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李松岭纪念专辑

开封高中老三届校友网2018-12-09 10:53:11

开高661班    尹军  王中一  王震生



 

目录


李松岭生平履历

追忆李松岭

一、  祈福转运

二、  挽松岭

三、  哭松岭

四、  悼松岭

五、  悼念

六、  追忆我的父亲

七、  悼念我的姨夫李松岭

八、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李松岭遗作

一、  怀亮书画赞 

二、  悼杨绛先生

三、  老保姆之歌

四、  那天是个大日子

五、  口占一绝

六、  二零一四年同学聚

七、  賀我班好友群建立

八、  读40后一文后有感

九、  梦回校园

十、  喜观秦镜等好友聚会照片有感

十一、  古贤今愚怎相比

十二、  父亲的“闺蜜”

十三、  狗之缘

 


李松岭生平履历



 

1947.12、10—2017、10、30

上学经历:

1954-1960,在开封市北道门小学上小学

1960-1963,在开封市第七中学上初中

1963-1968,在开封市第一高级中学上高中

工作经历:

1969-1970,在开封市北道门办事处任干事

1970-1991,在开封市煤矿仪表厂工作,历任: 技术科长,技术

副厂长,党支部书记

1979-1980,在河南电视大学上学,电子专业毕业

1992-2002,在开封市蓄电池厂(后更名为双飞公司)工作,任质检科科长

2002年,退休。

 

追忆李松岭


一、 祈福转运


王震生


松岭兄入人民医院抢救已多日,念及而赋

南国传讯君有恙, 同窗问候心田上。

退出群主有隐衷, 诧异思绪难平畅。

国庆班聚诵君诗, 片片祝福飞云裳。

惊悉沉疴入ICU,降魔化险譜新章。

 

【注:   ICUIntensive Care Unit的缩写)即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丁酉深秋


    

 

二、挽松岭


悼念李松岭诗联       王震生   

 

 驾鹤仙去

学业一流运命不济逆境拼搏忠厚人生磊落正直如泰山青松万古长青    


工绩上乘命运多舛顺况进取聪敏才智游刃有余似东海蛟龙千载跃腾


 


­三、哭松岭


刘大伟


原应金榜占鳌头,

无奈浩劫一梦休。

 数理精深难匹敌,

文采飞扬谁与俦。

嫉恶笔锋如霜冽,

怀旧歌吟似风柔。

天妒英才今始信,

痛失老友泪双流。


 

、 悼松岭


曹士星


昔读松岭兄大作,曾作短句点赞,今老兄乘鹤西去,稍作改动以悼:



同窗李松岭,开高扬美名。

入校状元郎,文理优尖生。

可叹文革起,风雨误人行。

名校弃不读,仪表伴半生。

多时居南地,亲亲儿孙情。

偶又抡大椽,落笔妙生风。

诗词文生辉,字句钟吕声。

挽弓能射虎,入海总为龙!

众盼再奋进,续写夕阳红。

苍天妒英才,染病梦不成。

而今乘鶴去,众友惋学兄,

西去多保重,走好一路行!

 

五、悼念


 675班李慧郁

 

李松岭学兄是开高老三届公众号优秀作者之一,曾数次主动投稿。我每次向他约稿,他都认真写出了激情洋溢的诗歌。尤其是今年“五一”的诗,当时他身体可能已经很不好了,但仍然很快交稿。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我认为他是一位热情真诚,极富才华的人。


而今听到他仙逝的噩耗,非常痛心。

祈愿李松岭学兄一路走好,早升天国!

 

六、 追忆我的父亲


李松岭女儿李靖雯(深圳华为公司工程师)



父亲已经化羽为鹤,飞升到广阔无垠的天地间了。在这个世界上,再也看不到父亲的身影了,我的父亲,已经脱离了肉体的束缚,化作自由的灵魂,飞走了。


仰望苍天,我看不到父亲的面容,而父亲,却仍在天上亲切地注视着我们。因为,他是那样一个善良,有责任感和充满爱心的人。


他爱我们,爱他的家人,朋友,爱这世间的万物。


父亲出生于战乱年代,贫苦的幼年,使他体弱多病,因此,他对一切弱小的事物充满爱心,受伤的鸽子,燕子,麻雀,流浪的小猫,小狗,都得到过他的救治;他善良的内心,深深地喜爱一切活泼可爱的小动物,直到晚年,他对宠物兔子,仓鼠都充满爱心。


