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晨报社区】辛张社区辛家宅院和花园被“挖地三尺”,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许昌晨报2018-04-14 16:42:30

【社区名片】

辛张社区
隶属单位:河南省(魏都)民营科技园区
办公地点:腾飞大道与北环路交叉口向北约100米路东
社区党支部书记:刘小永
社区主任:刘亚

社区民警马瑞萍向居民宣传安全防范知识。

【辖区范围】

北至金湾社区,南至北堰口村,东至俎庄社区,西至清潩河,辖3个自然村(辛张村、潘庄村、徐八庄)8个居民组,共900多户近3000人。

【社区特点】

社区位于北环路两侧,交通区位优势突出。20世纪80年代,社区进行科学规划,形成25条街道。路面十分宽阔、整齐,社区面貌整洁。

【历史沿革】

9月25日,记者来到河南省(魏都)民营科技园区辛张社区。在社区干部的介绍下,记者了解到辛张社区曾归属丁庄乡和高桥营乡管辖。2002年“村改居”的时候,辛张社区还是高桥营街道办事处下设的一个社区,2009年才划归河南省(魏都)民营科技园区。
辛张社区下辖三个自然村,分别是辛张村、潘庄村和徐八庄。辛张村位于北环路以北,人口最多,约2000人。潘庄村和徐八庄在路南,面积较小,两个村庄加起来只有几百人。所以,人们印象中的辛张社区在“北环路以北”,其实是不对的。

宽阔的腾飞大道。

宽阔的腾飞大道穿越辛张社区,是辛张社区的标志性道路。据社区老人介绍,腾飞大道原是郑许官道的一部分。郑许官道连接郑州和许昌,经过辛张社区、北关村,直抵许昌老城北大门。如今,郑许官道已经不复存在。

辛张村
有25条整齐街道

辛张村最有特点的是该村的建设,小小的村庄内分布着大大小小25条街道,每一条街道都笔直。小街道宽4米,大街道宽8米,街道整洁,路面宽阔,就像一个小乡镇。
这是20世纪80年代辛张村委会的集体智慧。当时,辛张村和其他农村一样,村庄建设没有统一规划,村民在自己的宅基地上随意建房,东一片西一块,毫无章法。村中的道路被抢占得弯弯曲曲,有些甚至不能通行。
为了改变村容村貌,村委会征集村民意见,决定重新规划村中街道,规定小街宽4米,大街宽8米,任何人不得占压街道。20世纪90年代,村中土路变成了柏油路,宽阔的柏油路一直延伸至老107国道和北环路。

……………………………………

徐八庄
社区庙会好戏连台

徐八庄在北环路以南。这里曾经有徐姓人居住,后全部迁至外地。徐八庄和俎庄相连,俎庄在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和九月初九都有大型庙会。徐八庄也有庙会,在农历九月初九,其实也就是俎庄的九月初九庙会,庙会的重点是连唱三天大戏。。
庙会从何时兴起,没人能够说得清楚,但兴起的原因一定和徐八庄中的祖师爷庙有关。据徐八庄居民介绍,民间传说村中供奉的这尊祖师爷很灵验。祖师爷庙的香火很旺,久而久之庙周边就形成了一个集散市场。

……………………………………

潘庄村
1964年东迁几百米

潘庄村在腾飞大道东侧。据村中老人介绍,以前的潘庄村在腾飞大道的西侧,介于郑许官道和清潩河之间。1960年左右,清潩河多次发大水,洪水来势凶猛,洪峰多次漫过河堤。记者在许昌《水利志》中也看到相关记载,其中1964年的洪水最大。
村中老人说,1964年,洪水来势汹汹,徐八庄的居民全都在河堤上,和官兵一起抗洪。从滹沱村到北关,河水不断上涨,随时都有溃堤的危险。为了保护许昌城,保护西侧的京广铁路线和铁西的卷烟厂,市里紧急制定了泄洪方案,河东的潘庄村成为泄洪区。
得知要泄洪,村民纷纷舍小家顾大家,很快从潘庄村撤离。有的暂避至俎庄村亲戚家中,因为俎庄村有很高的寨墙,可以抵挡洪水;有的跑到城北地势较高的高底河河堤上。泄洪时,村中已空,无人员伤亡,但村中土坯房被大水冲垮了不少。
泄洪之后,潘庄村便向东迁,迁至郑许官道东侧,距离原来的村址有二三百米远,和徐八庄接壤。随后的几十年,潘庄村再没有受到洪水的影响,村民繁衍生息、安居乐业。

【社区人物】

韩书芳
绣花女工,带领同乡姐妹创业

韩书芳(右)正在车间工作。

20世纪90年代,韩书芳是许昌市机绣童装厂的一名绣花工人。1995年工厂倒闭后,她下岗了。
她是个闲不住的人,下岗后就和娘家几个姐妹商量,想加工被罩、床单等布艺品,自谋出路。当时农村家家户户都有缝纫机,看到做针线活儿能挣钱,大家都愿意跟着韩书芳干。一传十,十传百,韩书芳的队伍发展到30多人。韩书芳就这样干了近10年。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精致家纺进入市场。她们的手工制品渐渐被花样繁多、料子精良的名牌床上家纺代替,光靠缝纫机是不行了。2004年,韩书芳拿出多年的积蓄,又借了好几万元,买了两台当年最先进的“电脑刺绣机”。
由于长时间绣花,韩书芳积累了人脉和经验。很多服装厂成为她的客户,需求量很大。从2004年至今,机器从两台增加到8台,韩书芳一共投资了100多万元。“我从小到大就喜欢绣花,这也是我的一个爱好,真是干了一辈子。为了自己喜欢的事业,我会继续努力。”

