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点翠——最美手工艺的千古绝唱

御凰品冰岛2018-11-11 08:10:15



记得前些年,京剧程派大青衣刘桂娟曾在微博上晒了一下她的点翠头面,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和网友的骂战。动物保护者们纷纷指责这种滥用翠鸟羽毛的行为,被不少人指“与吃鱼翅有什么区别”。还有人质疑剧团花这么多的经费置办如此“残忍”的行头,是否有意义。
在网友的口水声中,刘桂娟又追加一条微博:“梅先生(梅兰芳)的点翠头面精益求精,颜色绝对相同的软翠,大概需要几百只翠鸟,程先生(程砚秋)体型高大,做头面翠鸟需要更多。软点翠太稀有了。价格贵一倍。我觉得现在的剧团跟艺术家学习也要学习梅大师程大师!对艺术负责,宁可多花钱,多一倍的翠鸟,也要买最好的,那样才会对得起观众,戏比天大!”
点翠,早已远离了我们的生活,如今多半都进了博物馆。所以在这次网络批判的口水大军中,不乏众多人对点翠一知半解,或者压根儿没听过。那到底什么事点翠?
点翠,是一项流传几千年的绝妙工艺,最早始于汉代。它是首饰制作中的一个辅助工种,起着点缀美化金银首饰的作用。用点翠工艺制作出的首饰,光泽感好,色彩艳丽,而且永不褪色。在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时期达到了顶峰。其高超的技艺水平和不朽的艺术价值,充分体现了古代汉族劳动人民的卓越才能和和艺术创造力。
定陵点翠凤冠
“回顾生碧色,动摇扬缥青。”金玉雍容,巧翠华贵,古往今来,中国人一直喜用“翠”字来形容女子的温婉、俊美与娇俏。点翠饰品,自然也成了这些美人儿的心头好。小到戒指,手镯,吊坠,大到凤冠,都有点翠的身影。
孝端皇后凤冠
“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与汉唐时期使用翠羽做为金玉珠饰直接装饰的手法不同,明清时期的“点翠工艺”是传统的金属工艺和羽毛工艺的完美结合,作为传统细金工艺之翘楚,其以金工和翠羽等复杂工艺为内容,塑造出的“翠鬟暗点”之景,成为明清首饰的代表之作。
其实,我们每个人小时候都学过一则关于“点翠”的故事,只不过大多数人没深究罢了。“买椟还珠”的故事都学过吧,在嘲笑那个只要盒子不要珠宝的傻子的时候, 你可曾想过,什么样的盒子能让人不要珠子只要盒子?
这个故事出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也,未可谓善卖珠也。”这里的“辑以羽翠”就是把很多的单支翠鸟的羽毛规则地排列在一起作为装饰。按现代话说,这就是个点翠的盒子。
与翡翠之“翠”取鸟之翠色不同,“点翠”之“翠”,不仅指翠色,更指翠羽。就广义而言,作为传统的金银首饰制作工艺,“点翠”不仅取鸟之翠色入名,同时意为取“翠鸟之羽”入饰,即取翠鸟之羽做为首饰制作中的辅助部分,镶嵌在金属之上,起到点缀而美化金银首饰的作用。
而这里的主角,就是翠鸟。翠鸟是一种生长在中国福建南部和广东一带的留鸟,之所以人们要用它的羽毛作为装饰,是因为其背尾和双翼都长着亮蓝色且泛莹光的羽毛,这种羽毛在不同的光线下可呈现出皎月、湖色、深藏蓝等不同色泽,光彩夺目,富于变化。而后来无论什么替代品,都无法呈现出这种色彩和光泽上的变化。
据说,翠羽必须由活的翠鸟身上拔取,才可保证颜色之鲜艳华丽。翠羽根据部位和工艺的不同,可以呈现出蕉月、湖色、深藏青等不同色彩,加之鸟羽的自然纹理和幻彩光,使整件作品富于变化,生动活泼。听上去是有些残忍,但也是古代工匠对极致工艺的一种追求。
光有羽毛还不够,点翠的制作工艺极为繁杂:需要先用金、银、铜或鎏金的金属做成不同工艺图案的底座,再把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羽毛剪切后仔细地镶嵌在座上,要求贴得平整均匀不露地子,以制成点翠首饰。用点翠工艺制作出的饰品,光泽感好,色彩艳丽,而且永不褪色。
而这些工艺中,最难的当属“点翠羽”,这是点翠饰品的最精华部分。为此,明清时期,宫廷中使用翠鸟的翠绿羽毛做配色,清宫中内务府专门设立了“皮库”负责管理和收集翠羽,而“银库”专门设有“点翠匠”3名,专门承造“翠活计”。