父亲敏锐而充满灵性的内心也非常喜欢诗词,歌赋,书法;文学和数理,样样精通。


然而历史的波折使他错失了上大学的机会,他曾经痛苦过,迷茫过,但很快,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对家庭的照顾和对工作的钻研中。


忘不了,小时候,每天清晨热腾腾的早饭,那是父亲日复一日对家人无尽的爱。


忘不了,求学时,父亲耐心辅导我功课的情景,那是父亲始终如一对子女深深的责任。更忘不了,父亲与母亲的伉俪情深。年轻时,父亲携母亲的手,一起游历祖国的大好河山,处处美景都留下了父母幸福的脚印,也许连神仙都在羡慕他们这对眷侣。父亲患病后,他经常拉着母亲的手说:“辛苦你了,让你这么劳累,我内心是多么过意不去。”


父亲,你总是这样充满爱心,充满责任感,事事处处为他人着想。您敏锐的内心,一定也常常为生活的波折而烦恼,而您却总是将一切都隐忍在自己心里,从不烦扰他人。就连患病后,您也不愿意告诉亲友和同学,就是怕给别人带来不安。


于是,上天不愿看到善良的您经受太多的病痛,让您化羽为鹤,飞升到广袤的天地之间了。你再也不必忍受病痛,再也不必烦恼,再也不必担心和忧虑了,您可以带着对天地万物的爱,在宇宙间畅快地遨游了。


虽然我们是如此不舍,如此悲痛,但我们为您脱离了肉体的病痛与束缚而欣慰。因为一个纯洁的灵魂,在宇宙间,是多么自由,多么快乐!上天会珍爱您,因为您是一个如此善良而美好的灵魂!


爷爷奶奶会在天堂欢喜地迎接您,他们的儿子在历经了生活的波折后,又回到了他们的怀抱。


您收养的小黑豆,和您救治过的鸽子,燕子,小猫,会在天堂陪伴着您,一起快乐地散步游玩。


而仍在凡间的我们,会深深地为您祈祷,祝福您美好的灵魂在天地间得到了永生!


父亲,您安息吧,我们永远深爱您,怀念您!


女儿:小雯

 

、 悼念我的姨父李松岭


张孝楠  开封市肺科医院护士长


2017年10月31日,正在上班的我惊闻松岭姨父去世的噩耗。记忆中的姨父一米八多的个子,清瘦挺拔,文质彬彬,脸上总挂着浅浅的微笑。印象最深的是他特别爱看书,书架上摆满了文学名著,每本书都如新书一般整齐洁净,连一个细小的折痕都没有,打开来,却处处可见姨父漂亮字体的批注。年少的我总喜欢把那些书当小说一样随意翻看,姨父看到了就坐在我身边,跟我批讲每本书的文化内涵,他表情严肃、语言严谨,完全不把我当成小孩子那样敷衍。他的性格温和,宽容睿智,待人诚恳,从不见他低头求人,如亲友有难,他总是慷慨援手。亲戚之间说起姨父来,无不伸起拇指,说他是一个大大的好人。后来姨妈和姨父随表姐定居深圳,联系渐少。去年9月,闻听姨父生病住院,反复询问却只说是肠梗阻,术后即康复,因父亲和我都是学医,心中已隐隐不安,只在心中不断祈求好人平安。然而时间刚过去一年,姨父竟撒手人寰,更令我痛心不已的是姨父不光对亲人隐瞒病情,就连回汴住院一月余,也不肯通知任何人!姨妈对我说,她曾多次向姨父建议让我帮忙,姨父始终不同意,一向好脾气的他还对姨妈发了火。他是不愿意因自己的疾病拖累别人,哪怕是亲人!我身为医者却没能为救治姨父出力,更没能见到姨父最后一面,这对我来说将是毕生的遗憾!我最尊敬的姨父,您一生克己,总是为他人着想,您太累了,安息吧!我们相信,逝去的只是您衰弱的身体,升华的将是您永恒的灵魂!


