颇为熟悉,随即一道一袭黑衣的少年郎的身影便浮现在自己脑海,“难道是他?”微微有些诧异,虽然这声音很是熟悉,但自己前日看到的乌日图,应该没有这么有钱才对。

原本一直在和燕飞雪叫价的那名青年此刻也是哑然,再也没有气魄去叫价。

“三百万两银子第一次!”虽然对这玉钗的价格很是诧异,但看到竞拍的人竟然是贵宾包房的人,当下也不过问其价格是否属实。

“三百万两银子第二次!”叫了两声,虎环也看了看先前的那个银牌包房。

看到那个银牌包房并没有反应后,虎环直接落锤,一锤定音。

而那个醉风吟海钗也很快就送了过来,交了银子之后,乌日图也掀开木匣子,拿出里面的玉钗仔细的端详起来。

稍微运转体内的真气输入一些进入玉钗,顿时一阵阵哗啦啦的潮水声响起,恬静安详,让人平静。暗叹一声好东西,便将这枚玉钗放入盒中,盒子盖上。随即拿过桌子上的纸笔,刷刷刷写下几行字折好交给了小六。

“把这个东西,拿给刚才第一个竞拍的人。”

“就是那个姑娘?”小六闻言也是一呆,刚刚花了三百万两银子的大价钱,只是买了一个玉钗送人?

“嗯,送过去吧。”乌日图淡淡的挥了挥手,小六闻言也不多问,直接推开包厢的门向着燕飞雪所在的包间走去。

而另外一个贵宾包房内,钱多财正笑眯眯的打量着乌日图所在的包房,自己这个结拜兄弟,竟然肯花三百万两银子购买一个玉钗,只能说明两个可能,第一,乌日图就是个实实在在的超级无敌大败家仔,第二就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气魄以及是金钱如粪土的人。经过几天与乌日图的交往,钱多财自然不会认为乌日图是败家仔,所以,只能是第二种可能。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摸了摸下巴,钱多财也是饶有兴致的摆弄着手中的一个瓷瓶,这个正是他准备好的赝品。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狂,花三百万两银子去买一个玉钗。”一个丫鬟看到自己小姐喜欢的玉钗被别人拍去,在一旁小声嘀咕道。

“拍下这根醉风吟海钗的只是个男子,他要这玉钗又有何用?肯定是送给一个女人,也不知道是谁能有如此魅力,竟然让一个人狂掷三百万去为她买一个钗子……”燕飞雪也有些失神的说着。

“咚咚咚——”就当燕飞雪失神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听到有人敲门,那个丫鬟立刻问道。

“请问里面的人,是不是燕飞雪姑娘?如果是的话,还请开门,有人托我送一件东西进来。”小六在外面答道。

闻言燕飞雪也有些惊愕,随即答道:“门没有锁,你进来吧。”

推开房门,小六便将那个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这个东西,是谁让你送来的?”好奇的看着小六,燕飞雪淡淡的问道。

“那人也没让我透漏消息,不过这个倒是他让我交给你的。”小六急忙拿过那个叠起来的字条交给燕飞雪。

“嗯,那便多谢了。”燕飞雪对着小六言道。小六闻言也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小姐,这个是什么东西?”一旁的丫鬟瞪大眼睛问道。

“不清楚,打开看看就是了。”燕飞雪指了指盒子,示意小青打开。

丫鬟小青急忙拿过盒子,打开一看,顿时“啊”的一声发出了惊呼。

“怎么了?”正要打开那个纸条的时候,突然听到小青的惊呼,燕飞雪也惊问道。

“小姐,小姐,你快看,快看这个是什么!”小青急忙把盒子递到燕飞雪的身旁。

燕飞雪正要问是什么,眼睛瞬间也瞪得老大,只见木盒子正中间,一根玉钗静静的躺在那里,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华。

“醉风吟海钗!”燕飞雪此刻也是轻呼一声,随即想到了什么,急忙摊开手中的纸,上面赫然写着几行飘逸苍劲的字。

“梦回醉烟处,有女印心扉。愿弃身所有,博尔笑一微。”

看到此处,燕飞雪的俏脸也瞬间变得红润。

“咯咯,刚刚小姐还说到底是哪家姑娘能有如此魅力,让一个男人肯花这么大的价钱买下这玉钗,原来就是为了小姐您啊。”一旁的丫鬟捂着小嘴咯咯笑道。

“不许瞎说。”白了小青一眼,燕飞雪的心也咚咚直跳,当下问道:“刚才那个叫价的人,是在哪个包间?”