【社区故事】

辛张社区的刘姓人家
是从丁庄后刘社区迁过去的

说起辛张村的来历,92岁居民刘喜增说,辛张村目前已经没有姓辛的了,村里张姓、刘姓居多。据传,村民的先祖多是明朝初期由山西洪洞迁于许昌城北的。

村里的刘姓人家与丁庄街道办事处的后刘社区有渊源。“丁庄后刘一带原来被称为‘北榆林’,辛张村的刘姓人家是后来从后刘村迁移来的。”刘喜增说,他小时候,他们村有很多人还到后刘村祭祖,中午就在那里吃饭。现在,辛张村的刘姓人家还和后刘村的人有亲戚来往。
据说,辛张村和后刘村的先祖都是山西洪洞人,他们或是亲戚,或是朋友。在大槐树下奉旨搬迁时,辛家、张家迁至现在的辛张村,而刘姓人家落户至现在丁庄后刘一带。随着时间的推移,丁庄后刘一带的人员日益密集,刘姓人家到辛张村走亲访友,因情谊深厚等原因,最终促成部分人家搬迁至辛张村居住。

……………………………………

辛家宅院和花园被“挖地三尺”

“辛张村原来有姓辛的,现在辛家已经没有人了。” 刘喜增说,村子里曾有两个大坑,分别在东、西方向,二者相距五六百米;其中,东边的坑面积有三四亩地那么大。据传,东坑所在地曾是辛家的宅院,西坑所在地曾是辛家的花园。

原来,辛家曾有人在外面做高官,后来不知是得罪了权贵还是犯了王法,被“诛灭九族”。人都杀了,但有人似乎还不解恨,或者是在搜寻什么东西,辛家的宅子和花园均被毁掉,并被挖地三尺,成了村里的两个大坑。这个故事是否属实,现在没有相关的史料记载,也没有历史遗迹作为佐证。但辛家的祖坟确实存在,只是已经很久不见有人前来祭奠。
辛家到底是何时被“诛灭九族”的,村民们均不清楚,只是有关两个“大坑”的传说世代流传。

……………………………………

辛张村有棵五六百年的老槐树
树上的两个断枝与日本鬼子有关

辛张社区居民刘喜增在老槐树下讲述故事。

在辛张社区北部一家厂院内,一棵槐树枝叶茂盛,偌大的枝丫呈圆球形,几乎与地面相接,树干裸露的褶皱“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老槐树宛如村里年龄最长的老人,被村民赋予了一种神秘色彩,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它,不敢轻易冒犯。但老槐树的两个旁枝有人为锯过的痕迹。是谁这么大胆,敢去伤害老槐树?原来,这是村民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做的。

刘喜增说,当年,日本鬼子进犯许昌,几十名日军在辛张村驻扎。因铁路被毁,日本鬼子要求村民每家出两根木头做铁轨枕木。村里有两户人家十分贫困,实在拿不出来,怕鬼子行凶,只好在老槐树上锯了两根分枝。

……………………………………

辛张村曾有人加入红枪会抵御匪患
村民挑担卖毛笔,你还有印象吗?

刘喜增说,新中国成立前,他本家的一位哥和其他几名村民,曾是红枪会的成员,不管哪里有匪患,他们都会前去帮助御匪。农闲时,本家哥哥会在空地上练武,在20世纪80年代去世。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辛张村曾有10多户人家制作毛笔,然后挑担到外面卖。刘喜增说,他十七八岁时就曾挑着两个箱子到禹县、宝丰、太康等地卖毛笔。“当时可辛苦了,指头上都是口子。”刘喜增回忆,制作毛笔时,将一片骨头弄成锯齿状,不停地梳羊毛、狼毫等;用针挑出长的、秃的,剩下好的,然后用皮胶粘牢,装入挖空的竹竿里……一根毛笔看着简单,但制作工序非常复杂。如今,村里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这一行,做毛笔的手艺在辛张社区也渐渐失传了。

洪洞移民、洪洞大槐树的典故
test
元朝末年,爆发红巾军起义,冀、鲁、豫、皖诸地深受其害,几成无人之地。山西这时相对安定,风调雨顺,人丁兴旺。朱元璋当皇帝后,开始从山西移民垦荒。明惠帝建文元年(1399年)发生了“靖难之变”,战乱四年,又一次造成河北、山东、河南、皖北等地的荒凉局面,明成祖朱棣再次移民。
从明朝洪武六年(1373年)到永乐十五年(1417年)的45年里,先后共计从山西移民18次。这些移民迁往北京、河北、河南、山东、安徽、江苏、湖北、陕西、甘肃等10余省。
洪洞是当时晋南最大、人口最多的县。据记载,明朝时洪洞城北二华里的贾村西侧有一座广济寺,寺院宏大,寺旁有一棵大汉槐。明朝在广济寺设局驻员集中办理移民,大槐树下就成了移民集聚之地。

当时,为防止移民逃跑,官兵把他们反绑着,然后用一根长绳连起来,押解着上路。人们一步一回头,大人们看着大槐树告诉小孩儿:“这里就是我们的老家,这里就是我们的故乡。”至今,移民后裔不论家住何方何地,都说那棵大槐树处是自己的故乡。由于移民的手臂长时间捆着,不久就习惯了。后来,移民们大多喜欢背着手走路,其后裔也沿袭了这种习惯。

在押解过程中,由于长途跋涉,常有人要小便,只好向官兵报告:“老爷,请解手,我要小便。”次数多了,这种口头的请求也趋于简单化,只要说声“老爷,我解手”,就都明白是要小便。此后“解手”便成了小便的代名词。
移民到了新的居住地点,大多在新居的院子里或大门口栽种槐树,以表对故乡的留恋和怀念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