纸短情长,言不尽意。愿姨父一路走好,在天堂永远安息!


外甥女楠楠于2017年10 31日深夜



八、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刘姝衡(英国帝国理工学院金融专业研究生)

 

十几二十年前年少无知,不能够理解为什么看到李先生,这颗像猴子像野马的心都会莫名平静下来;他说的话虽然有时候无关风雅,甚至只是在讨论白菜几块钱一斤,你都会觉得”啊,原来这个白菜,是X块钱一斤啊。”也并不是搞什么个人崇拜(在说谎),李先生就是有这种独特的气质:玉从深山中走来,不浮不沉,静而无躁。他甚至会感染身边的人,让身边人都觉得,要去见他的那一天,就不能不读书不看报;要去见他的那一天,就是这周,本月,今年,自己最有文化的一天!


李先生一家教育出来的女儿绝对是我童年的一个阴影。大表姐就是我童年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每次去上小学都要从他们门前经过。离他们的精英磁场越近,我越感到正向压力的影响。在这样的影响下,也不是吹,从那时候我就开始思考一些重要的人生课题了:我是谁,我从哪儿来的,我要去哪儿,我真的是猴子变的吗?……还记得那年我小学扩建,在一墙之隔的李先生家墙上开了一个门,直达做操的地方。那些日子真的不要太开心:吃了舅舅家的包子,开了大姨家的后门,背着书包我就开始做早操。那些年我就是学校最时尚的IT Girl。因为这些小特权,对李先生家不知道又生出多少的好感。午休的时候也会好好的利用这扇门。穿过这扇门,见到李先生,好像自己也变成了一个温润如玉的人了。也不知道在他家都看了些什么书,忘记了都和他交谈过什么,不记得吃了多少他从那树上给我打下来的枣......, 时间太久远了。忘记了具体的影像,只有朦胧的感觉:我要像他一样,温温恭人,惟德之基;我要像他一样,博学于文,约之以礼...... 我才不要十来年后,写字查手机,买菜算账掰手指,靠胡喷些我自己都不懂的东西挣钱!


写到这里了,也许早就暴露了我其实是李松岭的粉丝。


李先生是优雅的。全在他的慎独自律与谦和淡定里。这种风骨可能是有些人穷极一生要追求的,可是这也不是单纯的追求就能够拥有的。很多人追求了一辈子也没见过真正的风雅气质也说不定。所以李先生又是幸运的;这天生的,毫不造作的,正统的和高贵的风骨。而我们是更加幸运的。“单单只是因为你的存在,我就滋生出了很多高尚的想法和正面的力量。”思想层面上,他几乎帮助过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是直接或者是间接。


我怎么就真的要和你告别了啊。我一点都不想和你告别啊。


《实习医生格蕾》里说人有三次死亡。第一次,他停止了呼吸,意识消失,不再有思考的能力,这是生物学上的死亡。第二次,是在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葬礼,活着的世界上不再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掉的时候,到这个时候,才能说他真正的走了。……所以如果我们不想和他告别那就不要告别,不能把他忘记就不要忘记。散步的时候看到他喜欢的花草,就多看几眼;早市上碰上他爱吃的蔬菜,就多买一点;午后阳光正好的时候,更应该多多想念他,将思念进行光合作用,变成养料,然后成长。


忘记哪里看来的一段话:“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   


感谢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

 

外甥女明明

 

 

李松岭遗作

 

、 怀亮书画赞


李松岭 


穆怀亮:那首小诗经推敲改动几个字,重发一次。


秋荷夏意已阑珊,国色天香看牡丹。

骏马神闲芳草地,村姑笑靥沁心田。

文书甲骨藏功力,篆刻阴阳跃纸端。

真个夕阳无限好,一生夙愿始得圆。

 

二、悼杨绛先生


李松岭 

 

惊悉英魂驾鹤行,巾帼自此无先生。

医林盼有回天力,伊甸欣闻伉俪声。

半世风云实坎坷,一生挚侣伴英灵。

宏篇巨著今犹在,调弱何妨举世名!