“回小姐的话,那个包间是贵宾包间,天字三号。”

“小姐,你不过去吗?”看到燕飞雪坐在椅子上犹豫不决的样子,小青也好奇的问道。

“这个……哎。”长叹口气,燕飞雪心情也有些紧张,想过去答谢一下乌日图,但又显得不好意思。而且这枚玉钗,自己也很是喜欢,而且经过那一天的交往,她也知晓乌日图是豁达之人,送给自己的东西,肯定是心甘情愿,自己如果归还回去,反而会惹得对方不高兴。思索了半响,燕飞雪也取出一张布帛,提起毛笔,一行秀气的字便跃然纸上。

“把这个,给他送过去吧。”将手中的布帛折好交给了小青,便让小青给乌日图送去。等小青走后,燕飞雪也取出那枚玉钗,静静的观看,虽然一直盯着玉钗,不过心思却早已不在玉钗上。

难不成那乌日图,也对自己有情愫?虽然年龄已然二八年华,但对于这些男女情事,还是没有接触,这乌日图如此突然的送给自己玉钗,立刻打乱了燕飞雪原本平静的芳心。

而乌日图所在的包房内,小青已经将自己小姐送来过的纸条递给了他。

回去和你家小姐说,今日乌日图还有事在身,无法去见你家小姐,日后定会登门拜访。乌日图对着小青笑道。

小青定会将公子的话如数转达。小青也笑着应道。

对了,不知你家小姐究竟家住何方?日后我也好去相见。乌日图忽然想到了什么笑道。

我家小姐才貌双全,地位超然,身份不能轻易外露,虽然公子和我家小姐有知交,但我没有小姐的命令,也不敢擅自将小姐的身份泄露出去,还望公子莫怪。小青对着乌日图做了一个福道。

有缘自会相见,以后定会遇到你家小姐的,你先回去吧,这次有劳你了。对着小青拱了拱手,小青也告辞离去。

小六在一旁则是有些惊愕,看着乌日图道:公子,你连人家的身份都不熟悉,就将三百万两银子送了出去?

钱乃身外之物,你家主子既然可以轻而易举的送我五百万两银票,这三百万两银子又算得了什么。随意的挥了挥手,乌日图也问道:小六,你家主子想要的地心灵乳,也快出来了吧?

嗯,这次拍卖行到现在,也快要结束了。最后一件物品,就是那地心灵乳了。小六也急忙回答。

而接下来的一些物品,价格也是越来越高,当一件紫宵灵剑被拍卖到八百万两银子的时候,乌日图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把宝剑就拍卖到了八百万两银子,那接下来的地心灵乳,价格还不得超过千万?

场上的气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热烈,当虎环站在拍卖台上,说道这是最后一件物品时,全场也都紧张的盯着虎元,想象着这家伙到底会拿出什么样的好东西来。

这是本次拍卖会最后拍卖的一件物品,既然是压轴的物品,其价值自然也是非凡。这一瓶子里面,装的便是江湖很多人士梦寐以求的地心灵乳!

什么?地心灵乳?台下一些不知情的人,一个个全都惊呼起来,而场下的人也都议论纷纷,一时间整个拍卖行内热闹无比。

微笑着看着台下的人们,众人的反应,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等众人喧闹了一阵后,虎环也朗声说道:相信诸位对着地心灵乳也有所耳闻,这灵液,对普通人来说,可以平白增加五十年的寿元,而且可保证残破的身体重新长出,不管你是缺胳膊还是少腿,一旦服下这灵液,不出三月,便可重新长出,焕发勃勃生机。

——”一些人闻言也顿时发出了阵阵惊呼,一些人对这灵液也并不清楚,此次闻言,也都掀起了一阵议论。乌日图在包房里,听到虎环的介绍,当下心中也是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地心灵乳竟然如此神奇,此次拍卖的价格,肯定会很高了。