在点翠首饰中,想开篇提到的,翠羽有软翠和硬翠之分,其在色泽和细腻的程度上不尽相同,工艺和价值也不同。翠鸟翅膀部位的硬翠相较之下易于加工,其硬度比较适合制作成片造型,多用“剪”和“贴”,而最上品者,称为翠茸,是翠鸟背部的软翠,色泽鲜亮,质地柔软,加工难度大,工艺复杂细腻,多用“点”法。
之所以使用“点”字来称呼此项工艺,就是因为仅点翠羽一项,就是一个考验耐心和毅力的过程,将柔软而珍贵的翠羽一点点慢慢地点到小小的胎体中,是一项高超的技术活,稍有偏差,哪怕轻微的手抖,都有可能对最终的视觉效果造成影响。
由于点翠工艺不仅涉及羽毛这种有机物的使用,也使得点翠首饰的制作除了使用一般技法外,必须考虑翠羽的粘接粘着问题,包括粘着剂的成分、配比等。因此,点翠首饰的材料特殊,注定了其只能是纯手工制作。而用熟练地技术,将翠羽“点”到金属胎中去,可是真正的“绝招儿”。
熟练的老师傅会在这个过程用竹签或者是毛笔沾上自己的唾液来点翠,这个过程需要耐心一点一点地制作,欲速则不达。而点翠的最后一步则是“刮青”,用玛瑙刀将翠羽刮成蓝色,优秀的工匠刮出来的蓝色鲜艳无比且永不褪色。
据说古时各地每年都要向宫廷朝贡几百对翠鸟,用此羽毛来制作各种头饰、风景挂屏、盆景的花叶等点缀之物。点翠采用的翠鸟羽,左右翅膀上各十根(行话称“大条”)、尾部羽毛八根(行话称“尾条”),所以一只翠鸟身上一般只采用大约二十八根羽毛,且翠羽必须由活的翠鸟身上拔取,才可保证颜色之鲜艳华丽。病死的翠鸟其羽毛好的首饰一般还不用(行话称“暗条”,色泽不行)。陈子昂曾为此写:“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而这其中最昂贵的点翠作品用的还不是我们自己的翠鸟,而是使用来自柬埔寨的翠鸟。如此之大的出口需求使羽毛出口贸易成为高棉帝国敛财的手段,用来资助宏伟的吴哥窟等寺庙的建筑。
明清点翠发簪,一般都是宫廷豪奢之物。清代满族女子素有“金头天足”之称,“天足”往往指女子不裹脚,而“金头”即是十分重视头饰。正因为这一习俗,清代女子非常喜欢佩带各种头饰,尤喜发簪,贵族妇女更是戴得满头珠翠,并以此为荣耀。
因此,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的点翠首饰中,最精美的首推点翠簪和点翠头冠。包括明万历皇帝孝端皇后凤冠,累丝嵌珠宝五凤钿,银镀金松鼠结子簪首,银镀金镶宝蝴蝶簪,嵌宝点翠双喜福庆簪点翠嵌珠石凤钿花、点翠嵌宝石辑米珠镂空指甲套等等,其都镶嵌各色珠宝,富于变化,饱含吉祥、喜庆、美好愿望,因此点翠工艺不仅在清朝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也发展到了极致,更显得豪华富丽。
由宫廷而民间,深受清宫首饰潮流的影响,到清晚期时,民间对于点翠首饰的喜爱丝毫不减。至清末,点翠饰品渐渐不止是清宫权贵独享,许多富庶之家都会在女儿出嫁时为其置办一套点翠首饰作为嫁妆,以平添尊贵,因此,点翠饰品亦频繁见于私人收藏。嵌珠葫芦花蝶点翠头花、青竹荷莲点翠头花、蝙蝠鲇鱼点翠头花、灵仙祝寿点翠头花等,成为民间的点翠作坊的拿手之作,也成为民间经典首饰的代表。
19世纪末20 世纪初期,广东作为华洋集聚地,成为国内著名的点翠饰品集散市场,而在北京,前门外廊房头条、二条、珠宝市,都是北京有名的翼作(金银翠花)一条街,著名的有协兴隆、名盛泰、宝兴斋、中源、宝华、全聚、宝兴、三聚源、宝兴隆等铺号。金属胎体的使用,翠羽的选择,盘花方法的归纳,在不同地域形成不同的制作流派,使得点翠首饰个性鲜明又具时代特点,引起了民间的大量追求,进而导致了翠羽的供不应求。
但是,辛亥革命后,随着传统封建制度土崩瓦解,传统生活方式与社会结构的巨变,使得传统服饰发生的重大改变。点翠首饰及工艺品需求锐减,成为点翠这一手工行业走向没落的开始。
与此同时,翠鸟活体本身的锐减,也成为点翠首饰日渐稀少的原因。作为保护动物,翠羽的缺失使得点翠工艺的原材料成为了可遇而不可求的奢侈品,原料的匮乏导致点翠首饰越来越少,人们渐渐开始把目光转向与点翠工艺相似的烧蓝工艺。
1933年,中国最后的一家点翠工场关闭,点翠饰品的制作从此便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遂成千古绝唱。



文章:御凰品整理
图片:整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