 

注:  坊间云女性名人中堪称先生者,

         杨先生可能是最后一位了。

 

、老保姆之歌


李松岭


鸳鸯老来变候鸟,   南来北往为哪般。

四体尚健未痴呆,   独守空巢心不甘。

儿女压力山来大,   帮带孙辈减负担。

早送晚接不误时,   吃喝拉撒细照看,

家务全活都包下,   采买洗刷带做饭。

全年无休无工资,   心也甘来情又愿。

三代同享天伦乐,   中国模式世人羡。


、那天是个大日子



李松岭

 

明媚的初夏阳光,

照耀着故乡的大地。

演武厅这古老的校场,

洋溢着现代的气息。

昔日灰暗的校园,

如今却是如此的靓丽!

三十四位昔日的青春少年,

发出阵阵的欢声笑语,

可是谁能知道,

他们都已年届古稀!

那天是个大日子,

二零一六年的五一!

           

一张张布满沧桑的面庞,

显得有些陌生却又熟悉,

一声声真挚的问候,

唤醒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运动场里那矫健的身影,

眼前依旧那样的清晰,

校舞台上那嘹亮的歌声,

仿佛重又在耳边响起。

可是谁能相信,

时光距今已过去了半个世纪!

那天是个大日子,

二零一六年的五一!

 

席间倾心诉说往昔的友情,

K 房尽情奉献今天的才艺,

我们放声高歌,

我们施展舞技,

歌声中增添了岁月的苍劲,

舞姿里透露出蓬勃的朝气。

我们真诚地袒露胸怀,

我们无畏地展示自己。

我们都已明白,

人生中新的篇章已经开启!

那天是个大日子,

二零一六年的五一!


、口占一绝


毕业五十年重聚有感


李松岭


四十三憾未会齐,

五十年难断情意。

七十龄今已不稀,

八十岁再来相聚!


 




六、   二零一四年同学聚


李松岭

 

    2014年5月1日,11同窗聚于凤凰餐厅,遂以五言古风一首记之.

汴粱名古城,凤凰美餐厅。

满桌好酒菜,一群老顽童。

追昔忆糗事,抚今话养生。

点点辛酸泪,阵阵笑语声。

席散言未尽,身别心留情。

执手道珍重,勿忘音讯通。

愿得人长在,年年聚故京。

 

 

、賀我班好友群建立

                  

李松岭

 

非精亦非仙,相聚在云端。

玉指点点处,妙文篇篇传。

才将书画论,又把国是谈。

说到同窗谊,往事不如烟。

虽未晤真容,神交悦心怰。

留得童心在,何惧古稀年!



八、  读40后一文后有感


李松岭


 

生逢战乱,长受饥寒。

心蒙愚骗,学遭中断。

梦碎山田,业非所愿。

老幼在肩,衣蔽食淡。

居无恆产,医缺保险。

岁至暮年,幸遇势变。

国策改弦,温饱得见。

唯祈苍天,佑吾平安!



九、  梦回校园


李松岭   


梦中又到演武厅, 满院依稀旧样容。

窗外梨花白似雪, 池边玫瑰映日红。

京城权贵争座次, 天下学子断前程。

青春无奈逐水去,但求平安度余生。

 

 

十、喜观秦镜等好友聚会照片有感


李松岭 

 

遥观好友尽红颜,定是情浓酒已酣。

身在鹏城闻笑语,心留母校颂诗篇。

千山怎阻同窗誼,几度修得今世缘?

端午时节宜聚首,重阳更盼手相牵

 

十一、  古贤今愚怎相比


尹军、松岭合著 

            

尹军:     古有曹植七步诗,

       今见鶴灵急就章。

松岭:     古贤今愚怎相比

       羞煞窝居老儿郎。

 

注:尹军与松岭合著诗作,成为友情的佳话,千古一绝,更具有纪念意义。

尹军:只有两句不能成诗,待老弟(松岭)续上两句凑成一绝,松岭在深圳,看了聚会相片立即成诗,我叹其才思敏捷,写道:“古有曹植七步诗,今见鶴灵急就章”。松岭又添了二句“古贤今愚怎相比,羞煞窝居老儿郎”。


十二、  父亲的“闺蜜”


