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文学鉴赏-宋词】天奇星一根筋贺铸 ——红衣脱尽芳心苦

关注饶河2018-09-20 13:12:36

题记:

豪似东坡称少侠,

贺大鬼头小乌纱。

莫笑奇人一根筋,

深夜伴妻挑灯花。

(一)

       公元1101年,北宋的大事记里,同时记录了三件至今仍被人们记住的事件。第一件事属于赵佶,因他的兄长宋哲宗膝下无子,便被推举坐上金銮宝殿,成为北宋第8位皇帝,是为宋徽宗。严格来说,赵佶是1100年坐上皇帝宝座的,1101年改年号为“建中靖国”,并定为建中靖国元年。

      赵佶的命运和李煜颇为相似。李煜是“千古词帝”,赵佶则是书法“瘦金体”的发明人,现在电脑上使用的“仿宋体”,仿的就是赵佶的字。好在赵佶已经作古,否则他一定会上法院,告有关单位侵权之罪,说不定会获得一笔丰厚的赔偿金呢。不过,有没有赔偿金也无所谓,这位仁兄的书法价值连城,如果我现在有一幅他的书法真迹的话,任你房价飞上天,我当气定又神闲。呵呵,先订个小“梦标”。李煜后被赵佶的祖先毒死,赵佶父子则被金国折磨而死。李煜是速死,死得痛快;赵佶是缓死,生不如死。所以有人说赵佶是中国历史上最屈辱的皇帝。你读他在黑龙江依兰县被囚禁时写的诗,就知道赵佶每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山南无雁飞。”这首诗可以用一个词语概括:绝望!后人给李煜的评语是:作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给赵佶的评语则是:“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

        第二件事是,这一年,我们天才的、伟大的、人见人爱的苏轼苏子瞻先生,终于油尽灯枯,病逝于江苏常州。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第三件事是,这年秋天的一个清晨,透过轻雾,人们发现苏州城的大街上,走过来一只大个子鬼。消息传开,整个苏州城立即像炸了锅似的,产生巨大轰动。胆小的赶紧锁窗闭户,阿弥陀佛;胆大的透过门缝,想一睹鬼的真面目。只见这只鬼,身长七尺,眉骨高耸,面色铁青,健步如飞。奶奶的,见过长得难看的,没见过这么难看的。这时,有人突然惊呼:这不是鬼!是前街的贺鬼头回来了。什么贺鬼头,贺你的头噢!它不仅是鬼,而且是只丑鬼。

        这世上当然没有鬼,的确是贺鬼头回来了。在宋朝词人中,周邦彥公认颜值最高,颜值最低的就是这个比周邦彦大4岁的贺鬼头。贺鬼头,名铸,字方回,据说是唐代著名诗人贺知章的后裔。对,就是写过“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那位。贺知章是浙江绍兴人,贺铸出生于河南卫辉,两人好像八杆子打不到一起。但贺铸自称自己是庆湖遗老,庆湖即绍兴鉴湖,非要跟贺知章扯上了关系。扯上就扯上吧,反正两人都姓贺,从这个姓氏基因上去分析,他俩应该有血缘关系。哈哈。

        贺鬼头此前在北方做了几年无足轻重的小官,这一年回到苏州家里,这本来不是一件值得记录的大事。如果不是他回家后,去了一个地方,并写了一首词,那么公元1101年北宋大事记里,将一定找不到贺鬼头的名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妨先透露一点,是他那首词得到众多词坛高手围观,好评如潮。

(二)

        贺鬼头是宋朝知识分子中的一位奇人。除了长相奇丑外,经历也很神奇。他出生于贵族家庭,不仅是宋太祖赵匡胤贺皇后的族孙,所娶之妻身份也十分显赫,乃宋宗室济国公赵克彰之女。这样一个有才华、有能力、有抱负,还有强硬后台的贵族子弟,一生却官职甚微,郁郁不得志。是什么原因导致出现这种情况,我看还是跟贺鬼头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至于其性格如何,暂时按下不表。先看看贺鬼头去了什么地方,填了一首什么牛词。

        贺鬼头返回苏州的家后,第一时间去了一个坟地,那是与他相濡以沫、甘苦与共的妻子赵氏的坟墓。他静静地坐在坟前,低着头,一面清理坟头上长满的杂草,一面喃喃自语,像往常一样,与妻子唠着家常,脑中时不时出现妻子冒酷暑为他缝补冬衣的情景。渐渐地,一首与苏东坡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齐名的悼亡词,在内心深处缓缓流出。

《鹧鸪天》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贺鬼头说,老伴啊,我又回来看你了。我现在心里啊,很“蓝瘦”,直“香菇”,只觉得物是人非,万事皆非。你太狠心了,与我同来苏州,却又舍我而去。我现在整个人啊,好像霜打的梧桐,半生半死;又好像失伴的鸳鸯,孤独倦飞。尤其是夜晚,我躺在空荡荡的床上,听着窗外淅沥的雨声,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唉,今后还有谁再为我深夜挑灯补衣啊!呜呜,呜呜……