大家静一静,在座的诸位,想必还有大部分是习武之人,这地心灵乳对于我们习武之人的功效就是,可以确保六十岁之下的人,毫无障碍的一直修炼到一气化三清的境界!很多人天赋一般,穷极一生也到不了半步先天,但是服下这灵液,达到一气化三清的境界,没有丝毫壁障,且没有一点副作用,相反,对于修炼也大有裨益。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这灵液我要定了!一些人此刻都眼睛赤红的看着虎环手中的灵液,想要立刻占为己有。

开始吧,别说了,我们都等不及了!台下的人也纷纷催促道。

这地心灵乳的功效我也不多说了,还有更多的好处,到时候你们只要查阅一下典籍便可以查出来,好处枚不胜举,下面这地心灵乳的拍卖现在开始,底价五百万两银子,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两银子。

虎元的话刚落,下面的叫价声也不断的响起。

一千万两银子!一个人直接将价格翻了一倍,本以为会让周围的人停下,却没想到只是短暂的一个安静后,四周的叫价声又如同潮水般响起。

一千一百万两银子!

一千三百万两银子!

一千七百万两银子!

……四周的加价声不断的响起,很快就突破了两千万两银子的大关。

而加价的声音却是不断,很快,三千万两银子的大关也立刻被突破,而到了现在,周围的加价声才算是弱了下去。

而乌日图此刻心中则是震撼无比,这周围的有钱人倒真的是不少,只是在这么多加价的过程中,怎么没有听到自己那便宜兄弟钱多财的竞价?

就当乌日图好奇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也响彻了全场:八千万两银子!

这道声音懒洋洋的,似乎有些嚣张,似乎有些慵懒,似乎是上位者的语气,似乎是普通人的叫喊。虽然一下听不出是什么样的语气,但却成功的让周围的人安静下来。

八千万两银子,这么多钱,一时间也让周围的人望而却步,即使是一些大家族,大宗门等等,想要加价,却也只是张了张嘴。这直接将价格抬高五千两万两银子,却如同喝水一般的平淡语气,也不得不让人怀疑,自己咬牙的加价,会不会被人家潮水般的加价压下去。

没有人加价的话,虎元执事,还请敲锤定音吧。钱多财的声音再次响起,也让在台上的虎环缓过神来。

八千万两银子!这么庞大的数字突然出现,也让见多识广的虎环有些发晕。

虎环执事,那个家伙到底有没有钱就在那里胡乱要价?八千万两银子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能一下全部拿出来?一道质疑的声音响起,立刻引起了周围人们的附和。

不错,八千万两银子,堆起来恐怕也成一座小山了吧,那个人不会是随口叫价的吧?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不断的给台上的虎环施加压力。

虎环听到众人的话心头也有些动摇,八千万两银子毕竟不是小数目,那个人真的能拿出来?当下就要问话,就听一道长笑从钱多财的包厢里传来:哈哈哈……我钱多财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谁说过我钱多财出不起这八千万。

什么?那个人是钱多财?

哪个钱多财?周围一些没反应过来的人随口问道。

钱多财,天下第一首富钱多财,这你都不知道?那道发出白痴问题的人,立刻遭到了周围人们的奚落。

乌日图坐在包房里,感受着周围人们的议论,心中也是万分诧异,自己这位便宜兄弟,在整个江湖上的名头,可算是不小啊。

我这里就有八千万两银子,如果谁还愿意加价,我钱某也不会多在乎再多加点银子,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请虎元执事落锤吧。钱多财懒洋洋的说着,周围的人也安静下来。

周围的人自然没有再去加价,一些实力较强的宗门,一个个也都不怀好意的看着钱多财的包房,想象着出去之后,究竟该如何得到那地心灵乳。

待会就要出去了,还请公子换件衣服,这个面具也带上。小六站在乌日图身边提醒道,随即从带来的箱子里,取出了一件蓝色长衫给景空形穿上,随后又拿出一张薄薄的面具给乌日图戴上。

乌日图看着这薄薄的面具,果然和真的人脸相差无几,暗叹一声这做工的精细,戴上这面具后,拿出铜镜照了照,却发现即使是自己也认不出来是自己本人,当下取出斗篷披在身上,便准备出去抢夺那钱多财手中的赝品。