 李松岭 


对于这篇文章的题目,我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本来本文写的是父亲的一位同事,女同事,那么题目就叫做《父亲的同事》或是《父亲的女同事》不就得了吗?可是在如今伙计们大都是看文章只看题目的标题党,我担心大家看到这样无趣的标题,就都会扭头就走,不再看内容了。所以为了吸引更多的眼球,本人就动了点歪脑筋,起了这么个不伦不类的题目。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事情要从五八年大跃进时说起,但在这之前要先说几句我家的情况。


我家解放前是在自己家中做些东西再摆到临街小铺子里卖的那种手工作坊。解放后划成分时给定了个独立劳动者,因没有雇人,所以有幸没有给定成小业主,因此后来在文革期间也万幸没被打入黑五类的十八层地狱,但也绝对高攀不上红五类,很是让我感到尴尬。扯远了,赶快回来——本来就是小本经营,临近解放时被国民党败军抢劫了一把,大伤了元气。解放后又历经了什么“三反”、“五反”、“工商业改造”等等运动后,家底已被彻底榨干,加上政策的种种限制,生意实在是做不下去了,一家人的生计陷入了困境。


恰好这时轰轰烈烈的大跃进来了,政府部门组织城市闲散劳动力搞生产,父亲于是就进了一个街道小工厂当上了工人,也就是在这里遇到了故事的女主角。不过说起来她并不是什么闲散劳动力,她本是一位机关干部的家属,并不需要为生计而参加工作。但那时有句口号叫做“妇女能顶半边天,不再围着锅台转”,她是响应政府号召而出来工作的。


然而大跃进的轰轰烈烈并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就到了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全国陷入了飢饿之中,故事也就从此开始了。


那时粮食早已实行了统购统销,口粮指标也是一减再减。母亲因是家庭妇女没有工作,享受最低的市民标准:26斤,我们姊妹四人虽有给学生补助的几斤粮票,但因都是正在长身体的阶段,胃口很大,那几斤哪里够?父亲的补助算是多的了,好像是重体力劳动的标准补到40多斤,但这对于一家的需求缺口终究还是杯水车薪。那时市面上所有可以充饥的东西都要粮票才能买到,所以没钱还是次要的,没有粮票才是最要命的问题。

但是父亲每月拿回家的粮票却总要会比他补助的要多一些,父亲告诉我们,那是他的一位同事姓宋的大姐送给他的。这位宋女士不仅把她的补助粮票全数给了我父亲,而且还经常送给父亲一些肉票、豆制品票等副食品票证。在有的节假日时她还会带着些糕点来我们家。她看上去有五十岁左右,家庭妇女的打扮,并不像想象中的有文化的样子,可能本来也就是个家庭妇女吧!父亲要我们称她宋大姑。


至于为什么她家的粮票总是用不了,对于当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是个压根就没想过的问题。就是想,也绝对想不出那个在当年是再平常不过的答案来——原来当时的国家干部都享有在原有的普通国民的补助标准之上的额外的补助,称之为“特供”。当然其标准是根据官帽的大小不同而多少不同的,宋大姑的丈夫虽然是市政府的一个小干部,但也有数量可观的补助,加之她家没什么子女负担,所以才能有那些多余的票证送给我家,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对于宋大姑对我家的接济,我们当时除了感激,却再也没能做出什么回报。再者由于我们两家不在一个阶层,所以平时不可能有什么来往。唯有一次,父亲带着我去拜访了宋家,那是因为宋大姑病了,好些天没有上班了,父亲出于礼节的确应去探望,至于为什么要带上我,可能是为了避嫌吧,因为当年男女同事交往还不多见,尤其是父辈这种从旧社会过来有没文化的人。


宋家住在市政府大院内,当然是好房子,但是并不大。我印象最深的是有暖气,当时正值严冬但室内很暖和还养着盆花。宋大姑在床上躺着,看来确实病的不轻,她丈夫正在写毛笔书法,看上去十分和蔼。父亲和宋大姑说了不大一会儿话后,我们就告辞回来了,自此再也没有去过她家。


随后不久,因大跃进早已熄火,当时一哄而上的工厂企业大都没了活干,开始精简人员。像宋这样本来就是没有参加工作必要的人,自然是在首先被精简之列。她不再上班以后,和我们家的联系也就彻底断绝了。