        写到这里,我也很“蓝瘦”,有点“香菇”。这首情真意切、哀伤动人的悼亡词,是中国文学史上此类题材作品的不朽名篇。由此我想,你别看古代人,只要经济条件允许,都可以三妻四妾,用现代人的价值观判断,女人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其家庭地位一定很低。这种观点其实是错的。那时的男人们是非常重视家庭生活、珍惜夫妻之情的,我们现在读的那些流传下来的文学作品,没有真情实感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来的。苏东坡的《江城子》也好,贺鬼头的《鹧鸪天》也罢,读后无不令人动容。因此,曾被我们口诛笔伐的所谓封建糟泊“三纲五常”,其实是那时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得到了全体人民的认可和遵守,并成为社会的稳定器和粘合剂。

        除了苏东坡和贺鬼头外,唐朝著名诗人、与白居易齐名的元稹也写过一组悼念亡妻之诗——《离思》,总共写了五首,我们看看其中流传最广的第四首: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熟悉吧,尤其是头两句,几乎成了热恋中情人的口头禅。沧海之后再无水,巫山之外更无云,在这样的爱情誓言面前,谁不会心动?

        长着一脸鬼相的贺鬼头,却写出如此细腻柔情的词,他应该是婉约派的词人吧。事实是:No!

(三)

        贺鬼头非常厉害的一点,就是每有佳作,必有外号,这一点和另一位北宋词人张先有些相似。前文所说的悼念亡妻之作《鹧鸪天》问世后,引起时人一片赞叹之声。据说,周邦彦读后,“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而病入膏肓的苏东坡听后,感慨地说:“好个贺鬼头!我现在就是一棵半死梧桐啊!”词牌《鹧鸪天》又名《半死桐》,就跟苏东坡的这句话和贺鬼头的这首词有关。

        苏东坡对贺鬼头的才华也十分欣赏,曾向宋哲宗举荐过他。但这家伙性格过于耿介,集豪士、侠士、狂士于一体,还自称“北宗狂客”,这种人在体制内怎么混啊,必定会四处碰壁。据《宋史-贺铸传》记载,贺鬼头喜欢议论当朝大事,批评人不留情面,即使是权倾一时的豪门显要,只要稍不中意,他便会毫不留情地辱骂。这样一个官场情商为零的人,任你才高八斗,如果没有皇族背景,早进鬼门关了。对同事如此,对古人同样不留情面,贺鬼头曾经说过:“我在笔下驱使着李商隐、温庭筠,常常使他们不停地奔命。” 真牛啊!牛得发狂。

        然而,狂妄之人必有其过人之处。贺鬼头的过人之处在于,你讨厌他的鬼脸,却佩服他的鹰眼;你痛恨那张刀子嘴,却喜欢那颗豆腐心;你不愿与他做同事,却愿意与他交朋友。只是逝者如斯,今天,我们只能从贺鬼头留下的词里,来探视其内心世界。比如那首《行路难-缚虎手》:

         缚虎手,悬河口,车如鸡栖马如狗。白纶巾,扑黄尘,不知我辈可是蓬蒿人?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作雷颠,不论钱,谁问旗亭美酒斗十千?

        酌大斗,更为寿,青鬓长青古无有。笑嫣然,舞翩然,当垆秦女十五语如弦。遗音能记秋风曲,事去千年犹恨促。揽流光,系扶桑,争奈愁来一日却为长。

        如果你不太明白这首词的内涵,没关系,我找到了一篇白话译文。不过,我要申明一下,这篇译文不是我的原创,只是个别词句作了一点调整。由于没有查到原译者是何方高人,所以无法署名,敬请谅解。有知晓者,还请告之,一并谢过!

         徒手搏猛虎,

         辩口若河悬,

         车象鸡笼,驰马如狗窜。

         头戴平民白丝巾,

         黄尘追着飞马卷。

         谁知我们这些人,

         是否来蓬篱草民间?

         道边衰兰泣落送我出京城,

         苍天有情也会衰老不忍把眼睁。

         谁管旗亭美酒一杯值万钱,

         我要痛快淋漓倾酒坛。

         鼾如雷鸣行如颠,

         只管将来,搬,搬,搬!

         倒大杯,满,满,满!

         为我们健康,干,干,干!

         鬓发常青古未有。

         转眼红颜变苍颜。

         你看卖酒秦地女,

         嫣然一笑有多甜。

         翩翩起舞赛天仙,

         刚刚十五如花年,

         莺歌燕语如琴弦。

         记得遗音《秋风辞》,

         千年过去,

         至今犹恨人生短!