交易完毕之后,虎元也一脸灿烂的笑容,今日的收获可谓颇丰,就凭钱多财最后那一个八千万两银子,就足以让他提成不少银子。当下站在台上道:我淘金拍卖行,在整个江湖,虽然与世无争,但也不是软柿子,所有来我淘金拍卖行的人,在我拍卖行外我不管,但是在拍卖行内,谁敢动手抢夺别人的东西,不好意思,我淘金拍卖行,即使付出一切代价,也定将你捉拿回来。好了,承蒙各位厚爱光临,今日便到此结束,下一次开始的时候,那就是下个月的今天了,大家请回吧。

虎环淡淡的说着,周围的人也纷纷退场。

钱多财此刻也挺着小肚子,手里笑眯眯的拿着一个玉瓶子,身边则站着六七名高手,其中有一名先天强者,其他的也俱都是半步先天的高手。

钱兄,那地心灵乳并非凡品,还请收好才是。虎环看着钱多财正大光明的拿着玉瓶子,急忙提醒道。

哈哈,多谢虎环兄弟提醒,现在在淘金拍卖行内,谁这么不开眼,敢在这里抢夺……啊!不待钱多财说完,就觉自己眼前一黑,随即一阵凉风传来,自己手中的玉瓶子已经被人夺去。

而众人也是完全的愣住,只见一道蓝色的人影如同闪电般抢下钱多财手中的灵液,便向着拍卖行的门外冲去。

我的地心灵乳!我的地心灵乳被抢走啦!此刻钱多财惊慌失措的大声叫了起来,随即一拍自己身边的随从骂道:妈的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追回来!

听到钱多财的叫骂,其身边的几个护卫立刻反应过来,向着乌日图离去的方向追去。

出动精英级护卫,给我追!虎环此刻反应过来,急忙派遣现在拍卖行内的精英向着外面追去。

而其他一些早就觊觎钱多财手中灵液的人,此刻也是反应过来,也纷纷向着外面冲去。

任谁也没有想到,还真有人敢在这淘金拍卖行内,真的就抢走了钱多财的东西。

精细,戴上这面具后,拿出铜镜照了照,却发现即使是自己也认不出来是自己本人,当下取出斗篷披在身上,便准备出去抢夺那钱多财手中的赝品。

交易完毕之后,虎元也一脸灿烂的笑容,今日的收获可谓颇丰,就凭钱多财最后那一个八千万两银子,就足以让他提成不少银子。当下站在台上道:我淘金拍卖行,在整个江湖,虽然与世无争,但也不是软柿子,所有来我淘金拍卖行的人,在我拍卖行外我不管,但是在拍卖行内,谁敢动手抢夺别人的东西,不好意思,我淘金拍卖行,即使付出一切代价,也定将你捉拿回来。好了,承蒙各位厚爱光临,今日便到此结束,下一次开始的时候,那就是下个月的今天了,大家请回吧。

虎环淡淡的说着,周围的人也纷纷退场。

钱多财此刻也挺着小肚子,手里笑眯眯的拿着一个玉瓶子,身边则站着六七名高手,其中有一名先天强者,其他的也俱都是半步先天的高手。

钱兄,那地心灵乳并非凡品,还请收好才是。虎环看着钱多财正大光明的拿着玉瓶子,急忙提醒道。

哈哈,多谢虎环兄弟提醒,现在在淘金拍卖行内,谁这么不开眼,敢在这里抢夺……啊!不待钱多财说完,就觉自己眼前一黑,随即一阵凉风传来,自己手中的玉瓶子已经被人夺去。

而众人也是完全的愣住,只见一道蓝色的人影如同闪电般抢下钱多财手中的灵液,便向着拍卖行的门外冲去。

我的地心灵乳!我的地心灵乳被抢走啦!此刻钱多财惊慌失措的大声叫了起来,随即一拍自己身边的随从骂道:妈的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追回来!

听到钱多财的叫骂,其身边的几个护卫立刻反应过来,向着乌日图离去的方向追去。

出动精英级护卫,给我追!虎环此刻反应过来,急忙派遣现在拍卖行内的精英向着外面追去。

而其他一些早就觊觎钱多财手中灵液的人,此刻也是反应过来,也纷纷向着外面冲去。

任谁也没有想到,还真有人敢在这淘金拍卖行内,真的就抢走了钱多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