可是一两年后,有一次我却在大街上看见了宋大姑,是远远地看到她推着个小车在卖冰棍。开始我还不敢相信是她,又仔细看了看确实是她。当然我没去和她说话,不过回家后我把这事告诉了父亲,不料父亲却说他早已知道宋大姑的近况不佳了。

原来宋的丈夫不久前去世了,家里一下子缺了大部分的收入来源,她好像还有一个比我的年纪还要小一些的小女儿要养,所以经济上还是有些紧张的。加之她本人好像也不愿意在家闲着,所以就自己找了个卖冰棍儿这么个活计。


大概是卖冰棍儿已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吧,我看到时她看上去有些黑瘦,也比前些年苍老了许多。父亲虽说早已知道了宋大姑的近况不佳,但依我家当时的境况,也只能是除了唏嘘一番之外,什么也做不了,所以父亲也就没打算前去看望她。


自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有关宋大姑的消息了。


一个甲子的时光倏忽而过,父辈们大都早已过世,本人也年届古稀。记忆中我所见过的父辈同事好友的面目都已模糊不清了,唯独宋大姑的音容笑貌却依旧清晰。


谨以此文祭奠那些历经了苦难的善良的父辈们。

          

                          2017年元月春节前于深圳

 


十三、  狗之缘



李松岭

 

一、缘起

说狗之前要先说一说猫,当然,这里所说的狗猫都不是当今供人们玩赏有品牌的宠物狗猫,而是上个世纪具有实用功能的家养动物。我们家由于住的是砖木结构的老式房子,老鼠很多,所以一直都有养猫来捉鼠。


说起来我和狗有些缘分,而和猫却没有什么缘分。自从我自己开始养猫以后,前前后后共养过四五只,却没有一只是终老在我家的,都是没多久便消失不见了。原因是我不忍心把它们拴起来,而是任它们窜房上树随便跑。我总想它们在我家有吃有喝,百般呵护,它们在外面玩够了就都会回家的,可它们总是越跑越远,越来在外面的时间越久,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不知道是真的不愿回来了还是被别人捉去回不来了。


好了,回归正题,我之所以说与狗有些缘分是有徵兆的。那还是我还没养狗的几年之前,文革后期,我还没工作,更没有结婚,有一天我回家的路上,经过双龙巷街口时,发现有一只小狗跟在我脚边跑着,不知道它是从什么时候跟上我的,就这样它一直跟着我回到了家。那是只黄色的小狗,看样子才几个月大,我养了几天,他已和我很亲近了。当时我们家三个人——父母和我都没工作,每月靠大哥寄过来的十几块钱过活,人吃饭都有些问题,要再养一条狗,确实要掂量掂量。况且有懂狗的人看了说那小狗将来会长得很大吃的很多,我们觉得到那时肯定是养不起它了,于是就把它送人了。好像是送给了一家养羊卖羊肉的回民,想着他们家肯定是养得起一条狗的。


再次萌发养狗的念头已是多年之后了。那时父亲已经去世,我已成家,女儿已上小学了。我们和我母亲四口人仍住在老房子里,院子里原来租住的两家人家都已搬走,诺大一个院子,我们两口上班,女儿上学后,只剩老太太一人在家,我有些不太放心。尤其是在我出差时,晚上家里只有一老一小和一个女人,更令人担忧。于是决定养一条狗来看家护院。


有朋友送来了一条黑狗,个头不大,像是个小狗,但有经验的人看了说是个成年的狗。后来事实证明那人说对了,因为养了几个月后那狗还是那么大,个头一点儿也没长。


二、缘结

其实这条狗长得很丑,嘴有些歪,身上毛短而尾巴上的毛长,一看就知道是个杂种狗。唯一可点赞的地方就是浑身漆黑,只有嘴边上有一撮白毛。所以我们给它起名叫黑豆。


既然是朋友好心送来了,我也就收下了。说实话当时我真不怎么喜欢它。来时是用绳子牵来的,头几天我还一直拴着它,因为很明显它不接受我们。稍一接近它就吠咬,喂它时只能把食物扔给它,它等我们离开后才开始吃。这也说明它已是个成年狗了,而且原有主人。我怀疑它是被我那个朋友偷来的,因为我发现狗的脖子下面有一道像是被绳子勒出来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而且有点发炎了。