         抓住流逝光阴不松手,

         把太阳拴在扶桑颠。

         无奈忧愁又袭来,

         一天一天长一天。

        这首《行路难》集前人诗句为词,标新立异,独树一帜。词意激越,节短而韵长,调高而音凄,对南宋时期豪放派词人的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稼轩豪迈之处从此脱胎。”从这个意义上说,贺鬼头还是辛弃疾的师傅呢。

(四)

        天不怕地不怕、耿介如石的贺鬼头,也有棋逢对手的时候。知道米芾吗?就是毛笔书法非常有造诣的那位。这个外号“米襄阳”的家伙,个性十分怪异,喜穿唐服,嗜洁成癖,遇石称“兄”,膜拜不己,所以又有人称他为“米颠”。史载米芾6岁熟读诗百首,7岁学书,10岁写碑,21岁步入官场,是个地地道道早熟的怪才(又一个神童)。你说,如果奇人贺鬼头,碰到米芾这样的怪才,会出现什么情况?是互不买账,火花四溅;还是惺惺相惜,相谈甚欢;抑或斗酒千杯,不醉不返。这真是一个令人兴趣盎然的话题,其让人期待程度不亚于后来辛弃疾和陈亮的“鹅湖之会”。好在这事史书上真有记载,我就不引原文,直接翻译了吧。不过,我会在间中添加一些调料,以增加文章的趣味性。呵呵。

        贺鬼头和米芾其实经常见面。贺鬼头尽管年长,但米芾因早熟和思想怪异而成名在先,而两人又都是苏东坡的好朋友。固定的套路是,他们每次见面,酒不过三巡,菜不过五味,就会两眼圆睁,拍着手掌,激烈地争辩起来。有一回,他们甚至就谁和苏东坡关系更铁的问题,争论了整整一天,谁都无法说服对方,最后还是由苏东坡出来打圆场,“左牵黄,右擎苍”,“为君持酒劝斜阳”。哈哈哈。据说,贺、米之争,成为当时文人中茶余饭后最精采的聊天题材,无之则饭酒不香。

        但是,米芾和贺鬼头争归争,吵归吵,酒照喝,马照跑。不把很多人放在眼里的米芾,还是很敬重贺鬼头的。尤其是贺鬼头那首《青玉案》问世之后,米芾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为此还专门写了一幅《贺铸帖》,这个帖现在仍保存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下面,我们读读这首一举奠定贺鬼头词坛地位的《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贺鬼头一生怀才不遇,只做过一些保安队长、军器库管理员、酒税征管之类的小官,最后因皇族身份弄了一个五品待遇。我看这怨不得别人,只怪这家伙口无遮拦,性格太直,几乎把周围的人得罪光了,要想在政治上获得更高平台,无异缘木求鱼。这就叫性格决定命运。然而,贺鬼头又是一个有情怀的文人,耿直的性格决定他不可能直接伸手要官,只能将自己政治上的不得志隐曲地表达在诗词里。在这首《青玉案》里,表面上是对时光流逝的感叹和无奈,但在我看来,准确理解一首词的内涵,一定要放在大的历史背景之下,并结合作者心理活动中去分析。以此判断,贺鬼头的这首词也是有所寄托的。词中的“美人”、“香草”历来是高洁之士的象征,贺鬼头以此自比,隐喻自己清冷孤寂、怀才不遇。因此,这首词之所以受到历代文人的盛赞,“同病相怜”绝对是一个重要原因。

        然而,后面发生的因该词引发的事情,更是让贺鬼头始料不及。

(五)

        贺鬼头的《青玉案》在朋友圈发表之后,点赞的、评论的、唱和的、竖大母指的、送玫瑰花的,络绎不绝。其中,著名文人黄庭坚更是不吝赞美之辞,当即评论:“解作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周邦彦的点评是:北宗狂客贺三愁,庆湖遗老贺梅子。贺铸,字方回,又名贺三愁,自称北宗狂客和庆湖遗老。这样一个奇丑之人,居然有这么多外号雅号,我也是醉了。

        没想到,周邦彦轻轻地一点,得到大家一致认同,从此,我们的贺鬼头头上又增加了一个雅号——贺梅子。贺鬼头也不谦让,美滋滋的领走了这一雅号。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此后一段时期,贺鬼头先后收到了25个粉丝或步其韵唱和,或干脆仿效的28首词,这里面不仅有宋人,还有金国人,词的影响力居然走出了国门,听说贺鬼头激动得一连好几天,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也难怪贺鬼头这么开心,在唐宋诗词史上,因一首词而吸引众多不同时期的词人来附和,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现象。

        巨大的声名并没有给贺鬼头带来好运,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贺鬼头还是那个不受人待见的贺鬼头。心灰意冷之余,他留下一首《踏莎行-杨柳回塘》词后,卷起铺盖,回苏州闭门著书去了。

        杨柳回塘,鸳鸯别浦。绿萍涨断莲舟路。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带雨。依依似与骚人语。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唉,想当年我不愿在春花烂漫的时节与百花争芳斗艳,如今却还是无端地被萧瑟的秋风埋没。算了,不陪你们玩了,我本北宗一狂客,从此便是蓬蒿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辈子得不到北宋朝廷重用的贺鬼头,到死终于交到一次好运。公元1125年,江苏常州,在当年苏东坡去逝的房间附近,有一间和尚居住的房子,躺在里面的贺鬼头吐出最后一口气,撒手西去。两年后,北宋灭亡。在亡国之前亡身,贺鬼头终于不用如辛弃疾“把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般痛心疾首了,更不用如陆放翁般,“但悲不见九州同”。

编辑:高远

欢迎添加小编微信,提供新闻线索!

远:微信号(gaoyuan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