黑豆从抗拒到接受我们只用了几天时间,而且转变的非常突然。那天我照例把食物扔给它时,它并没有对我吠咬,而是平静地吃了起来。等它吃完后我照例叫声“黑豆!”然后向它摆手让它过来,这次它没有像以前那样向后退缩,而先是稍微迟疑了一下,突然跑向我,一下子扑到了我身上,我没有思想准备,被吓了一跳。它一面呜咽着,一面舔我的手。我意识到,从这一刻起它已是我们家中的一个成员了。


我立刻就解开了拴它的绳子,接下来的几天里,用药膏治好了它脖子上的伤,给它洗了澡。焕然一新的它自由自在地在院子里跑跳。每次我们下班回来,刚进院门它就能知道是自己家的人回来了,飞跑出来迎接我们。夜里它就蜷缩在屋门前的一棵冬青树下面。冬天太冷的时候,我想让它在屋子里过夜,可是它只是在我们睡觉前卧在火炉前的地上,一到我们去睡觉的时候,它便要出去,不愿留在屋子里,这可能是狗的看家护院的本性使然吧!那如今那些宠物狗的这点本性丢到哪儿了呢?


三、记趣

黑豆的像貌不佳可智商很高,它能把周围的人按亲近程度来区别对待。对我是最亲近的,可以扑上身来舔手;对我老婆则只扑上身而不舔手;对家里其他人则只在脚边打转表示亲近。对于同院的邻居(后来我家院里的空房租了出去),则视而不见,但在它心目中院子中间有一条界线——以我家门前不远的一棵枣树为界,若邻居不越过这棵树,它不予理睬,一旦越过则以叫声作为警告。而对于其他生人当然是一进院门便狂吠不止了。


当然对于家人领进门的客人,它是允许进屋里来的,但是客人走的时候若手里明显拿有东西,则它会叫以示抗议。这时须由主人喝叱并对它解释说那东西是送人家的或本来就是人家拿进来的,这样它才罢休。也就是说,客人只许拿进东西,不许拿出!


黑豆不仅忠于职守,而且有积极主动精神。有两项任务是它主动承担的:一是看守鸡群,二是抓老鼠。俗话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可黑豆就是要主动管这个闲事。它在夜里除了站岗放哨之外,还兼职抓老鼠,抓到后它并不吃掉而是咬死后放在路上,以便我们看到。看到后则必须夸奖它几句话才能把死鼠扔掉,否则它会反复把死鼠叼到你面前让你看。


我们在院子里养了几只鸡,关在鸡圈里,若是有鸡跑了出来,黑豆会把它们赶会鸡圈。这个也是它主动承担的任务,我们并没有教它。


黑豆整日操心劳作,并没甚么娱乐活动,更没有现在的宠物狗们的玩具了,它唯一的娱乐就是在院子里撒欢。我们唯一一次带它出去是到铁塔公园,那次它在公园草地上打滚,追着蝴蝶疯跑,充分享受了施展天性的欢乐。此外我们从没牵它出去溜过,正因如此,才造成了黑豆那一次的丢失。


那天中午我下班回来,进了院门,没见到黑豆出来迎接我,我感觉到有些异常。问了母亲,她说一个上午都没见到黑豆了。到了晚上,黑豆仍无踪影。我们分析可能是早晨母亲出大门时黑豆也跟着出来了,但母亲没有注意到。母亲只是在大门口站了一会儿便反身回家了,并随手关上了大门,可黑豆并没跟进来,这样它就被隔在了门外面。它可能也叫了,但母亲耳朵有些聋,没听到。我们家邻着大街,街上人多起来时,黑豆不敢在大门口久呆,由于它对周边环境不熟悉,没能在附近找到藏身之处,所以就越走越远回不来了。


几天过去了,就在我们都已不抱希望的时候,忽然一天清晨天刚亮就听到有人敲我们家大门,开门一看,是邻院的一位大妈,黑豆就在她身旁,它一看门开了就嗖一下窜进了院子里。那位大妈告诉我,她刚才上厕所时发现黑豆正在扒挠厕所的院墙,那堵墙的另一边就是我们院的厕所,看来它是想要翻过墙去回家,可是墙太高扒不上去。于是大妈对它说:“你跟我来我去把你们家的门叫开!”黑豆像是听懂了似的就跟着她过来了。


大妈家院子没有大门,而且两家院子厕所一墙之隔,看来黑豆是回来发现进不了家门便跑到那家院子厕所,企图翻墙过来。至于它怎么竟然知道两家院子的厕所是相连的,那真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赶快喂了黑豆些食物,可它只吃了一点点便进到窝里睡了,看样子这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睡觉,神情疲惫不堪,两前爪渗血,可能是在扒墙时磨破了。不过当天晚上黑豆就完全恢复了精神和体力,又欢蹦活跳了。我真想问问它这几天它都经历了怎样的困苦磨难。


从此我与狗之间的缘分似乎更加密切了,但谁能料到后来我们会被迫长久地分离呢?


四、分离

平静的日子如流水般的过去,然而有一天终于被打破了。邻居们纷纷传说养狗要办狗证,否则一律捕杀。办证就办证呗,可听说一个证要300块,那可是我当时半年的工资啊!舍不得,又考虑到这种政策都是一阵风,先躲一躲再说。我家有亲戚住在开封县城里,那里不禁止养狗,且又不远,当即决定,把黑豆送到那里躲一阵子。


由于是我亲自把它送过去的,所以黑豆对新主人倒不怎么抗拒,并很快适应了新环境,只是在送去的当天我走后,它偷偷溜出亲戚家的院子去找我,结果倒让亲戚家全家出动找它。当天黑豆一夜未归,第二天早上亲戚家一开院门,发现它就在门外卧着呢!


后来我曾一度把它接回家一段时间,但不久打狗的风声又紧了,就又把它送到了亲戚家。再后来发现亲戚家环境比我家要好的多,独家一个大院子,出门不远就是田野。亲戚每天早上跑步都带着黑豆,黑豆可高兴了,清晨人都还没起床时它就蹲在床头等着,比在市里自由自在多了。于是在征得亲戚家的同意后,我们决定不再接它回来了。


这期间我们曾在节日走亲戚时看过黑豆,当然每次分别都是依依不舍的。亲戚家的房子是平顶房,有外部楼梯可上去,当我们走出院门后,它便反身回去跑到房顶上去,这样从那里看到我们走的很远了才肯下来。一只狗竟懂得登高望远的道理,实在令人惊奇。


本以为黑豆从此就结束了动荡不安的日子,找到了更舒适的生活环境,我们也甚为放心。不幸的是黑豆最终没能享受着这种生活到终老,而是死于非命!


五、恶耗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而且会慢慢磨去人们脑海里从前的某些印象,于是黑豆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渐渐的淡去了。直到有一天,忽然在家接到亲戚的电话说黑豆死了,是被毒死的。震惊之余,黑豆的形象才重又在记忆中清晰起来。


怎么会这样啊!我知道黑豆是不吃死老鼠的,即使是它自己抓的它也不吃,那就不可能是吃了被药死的老鼠而中毒的,只能是有人下药毒死了它。是谁这么狠心呢?


我分析可能是它过于忠于职守了,稍有动静便大声叫,可能有邻居厌烦了,竟然狠心下毒!我很后悔没有训练它不吃别人给的东西,但它究竟不是警犬,恐怕训练不成吧!


后来听亲戚说,那天先是发现黑豆有些精神萎靡,躲在窝里呻吟,突然,它跳出来跑出了院门,但没跑多远便倒了下来,口吐白沫挣扎了一阵就死了。


曾听说过动物都不会死在自己的窝里,可见确实是真的,黑豆是意识到了自己不行了,所以才拼尽最后一点气力跑了出去的。


回想起来,我与黑豆之缘前后不过大约十年光景,但十年在狗的一生之中已不算短了,这期间起码给了它温暖与安定,尤其是最后一段时间它能自由地跳跃奔跑,每想到此我心中便有些稍许的慰藉。


此后我再也没有养过狗。


 

 

(另有两篇因曾在开高老三届校友网发表此处略去:1.燕子与麻雀  2.为户口而死的花季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